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四十八章、北秦飛騎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四十八章、北秦飛騎

叮心白仰望著那支自行飛行的神箭,眼中也露出了驚豔六"老猴子,這支箭該取咋小什麼名字好?"

歐邪子仰頭灌了一大口酒,又撓撓頭,這才樂呵呵地說道:"這箭帶有鳳凰的神光,就叫做凰光神箭吧!"

說著,他舉起手中的一個紅色的箭囊.(..)口中大喝了一聲:"凰光神箭,回來!!!"話音網落,那箭囊之中便傳出了一股無聲的能量漣漪,空中的凰光神箭收到號令,"咻"的一聲,又以肉眼幾乎無法分辨的速度飛了回來!

"據"的一聲,那紅芒便斂回了箭袋之中,只露出箭尾部分的一截子彤管和那紅色的羽毛.歐邪子用一部分殘留著凰鳥靈魂力量的材料做成了這個箭袋,故而雖然他並非凰氏一族中人,竟然也可以令這支神箭收放自如.

歐邪子愛不釋手地輕撫著這件自己親造的上品武器,眼中露出了幾分不舍的神色.但他最後還是將那支箭交到了李心白手上,說道:"老夫的使命已經完成了,這支箭,你便立刻帶回到朝歌去吧!"

話說到最後,他的神色已經變為了毅然.李心白接過神箭,說道:"老猴子,如今大敵當前,我也不好和你說什麼好聽的話.戰勝北秦虎狼之後,心白一定帶一壺最好的酒回來見你!"

歐邪子"哼"的一聲,說道:"酒不酒什麼的老夫不稀罕,但下次你回來,一定要把姬玉兒那丫頭給我帶回來!"

他一提到姬玉兒,李心白的眼神便飛快地黯然了下去.歐邪子看他一眼,又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子,不必灰心喪氣!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只要你矢志不渝,顏九真那老匹夫拆不散你們這對鴛鴦!"

李心白笑了一笑,說道:"你放心,老猴子.我可以舍棄一切,但絕不會舍棄玉兒!拼了此安,此命,我都一定要將她帶回身邊!"

說著,他收好那支凰光神箭.又拍了拍歐邪子的肩膀,縱身飛到了半空.

"老猴子,你和師兄弟們保重!"

話音未落,那人衡七為了一道青光,一直往東南向飛去了!

等李心白重新飛回到東周國土之上時,他忽然發現了一些異狀.在那蛛絲一般密布在大地的道路上,許多人正拖兒帶女,趕著牲畜往西部或南部趕路.一些寬闊的官道上,洶湧的人流甚至已經造成了阻塞!

李心白心中大驚:難道,,北秦已經開始進攻了麼?

有念及此,他便又加快了幾分速度,直往帝都朝歌而去!回到那繁華而雄偉的集城上空時,他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偌大的城市,此刻竟然已經陷入了半混亂狀態,朝南的城門處已經擠滿了急欲出城的百姓,維持秩序的士兵幾乎要被瘋狂的人們沖散.雖然城門已經關閉,但一些膽大的百姓竟然開始沖撞起城門來,那喧鬧的聲音幾乎要掀翻城牆.

回到皇宮,皇茗月和凰鼻七衛都不在.到了白馬寺,懷空懷明二個長老及不空和尚也不在寺中.李心白想了一想,一咬牙,禦劍便往北方飛去!

離朝歌約一百余里的地方,有守衛帝都的第一雄關 娘禦關.等李心白趕到這撫守南北的要塞時,狠娜關內外一片厲兵秣馬的態勢,運糧的部隊不斷北上,另有一些護送傷員的車隊,正接連不斷地從北方趕回.

看這陣勢,赤瀾大江上的戰事一定是已經開始了!

李心白不再猶豫,禦起飛劍直往赤瀾大江而去!

很娜關距離赤瀾大江也不過一百余里,在李心白的全力飛行之下,他所化身的遁光很快便到了赤瀾大江的江邊上! 來到此處,李心白不由得大大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大江兩岸都已是狼煙四起,沖殺之聲不絕于耳.江心之中戰火紛飛,南北雙方的水軍正斗得如火如荼.江面上已經浮滿了破碎戰船的木板,洶湧的浪花將陣亡士兵的尸體一直沖到江邊,鮮血已經將江水染紅.江南一側的士兵螞蟻一般守在那矮城牆上,不時放箭,呐喊.而城牆之下的江岸上,也已層層疊疊地堆滿了士兵的尸骸,令人觸目驚心.

