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章、身中三毒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章、身中三毒

————————

釋懷明也不啰嗦,一聲干脆利落的"好"字之後,那大大的屁股竟直直地往釋懷空光光的腦袋上砸了下去!李心白他們三個再次被雷倒了!這,這里真的是寺院嗎?該不是瘋人院吧?

釋懷空起身一飄,如清風一般站到了那座位的旁邊,而釋懷明則直身飄落,坐在了釋懷空剛才坐的木椅上.整個過程,沒有一點聲息.

李心白與歐邪子被雷擊之余,心中又大為震撼!這釋懷明是什麼時候飛到他們頭上的,他們是一點也不知道!而如今眼前的這一手身法,更是高超有如鬼神,匪夷所思!這兩個老和尚,武道修為都實在不簡單啊!

釋懷明轉頭一看歐邪子李心白等人,三人便立刻感到似有一道冷電照在身上,心神不覺為之一顫.這個老和尚的頭型非常古怪,頭頂和下巴都尖削突出,狀如橄欖,異于常人.臉上有三縷花白長須,兩縷在耳側,一縷在下巴,望之有如佛經里降妖伏魔的羅漢.盡管身上的僧袍已經破舊不堪,但他瘦削多皺紋的臉上卻潔淨無塵.在一副慈和的容貌之後,這老僧的神色之中卻隱隱現出一股威嚴,眼中暗藏鋒芒.

他的眼睛忽然停在了李心白身上:"這位施主,你身上有毒!"

李心白他們三個大驚,立刻便愣住了!

這老和尚剛剛才出現,竟然便一眼看出李心白身中劇毒,這也太神奇了吧?

未等李心白反應過來,釋懷明便保持著那盤膝打坐的姿勢,憑空飛到了他的身旁!他劈手便捏住了李心白的脈門,用心聽了一會兒.眾人正在奇怪的時候,釋懷明的眉頭忽然皺在了一起.

"奇怪啊奇怪.施主的體內,為什麼竟然有三種毒?"

李心白大吃了一驚:"什麼,三種毒?我什麼時候中了這麼多毒?"歐邪子與姬玉兒也大為驚詫.

釋懷明不管他,自顧自地說道:"第一種毒,卻是在腸胃.此毒已經被清掉了大半,只剩下一些殘余,所以應該並無大礙."

姬玉兒看了李心白一眼,說道:"大師說得真准,他確實中過三尸化腸散的毒,但已服過了解藥."

釋懷明嗯的一聲,繼續說下去道:"第二種毒,是在脊髓.這毒雖然中得不重,但卻甚是奇怪.老衲只在北陸見過一種蠱毒,與此類似.這毒雖不能致死,但卻會令中毒之人成為下毒之人的傀儡木偶.給施主下毒的那個人,顯然是用心險惡."

這幾句話就如晴天霹靂一般,震得李心白自己也難以置信:"老和尚,你搞錯了吧?這種毒,老子聽都沒有聽說過,怎麼無端端的就中了招呢?"

釋懷明搖了搖頭,眼中精光再射:"老衲的話,施主不必懷疑.那下毒者不是極為高明的人,就是施主極為親近的人."

姬玉兒和歐邪子面面相覷.李心白最親近的人便是他們.可是,他們又怎麼會向李心白下毒呢?

李心白忍不住又問道:"大師,那第三種毒又是什麼?"釋懷明松開了李心白的手,閉上了眼睛.

"這第三種毒,是武修之毒.施主體內有兩股氣息,一者陰柔如月,一者陽剛如日.施主丹田處陰陽並生,兩道氣息雖有合生,卻無法融洽歸化,合二為一.陰陽兩氣相沖相擊,必然內生風雷.如今雖然暫時安然無事,但倘若再修煉下去,等這陰陽兩氣都各成大氣候,施主丹田內必然日月相斥相擊!輕則經脈斷,五內傷;重則肉身爆,神魂滅!"

此言一出,李心白立刻大大倒吸了一口冷氣!釋懷明所說的,正是他一直以來所擔心的煉氣隱患!

得到春秋心法及玄冥龜息心法之後,他體內的浩然元氣及真武仙氣大為增強.目前看起來,兩道氣息雖然時有碰撞相斥,但他還能勉力控制.只是,如果元氣訣和仙真訣再進階到一個新的階段,只怕兩種氣息之間的相融會更少,相斥會更激烈!到那時,稍有不慎,便會出現釋懷明所說的可怕後果!

姬玉兒從李心白的臉色便判斷出了事情的嚴重性.心憂之下,她急忙向釋懷明討要解救之法:"大師佛法精深,又有一副慈悲心腸,可不可以指點一條明路?"

不料釋懷明卻忽然睜眼說道:"你求菩薩,那菩薩又要求誰去?"

