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十一章、水麟行天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十一章、水麟行天

按責編大大說的,明天就上架了……在這里滿地打滾痛哭流涕求訂閱……小弟更新不多,但勝在夠穩定,人品還不錯~~~謝謝各位了!

相關情況,大家可以看看上架感言,這部小說的未來,就看大家的了,但字數過百萬是絕對可以保證的,這個可以放心.

——————

她眸中還是有些迷惘:"可是……"李心白眼見般若寺中的大火越燒越旺,于是不再廢話,將她往劍禪院外一推,自己再次禦劍飛起在空中!

令他深感驚奇的是,那五頭炎豹跑到坐禪台上,竟同時加速助跑,然後騰身飛躍,跳向了那萬丈深淵!

它們,究竟在做什麼?

五道火影在那云煙中掠過,空中隨之出現了五道驚豔至極的赤虹!然而,那跳崖的五頭炎豹並沒有墜入深淵,而是紛紛落在了坐禪台對面約三十丈開外的一個地方!

原來,那被云煙彌漫的地方,並不是一片虛空,而是另有天地的!火獸身上的烈火照亮了黑暗,驅散了云霧之氣,而在那縹緲蒸騰的云海之中,竟出現了一大片荷葉及荷花!

那是一片生長在茫茫云煙之中,懸浮在萬丈云海之上的荷花!荷葉亭亭如蓋,葉莖翠綠,大小有若屋頂;荷花則姿態秀雅,窈窕聖潔,仿如臥睡天外的美人!

這一片云中之荷,霧氣飄仙,佛光漾動,遠望去,竟如西天淨土的寶蓮一樣!五頭炎豹在荷葉及荷花上騰挪跳躍,很快便消失在了煙霞的深處.

李心白大吃一驚,原來,這坐禪台的對面,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神妙的玄機!

但此時,般若寺中已經人聲鼎沸,那四散開去的火頭已經變成了沖天的大火!雖然般若寺的僧人們都已趕回來救火,但無奈寺中的殿閣多為木質結構,大火一起,便極難撲滅!即便釋懷空和釋懷明都已同時趕回來救急,但面對全院十多處火頭,他們也有些一籌莫展!

李心白靈機一動,轉頭飛向了劍禪院另一側的那面千丈峭壁!

飛到那咆哮奔騰的巨瀑之前,李心白手執麟玉劍,暗暗運起了元氣訣!一股浩然熱力從內丹小宇宙中氤氳而生,很快便傳遍了四體百骸.元氣聚集于手,剛氣四溢,少室山的山嵐深林竟為之而一正!

李心白沉聲雷喝,在空中使出了浩然絕學——劍天驕!天驕十三斬,劍劍都劈在那飛流直下的瀑布上!那千斤重的水花隨著劍氣遠擊長空,竟似一條瀑布被人砍成了十三截!成團的水花咆哮行空,紛紛化為了燦光如玉的水麒麟!空中頓時風雷之聲大作,仿如蒼天震怒一般!

滿院的僧人抬頭見此奇景,一個個都驚得目瞪口呆,竟連救火的事都忘了!

釋懷空和釋懷明望見那十三頭水麒麟拖著長長的水浪從天而降,眼中也同時露出了震驚莫名的神色!

與此同時,一個飛仙般的影子迅速出現在了十三頭水麒麟的上空!

此刻,他手中又換了青朧劍,內真明月一番急劇轉動,真武仙氣已經充盈全身!接著,他辨清方向,對著那正在咆哮騰空的十三頭水麒麟各連出了十三招逍遙破!

連出十三招只用了一成功力的逍遙破!

雖然只用了一成功力,但那沉青澹蕩的劍氣還是一波接一波地將那十三頭水麒麟轟然擊破!

一下子風云變幻,劍氣蔽日,十三頭水麒麟濺珠碎玉,從九重天上紛然下墜!

然後,般若寺的僧人們便又驚又喜地看著一場滂沱大雨霎然而至,嘩啦啦的一陣天水急墜,淋得那些火頭滋滋生煙,那洶湧肆虐的大火一下子便被壓了下去!

短短一瞬間,天青日朗,而幾要遭逢火劫的千年古刹,便立刻轉危為安了!

這一場救命的及時雨,不是神佛顯靈,而是一個少年劍客,以他的智慧,以及全身所有的力量換來的!

但此時此刻,誰敢說,這樣的一個人不是神人?

但就在這時,窮盡了全身的真武仙氣及浩然元氣的李心白,卻忽然感到丹田處一陣劇痛!內丹小宇宙中的真武陰氣與浩然元氣,卻在瀕臨枯竭的時候產生了一種突如其來的碰撞!

兩氣相斥,他全身的血氣立刻便變得不受控制,刹那間全身劇痛無比,似乎體內的奇經八脈都同時扭曲起來!

李心白再也無法堅持,"哇"地吐出一口鮮血,一頭從飛劍上栽倒下來!

釋懷空釋懷明兩人同時騰空飛起,伸手穩穩當當地接住了他!

李心白在釋懷明的懷里掙紮了一下,勉力說出了一句話:"老頭子……那五頭火獸往坐禪台對面去了……有,有,有問題……"

話沒說完,他一扭頭,便暈了過去!

而釋懷空和釋懷明同時臉色大變:"不好,大長老……還在大梵天內閉關靜修!"

