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章、思憶朝聖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章、思憶朝聖

她斜靠在冰冷的石壁上,如石像一般一動不動.(..)在被顏九真囚禁的日子里.她根本不知外界的晝夜變化,故而短短的數日,卻似已經過了千年萬載,遠逝了無限光陰.

思念.可以將時間拉得很長很長.

黑暗深邃,似是伸手不見五指.可姬玉兒仍是一動不動地凝視著黑暗里的一樣東西.那是托在她手上的一個小小的泥塑.

即便是在最深的黑暗中.姬玉兒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這個塑像的真容,包括它所有的細節.

她不是用眼睛在看,她用的是乎指,是心.

這些日子來,她已經無數次地撫摸過這個小小的塑像.所有的細節.所有的情意,都盡情地展開在她的手指之下,又在她的心里泛起瘦漪. 那男子飛揚的眉毛,高突的鼻梁,帶著幾分得意的笑顏;妥有那女子柔順的長發,低眉羞怯的神情,還有還有兩人那輕輕觸碰在一起的唇兒,躍然複活了過來,情定般若,萬千情意,一切便如同發生在昨日一般.只是,只是舊事如夢.思憶如水,抽刀難斷.那人,如今又在何方?想到這里.她的心中便又落花凋零.泛起了一絲甜蜜的苦楚.

在無邊的黑暗之中,她已經不知道撫摸了這塑像多少次,以至于冰冷的塑像已經被她的手指撫摸出了暖意.在無比的空虛與冰冷中.唯有這個塑像能夠給她留下一點生命的溫度.

她的手指又緩緩地下移.在那塑像的基座上.觸摸到了那四個灼熱的字:

一吻,一生.

一吻,一生.

每次默念這一句話,她的唇上便似又重新閃起了那愛的閃電.仿佛又被一吻深深印在了心上,連靈魂也在顫栗.往事的味道虛幻如煙.卻又深入骨髓.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思憶一陣一陣,無始無終.便如春草,一路蔓延至天涯.

然而她已不會再流淚.眼淚不能助人守望遠方.只有一顆不變,不屈,不息的心,方可重新朝拜那樣一份唯一的神聖.

頭頂上忽然傳來了搬動石頭的聲音.石牢的頂端,慢慢地開了一個小小的天窗.一縷陽光從那天窗外筆直地投射下來,落在了姬玉兒的腳旁,便如貼在地上的一輪圓月.

借著這一點光明,這石室內的布置與裝飾便從黑暗深處顯露了出來.床褥.家具.日用器具等一應俱全.相當舒適.但再舒適的牢獄.也仍是牢獄.

點點紅白相間的落花從那天窗中飄落下來,也撒在了姬玉兒的玉足上.黑發上.

壓抑而沉寂的石室內,便多了一縷淡淡的香氣.

姬玉兒緩緩地抬起頭來.從天窗上投射進來的陽光太過于耀眼,她無法看得清坐在外頭的顏真真的容顏與神情.

自從顏九真以鬼方大禁咒將姬玉兒重新囚禁在這石室內之後.顏真真便再也無力幫她逃脫了.

于是,她便在陽光或月光剛網能照射到天窗的時刻來到姬玉兒身旁.然後親手給她撒一捧櫻憐花.放入幾聲鳥鳴,或是輕哼一首鬼方民歌.

風輕輕地吹,草木溫柔地扭動腰肢,鳥兒在陽光里起躍鳴叫.顏真真的聲音,比以往任何一個時候都更為動聽.

姬玉兒總是微微抬頭,臉上無言地露出一絲微笑.這是她一天之中最快樂的時光,也是她在孤獨與痛苦之中所能感到的最大的慰藉.

櫻憐花在日光之中旋轉,在月光里飄落.卻在姐妹兩人的目光之中凝止.李生雙花.雖是國色相異.但卻共孕同一段清香.

這共生的命運,卻是連快樂與痛苦都一並共生的.

北秦帝國帝都,雄京.

作為北陸之上最大的都市,雄京雖然在富庶或繁華上不一定比得上大周帝都朝歌,但論起蒼古碎礴,朝歌卻是遠遠不及的.

雄京本身便建于太岳高原上小與西南方的北陸第一名山太岳山遙相呼應.單從地勢而言,雄京便已有了俯瞰天下都市的氣魄,加上曆代北秦皇帝連番大興土木,不斷擴展城市的規模,如今的雄京已是能容納過百萬人口的大都市.

雄京的皇宮崇尚古樸之風.深色的宮殿層樓重霄,覆壓百里,其黑瓦灰牆的外觀雖然看起來並不華麗,但卻自有一番渾樸厚重的氣度.

雄京皇宮的天威殿內,贏武剪集穿深黑麟虎皇袍,頭戴珠冕.正高坐在龍椅上俯瞰文武百官.

他的臉色甚是蒼白,但身上那種戾氣與傲氣相交加的威勢卻絲毫不減.

百官行了朝拜禮.山呼萬歲之後,方才列隊站于殿堂兩側.

