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六章、天命孤煞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六章、天命孤煞

感謝 "士條等兄弟,感謝切計閱的書喇世.總是最溫暖的……

這聲音仿似是從最深的黑暗中傳出來的,冷冰冰的沒有一絲感情.李心白也是聽得心中一寒,忍不住便罵了出來:"娘的,你這女人也還算長得有幾分冷豔姿色,怎麼心地就如此狠毒?你便是要朝廷內外立下威信,也用不著使用這樣的手段!"

皇茗月臉色一變,身旁的一名凰弈衛士立刻厲聲斥道:"大膽!在皇貴妃面前,你竟敢如此放肆!"

皇茗月的玉手緊緊地抓住了木椅的扶手,臉上竟慢慢綻開了一朵冰冷蒼涼的微笑."大劍豪是看不起我們這些女子麼?你當我真的是為了在之力,來對抗這如狼似虎之北秦?我難道便不想如尋常女子那樣棲身紅粉閨房,閑來彈琴作畫,針繡鴛鴦.侍奉雙親,過上幾日柔情日子?"

聽這暗夜女子敞開心扉的一番獨白,李心白和殘雪都大為驚愕.一時竟不能言語.

皇茗月輕輕站起身來,身後曳著的黑色紗裙如同黑夜一般輕謙.就連她的聲音,也在冰冷之中帶上了如同黑夜般的孤獨與寂寞.

"我天命孤煞,自幼便忍辱負重.投身在仇人明王家中.十六年的泣血隱忍,終于得抱大仇.但當今國家危難之時,朝中哪一個男子能夠挺身而出.獨當大任?這蒼輛關風雨飄搖,四面楚歌之時,又有哪一個男子力挽狂瀾,退敵于間不容發之時?當我這樣一個貴妃拋頭露面.在這前線關山與眾將枕戈達旦,憂心國事時,我們大周的皇帝此刻又在哪里?"

皇茗月的聲音雖然冰冷緩慢,但字字如鐵,擲地有聲,教李心白與殘雪都有些慚愧.

皇茗月又轉頭望向黑幕之外,望向了那遙遠的南方,眼中出現了一絲宿命般的悲哀."也許這便是命吧.我們皇氏一族,命中注定便是要守衛這一方江南水土的.我的父親雖然早已離世,但蒼生危難,救民水火的教誨小女子卻是終究不能忘的.哼,虧我生在星相師之家,卻連自己的命運也絲毫不能掌控!可笑.可笑!"

李心白不禁默然.這樣一個女子.無論情操胸懷,都已遠遠超越了世間萬千凡俗男子!自己月才那一番話,確實是錯怪她了.由來都說女不如男,但在這神秘而又冰冷的奇女子面前,只怕沒有多少個男子能與之比肩.

李心白頓時對皇茗月刮目相看.抬頭說道:"我以小人之腹揣度皇貴妃,實在是見識淺陋,還望貴妃見諒.我李心白也不是要逃避罪責.但我的雙手.卻是萬萬不能讓皇貴妃砍去的!"

皇茗月柳眉輕皺,冷聲說道:"為什麼?難道你敢抗旨?"

李心白哈哈一聲大笑,那表情變得詭異起來:"不為什麼,就因為皇貴妃欠我的!"

皇茗月的兩道娥眉皺的更緊了:"我欠你的?哼,真是笑話!"

李心白又哈哈大笑兩聲,說道:"皇貴妃真是貴人多忘事!那一夜,在朝歌之外的那個小瀑布之下,你是不是遇上了一個鬼方小妞,並且從她手上搶走了一顆神奇的玉卵?要知道,那玉卵本來便是我的!"

皇茗月不由得臉色一變!那一夜的事情如此隱秘,這人又怎麼可能會知道?

李心白心中暗笑,當晚的皇茗月雖然以黑布蒙面,但她的奇異身法.以及她的聲音,卻是無法掩飾的.見皇茗月一時無以應對,李心白又冷笑道:"還有,今天凰真七衛在蒼飄關城頭射出的那七支雪色神箭.顯然是借助了我真武宗玄冥神獸的寒冰神力!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鑄箭所用的材料,必然就是孔穆和從我真武劍墟中偷回來的七朵玄冥劍花!"

皇茗月臉色再變,她身旁的凰弈七衛也是大為震驚.李心白的猜測,竟是一字不差!

李心白雙手扶起仍跪在地上的殘雪.說道:"好了,沒事了."他又轉頭望向了黑幕後的那個冰冷女子.說道:"皇貴妃清高越逸.這些偷雞摸狗之事自然不是你的主意.不過你欠我兩份情,我的這一只手,你是絕對不能砍的.至于物歸原妾的事,等此戰大局已定之後,在下再與皇貴妃好好算上一算!告辭!"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堂. 皇茗月臉色微青,貝齒輕咬.朱唇微微一啟,但終究是沒有下令阻攔他,只是目送他大步走出去了.

