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六十一章、教誨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六十一章、教誨

允照之答!是姬玉兒的光蛇之答!李心白使出那一式劍吸溫兄時.姬玉兒將光蛇之簽偷偷地放在他手中,因此李心白的一劍之中,還帶有極為詭異突然的後著,無道天師輕敵大意.果然中招!

無道天師只覺全身如遭雷轟,那光蛇帶著劇烈的疼痛刹那游遍他的四體百骸,連手指尖也痛得幾乎要爆裂濺血!沒想到這樣一支小小的竹簽,卻擁有如此可怕的威力,一擊而受重傷!

其實不僅是他,強如明王爺,也曾經吃過這一招的虧!

無道天師捂著傷處,又驚又怒:"大國師顏九真乃是吾友,你這妖女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懂得這些巫術?"

李心白卻不與他廢話,神識駐著青朧劍在空中一改方向,與鬼咎劍擦身而過,繼續噬向無道天師!

無道天師心知大勢已去,劇痛之下,只好勉強一收飛劍,轉身遁走!

李心白得勢不饒人,青朧劍破空尖嘯,正欲追趕時,老玄子卻忽然說道:"好了小子,適可而止罷.

無道天師氣數未盡,窮寇莫追."

李心白這才收劍落地,然後攜了姬玉兒的手一起來參見老玄子.

連番大戰之後,東方漸紅,天已經即將大亮了.老玄子獨坐于那道觀的蒼灰龍脊之上,朝日萬里.刹那間照得老玄子一身的輝煌.

等李心白和姬玉兒一起跪倒在道觀的內院之中時,老玄子臉上淡然一笑,說道:"你能破去無道的"一氣化三鬼"將真武宗交給你,老夫也終于完全放心了.此行西去歸隱,老夫怕是不會再重返俗世了.世事紛擾,以後的事,你就多費心吧."

李心白抬頭,心中卻不知是何滋味.

"師叔曾祖,如今真武宗尚在無道天師和浩然宗之手,師叔曾祖如果能留下來,我們一同殺上昆侖山,一定可以光複真武,延續真武宗的千古基業!師叔曾祖雖然是仙逸得道的高人,但您與真武宗的命運息息相關,宗門危難當前,您難道真的忍心棄真武而去?"

老玄子又輕笑一聲,那長須長眉,在陽光下如同雪一般潔白.

"光複真武之事,有你在便可以了.古代的聖人在推讓天下時曾說,早升的太陽輝照天下,而僅能照明方寸之地的蠟燭仍然在燃燒,這難道不是很多余嗎?老夫的心已在山野江湖中,刀劍爭雄的事情,該留給你們這些年輕人去踐行了.大道雖然變動不居,但卻一直是循環向前的,心白,你心中有劍,手中亦有劍,自當無畏前行."

李心白心中一聲歎息.老玄子乃是超絕越逸的世外真人,已經接近了"無功,無名,無己"的大逍遙境界.如果再用世俗的標准去衡量他,實在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既然老玄子不願出山,李心白也不再勉強他.他又跪地問道:"師叔曾祖道法精深,劍法出神入化,西隱出關之前,還望指點弟子一一 .一.

歐邪子也跪地叩了三個響頭,恭恭敬敬地說道:"師叔乃是已入大道之人,智慧,劍道,仙術齊至大化之境,這一次西去歸隱,不知何時歸來.不如將一生的修行心得寫為文字,代代相傳,倘若能引導開化世人.也不失為一樣大功德." 老玄子又搖頭笑道:"道可道,非常道也.真正的道,若果要用文字的形式固定下來,那自然就不是本真的道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你們自己去圓自己的功德吧,何必一定要從老夫這里得到些什麼教誨呢."

李心白于是便說道:"既然是這樣,弟子打算等師叔曾祖出關歸隱之後便重上昆侖山,一舉從無道天師手中奪回真武宗,不知師叔曾祖覺得怎麼樣?"

老玄子那眯成一條縫的眼睛忽然微微睜大了一些,里頭竟然似有幾分贊賞之色:"李心白,你先後在真武,浩然,般若三大劍宗修習劍 道,其間人事多番沉浮變幻,然而一顆真武心卻始終未曾變改,這究竟又是為何?"

此言一出,點點舊事,卻一下子湧上了李心白的心頭.

落梅劍院中苦心練劍的舊事,昆侖山上求悟劍道時的心醉神迷,諸位宗師對自己的指點與厚望,點點滴滴,卻如落花一般落在心頭 教他生出了幾分傷感.

他說道:"自從心白來到此界,真武的宗師便如同父兄一般照顧心白,最後,為了心白,五個宗師更是不惜以身殉道.如此深情厚恩,李心白實在是片刻也不敢遺忘!"

姬玉兒見李心白的神色似有幾分淒楚.心兒也是一陣黯然,輕輕伸手,默默地握緊了他的手.天昆侖上的血債,終究是她的義父所欠下的.但如今,她卻是想讓他知道,從今往後,自己會一直在他身旁的.

那手心相抵的溫暖情意,遠勝于千言與萬語.

這樣細微的動作,老玄子自然看在眼里.他歎一口氣,說道:"有你這樣的弟子,我們真武也算是後繼有人了.如今無道天師尚且盤踞在天昆侖之上,浩然宗的副宗主董元凌也仍駐守于真武宗,光複之事,你可有把握?"

李心白傲然抬頭,眼中露出了幾分堅毅之色:"這一年多來.弟子有幸習得三大劍宗的劍法精髓,自覺劍道修為大有長進!尤其是最近半年來,除了剛才與無道天師的殊死一戰之外,弟子還先後與西陸魔法貴族伊德斯?烏爾瓦希公爵,東周殺刀門門主明王爺等一流強手交鋒.挑戰董元凌,弟子自信還有幾分本錢!"

歐邪子見李心白面上顯出了幾分狂態.于是便出聲提醒道:"子,雖然無道天師重傷而逃,雖然董元凌上次被殘雪及明王的車輪戰法所擊敗,但這兩人都是東陸劍林的一流強手,你絕不能掉以輕心!不要勝了幾仗便不知天高地厚了!"

此前遇見強敵,李心白屢屢上演以弱勝強的好戲,如今連無道天師也敗在了自己與姬玉兒的雙"劍 "合璧之下,心中更是傲氣凌云.那光複真武的心情更為迫切了!歐邪子的話,他哪里還聽得進去?

正要反駁歐邪子時,老玄子卻輕輕笑了一聲,說道:"劍者,重于招式道氣,更重在用劍之人的風骨神魂.心白既然有這樣道勁的風神,那便放手去試一試罷.老夫這里還有一個法寶,臨行之前贈送給你."

李心白見老玄子竟然也支持自己重回昆侖,而且還要送自己一樣法寶,心中不由得大喜!

老玄子從那寬大的袖口中拿出一個青色的小葫蘆,遞到了李心白手上.李心白正在好奇地想這個小葫蘆有什麼神效的時候,老玄子又說道:"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切記不要使用."

李心白一聽,連忙將那葫蘆好好地綁在了腰帶上,然後行禮答道:"謹遵師叔曾祖的教誨!"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六十章、針鋒相對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六十二章、不可有傲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