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二章、天威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二章、天威

身穿翼煮箭袖短袍的中年男午泰山般穩坐在那兩名時愕心客的身後,似是對李心白的這一劍視而不見.手中的玉色酒杯竟未曾動過分毫.最為離奇的是,李心白那一劍激起煙塵漫漫,這中年男子身上卻仍是一塵不染.

此人眉宇高突,眼睛半閉,似是天下萬物竟沒有一樣能入他眼中一般.那狹長的眼縫宛若小刀斜翹.眼里閃過幾分冰冷的傲氣.修長的臉部略顯瘦削,然而線條卻異常的硬朗.襯著一身華貴的黑色麟虎紋短袍,氣質頗為不凡.

另一名身材魁梧的北地壯漢立在他的身側,虎眼鷹鼻,一臉的豹髯.手中執著一杆黑色的長槊,威武有如天將.

站得最前的那兩人,一個是董岳武,一個是董岳林,都是舊時相識.而那站在後頭的兩人,卻是李心白所未曾見過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那手持酒杯端坐在虎背木椅上的人,卻忽然讓李心白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一種異常堅硬,銳利的感覺.仿佛一根曾痛飲了無數鮮血的黑利槍頭.即便隱藏在黑暗中,那嗜血的煞氣依然令人肌膚不自覺地收緊!

偏偏就是這樣忍而不發的危險煞氣之中,還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貴族氣質,讓人忍不住要去猜疑他的身份.

眼見遠方的軍隊放緩了進攻的速度,這人半閉的眼睛中忽而射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寒光.他輕啜一口酒.緩緩地對身旁的持槍男子說道:"項魘,前方的將士為何放緩了進攻的腳步?"

那魁梧有若天將的北地壯漢臉上露出一絲敬畏的神色,彎腰低頭說道:"元帥,項魘明白!"

他立刻挺直身子,目視遠方.神色換了天將般的威嚴!虎臂一發力.手中的那杆黑色長槊便重重震在地上那大地便猛地一顫!

與此冉時,這人口中忽地一聲大喝:"天威 依舊在!"

這聲音雄壯洪亮,一聲大喝.便如上天炸開的一個響雷,震動了四面的關山長河,方圓十里的士兵們都聽得清清楚楚!

縱是李心白這樣的劍修高手,聽了此人的一聲大喝,也禁不住的一陣心驚肉跳!

這一聲怒喝,便如在將滅的火堆中又加了一團火油一般,將那十萬北秦將士的士氣重新又激發起來了!

"天威!"

"天威!"

"天威!"

北秦人同時挺槍長嘯,此起彼伏.山呼海嘯!十余萬人同時發出的這幾聲"天威"漫山遍野地卷過了關山長河,便真的有如蒼天威怒一般,將蒼騙關上守城的士兵震得面色發白!

整個過程.那被稱為"元帥.的黑衣男子也不曾正眼看過李心白一眼.似是眼前根本沒有這個人一般!

李心白受了這人的輕視,心中雖然起了一股怒意,但冷眼望著眼前這四人的時候,心里卻更為慎重小心了.

這里的四人,絕對沒有一個是庸手!

便是在這時,那身穿麟虎紋黑色短袍的中年男子又啜了一杯酒,緩聲說道:"這南邊來的螻蟻,怎麼還在這里?. 董岳武和董岳林聞言會意,便一左一右地殺了過來,誓要將李心白這"南邊來的螻蟻"碎為萬段!

便是在這時,空中忽地又一道流厲的白光掠過,卻是往後面的投石機陣地去了!

那黑衣元帥頭也不抬,便問道:"這又是何人?.

他身側那名為項魘的魁梧壯漢又彎腰答道:"啟稟元帥,此人應該是北周的大都督殘雪!"

黑衣男子哦的一聲,依然不緊不慢地說道:"如此說來,這人就是對方的主帥了?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想破我軍的投石機大營的吧?項魘.你且去會他一會!"

項魘一愣,說道:"可是,元帥這里,"

黑衣男子牙縫里吐出了一個字:"是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在那項魘聽來卻重如千鈞,他不敢多言.將那黑色長槊直插在地面上,轉身便邁步飛奔去了!

地上一路黃塵,旋風一般.那人的身影便消失了!沒想到此人身材如此高大魁梧,速度竟如此之快!

李心白這邊,董岳武及董岳林因受了黑衣男子的命令,下手殊為狠辣.李心白頓時便被那網厲浩大的黑色劍芒困在中心!

同時面對兩個大劍豪級的敵手.加上那二人兄弟連心,配合殊為默契,縱然李心白近段日子的修為大進,但卻也是吃力萬分!

這黑衣男子究竟是何人,為什麼竟會有如此威懾力,連董元昊的兩個兒子也甘心受他的差遣?

但眼前形勢凶險,李心白無暇多想,唯有運起飛仙逸的身法.在董岳林及董岳武兩人的劍下苦苦周旋.董岳武眼神一冷,沉聲說道:"岳林.出天驕絕!這一次,我們絕不能叫這叛徒還有命歸去!"

董岳林心領神會,飛身便到了十"白身後,截住,他的尖路!前岳武聲震徹關山茄淵則,即祭起了那一式"天驕十三斬!

