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三章、凰神星盤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三章、凰神星盤

二;白千是便從懷中拿出了那塊玉卵,蓮到了黑色紗帳皇茗月伸出一只玉手,空中便傳來了一股無形的吸力,將那玉卵緩緩地"吸"了過去.(..)

很快,那玉卵便到了皇茗月的手上.她便一手托著這星瓏玉卵.一雙玉足輕輕地從那黑色的石盤上探了下來.

李心白忍不住問道:"這個黑色的石盤.莫非就是你們凰氏一族祖傳的凰神星盤?"

皇茗月並不說話,輕一頜首小便當作了回答. 只見她半跪在那黑色的石盤旁,雙眼輕閉,神色十分的虔誠.口中低吟了一連串神秘的咒語後.她的一只手便印在了那石盤冰涼的表面上.另一只手卻緩緩舉起,將那星瓏玉卵托起在空中.寬大的黑色衣袖滑將下來,露出了半只玉石般光潔的手.

很快,李心白分明地感到了一股神異的能量波動.那波動的來源.正是皇茗月的身體!

她按在凰神星盤上的那只手,慢慢地便泛出了一團蒲公英般柔和的白光!那白光漸漸地"融入"了黑色的凰神星盤之中,又如白色的玉氣一般四處擴散開去.那凰神星盤便似被這股外來的力量所慢慢激活一般.黑色的石質漸變透明,露出了石盤內部的神秘脈絡.

等那白光漸強,李心白才驚訝地發現.石盤的表面上開始反射出九個如同鳳凰紋章一樣的古老符印,而那黑色的石質內部,亦慢慢地出現了或淡藍或銀白的無數光點!

多看幾眼時,但覺那凰神星盤似乎瞬間擴大了千萬倍,整個人一下子便落入了那深邃如宇宙一般的世界中!

四周無數緩慢移動的光點.如星斗,如銀河.如星云,神奇無比!

又聽皇茗月口中忽然輕叱了一聲,李心白徒然從那幻覺中清醒過來!

此時,皇茗月手下的凰神星盤卻忽然飛快地旋轉起來,星盤上的凰尾紋章已經看不清模樣只化作了令人目眩神迷的凰彩奇光!與此同時.皇茗月另一只手上托著的那星瓏玉卵亦同時發出了一團柔和而幽藍的光芒.美麗有如星光!

空中蕩漾著一種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吟唱聲,若有若無,縹緲空靈,美妙得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

但李心白卻驀然發現皇茗月此刻滿臉冷汗,娥眉輕蹙,神色似是十分的痛苦!他情不自禁地掀起了那黑色的紗帳,只差一步.便要踏入亭閣里去了!

忽然又聽"啊"的一聲驚呼小皇茗月整個身子一震,竟整個兒地被那凰神星盤彈飛開去,倒坐在了地上!

就在她的手離開凰神星盤的一刹那,空中所有的幻像與聲音都徒然消散,那星盤亦在最短的時間內停止轉動.恢複了黑黝黝的模樣!

李心白眼見不妙.一個飛身,便到了皇茗月身旁!不知道為什麼.就在那一刹那.他眼前忽然出現了皇茗月在小梵雪菩提樹下與他分食一顆菩提子的畫面,似是被一種神秘的默契所驅使一般.他竟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

他一手托起她的纖腰,低頭一瞥,卻震驚無比地發現一一她那按在凰神星盤上的手掌.如今竟已變得焦黑一片!

他一時吃驚過度.竟忘了彼此的身份,一手便輕輕握住了她的手腕.口里說道:"你"你的手沒事吧?"

皇茗月一時芳心亂跳,飛快地抬眼看他一眼,卻正好遇上了他那關切的目光.一種半是羞澀半是驚慌的情感猛烈地沖擊著她的矜持.她輕咬貝齒,嘴里輕叱一聲:"放開!"那手便迅速地從李心白手里抽了出來!

李心白這才如夢初醒,慌忙放開托在她那楊柳腰肢上的另一只手,遠遠地退開了兩步.

皇茗月又望了他一眼,心中的慌亂似是仍未平複,口里說道:"這手只是.只是得了凰神星盤的啟示罷了."

說著,她便在那手上拍了拍,一團黑灰簌簌下落,那只手掌上,卻又現出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定眼一看,原來卻是一道白色的光芒正斜過一輪黑色的圓月.圓月背後.還有參差散布的幾根凰鳥的毛.

皇茗月的臉色頓時變得更為蒼白.

李心白見皇茗月神色不對.便有些忐忑地問道:"這個卦象如何?"

"大凶."皇茗月淡淡地答道.目中除了震驚痛苦外,還有幾分疑惑.

"大凶?"李心白吃了一驚.問道:"這個大凶,究竟作如何理解?"皇茗月定定地看著掌心的那個卦印.心中驀然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黑色的紗帳又隨風動蕩起來,將這兩個沉默的人裹在亭閣里頭,一如黑色的命運.

皇茗月沉思良久,輕輕地說了一聲:"大劍豪,你先退下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李心白欲言又止,最終還是無聲地點了點頭,退出了那蕩流如夢的黑色紗帳.他走下玉階.慢慢地踏過回廊.走了很遠很遠,再回頭時,發現皇茗月還一個人孤獨地站在命運的中間.

李心白與皇湘子一起坐在了馨晨苑的大門之外.不久之前.皇茗月傳出命令,讓皇湘子將那把凰真神弓及一支暗凰月箭,一支烏鸞神箭送入宮內.

李心白與皇湘子都產生了一種不妙的預感.看這情形,難道是那凰神星盤的卦象作出了暗示,東周皇宮內將有大事發生?

李心白本想此事完畢之後立刻北上尋找謫劍仙,但如今形勢有變,他卻是再也不敢離開了.兩人整裝戒備,一起守在了馨晨苑外的一座高高的石雕下.

李心白不覺間一抬頭,這才發現,這個中年男子的石像,形貌上竟與皇茗月有幾分相似.一問皇湘子.才知道原來此人就是皇茗月的父親皇心武.皇心武本是前朝的大星相師.亦是凰氏一族的傳人,殺刀門的前門主.

當時,東周王子 明王柴明,正是皇心武的弟子,亦是殺刀門的副門主.當時.皇心武手下還有殘雪等弟子.以及凰弊七衛等仆人.

十二年前.皇心武卜出一個"暗月之讖"的不祥卦象,被明王趁機構陷下獄.當時.殘雪與凰界七衛等人都被明王借機外調,皇心武孤立無援.在獄中被逼自殺.

面對冰冷已久的皇心武的尸體,明王依舊冷酷無情地命令劊子手對其處以斬首之刑.當時.皇茗月僅僅六歲.

而毫無人性的明王爺,竟然將當時年僅六歲的皇茗月帶到了刑場,強迫著她親眼目睹自己的父親被閘刀一刀梟首!

說到這里時,皇湘子的語氣已經充滿了憤怒與悲涼.李心白雖然大略聽說過皇茗月的身世,但如此殘酷而黑暗的細節,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二章、丹元陰陽劫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四章、殺氣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