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章、傷離別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章、傷離別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姬玉兒見李心白往烏鸞大營那邊飛了過去,不由得輕輕歎一口氣.轉過身來.卻驀然發現面前已經鬼魅般地多了一個人! 這人無聲無息地站在身後,卻不知道已經站了多久!

但姬玉小兒的神色卻忽地帶了幾分驚恐:"義,,義父?"

眼前這人身披一什鮮紅如血的長袍.頭上梳著數十根道勁如龍的發辮,方臉高額,眉毛上翹如刀.額心印著一朵不知名的奇異白花,看上去分外的妖異陰冷.

這一身裝扮斷然不是中陸風格.正是他們鬼方的傳統服飾!

而眼前這人,正是姬玉兒的養父.也是顏真真的父親 北秦大國師顏九真了!

顏九真冷眼看著姬玉兒,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寒冷刺骨的氣息 教人冷到心底里去.姬玉兒不敢直視他那鋒利如刀的眼睛,微微地低下頭去.臉上神色卻甚是複雜.

"哼,當真是女大不中留!你這個吃里爬外的東西,為父含辛茹苦將你養大,沒想到如今你竟然反過來與為父作對!你可知道我們鬼方族是被那些人滅族的?"

顏九真的語氣愈發的嚴厲,一言一語,便似重錘一般,震得姬玉兒心驚肉跳,竟是連頭也不敢抬起來.

"說!!"

顏九真見姬玉兒呆立不語,心中的憤怒又更甚了幾分,又是一聲霹靂雷霆般的怒喝,震得姬玉兒身子也是一抖!

姬玉兒眼中晶瑩欲淚,輕咬嘴唇答道:"是"是東周帝國的狗皇帝與那些走狗臣子,"

顏九真冷笑一聲,說道:"亨,好.原來你還記得!我還以為你早便將我們鬼方族的血海深仇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呢!當年那一戰,你的父母明知突圍無望,便忍痛將你托付給我,然後以性命來掩護我們三人逃命!那時,你身上穿的那件小棉襖上還沾滿了你父母的鮮血!這樣的血淚深仇,你當真還記得?"

姬玉兒眼中露出了極為痛苦的神色,淚水連珠似的掉了下來:"父母的血仇,義父的養育之恩,玉兒.玉兒一刻也未曾遺忘.始終銘刻在心頭!"

顏九真又冷笑一聲,說道:"哼.我看你記得的,便只有與李心白那小子的纏綿恩愛吧?如今那小子站在東周陣營一方,你卻終日與他紂纏在一起,掉轉頭來與你義父為敵,你可到真對得住我!"

姬玉兒心中痛苦萬分,撲通一聲,便在顏九真面前跪到了下去.自從與李心白相識以來,她便知道這一日的沖突會到來,但真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親恩與情愛之間,倘要割舍其一,對她而言,當真是比取她性命更為痛苦.

如今顏九真以已故的父母為名.每一句話都斥得她無以應對,心中更是刀割一般難受.

便在這時,另一個人卻忽地沖了進來.一手拽住顏九真的手臂央求道:"好了好了,爹爹,姐姐已經知錯了.你就不要再說她了好不好?你看她哭得這麼傷心,你也忍心?"

欺九真一看,卻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顏真真.

他又冷哼一聲,斥道:"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幾天前老夫便可以阻截你這個不成器的姐姐與李心白那小子,偏偏是你通風報信,害老夫又白跑一趟!哼!兩個女兒,都是吃里扒外的東西,你們真要把老夫氣死不成?"

顏真真聽他雖然還在痛罵不休,但語氣似是已經軟了下來,便嘻嘻笑道:"好啦好啦,玉兒姐姐和真真都知道爹爹疼我們,我們也不是故意要惹爹爹生氣的.人家都還不懂事嘛!爹爹你可不准生氣啊!"

她一邊說一邊撒嬌般地晃著顏九真的手臂,差點便把顏九真的手臂給晃斷.

顏九真聽顏真真用小女孩一般的口吻說她還差一點便把鼻子氣歪了:"呸!你個臭丫頭也不害羞!都已經十七了.還小?"

顏真真嘟起小嘴委屈地說道:"在爹爹眼里,人家一直才七歲嘛!"

顏九真哼的一聲,把頭扭過一邊.

顏真真又用雙手擠著顏九真的臉說:"爹爹你表醬紫嘛, 人家一直覺得你是全天下最帥的爹爹,你一生氣就老了,老了就丑了,真真才不喜歡咧

顏九真的臉就這樣給她擠得像一冉破抹布似的,但偏偏這丫頭又是自己的女兒,一直以來便是這種古靈精怪沒大沒小的性格,教他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

顏真真又繼續撒嬌道:"好了好了,爹爹,你就笑一下下嘛".

顏九真咳了兩聲,想作出一副威嚴的表情,無奈顏真真死也不放手.他那張老臉便一會兒變成團皺巴巴的抹布,一會兒變成條苦瓜,

顏真真見他還不答應原諒姬玉兒,便又用雙手捏著他的兩邊嘴角往外一扯,把他的那張臉扯成了一張傻笑狀的大餅.