肅殺的沙場上立刻便卷起了一團黑色的罡風,數十萬人殊死厮殺所營造出來的殺氣,在這黑色的罡風面前一時竟都黯然失色!

湧動若颶風的黑云之內,忽地破出兩道鋒寒割膚的巨型墨劍 一正是董岳武的蒼月劍所揮斬出來的玉驕劍氣!

眼見這破空流云一般驚人的劍氣.李心白也大為震驚!這一式的氣魄與格局如此瑰偉雄壯,與往日的董岳武截然不同,多日不見,此人赫然也是進境神速!

與此同時,身後的董岳武也祭起手中的"蒼辰"劍,如法炮制出一式聲勢驚人的天驕十三斬來!

偌大的戰場上空忽地蒼云翻動,日月失色!道道流厲強勁的黑芒猶如蒼龍一般從那洶湧翻滾的黑風之內躍起,直指李心白!

李心白只覺周身一陣刻膚的劇痛,身側土石裂飛,竟無一塊土地是完整的了!

對手的浩然劍氣翻卷若龍,加上又是一前一後兩波天驕絕,倘若自己也使出這天驕絕來硬撼,怕是要吃大虧!

他一聲長笑,手中的青勝斜如雷天射,一道純青混破的逍遙劍氣破空而起,刹那便將那黑龍般的劍氣囚籠擊穿一個口子!這石破天驚的逍遙破一出,整個戰場上空青光一閃,似是千里關山都同時冷清寥落了不少!

與此同時,一個身影飛仙般沖出那天驕十三斬的包圍圈,飛向了遠處!

董岳武與董岳林見李心白不與自己糾纏,便同時飛身追過去!

哪知李心白哪也不去,竟縱身落在了那正在死命攻城的十萬北秦士兵陣中!董岳武與董岳林毫不留情.手下的天驕絕劍氣便如網厲蒼龍,一下子便席卷過來!

黑芒綻吐若流星,蒼龍過處.冷鋒封喉!那些士兵躲閃不及,被這濤浪一般的天驕劍氣一斬,頓時便死傷數百!

李心白"嘿"的一聲輕喝,竟屈身坐在了那烈烈劍氣的正中心!天地之間,忽地響起了一聲雄渾正肅的佛我真佛,十萬金網!

聲音似乎並不大,但厘戰中的兩軍戰士無不聽得清清楚楚!一種神聖莊嚴之感從天外而來,令那些凡夫俗子幾乎要跪地膜拜!

與此同時,一道金光霎然從李心白身側生起,隱約中,一個金銅之質的巍峨金網拔地而起,立複便將那四面攻來的凌厲劍氣禦在了身外!

李心白左右兩手也各禦起一把飛劍.一把直取董岳武,另一把則當空噬向了董岳林的頭頂!

只聽那黑云狂風之中一連串的當當當當擊劍之聲,一團團的劍光電火耀射四方,震得地上的北秦士兵紛紛捂耳逃避!

李心白以金網氣護體,又禦劍凌虛,以飛劍之術與董氏兄弟斗劍.一時竟與二人斗了個均勢!董氏兄弟執劍怒斬,與空中那飛劍對決了七八劍,雖然元氣威烈的天驕十三斬將那飛劍逼得步步後退,但他們終究是不能逼近李心白的真身去日糾纏了幾回合,董氏兄弟不免越斗越怒.下手便越來越狠辣!

十成功力的浩然劍法自然非同小可.李心白凌空駕馭的青膾劍及紫禪劍終于現出亂象,那敗退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但董氏兄弟也是越斗越心驚,李心白這一式劍凌虛分明便是真武宗的逍遙劍法,然而那劍勢在真武劍法的飄逸靈動之中,卻又有著浩然劍法的沉雄道勁,這兩種迥然相異的氣勁竟隱約有種融彙歸一的態勢!

那端坐在中軍大帳里的黑衣男子眼見三人在己方的十萬雄師戰陣中斗劍,臉色漸漸變得鐵青.

"這兩個蠢貨只懂得用蠻力,中了別人的計策卻也不知!就在我軍前線陣地斗法,豈不是等于幫東周的南蠻子守城?"

這三人都是東陸劍修界的後起天才.使盡渾身解數一番激戰,那歹 氣劍光便如雷霆蒼龍般在那密密麻麻的北秦大軍中游走,所到之處,殘肢橫飛,血流成河!

李心白雖然漸漸落在了下風,但因有金網氣護體,董氏兄弟卻也是奈他不何.反倒是兩式天驕十三斬之後,已經誤傷了近千北秦士兵!

最要命的是,北秦人網問催谷起來的士氣,以及那有序的戰陣,被三人這麼一攪,頓時便迅速敗落下去!

中年男子聽到身後的投石車陣中也傳出了刀劍相交的聲音,士兵們的驚呼聲和呐喊聲混作一團.

回頭望去,只見那里雪白的刀光如雷橫貫,顯然是殘雪在作難.

局勢似是對北秦大為不利,但被稱為"元帥"的那個中年男子卻似乎一點也不擔心.

那名為項魘的壯漢迅速趕到投石車大營,一舉攔住了正在大肆破壞的殘雪!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一章、直搗黃龍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三章、巽虎薔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