同一時刻,北秦大軍的中軍營寨之中.

一個全身紅袍,眉翹老者跪在地卜,前面坐著的卻是那個被項魘稱為示帥敬興蘇縣子.他看著面前的紅袍老者,伸手示意道:"大國師請起吧."

那一頭辮發,裝束奇特的人,正是北秦大國師顏九真.營帳內的燈火明亮,照得顏九真額心的那朵詭異血花分外的鮮明.

"元帥深夜急召我到此,不知有何吩咐?"

顏九真比那中年男子要年長不少.但言語舉止之間,竟似是對那黑衣男子十分的尊敬. 黑衣男子緩緩地抬頭,深邃的雙眼凝向了顏九真額心那朵紅色的邪異之花.在微微搖曳的明燭之光下.那鮮紅的花兒在他眸中旋成了一個小血**滴的漩渦.

"矢國師,此次南征,東周蠻子的戰力頗有些出人意料."

顏九真臉上露出了些尷尬的神色:"這個"老夫今日因我那忤逆女兒的事情而離開了大營.兩軍對決之時,老夫竟未能及時現身替元帥助陣,實在是罪該萬死!"

黑衣男子嘴旁扯開一絲微笑:"大國師不必自責.我沒有責怪大國師的意思.我想說的是,今日之戰.有兩個人很令本帥意外."

顏九真的額上已經微微滲出一層細細的汗珠,聽到黑衣男子說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時,顏九真的身體反而又起了一股寒意,那一身的冷汗,竟不知不覺地縮回身體里去了.

他更為謙恭地問道:"請問是哪兩個人?"

黑衣男子舉起手中的酒杯,輕輕啜了一口,然後才說道:"一個是個年輕人,他自稱為什麼真武宗的李心白."

顏九真心中啊的一聲,想道:竟然是他?

黑衣男子又繼續說道:"另一個人是個女子,本帥雖然並表看清她的模樣,但可以想見,此人的箭法及容貌,俱是天下一絕!"

顏九真察言觀色,見黑衣男子提到這女子時,那深邃的眼中竟露出了幾分迷狂之色.于是便小心翼翼地問道:"元帥的意思是,這女子竟是傳說中的那凰鼻神箭的傳人?"

黑衣男子嘿嘿笑了兩聲,說道:"**不離十

顏九真輕皺那如刀濃眉.說道:"那麼元帥的意思是 ".

黑衣男子又嘿嘿笑了幾聲,笑聲里帶著幾分冰冷詭異之意."本帥之所圖,絕非一個小小的東周.我大秦正處于用人之際,自當盡攬天下能人異士.這兩個人"那個什麼李心白,據說與大國師的大女兒姬姑娘有著一份情緣.嘿嘿嘿,大國師不妨放下成見.成就這樣一段美好姻緣,也順便替我大秦招攬一個強手.不知大國師意下如何?"

顏九真心里一驚!眼前這人終日忙于軍機大事.沒想到卻連姬王,兒與李心白有私情這樣私密的事他也一清二楚!

他連忙低頭應道:"元帥既然有意玉成小女美事,老夫自然感激不盡!只不過那李心白劍修雖然不甚到家,為人卻甚是硬氣,老夫怕

黑衣男子又輕啜一口玉杯中的瓊液,淡淡說道:"他若不從,便殺了吧."

顏九真低頭,沉聲答道:"是!"

"至于那個女子"黑衣男子放下手中的杯子,緩緩地立起身來.

顏九真偷偷抬眼望了他一眼.問道:"那個女子"怎麼樣?.

黑衣男子臉上露出了一個其意叵測的笑容."該把那女子怎樣,等我想好再說吧.大國師,今夜就辛苦你了,先退下吧."

顏九真恭敬地答了一聲"是."緩步退了出去.臨走之前,他聽到黑衣男子對項魘說:"項魘,把那八個女子帶進來,本帥今日在戰場上不能大殺四方,今晚便要好好戰他一戰!"

項魘低頭答道:"是.

幾名女侍鋪好了大紅錦被,又放下了粉紅色的紗帳,那軍帳之內,一下子便春意盎然了.

朝陽金紅,輝煌的日光照在那早已傷痕累累的蒼翻關之上,映出一番別樣的蒼涼.遠處的青山靜靜佇立,似乎仍在沉睡之中.蒼簡關之後的赤瀾大江煙波浩渺,江水滾滾東流.

就在這時,一員騎將忽然從數十里開外的北秦大營內疾馳而出,一直到了蒼輛關之下.守關將士急忙彎弓搭箭,對准了那員黑甲騎將.

那黑甲騎將到了城門之下,一手舉起手中握著的那黃色卷軸,大聲朝城樓上喝道:"某奉大秦皇帝陛下之命.前來向大周皇帝陛下遞交停戰國書".

守將一驚,急忙前去請示官複原職的大都督殘雪..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肌匕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五章、庭爭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八十七章、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