"好了好了,爹爹你就笑一個嘛!看,你醬紫笑起來多可愛啊.呵呵呵,"

她看見顏九真那滑稽的表情,自己忍不住便先笑了起來.

顏九真被她這樣一弄,便是什麼脾氣也沒有了.他趕緊又用力咳了兩聲,弄掉了那小丫頭的兩只小手.要是讓人看到名動天下的北秦大國師被女兒這樣子擺弄,他這張老臉往哪擱呀!

他挺直了身子,望了仍垂淚跪地的姬玉兒一眼,口中歎了一口氣:

"唉,起來吧!"

顏真真趕緊把姬玉兒扶了起來.姬玉小兒感激地望她一眼時,她揚眉一吐舌頭,眼中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意.而姬玉兒雖然止住了淚水,但眼角仍有一絲憂色揮之不去.

她低頭往前一步,對著顏九真說道:"玉兒謝過義父不責之恩."

顏九真鼻中輕輕哼的一聲,神色卻已大為緩和.

"你跟我走吧.你們兩個變成今日這個日子,想來也是我往日太過于嬌慣溺愛了.下次倘有再犯.老夫一定嚴懲不貸!"

顏真真便又高興起來,笑道:"爹爹.人家一直都很乖,哪里惹過你生氣了?玉兒姐姐也很乖.你有全天下最孝順的兩個女兒,真是做夢也要笑醒咧!"

顏九真也被她逗得露出了幾分笑意.罵道:"去去去!油嘴滑舌!真不知是誰教你的!"

顏真真又高興地說:"真真的一切都是跟爹爹學的呀!"

顏九真腦門上的青筋直跳,真是被自己的這個女兒氣得沒辦法.

此地不宜久留,聽得遠方的厮殺之聲越來越近,他沉聲說道:"浩然宗那些人應該也要殺來了.我們快離開吧!"說著,便當先走出了大門.

顏真真緊隨其後,也出了那小木屋.但兩人回頭,卻發現姬玉兒仍呆立在那木屋之內,一臉的哀傷惘然.

顏九真的臉色一沉,冷言說道:"怎麼,不舍得走了?"

顏真真聽這語氣不對,趕緊回到屋子里,用手拉著姬玉兒的手輕聲說:"姐姐,幕日方長,我們先回北方,以後有機會再回來"回來與他見面罷!"

姬玉兒低頭想著李心白,眉目中盡是不舍之色.只是迫于她義父的威勢.她又怎麼敢說出一兩句忤逆他的話來?

顏真真與姬玉兒姐妹連心,當然知道姐姐與李心白之間的情意.她的心兒微微一疼,輕輕一拉姬玉兒的手兒.勸道;"好姐姐".

外頭的顏九真又怒哼了一聲,說道:"你若果真要留在這里也可以.等那臭小子回來,老夫一根巫簽取他性命,看你還留不留!"

姬玉兒聞言大驚,猛然抬頭驚呼道:"義"義父,千萬不要!玉小兒不孝,玉兒現在就隨您回去!"

顏九真見姬玉兒滿臉的驚慌焦急之色,心中更是一沉.這個孽障.看起來是動了真情了!不可.萬萬不可!我鬼方族的櫻憐雙妹,怎麼可以委身于這樣一個仇敵?更何況.老夫曾辣手殺他數位宗師,這份血債如今已經糾纏得深了,將來又怎能洗脫得了?

有念及此,他眼中便是一冷,射出了幾分殺芒.

姬玉兒恐防顏九真真的會留下來與李心白為敵,便勉強抑住淚水,快快地走出屋子,雙手執起了顏九真的手臂.後面的顏真真亦跟了過來.只是神色也已有幾分黯然.

顏九真哼的一聲,牽起二女.身子驀地拔地而起,化為一道血光飛向了北方.

李心白在那小屋中尋不到姬玉兒的蹤影,心中便已涼了一半.

玉兒忽然失蹤,究竟是為何?如今外頭兩軍交戰,到處一片兵荒馬亂,她"她該不會是出了什麼意外吧?

他心中一急,正欲邁步出去找人,卻又忽然停了腳步!

將要出門之時,他的眼角卻忽然瞥見了一樣事物.在房中桌子的底下,原來竟插著一根小小的巫簽!巫簽的一端,赫然是指向了北方的.

他緩緩地拔出那巫簽,眼中一時竟失去了所有的神氣.

緊緊地,握緊了那巫簽,他掉頭便沖出小屋,朝著極遙遠的北方悲呼了一聲:

玉兒

蒼天悠悠,伊人,已無蹤.

隨著顏九真飛遁去了不知千百里遠的姬玉線,卻忽然在那云氣之中恰然回頭一瞥,似是感應到了些什麼.

顏九真的速度絲毫也沒有減緩下來.

風中,一滴淚水便遠遠地落向了身後.剛……口陽…8.0…漁書凹不樣的體驗!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七十九章、損失慘重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一章、直搗黃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