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五十三章、無面怪人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五十三章、無面怪人

二然鬼不也是個旦多識廣的高年,但泣怪面人的面容實泄劃八過詭異可怖.(..)而且是幾乎貼著自己的臉孔打了個照面,縱然那鬼乙膽大包天,也不由得嚇了個.魂飛魄散,當下一聲怪叫,身子死命地往後飛去!

但他一飛,對面那怪人竟也如影如隨地欺身逼進,那可怖之極的臉孔始終貼在鬼乙眼前僅僅兩寸之外的地方!鬼乙一咬牙,五指之上暴綻出五根鋒利的青色長刺,一手便擊向那怪人的胸口!哪知那怪人的速度竟遠勝鬼魅,鬼乙一掌剛剛擊出,那怪人便無聲無息地當空一飄,已經到了鬼乙的身後!

另一棵樹上的鬼甲一咬牙,掌心便祭起了一團黃色的光球!正要助陣時.另一棵樹上的鬼丁卻顫聲說道:"鬼甲大哥"你"你背後也有一個怪人"

鬼甲心中一驚,雙足一蹬,身子便箭一般往外飛了出去!眼睛一瞥.卻驚駭萬分地發現提醒自己的鬼丁身後也已出現了一個雙眼怪人!

"鬼丁,小"心後面!"

大聲示警之後,他在空中強行一扭身,便將身子轉了過來!哪知他不轉還好,這一轉過來,竟幾乎面貼面地和身後那面色慘白,臉上只有一雙陰森森的黑眼睛的怪人撞在了一起!

鬼甲的心猛地一跳,手中的光球便如雷轟出!沒想到那怪人不但沒有閃避.反而挺直著身子硬受了他一擊!只是這一擊礙手之後,鬼甲臉上不但沒有一分喜色,反而更添了幾分驚駭!這光球已經使出了他體內的六七成巫力,在如此近的距離內生生轟在那怪人身上時,感覺卻似是轟在了一團虛無的棉花之上.半分力氣也用不上!

這時,八棵樹上先後發出了連聲的驚呼聲!那本來正死死守住所在大樹的八個,紅衣術士.身後都鬼魅般地出現了一個雙眼怪面人!這些怪面人不言不語,無聲無息,若不是相互間出聲提醒,這些紅衣術士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後已經多了一個人!

如此一來,八棵參天古木所在的樹林里便立刻混亂起來,八個紅袍術士連聲怒喝,紛紛使出渾身解數來對付那些詭異至極的怪面人!樹林中一時異光閃動,爭斗之聲不絕于耳!

坐在牆角的姬玉兒聽得外頭有聲響,一下子便跳起身來,將耳朵緊緊地貼在了石壁上!

那顆早已沉寂得近乎絕望的心兒,此刻也抨抨抨地跳動起來!她的手指緊緊地扣在石縫中,全身的血液近乎沸騰了起來,一把聲音在心中大聲地呼喚:心白,是不是心白!心白,是不是你來救我來了!?

石室外的混亂仍在持續,鬼甲等八個鬼方堂高級術士已經使盡了渾身解數.但仍是無法擺脫那八個鬼魅般的怪面人的糾纏!更奇怪的是,這八個怪面人只是如影如隨地貼在他們身旁.任隨他們如何出招,這八個怪人就是不出手!

鬼甲等人都已暗暗出了一身冷汗!這八個怪面人的身法要遠遠超過自己.而且功力不知深淺,看這只守不攻的陣勢,卻似是把自己八人當成老鼠一樣來戲耍,實在是令他們又驚又怒!

就在這糾纏不休的時候,樹林之外卻忽然傳來了一聲銀鈴般的笑聲:"這幾個無面鬼實在是好玩得緊,喂,我已經幫你將他們八個從樹上引下來了,你怎麼還不出手啊?"

鬼甲等人腦中轟的一聲,這才明白中了敵人的計策!鬼甲一聲怒喝:"快回到天羅樹上去!隨即一掌轟開面前的無面鬼,身子朝一旁的天羅樹飛去!其余的七人也都如法炮制,同時回到了自己原來的崗位上!

林外那銀鈴般清脆的聲音有些惱怒地說道:"喂,他們都已經回到樹上了,你怎麼就把這大好機會給白白浪費了!"

只聽外頭一人哈哈大笑數聲道:"不過是一個區區天羅陣而已.看我怎麼破他的陣法!,小

鬼甲等人眸中同時一陣收縮!這個人,好大的口氣!這天羅陣乃是上古秘陣,一旦布下.便是有天羅地網之效.從此陣的另一個名字囚神之陣 便可以看出,此陣的威力實在是非同小可,但聽那人的口吻,似是完全不將此陣放在眼內一般!

