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六章、茗月玉足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六章、茗月玉足

六下快來啦 求個票票,點擊推薦計閱月票啥都行,聯謀叨兄弟會連續十天中大獎的,嘿嘿

李心白心中忤忤直跳,但覺在一片風吹村搖,落葉滾階的聲音中,自己的心跳聲竟放得無比的大!他一抬頭,竟驀然發現,自己在臨急之下躍上的這棵村,赫然又是一棵菩提樹!

當日在般若寺中.(..)他與皇茗月也是在那棵小梵雪菩提樹下有過一番糾葛.如今兩人又一起在菩提樹中躲避追殺,難道他們便是和這菩提村如此有緣麼?

董元昊冷面無言,只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眼看就要走到李心白與皇茗月藏身的那棵大樹之下!

就在這咋,千鈞一發的時刻,皇茗月的身子忽然掙紮了一下,櫻唇微張,似是要發出痛苦的聲音!李心白嚇得一身冷汗,只好將她抱得更緊一些!哪知皇茗月自幼便孤身獨處,別說被一個男子如此親密地抱在懷中,即便是手兒也幾乎未曾讓男子動過一動.故而雖然仍是神志不清,但身體仍然本能地產生了一股抗拒之意!

迷迷糊糊之中,她便以為是有人要對自己意圖不軌,竟一張嘴.狠狠地咬住了李心白的一根手指!

她這一下來得突然.迷糊中下口又是不知輕重,幾乎一下子便將李心白的手指咬斷!十指連心,李心白幾乎便要痛得張口大呼!幸好那聲音到了嘴邊,仍是被他生生按捺了下來!

只是如今董元昊步步逼近.皇茗月卻又死死咬住他的手指不松口,疼痛錐心之下.還要苦苦忍耐.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這痛苦實在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只短短數秒.又驚又痛之下.他已經全身都被汗水濕透!

就在這時,只聽見董元昊的腳步音已經到了那棵菩提樹之下!更加要命的是,那死神一般的人物.到了樹下時.卻忽然停了腳步!李心白一顆心正懸在半空時,又突然感到手指上一陣劇痛,原來是被皇茗月咬出血來了!

好在皇茗月在口中湧起一股腥甜味後頓感不適,終于松了口!李心白如蒙大赦,急忙將那手指抽將出來!

眼見董元昊已經到了樹下.只要一抬頭.便能看見他們!李心白當機立斷.便一手抱緊皇茗月,一手摟著那樹干.在空中一旋,便由樹的一側旋到另一側!

一切都發生得無聲無息只是在空中一旋之時.李心白竟驀然發現皇茗月的黑色長裙也如黑水一般在半空旋飛.若是被董元昊看見了.必定暴露行蹤!于是穩住身子後,他便急忙一手捋起她的長裙.不教它到處飄揚! 就在這時,董元昊似乎感覺到些什麼異常,便回頭往樹上看去!萬幸李心白網剛在村的那一側藏好身子,那長裙也被拖了回去,因而董元昊只見風吹葉動,並沒有發現兩人的蹤跡!

他目中露出一絲疑惑,回過頭.便又慢慢地往前方走去了.

李心白偷偷地出了一口大氣小身子竟有些虛脫的感覺.他略一低頭,想看看自己的手指傷勢如何.哪知一低頭,卻看見另外一幅令他心跳加速,血脈賁張的景象!

剛才他一手捋起皇茗月的黑色長裙,情急之下.竟將那裙子提到了她的腰間,如是,一雙白璧般的長腿便完全呈露在了眼前!

玉足修長.曲線玲瓏,金蓮如月,膚色凝若玉脂,雪色妖嬈,無一不如女神般完美,由不得男人不動心!

李心白心中暗呼一聲"罪過"這才感到懷中的皇茗月柔若無骨,那柳條細腰盈盈一握,渾身香暖.一時便令他的身體自然起了反應!

如今她雖然已人事不醒.但那如畫眉目便近在眼前.雖發絲凌亂,但仍不改國色之容,眉宇間蹙著的一點愁怨與倔強,更是令人隱然心痛.

李心白這才想到,那一直以高貴小神秘,不食人間煙火的冰山美人形象示人的皇茗月,如今竟完全在自己的懷中了,一時竟也心神動搖起來.

不過他終究不是那些登徒浪子,輕歎一口氣後,便緩緩將那長裙放下,遮住了她的一雙玉足.但這動作才網一做完,他頭一低,整個人便如被冰雪凝住一般!

董元昊,已不知何時站在了樹下,一雙鋒利如劍的眼睛正冷冷地盯著他!

李心白回過神來,一咬牙.便抽出了麟玉劍!

董元昊齒縫里冷冷地迸出一句話:"本宗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一個下流無恥的人!"

李心白渾身一陣發熱,勃然怒道:"呸!論到陰謀詭計,本少爺哪及你的一半.你還有面目來教我?"

說著,也不多與他辯解,一式斬云鼻.便劈出一道純黑劍氣!他自己則趁這機會,抱起皇茗月便飛起在半空!

