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章、命運的一箭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章、命運的一箭

算玉兒面卜一涼眼前一花,雪刀琴那尖銳的刀尾只經到心淵剛侯嚨之前!只差一點點,明王就可以要她的命,可就在那一刹那,明王卻忽然停了手!

他冷聲說道:"你真的不怕死?"

姬玉兒面色蒼白如紙.胸脯也在急劇地上下起伏,然而她一咬貝齒,將整個身子都護在了李心白身前!那神情容貌,卻似一個倔強的孩子那般!

明王和李心白各自暗中一聲歎息.但心情卻截然相反!

明王那毒蛇般的眼睛從姬玉兒和李心白兩人身上掃過,雪刀琴帶著無上的殺氣緩緩地舉了起來一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鳳殿中忽然傳來了一聲尖利的長鳴!那似是鸞鳥悲聲,又似是朱雀泣血,猶如鐵針一般狠插在眾人的心上!

是什麼聲音?

所有的人都驚詫莫名,即便是纏斗在一起的雙方,也忍不住同時停了手,四處張望!

忽然聽到轟的一聲,龍椅背後的那面白玉龍壁忽然從中爆裂,碎石紛飛之時,一道黑光從龍壁後綻射而出一 是一支形狀奇異的長箭!

箭頭是如鉤般的鸞鳥之啄,箭骨烏亮筆直,箭尾上有三根顏色神異的烏鸞羽毛!

箭飛,朱雀尖唳,空中有鳳鸞神鳥流光幻閃!

箭行極速,而箭羽之後,竟清晰可見一道旋轉狀的氣流波動!

好驚人的箭!

而先前一直不可一世的明王.一見那長箭,臉色卻忽然大變,眼中也露出了深深的驚恐之色!

是,是烏鸞短羽?是傳說中的烏鸞短羽?

他想避,可肩上悄來一陣劇痛 李心白那一劍,威力如今才完全

現!

他眸子驀然擴大,急忙揮起雪刀琴擋在身前!但那支烏鸞短羽挾著風雷之威,噗地一聲直接射穿雪刀琴,然後明王便感到心口處一痛,一涼!

低頭一看,心口處竟只余下了一個箭孔!

那支烏鸞短羽竟然勢不可擋,一舉射穿了雪刀琴,射穿了明王的心窩.又一直射出天鳳殿,一聲長唳之後,如鸞鳳一般飛向了天外!

明王緩緩地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的望向了牆上的龍壁破孔,似要透過那個破碎的洞口,看清龍壁之後放箭射殺他的那個神秘的敵人!

是誰,那藏在龍壁後面放箭的是誰?

"原,原來那個傳說是真的"烏鸞現,東周變 "明王的手死死地抓住心窩處的傷口,雪刀琴咣當一聲掉在地上,那琴弦撞出了幾聲悲涼至極的聲音.

聯不甘心,聯不甘心!!!他的心里在大聲地呐喊,但死亡的感覺.卻宿命一般慢慢占據了他的身體!臨死之前,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

十二年前,東周帝國的大星相師皇心武曾向皇庭呈交了一幅奇異的星相圖.經過精心的計算,他算出十二年後,天上的暗月將與明月,太陽在黃道以西的神禦宿共成一線.皇心武據此斷言:十二年之後,大周權奸當道,社稷傾危,將有一持烏鸞短羽神箭之女子挺身而出,拯救江南河山之危難!

身為皇心武弟子兼好友的明王.曾多次暗示皇心武捏造星卦預言.以驅使當時重病在身的先帝將皇位傳給明王.但皇心武網正不阿,數次拒絕明王的威逼利誘.

明王遂利用皇心武呈交星相異圖的機會,以妖言惑眾的罪名將他打入死牢.

皇心武被問斬之前,明王假惺惺地去見了他最後一面.皇心武沉默了一夜,在空中之暗月與明月同時件起之時,他終于說了一句話:烏鸞現,東周變.

當時的明王爺對此嗤之以鼻.皇心武看了他一眼,說道:王爺今世沒有帝王之命,希望王爺切勿妄為強求.

他怒哼一聲:本王從不信命!說著,便拂袖而去!

皇心武對著鐵窗外的圓月淡淡的說了一句:不信命,宿命便真的不在了?

明王悚然回頭,只見明月之光在皇心武的臉上塗了淡淡的一層銀鉛之色.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夜晚.真的很冷很冷. 當夜,皇心武便在監獄里懸梁自殺.第二日,監斬的明王迎來的只是皇心武的尸體.監斬官問明王該如何處置,明王只冷冷地留下了一句:即死,罪不免,照斬不誤!

于是,死去的皇心武依舊被施以斬首之刑!

心中一陣銳痛傳來,明王瞬間由記憶回到了現實.他的全身都已涼得透了,意識也漸漸模糊.他留戀不已地看了一眼那龍椅,又望了一眼姬玉兒,嘴巴動了動,身子卻終于軟軟地歪倒在地上!

殺刀門門主,叱咤大周朝廷數十年的大權臣,大周皇族中武功最高強的明王爺,就此斃命在這一箭之下!

不信命,宿命便真的不在了?

李心白的一劍雖然重創了他小但直接奪去這個東周帝國數一數二的強手性傘的,卻是一支神秘至極的箭!一支在十二年前便定下宿命的箭!