那江天相接的地方一片觸目鮮豔的紅色,其中還有不少尖焰在升騰.人間的鮮血,如今似乎已經塗抹到天空中去了.

李心白忽然聽到了一陣飛鳥長唳的聲音,抬頭一看,卻見一團黑云正在大江上空來回盤旋,每靠近一艘北秦戰船,那黑云之中便會射下一陣帶火的箭雨,令那船瞬間變成江面上的火海!

是,是烏鸞飛騎!

此處漫天戰云,烽煙四起,戰火從大江兩岸蔓延到江心,又一直燃燒到了空中!

一張波瀾壯闊,慘烈異常的戰場畫卷.已經完全展開在李心白面前!

公白,你回來了!?"

正當他滿臉凝重地望著這血戰場景時.一道白光忽然飛到他身旁,白光中也傳來了一聲又驚又喜的呼聲!

定眼看去,原來是禦著修羅雪的殘雪!

李心白見是故人到來,心中也是一寬,便問道:"殘雪,這大戰為何如此快便爆發了出來?這七天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唉,一言難盡!"殘雪如今也是一臉的風塵,白色的長袍上沾滿了血汙.他扭頭北望,眼里露出了幾分仇恨的鋒芒.

聽過殘雪極為簡潔的敘述之後,李心白才知道這幾日以來所發生的事情.原來,北秦水軍在三日前發動突然襲擊,擊傷擊沉了停泊在大江南岸的古月港上的數十艘東周戰船,從而拉開了大舉南侵的序幕.

東周大軍自然奮起還擊,皇茗月,懷空懷明二位長老等人迅速趕到古月港壓陣,而北秦一方,顏九真與項魘等人也在陣中督戰.

東周與北秦的水軍實力本來相差不遠,雖然被北秦一役偷襲礙手,但終究元氣未傷,幾日的戰斗下來,雙方也只能算各有勝負.加上東周還有烏鸞飛騎這一特殊部隊,故而北秦人的渡江圖謀遇到了極大的阻礙.

如果形勢一直如此發展下去的話,渡江一役將會以東周的勝利收場.但就在赤瀾大江的江水忽然暴漲,支十分奇異的北秦艦即順流而下,出人不意地加入了戰爭!

之所以說這支北秦艦隊奇異,是因為這艦隊的船只都並不大,但那船身和船帆都是清一色的紅色,遠遠望去,竟然如同一團火焰一般.

更加離才的是,這艦隊上竟然沒有一個北秦的士兵,駕駐船只的竟然都是些身披紅袍的稻草人!

那些小船如群狼一般撲入東周的艦隊之中,兩船一旦相觸,北秦的詭異小船便迅速地化作了一團紅色的火焰,將東周的戰船燒作一團飛灰.如此同歸于盡的戰法,令東周艦隊遭遇了重創.

東周的戰船根本拿這些紅色的小船沒有辦法,為避免全軍覆沒,東周水師只好將剩余的戰船全部駛回古月港.但如此一來,北秦水師立刻大舉南下,完全占據了水上的優勢.

數日來,北秦水師載著萬千北秦弓兵,在古月港內外與東周守軍展開了激戰,雙方的傷亡都極為慘重.

失去了水軍優勢的東周,若不是還有烏鸞飛騎對北秦水師的壓制,只怕如今已經被北秦大軍登上南岸了.

北秦騎兵的實力遠遠超過東周陸軍,一旦登陸,異怕後果不堪設想!

李心白聽完殘雪的敘述,也不由得緩緩地吸了一口冷氣.他的眼睛在古月港內外搜尋了一下,沒有看到皇茗月及般若寺的二位長老.難道,他們都在前線與敵人屢戰?

殘雪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說道:"小姐正與六個凰鼻衛士在古月港內主持軍務.連日來姐與般若寺的二位長老一同抵抗了顏九真,項魘及浩然宗的數波攻擊,雙方的損耗都殊為巨大,故而今天的一戰,卻只有普通的士兵在交戰

李心白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你趕快帶我去見他們.我有重要事情要與你家小姐說."

殘雪點了點頭,便將李心白帶往了古月港所在的那座城池.

