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八章、一氣化三鬼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八章、一氣化三鬼

二道天師眼中燃凶狠的攜米,右弄結為劍指!勢叮一判…鬼咎劍 隨即顫鳴而起,對准了鐵棺之中的老玄子,大有一觸即發的態勢!

劍身的四旁,陰藍鬼綠之光交相閃一劍,才是真正的葬

!

老玄子的處境,可謂是萬分凶險!

李心白的手心已滿是汗水!手中的那把麟玉劍,也已經不自覺地抽出了一半!但就在他准備出手相助之時,老玄子卻又出了一招新招!

蝴蝶,是一只蝴蝶!

老玄子雙手互抱陰陽,再往外一推,手心之內青光激射,一只蝴蝶隨即破繭而出,從那厚實邪異的空間鐵棺之內穿出來,翩然飛向了無道

!

李心白大感驚詫!

而蓄勢待發,即將要使出一式葬逍遙的無道天師,卻發現那只蝴蝶翩躚而飛,最後竟輕盈地落在了鬼咎劍的劍尖之上!

那美麗的大蝴蝶在劍鋒上輕輕地扇動它那錦麗多彩的蝴蝶,一副柔的無辜的樣子,無道天師心中暗驚,一時竟失去了主張!

老玄子,他想做什麼?

但不管他想做什麼,今日都不能讓他活著離去!

他臉上的肌肉驀地一跳,眼中凶光一射,那蝴蝶竟似受到了驚嚇,撲翅翩飛,立刻離開了鬼咎劍的劍鋒!無道天師似乎將心中的恨意轉移到了那蝴蝶身上,揮劍一斬,那柔弱美麗的蝴蝶立刻便分為了兩半!

然而劍過蝶殞之時,那蝴蝶卻忽然旋化為一道青煙,青煙中又閃電般射出一把筷子大小的幻刮來!

幻劍飛射,來得十分突然!無道天師大吃一驚,情急之下將頭一偏.那小幻劍才擦著他的額頭飛了過去!他嚇出一身冷汗,再回首時,雙眸之中怨毒頓生!

然而,此時此刻,他的眼前.已經站著了一個令他萬分驚詫的人!

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樣的人!另一個無道天師!

驚詫之下,他低頭一看,全身卻又涼得透了!他的身體,竟已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只大蝴蝶!

輕盈,柔弱,美麗.

但,這還是我無道天師嗎?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網要開口,對面的無道天師卻已夢囈般說了一句;"這是夢.你在我的夢中,或是我在你的夢中.夢中化蝶,翩然輕快,不失為好夢一場!"

無道天師大怒,斥道:"什麼夢什麼蝴蝶,不過是老玄子的障眼法而已,本宗才不會上當!看本宗的葬逍遙如何破你的清夢一劍!"

對面的無道天師又笑道:"夢本虛幻,又如何去破!飛劍入夢,與竹籃打水有什麼區別?"無道天師怒哼一聲,那鬼咎劍便已化作了一道黑芒,噬向了對面的那個無道天師! 他雖然已形如蝴蝶,但手腳的感覺還在.禦氣出劍,與變身之前並無不同!那一式"葬逍遙"挾著風雷之怒,在空中破開一道蒼涼的劍 痕!那驚人的氣勢,竟似要將蒼天的靈魂也一舉埋葬!

鬼咎劍發 出的黑芒像流電一樣直中對面的無道天師,那無道天師就如鏡中水里的幻影一般一個恍惚變幻.卻又變成了一只蝴蝶!無道天師更為驚怒,揮劍再斬!不料那蝴蝶卻越斬越多,怨鬼結界之內很快便蝶兒翩飛了!

無道天師大驚!他中了老玄子的一記"蝶夢之劍 "竟一下子陷入這真幻迷惘物我不分的境地,無論如何也掙脫不出來!他愈是發力攻擊老玄子以玄一術造出來的幻蝶及那"無道天師"便在那個夢境中陷得

!

到最後,他猛然醒覺!要破夢,不在于以劍擊夢!因為那樣確實是有如竹籃打水,根本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他將兩只手指伸入嘴中,發力一咬,一陣強烈的痛意傳來,眼前的一切便都恢複了原貌!

這時,一身白衣若仙的老玄子,已面帶微笑地懸在空中候著他.他那寬厚平和笑意里,似乎另有用意.

不知道什麼時候,老玄子已經掙脫了"空間鐵棺"的束縛,而無道天師的一式"葬逍遙."也已在攻擊那假無道天師的時候白白地浪費掉了!

這第二劍,老玄子臨危不亂;以一式玄變神幻的"蝶夢之劍 "巧妙地破了無道天師那充滿了死亡與恐怖氣息的"葬逍遙"!

李心白一下子釋然,老玄子與無道天師各勝一招,接下來分勝負的第三劍,卻是要看自己的了!這時.老玄子與無道天師都不約而同地轉頭過來望著他.老玄子眼中是七分平和三分信任,而無道天師眼中則蓄了極大的憤怒與輕蔑!