明王一死,天鳳殿里的局勢便很快穩定

殘雪忽然帶著另外一群殺刀門的高手加入戰場,他的目標,指向的卻是明王的人!伊德斯公爵等人見大勢已去,紛紛潰逃而去!

不空和尚,李心白和殘雪等人.終于掌控了局勢!

而就在這時,龍壁之後,忽然緩緩地走出了一個女子.

一身黑夜般深邃的絲綢長裙流水般斜斜地拖曳在地上,明玉一般的膚色,黑瀑一般流麗的長發,冷豔如月馨晨的容顏,那氣質高貴而神秘.正是剛剛被押走的皇茗月!

她冷冷地看了倒臥在地的明王一眼,斜飛修美的娥眉輕輕一挑.那略顯高傲的神色既極盡魅麗又令人心寒.

而她的右手,卻拿著一把兩頭各綴有一根神異鸞羽的強弓! 滿殿的人都驚住了!是她,是她放出的箭?

這時,殘雪率領殺刀門的人,迅速沖到了玉鑒殿下,一大群人嘩啦啦地跪地說道:"大小姐,我們終于替門主報了仇了!門主在天有靈,也一定會感到欣慰的!"

皇茗月那橘紅潤麗的嘴唇微微動了動,眼中閃過一絲痛苦和傷悲.

"為了這命中注定的一日,父親卻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彼昌蒼天,降何宿命?"

她臉上露出一絲蒼涼的笑意.里頭卻毫無快意.也許,她的心早已被仇恨和悲傷冰封得太久,已經忘了真正的歡樂.

皇心武,皇茗月之父,大周大星相師.殺刀門之前門主,明王之阜友.是那個將雪刀琴絕學盡數授予明王的人.十二年前,皇心武作出"暗月之讖"的星相預言.在武學之上青出于藍的殺刀門副門主明王趁機將皇心武下獄,終于迫使皇心武自殺.

自此,明王爺終于成為東周之大權臣,以及東周皇族中武學修為最高之人.

殘雪指著明王的尸體問道:小姐,此人該如何處置?"

皇茗月雙眸泠然如雪,冷聲說道:"大奸臣柴明謀朝篡位,倒行逆施.雖死,罪不免!抄其家,其尸斬首!"

這樣一番無情冷酷的話,竟然是從一個如此美麗的少女口中說出來的,眾人不由得感到頭皮有點發麻!

殘雪也愣了一愣,隨即點頭說道:"屬下領命!"但站在一旁的李心白忽然站出來說道:"喂,茗月姑娘,明王即便是罪大惡極,可他已經死了,你又何必為難他的尸體?"

皇茗月眼中射出幾分凝結著仇恨的寒光,冷言說道:"哼,十二年一個輪回,他罪有應得!此人逼死我的父親,又將其尸斬首,再殺盡全天下姓皇之人,只留下一個六歲的我.妄圖以妖術封印我的記憶,將來好作他的寵姬!這些年來,冤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少說也有十萬之眾!血海深仇,叫我如何能忘!"

李心白苦笑了一聲,說道:"明王固然壞到每一條毛都罪無可恕.可他畢竟已經死了.執著于仇恨.只會讓你更不快樂.更重要的是.一個殘忍冷酷的女人,就會變的不可愛.你這麼漂亮,何苦要做一個不可愛的女人呢?"

皇茗月愣了一愣,臉色竟有些微微地紅了.

她真沒想到會有人用這麼奇怪的理由來勸說自己,而且還膽敢當面稱贊自己長得漂亮!她的眉頭輕輕一蹙,網要發作.殘雪又勸說道:"小姐忍辱負重,終于為門主報仇雪恨.現在既然明王已死,先前的恩怨便煙消云散小姐寬仁為懷.何必像明王那樣睚眦必報呢?"

皇茗月略一思忖,終于微微頜了首.

這時,那些大難不死的馬屁精才忽然想起廢柴皇帝還沒有死,于是紛紛上前.頭痛哭,大呼什麼皇上洪福,皇上萬歲,一個個都擺出了誓死保衛皇帝的架勢.

廢柴皇帝這才想起自己似乎是這天鳳殿的真正主人,可為什麼一切都像是玉鑒殿上面那個女人說了算的呢?

那些大臣也群情洶湧,有幾個甚至指著皇茗月罵道:"明王謀逆,你這咋.女人也是同謀!楚王,吳王身為皇家宗室,便是被你這個毒婦害死的!清算明王余孽,一定不能放過這個女人!"

殘雪哼的一聲,大聲說道:"你們別不知好歹!如果不是小姐,今日你們焉有命在?再說了,楚王和吳王,根本就沒有死!今日死在朝堂上的,只是他們的替身!"

此言一出,眾大臣又吃了一驚!殘雪一揮手,一大群衛士便擁著兩個華服男子走了過來!定眼一看,正是楚王與吳王!兩個王爺見大殿之內尸橫遍地,忍不住淚流滿面,一頭跪倒在皇茗月跟前道:"皇妃救命大恩,我等永世難忘

那些大臣無不面面相覷.原來.皇茗月早就洞悉了明王的全盤計劃.也全部有了相應的准備!

明王是捕蟬的螳螂,皇茗月卻是在後的黃雀.這個女人,絕不是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東周帝國,從此將進入另一個時代.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四十九章、垂死掙紮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一章、神秘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