古月港是赤瀾大江南岸的第一大港口,經過東周帝國數百載的經營,除港口日益繁華之外,城防也是愈發的堅固,故而雖然北秦的攻勢一波比一波猛烈,但直到如今也未能突破東周的防線.

古月港的西側,立著三座灰白色的古堡,古堡沉雄大氣,外牆都是用巨大的石頭整塊砌成,看上去堅固萬分.殘雪將李心白帶到中間的那座古堡上空,然後兩人便順著那彎彎曲曲的石階,一直走入了古堡的內部.

古堡內的設置簡潔古樸,樓道因為不見日光的關系,顯得有些陰暗寒冷.厚厚的石牆將堡壘內部與外界隔離開來,走在那並不寬闊的樓道中時,外頭的厮殺聲一下子便變得遙遠了,似是從夢中傳來的聲音一般.

殘雪將李心白帶到古堡正中的一間大堂外,守在門外的正是兩個凰鼻衛士.其中一人朝李心白點了點頭,然後便將他帶向了大堂之內.大堂內部比起外頭要寬闊得多,方形的殿梁沉穩恢弘,頗有幾分神聖殿堂的感覺.

大堂正中擺著一張席子,皇茗月正背對著他們坐在席子上,擺出了一個運功調息的姿勢.聽到後頭有聲音,她也不回頭,只輕輕問了一句:"是少俠回來了?"

春冰一樣空靈的聲音,在這冰冷而空廓的殿堂內回蕩,令人不禁有種雪開梅花的幻想.

李心白從腰間取下那支凰光神箭,輕輕放在了皇茗月身後的地面上.雖然那神箭已經被箭囊裝好,但那流麗的箭杆和箭羽,還是發出了淡淡的紅光,映得皇茗月的黑裙也帶上了幾分豔麗.

皇茗月眼中閃出一分驚喜,將那凰光神箭拿起在了手中.玉手一觸上那溫潤的赤色箭杆,一股熟悉的感覺便油然而生.她將神箭從箭囊中取出,但見那箭頭精光閃耀,血色鋒芒刺得眸子好一陣發痛,那鋒鏑如凰嘴一般微彎而尖銳,形狀幾近完美.

皇茗月輕輕一閉目,一團五彩神光便從那箭上過渡到她的身上,那是凰光神箭中的力量與她體內的凰血產生了某種神秘的共鳴!

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氣,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她這才睜開眼來,對李心白說道:"不知是哪一位高人,竟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鑄成這支神箭,茗月實在是感激不盡!"

李心白笑道:"正是上次替你鑄成暗凰月箭的那個歐邪子老頭子.將這箭鑄成之後,他自己也有些舍不得呢.歐老爺子還給這箭取名為凰光神箭,不知你認為怎麼樣?"

皇茗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很淡的笑容:"凰光神箭,這個名字取得真好!"

但就在這時,她卻忽然臉色微微一變,一手捂著胸口,猛烈地咳嗽了起來!李心白見她臉色又增添了幾分蒼白,心中不由得十分驚訝:"皇小姐,你究竟怎麼了?.

皇茗月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花容已經蒼白不堪.她擺擺手,頗有些艱難地說道:"不"不礙事.只是連日來不斷與顏九真那妖人斗法,體內的星凰咒之力損耗過巨,只消休息一段時間便好."

李心白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白玉瓶,說道:"這是我們真武宗的獨門丹藥一 歸元丹,對恢複元氣,補充功力頗有奇效.我看皇小姐似乎還有些內傷,服食幾顆,對傷勢應該有點好處."

皇茗月聽他語氣關切,言語溫和,不知怎的,臉上竟有些緋紅.伸手接過丹藥,正要說句感謝的話兒時,皇天凌忽然急匆匆地走了進來,大聲說道:"不好了!小姐,前線的戰事又起了意外的變故". 李心白與皇茗月同時驚訝地望著他,異口同聲地問道:"什麼變故?"

皇天凌的神色甚是難看,眸中的憂慮驚怒之色更是掩飾不住.他半跪在地上,氣喘籲籲地說道:"北秦的大軍中,竟,竟然也出現了飛騎!"

皇茗月如遭雷擊,驚道:"什,,什麼!?"皇天凌一咬牙.說道:"沒錯,敵軍之中,如今也擁有了飛騎!!"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四十七章、煉制凰光神箭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四十九章、風云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