剛才那一輪交鋒,他的葬逍遙莫名其妙地敗在了老玄子那不知所謂的一劍之中,心中的郁悶和怨怒當然可想而知!既然老玄子說他的第三劍是李心白,那麼無道天師自然會傾盡全

李心白卻笑了.

"老鬼,你這樣看著我也是沒有用的.雖然你的青光眼很厲害 但要殺我,還是要拿出你的真本事來!"

無道天師聞言也是一笑,眼中的怒意與輕蔑竟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面對李心白,他也許會有憤怒,有輕視.但真的要在劍法之上見真章時,他絕不會輕視任何人!

因為,他畢竟也是個有著數百年修為的宗師!

收斂了一切情感的無道天師.立刻令李心白感到了一種無形的威懾力!這個枯瘦的老者,在老玄子面前盡顯他的張狂,憤怒與戾氣,但面對自己的時候,他卻忽然變成了一把隱藏在黑暗之中的劍!

雖然刻意收斂了光芒,但那鋒芒卻反而更加令人生畏了!

然後,李心白的臉色慢慢改變!

因為,他們所處的那個萬鬼怨靈大結界忽然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四周的顏色越來越沉,有如粘稠的黑夜!老玄子與無道天師的身影慢慢隱入了一片深墨之中,以至于完全消失不見!而他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停留在正氣凜護體劍氣之外的怨氣和鬼氣,似乎已經完全凝固.變成了鐵石一般沉重的物質,將身處結界最低端的他壓得喘不過氣來!

對手還沒出劍,這種泰山壓頂一般的氣勢已經幾乎要瓦解他的斗志!

他暗暗一咬牙,但卻並沒有急著出劍去抗拒那種可怕的鬼氣,只是大聲地在那一片黑暗中誦起了一段又一段的口訣!

從真武宗的守一訣,到浩然宗的正氣訣,再到般若宗的金網訣!

真武守一,心情空明深靜;浩然正氣,熱血沸騰,錚錚鐵骨;般若金剛,氣壓邪魔!

三段口訣齊誦下來,李心白身側先後生出了青色,墨色與金色三種不同的護體劍氣,萬鬼怨靈大結界內的怨氣和鬼氣,立刻便往後消退了不少!就連耳旁那些尖銳而飄忽的鬼厲嘯聲,也刹那間減弱了許多!

真沒有想到,東陸三大劍宗的防禦劍氣同時使用,原來竟可以產生如此神奇的威力!

李心白精神大振,遂左手執起麟玉,右手執起青朧,再運起玄一術去拙索無道天師的真身!

正在這時,老玄子的聲音忽然響起在他耳旁:"小子,他已經出劍了.這一式"一氣化三鬼.乃是上古妖仙桀陽子的逆天殺招,幸好他的修為遠遜于桀陽子,這一劍只能發揮出三成威力!"

李心白心中一驚:"什麼?他已經出劍了?我怎麼沒有看到?.

老玄子說道:"法陣內的鬼氣凝固如鐵,正是"一氣化三鬼.發動之前的前奏!如果要勝他這一劍.你必須得先破去這個萬鬼怨靈**陣".

李心白急道:"如何破陣?"

老玄子道:"劍凌虛!你身上有三把天下名劍,麟玉有浩然仁厚之劍魂,青朧有真武逍遙之劍魂,那把紫禪則有般若澄明之劍魂.三劍凌虛而飛,分別插于天激,天譏,紫震三方,便可以動搖這法陣之根基!而後再揮劍驅散陣中怨鬼,法陣自然便會瓦解!"

李心白心領神會,于是便催起體內的真武仙氣!丹田處的內真明月一下子澄潔生光,令他的雙眸內也射出了炯炯月色!

錚,錚二錚!三聲清亮有力的劍嘯刺破了那此起彼伏的怨鬼哭泣之聲.分別飛向了那法陣中的天簸,天譏與紫震三個方個!

老玄子在他耳畔笑道:"好小好,好".哪知這三聲"好"字之後.那聲音竟忽然冷卻如冰,轉化為了另一把可怕的聲音:"如今你的三把佩劍都已不在手中,便看本宗的"一氣化三鬼.如何吸你的血.銷你的骨,攝你的魂!"

李心白如遭雷擊!

是"是無道天師!剛才在自己耳畔說話的,原來竟然是以玄一術偽裝成老玄子的無道天師!

中計了!

心念未轉,那把鬼咎劍已經從黑暗的深處刺了過來!

三把劍都已被李心白以劍凌虛飛了出去,眼見那鬼咎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冷冷的藍芒,刹那已到了李心白的眉心!

萬分危急之時,一道紅光忽然挾著一聲威猛無比的咆哮從天而降,天雷下擊一般轟在那鬼咎劍之上!

嘭的一聲,紅光耀眼,烈焰四冒.那鬼咎劍被震得一歪,李心白趁勢一旋身,恰好避開了那致命的一擊!

那紅光裹著一團烈火往旁邊一跳,又旋化為一支迅烈熾熱的火箭,直往黑暗的深處撲去!李心白心中又驚又喜,原來是姬玉兒那丫頭的炎豹之簽!

關鍵時玄,還是自己的女人靠的住!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七章、漓水清劍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五十九章、天妖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