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二十章、修羅雪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二十章、修羅雪

殘雪樓.

明月中天.

一個黑影掠過云間,到了殘雪樓的上空.那影子的速度極快.流星一般,便墜入了樓外中的一個院子內.

殘雪正坐在三樓的客廳內,對著夜空明月一個人品酒.淡淡的燭光照亮了他清瘦的臉龐,他的那把刀放在桌上,不規則的刀形,刀刃上反射出一種冬天的雪光.

一個下人進來道:"啟稟先生,那位姑娘已經睡下了."殘雪嗯的一聲,拈起一粒花生米放入嘴內.

一個人忽然說道:"殘雪先生一個人喝酒,未免過于無趣了吧?.

那個下人吃了一驚,四下看去,卻是看不到一個人影.而殘雪則八風不動,向他輕輕一揮手,示意他下去.那下人忐忑不安地向他行了個禮,急匆匆地下了樓.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倒掛在屋簷上,也不見得有多有趣."

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窗口上一 但卻是倒立著的,只露出了上半身.一個翻身之後,那背著兩把長劍的年輕的男子便落了地,笑吟吟地靠在樓外的欄杆上.

殘雪望了他一眼,不動聲色地說道:"既然來了,就坐下來喝一杯."

李心白笑道:"我今晚要來殺殘雪先生,殘雪先生還要請我喝酒,這可真是客氣

殘雪仰頭喝了一杯,又往嘴里放了幾粒花生米.再舉起酒杯時 他把那花生咬得嘎嘣嘎嘣響,臉上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

可是,他卻似乎完全沒有聽到李心白在說什麼.

李心白的臉色變了一變.聽到別人說要殺他,這家伙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不是瘋了,就是他自信過了頭!

李心白皺了皺眉,說道:"看你吃得這麼香,惹得我也想喝上兩杯了.只可惜.今晚我是過來殺人的

殘雪"咕"地又喝了一杯,然後頭也不抬地說道:"那就動手吧李心白有些哭笑不得:"我要殺你,你竟然連問也不問一句為什麼?"殘雪依舊是那副無動于衷的表情:"既然你要殺我,我們刀劍之下見勝負就是了,再問一句為什麼,豈不是多余?"

李心白于是抽出了青朧劍,笑道:"殘雪先生果然痛快!"

說著,青朧劍錚然而鳴!

只岩得天外月色一暗,一道幻光已游龍一般殺到殘雪面前!

一劍龍痕,雖然似乎毫無聲息,但卻更具有殺人于無聲的強烈殺氣!

殘雪一手拿酒杯,另一手卻忽然執刀一擋!只見那動作快得根本無法分辨,空中又是白光一閃,卻已輕描淡寫地消餌了李心白激出的那一波青朧劍氣!

李心白笑道:"殘雪先生的刀很好

殘雪看著手中的刀,眼中這才微微露出一絲驕傲的神色."這把"修羅雪.自幼伴我長大.到今天,已經和我的左膀右臂一樣了."

李心白心中一動.修羅雪,好優美的名字.他笑了:"殘雪先生用這把刀殺起人來,應該也是萬分優美的吧?"

殘雪眼中這才忽然露出了一絲殺機:"殺人,從來都是一件血腥的事.在下殺人,從來都是如此粗魯!"話音未落,手中的酒杯已彈射而出!

杯在空中,刀光也迅雷般追到! 一刀,那飛濺的酒水便已當空分開兩半!那碧綠的水珠,亦瞬間化作了潔白的雪!而那雪花借了刀氣的勁道,竟又如刀片一般削向李心白的全身各處!

李心白只覺得全身一寒,皮膚上似被針刺一般發麻作痛!他急忙往後一閃,左手的麟玉劍隨即劈出了一招"壯思飛"!一道黑色的劍氣破空迎向那片片刀雪之花,樓內的燭光竟刹那為之一暗!

"噗.的一聲悶響,刀光劍氣四散激射,整棟小樓忽然震了一震!

然而,那兩波刀片一般的雪花還是驚電一般越過李心白激出的劍氣,飛到了眼前!李心白手執青朧劍一個大斜斬,空中隨即耀出了一道青虹!只聽錚錚兩聲脆響,劍劈落雪,冰片四濺,那酒水化作的雪冰便被青朧劍當空攔了下來!

但面上勁風一割,一道寒光又已緊隨著那刀雪之花當空劈了下來!

快得令人根本無法反應!

李心白怒喝一聲,雙劍如龍突起,在空中剪成了一個大交叉,恰好將那寒光鉗在了半空!

當!!!!!

金鐵交鳴,火花激濺!隱約中,只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修羅傲立半空,那一刀幾乎要中分天地!一股雷霆萬鈞的巨力泰山壓頂般擊下來,李心白只覺得雙手一震,手上的劍幾乎便要脫手而飛!

轟的一聲,腳下的樓板崩潰破碎,他的整個人便被這股可怕的力量擊得連墜三層樓,重重地半跪在了地面之上!木塊磚石如雨下墜之時,他一聲怒喝,雙手

青色和黑色的劍氣連番暴閃,摧枯拉朽地擊破了樓內的所有樓板,桌椅及雜物,一直破頂而出,將殘雪樓的屋簷斬了個支離破碎!