說完,身子憑空一旋,竟已不見蹤影!

留下個姬玉兒在那里目瞪口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個得道高僧,為什麼一見面就如劍鋒般剖出李心白體內的三毒,然後卻又不顧而去?這些高人,難道不應該像活菩薩那樣救苦救難,普度眾生的麼?

這時,釋懷空也輕輕地笑了一聲,說道:"懷明師弟說不救,其實就是救了."說著,他行個佛禮,也緩步走了出去.聽了他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姬玉兒便更加迷惑了.

歐邪子拉了拉他們的衣袖,說道:"你們還沒參透嗎?懷明大師的意思是要你自己救自己!這個東西就像參禪一樣,是沒有人能幫得了你的!"

李心白心中頓時略有所悟,于是便豁朗地笑了笑,說道:"這老和尚,果真有點意思!"

雖然在般若寺中安定了下來,但李心白卻不得不開始直面自己身中三毒的危局.三尸化腸散的余毒和體內陰陽之氣相斥的危險,這些都是他事先便知道的.唯一讓他摸不著頭腦的,就是懷明所說的那種神秘的蠱毒.這究竟是什麼時候中的毒,是誰給他下的毒,他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第二日清晨,姬玉兒很早便消失在了寺中.李心白起來練劍練了許久,也沒看到她的人影.問歐邪子,歐邪子說她一大早便挎個籃子上山去了.

到黃昏日落的時候,那丫頭才蹦蹦跳跳地回到了院中.

其時,她還保持著一個中年大叔的外在造型,但她顯然忘記了這一點,一邊歡快地蹦跳一邊甩著手兒回到了般若寺.

于是,滿院的僧人都一頭冷汗地看著一個胡子拉喳的中年大叔像個小丫頭那樣活蹦亂跳地進了寺中.她一路快活地蹦跳,兩旁的僧人一路中雷倒地.他媽的……這實在是太狗血了,太顛覆了,太崩潰了……估計佛祖他老人家見了,也會被一個沖天巨雷劈得從蓮花上翻下來的.

李心白趕緊把她拉回廂房里.

姬玉兒高高興興地把籃子放下,然後從里頭翻出了許多草藥.李心白終于明白了,她是要采藥給自己驅毒呢.

可是,這丫頭的醫術,也就是跟她們族中那些裝神弄鬼的長老們學來的,也不知道究竟靠不靠譜.但是看她那神采飛揚的樣子,李心白也不好潑她的冷水.

入夜的時候,那藥便煎好了.姬玉兒把藥端到李心白面前的時候,李心白大吃一驚!那碗藥滿滿一碗,表面全是白白的泡沫!李心白全身一陣寒意,連眉毛都嚇得打了個卷.奶奶的難不成這小姑娘在藥里下了砒霜?想謀殺親夫哇?

他一邊擦汗一邊說:"雞肉兒,你在藥里下了什麼,這顏色怎麼這麼**的?看到老子的菊花都在抽搐!"

姬玉兒露齒而笑,說道:"心白哥哥不用擔心,我自己配了一個方子,然後把那天裝在水袋里的雪菩提花加到了藥里去.雪菩提可解百毒,你快喝了吧!"

李心白這才略松了一口氣.本想找條狗來先試驗一下,孰不知般若寺的僧人竟然如此的罪大惡極,連條狗也不養一條.後來想想,死就死了,于是便一口悶掉了那**至極的藥水.

姬玉兒見他都喝了,這才心滿意足地端著碗出去了.但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卻忽然轉頭問道:"對了,心白哥哥,我聽你常常說什麼'菊花一緊’,菊花究竟是什麼意思?"

李心白的腦袋里嗡的一聲,剛喝下去的那些藥差點就變成鼻血噴了出來!靠,已經喝了這麼**的藥,她還要突然問一個這麼**的問題,究竟想干什麼?

他看著姬玉兒那很大很純真的眼睛,只好說道:"菊花一緊就是我很害怕的意思啦.不要問這麼多,快點回去睡覺吧!"

姬玉兒哦的一聲,轉身出門.此時,一只像貓那麼大的老鼠忽然從房頂竄過,猛然嚇了她一大跳!她一拍心口,驚魂未定地說道:"這只老鼠為什麼這麼大哦,嚇得我菊花一緊!"

"啪"的一聲,身後的李心白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

姬玉兒吃驚地回過頭來.

李心白氣急敗壞地爬起來說:"雞肉兒,以後禁止你說菊花這個詞!"姬玉兒咯咯地笑道:"心白哥你真好笑,為什麼你能用我就不能用?我就偏要說!菊花菊花菊花!"說完,她一吐小舌頭,甩頭走開了.

李心白狂抓自己的頭發,差點沒把自己給活活抓瘋.自作孽,不可活啊.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四章、情劫之果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六章、禪院驚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