顏九真抬頭偷望贏武剪一眼.出列啟道:"吾皇萬歲!皇上在赤瀾"

凡東周賊年暗箭所傷,如今龍體汞愈臣等開不心斤洲窟,寢食不安"

贏武剪輕輕地咳了兩聲.沉聲說道:,"這一箭雖然厲害,但終究沒能要了聯的命!聯今日召百官上朝,便是要與眾愛卿商討這複仇之事!大國師.浩然宗大宗主如今在哪里?"

顏九真趕緊彎腰答道:"董宗主正在殿外候命!"

贏武剪大聲道: "宣!這一聲也許是發了些力,牽扯了傷處.他的臉色一變,右手捂著胸口,呼吸聲也粗重了些.

董元昊得了聖諭,于是便大步從朝堂外走了進來.彎腰面聖後,他便站開在了一旁.

按照大秦律例,臣子面聖.本應三跪九拜,但姜元昊與顏九真都被贏武剪奉為帝師,因此享有不跪拜的特權.

贏武剪調順了氣息後,便開口問道:"大宗主.討伐東周一事.你究竟有何主張?"

董元昊抬頭望了贏武剪一眼,拱手說道: "以臣之見,大周皇庭之內,只有一個皇茗月獨力支撐,其余的皇族與臣子,都不足為患.至于在大江會盟上以暗箭射傷皇上的,亦是這個皇茗月.臣以為,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倘若皇上命我浩然宗及鬼方堂高手同時潛入東周,或將之刺殺,或將之擄回北陸.則東周南蠻將不攻自破,大秦也可免去一場兵災浩劫,實屬兩全之策!" 朝中大臣聽得此言無不紛紛點頭稱好.

哪知贏武剪卻忽然重重地哼了一聲,說道:"什麼兵災浩劫!我大秦子民生在世上,便是要戎馬報國!戰死沙場,乃是大秦軍人最高的榮譽!皇茗月這一箭之仇,聯非報不可,但聯不想這麼快便結束這場游戲.聯一定要揮師渡江,在江南大地上與這些南蠻痛痛快快戰一場!聯,要看到南蠻伏尸百萬的盛景小聯,更要看到那皇茗月自己穿上那件婚服,跪在聯的腳邊哀求聯的寬恕!哈哈哈哈哈"

朝中大臣一聽此言.便都紛紛噤聲不語,只有幾個厚顏無恥的佞臣拍掌叫好,道:"皇上果然豪氣萬丈,有這樣的聖主,真是我大秦朝的福分啊".

董元昊眉毛一挑,神色頗有幾分冷峻:小"皇上,治國之道,自然是以民為本.揮師南下,固然可以一泄皇上心中的怨憤,但我大秦將士因此而殉國的,將不知有多少啊!微臣斗膽,懇請皇上三思!"

贏武剪冷目望向董元昊.只見這中年男子巍然肅立在朝堂上.一雙眼睛更是毫不畏懼地迎著自己的目光,身上頗有一股凜然之氣.

贏武剪面色變了一變,怒哼一聲,道:"說來說去,你不過是怕死的人太多罷了!大宗主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心慈手軟起來?"

董元昊拱手道:"皇上不以臣愚鈍卑賤.奉臣為帝師,臣自然要直言上事.這事關系到天下蒼生大計,還望皇上三思!再自知逆拂了龍鱗,但忠言逆耳,請皇上先收回成命,再治臣的罪!"

贏武剪頓時心頭盛怒,那右手握拳,幾乎就要一拳重重砸在龍椅的扶手上!顏九真急忙出列說道:"皇上息怒!皇上龍體未愈,切勿妄動氣力,以免再觸動傷勢,令萬民憂心!"

說著,他又扭頭向著董元昊說道:"大宗主,皇上龍體有恙,需要多加休息.出兵與否,就待我們日後再議

言語之間,他還向董元昊打了個顏色.董元昊哪會不知道顏九真的意思,于是便一拱手,沉聲說道:"社稷之事,當以生民福社為重.夫秦曆代聖帝,無不以此為立國之本!皇上三思,臣先行告退!望陛下萬安!.

贏武剪哼了一聲,冷道:"你退下吧

董元昊目中露出一絲歎息之色,轉頭便退下了.贏武剪被董元昊一番教,心中亦極為不快,于是便宣布退朝了.

返回後宮的路上,顏九真一直陪侍在贏武剪身旁.

登上高高的白玉階梯時,贏武剪忽然回頭問了一句:"大國師,這董元昊素來亦是個雷厲風行,手腕強硬之人.為什麼這一次竟如此的婦人之仁?.

顏九真垂頭道:"陛下.有一句話臣不知道當不當講."

贏武剪收回目光,齒縫里擠出一個字:"講!"

顏九真便說道: "臣聽說,如今正存東周陣營里的謫劍仙李青蓮,當初正是大宗主的師弟."

贏武剪道:"此事天下人都知道,大國師究竟是什麼意思?"

又一個星期來臨,年底也快到了,不知不覺,這書已經寫了這麼多字了啊.拜介票之余,還要感謝陪著我一路走過來的朋友們,感謝你們一起分享我的快樂與悲傷,希望我們可以一起走得更遠",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箭之仇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一章、月夜論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