釋懷明將李心白交給釋懷空,一展身,乘著一件金色袈裟飛向了坐禪台對開的寶蓮淨土!只一瞬間,他便飛身越過了那仍在飛速向前的五頭炎豹,穩穩當當地落在了一朵盛開如盤的粉色蓮花上!

煙霞緩緩飛升,那巨大無比的粉蓮婷婷出水,其中一個老僧在蓮朵上盤膝冥坐,一身的紫氣祥和,狀如大乘羅漢.

那五頭炎豹被攔住去路,遂齊聲大吼,分五個方向撲向釋懷明!其中兩頭還各張嘴吐出了一團熾烈至極的妖火!

"烘""烘"兩聲,兩團火球燒紅天空,轉眼已到了釋懷明眼前!空中無限熱力輻射,釋懷明身下的蓮花及荷葉,竟立刻便被烤得枯干變色!只怕被這火燒到身上,會瞬間連骨頭都燒化吧?

但釋懷明驀地一睜眼,眼中精光四射!他的右手握拳,竟然便硬生生地轟向了其中一團火球!其時,他身上紫光大作,瞬間聚成了一團深紫色的深寂空明之氣!

"波""波"兩聲巨響,兩道紫氣隨著釋懷明的雙拳激出,竟硬生生地將那兩團妖火轟了回去!

他以一雙肉拳硬憾那熾烈無比的妖火,手上竟絲毫無損,可見那紫色禪氣之妙有深湛!

未及收拳,另三頭炎豹已經殺到!釋懷明身上紫氣一綻,身形似乎陡然增大了數倍!只聽他一聲怒喝,捋袖赤膊,一手便揪住了其中一頭炎豹!那炎豹一聲哀號,竟如同小狗兒一般被他單手轉風車般向前一掄!另兩頭炎豹躲閃不及,被撞得當空倒飛出去!

釋懷明再一拳將手上那炎豹重重地砸在地上,掄拳便打!數拳砸將下去,那炎豹便被打得七竅噴火,口中哀哀叫喚!

此時,釋懷明身上再無一個慈眉老僧的模樣,仿佛變作了三界外降虎伏魔的羅漢,幾下威怒神拳,竟將那炎豹打得化作了一團火氣,再也不見猛獸之形!

其余幾頭炎豹無不震怒狂吼,或噴射火球,或舞爪猛撲,或張口撕咬,但釋懷明身上那層玄黃色的金剛氣卻始終如金鍾罩一般護著他,令他如同西天羅漢尊者一般不可侵犯!

釋懷明又揮起羅漢拳,將另一頭炎豹生生轟為了一團火焰!剩下那三頭炎豹卻絲毫不懼,繼續沖擊他身上的金剛氣!釋懷明于是驀地從蓮花上躍起,運起禪氣一吸,從那云煙中拔起了一根荷莖來!

左手執荷莖削為三段,右手單掌合十,掌中遂聚起了一團鋒銳的紫芒!

"緣起見法,機鋒破執,達摩禪鋒劍——"

一聲棒喝破空而來,三段纖細的荷莖便隨著那鋒利無匹的紫氣射將出去,正中三頭炎豹的天靈蓋!

荷莖破額入體,紫光一射,炎豹的額上便瞬間綻開了一朵清淡潔美的幻光紫蓮!

紫蓮一閃而逝,道道紫光便如同光劍一般從炎豹身體各處破綻而出!禪氣清麗,三頭炎豹隨即寂滅歸塵!

"呼"的一聲,釋懷明身側的那五團大火瞬息消散,荷葉上只余下了五根化為焦炭的竹簽.

釋懷明的身形恢複了正常,從空中緩緩地落回了那巨大的蓮花之上.

他看著那五根焦黑的竹簽,眼中微波閃動:"炎豹之簽……是顏九真?我們與這個妖人素來並無恩怨,他為什麼要對我般若宗下手?"

他又回頭,往那茫茫云煙深處望了一眼,自言自語地說道:"幸好,沒有讓這些畜生干擾到懷素師兄的清修,不然,後果真不堪設想."說完,他縱身而起,沿著原路飛了回去.

李心白睡在靜禪院內的一間清幽禪房之內,一邊坐著釋懷空與釋懷明,另一側坐著姬玉兒與歐邪子.釋懷空與釋懷明已經輪番替李心白把過了脈.兩位長老臉上均是毫無笑意,看得姬玉兒與歐邪子的心不住地往下沉.

"兩位長老,心白哥哥的傷勢究竟怎麼樣?"姬玉兒眼中秋水瀅瀅,淚水差點便要留下來.這一次火燒般若寺的大禍,幾乎是由她一手造成的.而李心白更是因此而深受重創,如果他有什麼三長兩短,姬玉兒真是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

釋懷空望了她一眼,說道:"李少俠體內的真武仙氣與浩然元氣都已臻于出塵境,然而這兩種力量一陰一陽,已經有相斥相沖的跡象.今日李少俠為了拯救我般若宗而耗盡功力,其丹田處的兩顆元丹卻出人意料地陡然萌生了新力,這仙氣和元氣迸生得太快,一下子激烈碰撞,李少俠猝不及防,身上的經脈都受了傷害."

釋懷明輕輕皺眉,說道:"這經脈受損只是小事,不過他倘若繼續將這兩門絕學修煉下去,體內雙丹相斥的情況便會越來越厲害.到那時,只怕便不是經脈受損這麼簡單了."

姬玉兒不由得垂首低眉,淚水順著如畫般的臉龐淌了下來.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十章、烈火焚寺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十二章、蠱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