樹下的白霧忽然又是一旋,那八個怪面人慢慢地沒入氤氳飛散的煙嵐之中,然後便又神不知鬼不覺地退去了!鬼甲重重地哼了一聲,說道:"故弄玄虛,雕蟲小技".

正在這時,八個.白色的身影卻緩緩地踏著滿地的迷煙,從樹林之外走了進來.這一次進來的卻不再是剛才那幾個鬼魅般的怪面人,而是幾個氣質出塵,面容清瘦的男子.

鬼甲等人的眼睛中又驀地露出了一份驚詫之色!這後來出現的八個.男子.無論容貌還是衣著,竟然都是一模一樣的!一眼看下去,竟然便似是同一個.人的八個分身一般,其情形十分的神奇!

雖然這個小出場的方式同樣令人驚詫,但這八個男子身上顯然沒有剛才那幾個怪面人的鬼魅之氣.自他們踏入樹林之中起,一股仙風豪氣便四處流溢開來,令人不由得心生崇敬. 鬼甲死死地盯著這八個小白衣男子背上的寶劍.心中不由得閃過一絲顫動.他冷聲問道:"閣下究竟是何方神聖,可知此處乃是大秦鬼方堂的禁地,擅闖者死!?,小

在這八個.陰鷙邪異的紅衣術士的注視之下,下方的那八個白衣男子卻同時淡然一笑,神情甚是灑脫自如,顯然是不將這八個術士放在眼內.其中一人解下腰間的酒壺,仰頭喝了一大口酒,然後仰望空中明月.大笑道:"如此良夜,真是飛仙用劍的好時候!"

聞言,其余七個白衣男子同時大笑起來.林子里立刻便充滿了一股豪氣!

鬼甲似乎忽然想到了些什麼小那陰鷙的臉上驀地露出了幾分驚詫的神色:"是,,是謫劍仙!,小

其余幾棵樹上的術士同時變色:"是謫劍仙!?"那語氣之中.除了震驚之外.還有幾分不安乃至恐懼!

謫劍仙獨闖北秦皇宮大戰贏武剪與顏九真的事跡,他們早便知道!雖然當時贏武剪重傷在身,但謫劍仙以一敵二,竟將贏武剪與顏九真逼得狼狽不堪,這份功力,放眼天下,能有幾人能及?

鬼乙驚道:"可"可眼前有八個謫劍仙,這怎麼可能!?.鬼甲沉聲說道:"謫劍仙雖然師出浩然宗,"二幕武仙術亦是登峰造極眼下的讀八個謫劍仙!中.恐糊咱個小是真身,其余七個都是以玄一術化身出來的幻像!"

說話間,鬼甲不露痕跡地朝鬼乙打了個眼色!他們八人在鬼方堂**事多年,長時間同生共死的經曆已經培養出了過人的默契,一個眼色.鬼乙立刻明白了鬼甲的意思:謫劍仙這個敵手實在太強,當今之計,除了盡量拖住他之外.還要向遠方的顏九真示警求救!

鬼乙的手慢慢地伸向後腰.輕輕地按住了腰間上一個凸起的地方!

只聽噗的一聲悶響,一道刺目的藍光忽然照亮了那黑沉沉的樹林,朝著夜空飛去!匆匆一瞥,可見一只藍色怪鳥從那鬼乙的背後化光飛起,刹那便往那南方飛去了!

但眾人未及轉目,只見一道白光又如驚虹般從樹林中沖起,直追那藍色怪鳥而去!樹下的一個白衣男子淡然笑道:"看看是你的藍色飛鳥快,還是我的飛劍快!"

嗖一

蒼穹的深處,先後傳來了兩聲尖銳刺耳的聲音!

謫劍仙傲立于飛劍之上,衣袂翩飛,雙目盯著在前頭飛逃的藍光,眸里卻盡是胸有成竹的神色.

"嘿嘿,是以速度見長的藍翼妖雀麼?只需不到一個時辰,便可飛出千里,果然名不虛傳"只可惜

謫劍仙自語至此.臉匕的笑容忽地淡去.體外的白色光芒刹那暴綻.那一人一劍便如燃燒在蒼穹中的流星一般!緊接著,白芒暴射,速度瞬間增加了十倍也不止!

嘭的一聲巨響,那璀烈至極的白光以刺破蒼穹之勢一頭撞在前頭的藍光之上,那藍光中"呱"的又發出一聲慘叫,藍色光華瞬間殞滅無蹤!

只一瞬間,那白光便又回到了樹林之中.真身未現,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已經被拋在了地上!噗的一聲.落在地上的赫然是那藍翼妖雀血肉模糊的頭顱!

鬼甲等人臉色又是一陣驚變!一咬牙,他便下了命令:

"動手!"