董元昊冷笑一聲,身子竟直直地朝那淳厚網正的浩然劍氣撞了過去!李心白的"

凹二開云勢.對他而言不討 與而凡! 一

如雷般撞入那劍氣中時,他身上自然反射出一股沉黑若鐵的凜然劍氣.一舉將李心白的一式斬云勢沖得潰不成軍!

李心白只聽身後風聲怪嘯.知是董元昊已經追近,便窮盡全身功力,使出一式飛仙逸逃命!無奈他雖然修為大進,但終究是與上階大劍 尊級的董元昊差了五六個階位,手中還抱了一個皇茗月,哪里逃得掉!

董元昊只一個縱身,便已到了李心白頭頂!那寬大的黑色劍服如雄鷹展翅般飛張開去,竟一下子將空中的太陽遮住了!

李心白只覺頭頂一暗,心知不妙,急忙側身一旋!

那時,董元昊的一式破岳勢已經出手!若不是李心白有先見之明,提前往側邊一閃,只怕兩人都要被這一劍一斬兩段!

但董元昊只是一旋劍"那雄豪蒼道的劍氣便又挾著開山破岳的氣勢.追著李心白的背影斬了過來!

黑云流厲.迅若光電!

李心白聽那劍嘯之聲磅礴如雷,心知避無可避,遂凌空轉身.以一式混元逍遙破去阻擋!無奈董元昊的一劍來勢實在太猛,倉促之間,他的混元逍遙破還未完全使出.便已被這一式破岳勢轟然擊潰!

李心白再色慘白.一手將皇茗月推到身後.便運起了般若絕學金剛氣護體!

只聽當的一聲巨響,仿如流星擊中金鍾一般激越!

那渾厚無比的黑色劍氣勢不可擋,竟一下子便將李心白的金網氣擊了個粉碎!一時劍氣濺射.金光四飛,甚是燦爛壯觀!

而當中的李心白只覺似是被泰山轟然一撞,雷霆萬鈞之下,身子便如散了架一般倒飛下去!

空中,有他吐出的鮮血在飛!

而皇茗月亦失去了控制.重重地墜向地面!

李心白勉力控住身子,在空中一手抄起她的身體.但傷重之下.再也無力逃逸.竟就此重重地栽向地面!

姜元昊立在蒼天之上,眉飛如劍,雙眼凜然有神,乍看之下.竟似可與九天太陽相比高一般,如此天神般的劍客,究竟誰人能敵? 他見一擊礙手.遂又化為一道流厲黑光.追天而下!落到地上,只見李心白已如一團爛泥般.似是完全失去了戰斗力.

但縱然如此.他還是用身體死死地護住了背後的皇茗月!

董元昊哼的一聲,說道:"你如此冒死保護這個女人,莫非是和這個女人已經有了情意?本宗可是聽說,你是與大國師的女兒姬玉兒有過生死盟誓的".

李心白勉力撐起身子,冷道:"你不要放屁!我與玉兒一片真情,天地可鑒!我守護皇茗月,只是為了報她在般若寺中的救命之恩".

哪知身後卻忽然傳來了一把冰冷的聲音:"誰要你守護,滾開!"

回頭一看,原來皇茗月竟已在這連番折騰下醒了過來!

見李心白回過頭來,她夜月似的眸子忽地閃過一絲苦澀的流漪.也不知是什麼心意!但她一咬那蒼白的下唇.竟咬出了些鮮血來!

李心白見她面無血色,一手苦撐地面時.身子仍搖搖欲墜,心里不由得起了一股愧疚之意:"你

董元昊乃是見慣世情的人,兩人之間如此微妙的神色*情意,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于是便張口大笑道:"有情也好,無意也罷!本宗今日就在這里成全你們".

那黑影一縱身,蒼天劍已高高舉起.刺向了蒼穹深處的太陽!

李心白與皇茗月同時色變!他們二人都已傷重至此,又怎能抵擋董元昊這雷厲一擊?難道,今日他們便要一起死在這里?

眼見董元昊一劍聚元,九天烈日的光華竟如雷電一般注入那把蒼天劍.令那劍鋒上竟溢射出了一道璀璨奪目的光芒!

一時浩氣溢滿乾坤,元氣威烈,蒼天劍似是瞬間奪走了太陽的光輝,化身為極陽之氣的精魄.大有耀射三千婆娑世界的威勢!

這一式浩然唯我尊之天耀勢在董元昊的手下使出來,果然有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霸氣!

李心白與皇茗月的面容都已被蒼天劍那極強的劍光所埋沒,但皇茗月在一片幾可致盲的強光里.卻分明感到,李心白又毅然擋在了她身前!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晴空中忽然傳來一聲洪亮的長誦:,"阿彌陀佛!大宗主乃是天下劍修界的泰山北斗.為何竟向這樣兩個後輩痛下殺手?"

董元昊的天耀勢蓄勢已滿.已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故而雖然聽到這樣一聲洪鍾佛唱,卻是理也不理,一聲霹靂大喝之後,手中的烈日光魄便激射而下,刺向地上的李心白與皇茗月!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五章、元氣蓋世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三十七章、三星耀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