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箭之仇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箭之仇

一見贏武剪虎目圓睜,面目猙獰.(..)一咬牙.伸年便拔出怖胸州.小那支暗凰月箭!那傷口之處血流如注,他的面色也蒼白得無以複加!

但是,他身上的那股戾氣,卻愈發的強烈了!

他手中緊握那支仍在淌血的月箭,目光卻投向了萬里長空中的那幾只烏鸞!

"一箭之仇,聯誓當以萬倍報之!!".

重傷之下的贏武剪,竟還發出了一聲雷喝!如此虎威,果然震驚天地!

烏鸞之上的皇茗月沒想到自己費盡心力射出的一箭,最終竟然還是沒能取贏武剪的性命!刺秦一事,本來便是一場賭博!如今蒼颍關已經失陷,刺秦又失敗,這一盤天下棋局,只怕是危殆萬分了!

皇茗月一念至此,心中不由得又氣又怒,急火攻心之下,喉嚨一甜,便又吐出了一口鮮血!凰真七衛見她傷勢嚴重,便急忙驅使烏鸞往南方急飛,脫離了戰場!

此時,原本並排在一起的兩艘樓船亦從中分離開來,李心白,釋懷空等人擁著柴越飛起在半空,迅速撤退!

而載著贏武剪的北秦戰艦也緩慢地駛向北方,傲立的贏武剪終因傷勢過重,力竭之下,一頭歪倒在了地上,船上隨即一片混亂.

大江悠悠,那樓船漸漸地淡出了水天之外.

兩大帝國的雙邊會盟,便以這樣一種驚心動魄,慘烈異常的方式落下了帷幕.會盟之中,雙方高手悉數登場.明爭暗斗,各領風騷.

而身為兩國最高統帥的贏武剪與皇茗月更是勾心斗角,心機算盡.

贏武剪以大江會盟為名,聲東擊西,暗度陳倉,借大周帝國高手盡數參加會盟之機,調動大軍發動閃電戰,終于一舉攻克了大周帝國在江北最後的屏障 蒼嘲關.

破關之後.北秦大軍大肆屠城,並將這大周帝國經營了數百年的雄關夷為平地.除兩萬余東周守軍乘船逃回江南之外,其余的近七萬俘虜盡數被贏武剪坑殺,或者成為了凶殘無比的麟虎的口中之食.其余在攻城戰中陣亡的士兵,更是數不勝數.

而皇茗月則借著大江會盟之機,耗盡其在星相術上的修為布下了"七凰蝕日"的陣法,意欲借助暗月蝕日的時機,以凰真神弓一箭將贏武剪射殺!

這一刺秦壯舉,便是贏武剪自己也始料未及!計策雖然順利,但無奈贏武剪功力太強,皇茗月這冒險之舉,最終亦未能成功殺死贏武剪.刺秦之計,終究是功敗垂成,功虧一簣!

而失去了蒼翻關之後,皇茗月與大周帝國已經失去了戰略上的主動.

兩國在會盟之後正式決裂,熊熊戰火.將從赤瀾大江北岸一直燃燒到南岸.整個東陸上的人,都將迎來一場交織著血與火的命運"

朝歌東周皇宮的馨晨苑內,宮女們正捧著湯藥進進出集.

雖是皇室後宮,但此處的亭樓水榭均是清雅幽靜,並無皇家庭院的富貴氣象

落花紛紛,落在了春帳之外,或輕點玉階,或隨流水飄去,偶爾幾片,還隨著清風飛入了亭閣之中,落在了床邊.外頭陽光朗照,遠處的芭蕉青竹在明光中悠然自立,生意蔥籠;而近處的大片月馨晨卻仿如病美人一般嬌弱無力,殊為憔悴.

大幅黑紗從亭閣四周垂將下來,如黑水一般輕輕飄漾.畫堂里的香爐上煙霧嫋嫋,熏得亭閣內靡香馨暖.

皇茗月半坐在那象牙白玉大床上,身上蓋著一床大紅鳳被.

與昨日相比,她的臉兒更顯得蒼白了.她透過黑紗望了外頭的月馨晨一眼,但覺滿目的憔悴凋零,心中一時無比煩悶,體內的氣血便又湧動起來!

再想到如今局勢大亂,重任如山,一時千頭萬緒同時湧在心頭,一口氣緩不過來,便忍不住猛烈地咳嗽起來.

在紗帳外侍奉的宮女急忙進來替她捶胸喂藥,忙亂了一陣子之後,皇茗月揮手示意宮女們退下,又說道:"凰具七衛如今在哪里,替我將他們叫進來!"

一名宮女領旨,便匆匆忙忙地趕了出去. 不久,凰鼻七衛便各自背著烏鸞神弓匆匆而來,跪在了黑色紗帳之外:"七衛叩見小姐!"

皇茗月輕歎一口氣,說道:"各位大哥不必多禮,請起吧."

七衛中為首的皇天凌抬頭望了她一眼,關切地問道:小姐氣血損耗甚其,如今可有好受一點?"

皇茗月用絲帕輕輕擦去額上的汗珠,平靜地說道:"我不礙事,多休息幾日便好了.如今將幾位大哥召來,是因為如今形勢危急,有幾件事要交待你們去做."

皇天凌及其余幾人立刻叩首道:小姐盡管吩咐!"

皇茗月說道:"第一,蒼颍關失守,數萬將士戰死江北,此事舉國震動.為穩定人心,你們需馬上替我安頓突圍將士,撫恤戰死將士的家屬,並替皇上下一道聖旨,迅速調度各地軍隊至大江南岸駐防.只要守住大江天險,大周子民便還有安享太平的希望.天凌大哥,此事就交給你去辦!"

皇天凌大聲應道:"遵命".說著,便起身離去了.

皇茗月又說道:"其二,烏鸞騎乃是我大周抗衡北秦的最後王牌,你們務必要立刻對烏鸞騎進行整編,由般若寺處借來的數千金孔雀,亦應立刻加以練裝備,補充至烏鸞騎之中去!心宇大哥,你對駕馭及練烏鸞頗有心得,此事就交給你負責.因此事極其重大,除湘子大哥外,其余幾位大哥便一起配合心宇大哥完成此事吧."

皇心宇及另外四人便同時.首道:"我等遵命!"于是,這五人便一起離去了.

黑帳外便只剩下了凰鼻七衛中年紀最小的皇湘子.

皇茗月又說道:"北秦一方高手如云,幸而我方亦有不少奇人異士.為抗衡北秦,大周必須倚重般若寺的二位長老,謫劍仙等高人.湘子大哥,今晚我要在宮中舉行晚宴,以酬謝此次替大周出力的高人,邀請之事,就麻煩你了."

皇湘子便也跪地答道:"請小姐放心.此事就全包在小奴身上了!小姐身子尚未完全康複,還望小姐多多保重!"

皇茗月嗯的一聲,讓他退下了.

她緩緩起身,赤足下了地.在那象牙大床的後面,原來還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正擺著一卷大江兩岸的軍情地圖.

皇茗月慢步走到地圖旁,柳眉輕蹙,目光卻一直未曾離開過地圖上的山水.

沉默良久之後,她先是歎息一聲,又自言自語地說道:"赤瀾大江,很娜關,朝歌,大周國的命數,便維系在這三個地方上了."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二十六章、刺秦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章、思憶朝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