于是,八棵樹上的紅衣術士便同時向樹下的八個謫劍仙發動了猛烈的攻擊!鬼方堂作為顏九真親手設立起來的秘密組織,又得到了贏武剪的大力扶持,其實力也絕不能小覷!這八個術士乃是顏九真一手培養出來的高級弟子,聯手出擊之下.那聲勢也是極為浩大!

此刻,這八個術士身上都同時發出了一團帶著腥氣的紅氣,各自的手上.也已多了一根手杖,杖頭有著一條三頭怪蛇的塑像,看上去也是分外的猙獰邪氣! 而這八人修習的顯然是不同屬性的巫術.故而以巫力發出攻擊時,手杖里激出的都是不同顏色的光芒!一時之間,青紅黃綠等不同顏色的巫氣便充斥在這方圓數十丈的狹小空間內,朝著樹下的八個."謫劍仙"撲去!

那巫氣如光如霧,即將撲到那些白衣男子面前時,卻又徒然化為種種凶戾的猛獸異蟲的形狀,或血蛇或雪蠍,或滿身針刺的蜘蛛或滿口毒火的蜥蜴,腥風撲面,惡臭流毒!

那八個,謫劍仙俱是鎮定自若的神色,面對這令神鬼皆為失色的攻擊.竟然都只是含笑輕輕一揮衣袖而已!但就在那揮袖之時,一股渾厚若陽光的元氣忽地沖天而起,化為了一道極為璀璨的白光,摧枯拉朽般地將那些毒蟲猛獸吞沒!

那渾厚無極的元氣去勢未遏.又分別化為八道流光,重重地轟在了八棵大樹上!

樹上徒然連聲悶哼,鬼甲等人一手捂著胸口,嘴里都噴出一口鮮血來!

這是何等強大的實力!僅僅是一揮衣袖.那強健無匹的浩然元氣便輕而易舉地瓦解了他們的攻擊.還順勢將他們同時擊得重傷!

鬼甲心中一沉,自知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于是便怒喝一聲道:"不能硬拼.我們用這天羅陣困死他!"說著.他的頭顱徒然消失,身上那紅袍竟忽地干癟了下去,緊緊地貼在了樹干上!

大喝之後,其余七個紅袍術士如法炮制.似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都突然消失在了那衣服之內一般!與此同時,那幾棵要七八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參天古木也忽然發生了變異.那樹干在極短的時間內變為紅色,十分的奪目詭異!

嘭.嘭,嘭!!一時之間.八棵大樹上連聲悶響,一條條巨蟒般的血色絲帶忽地從那樹干上爆射出來,相互之間縱橫糾纏,迅速將八棵大樹內的空間圍攏在了一起!

樹林外忽然傳來了一聲女子的驚叫:"小心,不要被這些天羅絲纏住!一根蛛絲大小的天羅絲,便可以活活困死一頭大象,千萬小小心!"

但她的提醒似乎來得慢了一些,因為那些天羅絲仍然如同妖異巨蟒一般從八棵大樹之內飛射出來.已在上下左右各個方位織起了一張紅色的巨網!

不僅如此,原本毫無異狀的大岩石之上.也忽地爆出了一根根白色的巨藤.縱橫糾纏,蒼勁有力.如虯龍一般攀上八個謫劍仙的身子.一時間令他們動彈不得!

上有天羅絲,下有虯龍藤.真是飛天無路,下地無門!

但那八個謫劍仙臉上卻依舊不見一絲異色,血色天羅絲之中.只聽一聲清亮的笑聲響起,有人傲然呼道:"看我如何 破你們的天羅陣!"

天羅陣之中,七道白光,忽然一閃,而後同時斂入了最正中的那個謫劍仙身上去!原來,這個才是他的真身!收回七個分身幻象之後.謫劍仙真身上的真武仙氣徒然倍增小那澎湃如怒濤一般的氣勁四處溢射出來.撞得那條條血色天羅絲一時膨脹如氣球,受力之下,那些巨蟒般的天羅絲竟條條繃緊,拉拉作響小大有支撐不住的態勢!

"啊!!"八棵大樹之內.先後發出了幾聲驚慌的呼喊!

但就在這天羅陣幾乎膨脹到極點的時候,謫劍仙身上的仙氣卻陡然一收,條條血色天羅絲也不由自主地往內收扯而去,那天羅陣也被一股玄妙無窮的吸力吸扯得完全變形!

"真武 逍遙破!!!"

一聲雷喝響起,天羅陣之內陡然白光轟天而起,一股奔騰若雷的真武劍氣以氣吞山河之勢刺破天羅陣,巨龍一般直沖九霄而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五十二章、八鬼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五十四章、焚骨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