然而 就在這密集無比的飛升劍氣之中,一個人卻有如天神般殺下來,手中之刀,霸道無匹!

修一 羅 斬!

那一刀當頭劈下來時,殘雪的身影陡然暴增十倍,化作了一個鬼面猙獰的巨靈!

似鬼不是鬼,似神不是神,而手中那迅猛得幾乎要開天辟地的一刀,更是令鬼神也為之震驚!

殘雪樓內轟隆的一聲巨響,瓦木迸飛之時,一人一劍徒然斜飛半空!緊接著,又一道凌厲無匹的白光從樓冉射出,流向了夜空中的朝歌城!

那一擊修羅斬的刀氣所向披靡,一直將前方的數棟樓房都劈為了兩半,力道仍未止歇!

狼狽不堪地躲過這一記修羅斬的李心白已經滿身是汗,他一直以為殘雪只是跟他演場戲而已,但接連幾刀下來,他不由得心中有火:媽的,這場戲也未免有點逼真得過了頭了吧?

殘雪樓開始傾斜,木梁,瓦石,雜物紛紛下墜.

驚魂未定之時,波的一聲巨響,又一道白光沖破那斷壁殘垣,飛天流月而去 而禦劍行空的李心白,就正身處明月之中!

而飛劍在明月中的李心白亦一聲暴喝.手中之劍聚起漫天清輝,隨即破劍而出!

逍一 遙 破!!!

刀斬明月,劍射九天!

一來一往,似是兩位天人交戰于前,極為壯麗!

但眼見刀光與劍氣馬上便要轟然相撞之時,那雪色刀光的忽然在空中一旋一加速,繞過了那青色的逍遙破劍氣!

夜空之中,忽然便多了一道詭異而奇麗的白色軌跡! 李心白猝不及防,急忙回劍護體!

倉促間,雙劍同時使出一招劍天驕,雙劍連環,在身側舞起了一道黑色的劍氣網!遠望去,那黑氣似是連半空的明月也遮住了!

然而,白色刀光中化育出一個魁梧凶戾的修羅,張牙舞爪,獰厲異常,一頭便撞在了那浩然劍氣織成的劍網上!

波的一聲巨響.劍網立刻分崩離析.劍天驕也潰不成軍!李心白仰頭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被重重地轟進了夜空的深處!遠遠望去,他似乎已化作了明月之中的一粒微塵!

而與此同時,他使出的那一擊逍遙破,炫烈無比的青色劍氣也已射到了殘雪樓外!只聽一聲詭異的厲嘯,殘雪樓的瓦礫中忽然又立起一個,鬼面長發的修羅巨像來!那修羅鬼獸怒目張臂,竟硬生生地以那肌肉怒突的胸膛去迎接那一招令風云變色的逍遙破!

其形其態.霸氣十足,狂傲萬分!

挺立在一根石柱旁的殘雪臉色青冷,單掌擎天,口中怒喝了一聲:"修羅霸體!!!"

炫烈清網的逍遙破一擊便破入了那修羅霸體的胸腔之內,但那網柔並濟的巨力卻泥牛入海一般,被那修羅霸體消融了個無影無蹤!

那修羅霸體硬吃一招逍遙破,也迅速化作了一道青煙,消失在空中.殘雪臉上這才由青冷之色恢複正常.

他冷冷地望著明月之心,手中的修羅雪卻依然在戒備!

明月中的那個黑點越變越大,漸漸地.一個人影便重重地墜了下來.快到地面時,那人影方才一腳踩劍,在空中一個大盤旋,回到了殘雪樓前.

殘雪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沒想到,這一式修羅斬,竟然還是沒能置他于死地.

李心白用手擦了擦嘴角邊的血,暗暗穩住全身那浮動紊亂的氣血,笑道:"殘雪先生的修羅斬果然痛快,再來再來!"說著,他便挺劍而上,使出了一招劍逍遙!

這一式空靈飄逸,猶如穆羊掛角,無跡可尋,刹那便將殘雪圍在了中間!殘雪揮刀還擊,但那刀卻是越舞越慢,力度也是越來越弱!

未夠十劍"李心白一招清月破,竟一劍便震飛了殘雪的刀!青朧劍,立玄便橫在了殘雪的喉嚨面前!

李心白心中大感意外,殘雪的刀法幾乎可以與董元凌抗衡,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為何一番交鋒之後,他便忽然變得如此虛弱?

但他還是把劍往殘雪喉嚨上一壓,說道:"看來,這不像是一出戲.究竟是不空那老禿驢在騙我,還是你殘雪有意要殺我?"

殘雪的嘴巴輕輕扯出一絲冷笑:"不怪不空大師.殺你,這是我的意思."

李心白不動聲色地問道:"為什麼?"

武雪說道:"因為你要殺我."

李心白笑了:"我只是奉命演戲而已."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十九章、刺雪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二十一章、顏九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