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一章、三箭射日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一章、三箭射日

是深深地感到了對弄劍招中覆壓天下的霸與與可怕"蝸"州澈的瞳子中也忽地燃起了一團五彩之光,似有多彩華光的凰尾在眸中旋了一圈一般!

"皇天凌,皇心宇!"

櫻唇一張,口中卻清清楚楚地念出了兩個名字!那聲音仿如春冰一般清冷,又如月下的琴音一般悅耳!

話音剛落,遠處便傳來了兩聲雄亮的回應:"老仆在!"緊接著,空中兩道流星般的白光飛過,但看那方向,赫然是飛向皇茗月所在的地方的!

但那兩道流厲白光在飛近皇茗月時,速度卻忽然放慢了下來!皇茗月張開一只手,那兩道白光便如溫順的白鴿一般,緩緩地落在了她的手心!等眾人看清白光的模樣時.才發現那是兩支以玄冥劍花鑄成的玄冥神箭!

皇茗月又從背上的箭囊中抽出一支烏鸞神箭,放在了手中!如此,一黑二白三支箭,箭頭鋒利刺眸.箭身光亮流麗剔透,箭尾綴著幾根華羽,分外的奪人眼目!

皇茗月抬頭而笑,冷道:"既然你要以太陽神光出劍,那我便以這三支箭來 射日!!"

說著,她便緩緩地舉起凰輿神弓,將那一黑二白三支箭一支一支地搭在了箭弦之上!看她那模樣,竟似是要一發三箭,作連珠之射!

箭已在弦,皇茗月心中默念星凰咒,那凰羽紗衣便又出現在了她的身體之外,而一道五彩凰光也隨即灌入了凰真神弓之內,令那神弓的弓身變得如同赤金玉骨一般光彩照人!

此時,神弓緩緩地拉開,弓弦之上的三支箭,已經慢慢地朝向蒼穹,對准了那明光萬丈的太陽,以及太陽之中的那個黑袍劍客!

那燦爛如黃金一般的陽光,在遇上皇茗月身上泛出的淡淡五彩凰光之後,竟然似是黯淡了許多!而由那三支神箭所發出的凌厲殺氣以及鋒利之感,卻逆著陽光向著四方蔓延,令大江之上混戰厮殺的兩軍士兵們都有些不寒而栗!

即便是隱身于太陽的光輝之中的董元凌,竟然也產生了一種森然之感!那種被人丹弓箭瞄准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受!

但這種感覺只是一閃而逝,一股熾熱蓬勃的浩然元氣自內丹真日之中滾滾流出,恰如汪洋怨肆的陽流一般,令他全身都沉浸在一股強勁無比的劍氣之中!而那體內的浩然元氣灌入蒼元劍內,卻又與萬里開外的九天太陽產生了一種神奇的呼應,恍惚之間,太陽的光芒似是突然收斂,四處的光明都一下子灰暗了不少,唯獨那一束照在蒼元劍之上的陽光不但沒有黯淡,反而精光耀射,似是將萬里陽光的精華都聚集到了那一道光柱之中一般!

目睹這奇異的天象,即便是那些仍在空中糾纏厮殺的烏鸞飛騎與神雕飛騎,竟都一時停了手腳,驚詫不已地朝那蓄勢待發的兩人望去!

董元凌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眸中光芒暴綻,竟似是太陽爆發一般!而他呼出的口氣,竟然也與陽焰一般的熾熱!

便由這一劍,來作個終結!

一劍,定勝負!!

大敵當前,一股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地氣勢由高空覆壓而來,即便是皇茗月,也不由得感到胸口發悶,那高舉著的凰鼻神弓,竟也略微有些滯留之感!

但她體外的凰羽神光驟然增強了幾分,卻又將那種壓抑之感驅趕了出去!

李心白眼見董元凌那把蒼元劍身上連番出現了七個紅日的幻影,如水波淪漣一般變幻明滅,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震!看這態勢,董元凌體內已經突破了七個陽點,這一記唯我尊有七陽元氣作基礎,威力絕對是恐怖絕倫!

他暗運元氣,對著彎弓如月的皇茗月說道:"他這一劍非同小可,千萬小心!"聽得這關切的話語,皇茗月雖然玉面如霜,但心中卻已多了幾分暖意.只是強敵在前,她不敢分心,微一頜首,便當作了回應.

哪管空中的敵手強悍到什麼地步,這三箭連環,便都要追天射日,逆轉乾坤!!

體內的凰血之力已經催谷到了巔峰,皇茗月只覺彎弓的雙手也微微開始有些疼痛起來!

蓬!!

一道弦響之聲暗驚風雷,一道黑光刹那破開無盡虛空,在空中化為了一只尖啄怒目的烏鸞神鳥!

蓬,蓬!!

幾乎是同時,第二道,第三道箭光亦脫弦而出,幾乎是首尾相接一般破向空中那輪璀璨渾圓的太陽!箭光流厲如雪,無數冰棱如碎珠散射之余,那極速流動的雪光也隱隱約約地幻出了玄冥神獸的身影!

一烏鸞,二玄冥,三箭連環,四方震恐!!

彎弓射日的那一刹那,那個女子的身姿忽然變作了雕塑一般,整個身子也反射出一團聖明的光輝!蒼穹之下,河山之上,風卷云湧之間,那一身英氣的女子仿似化為了神話之中的射日天女,那動人心魄,氣吞日月的美,竟令大地之上的凡夫俗子幾乎要屈膝膜拜!

高空之中,早已蓄勢完畢的董元凌也在第一支箭脫弦而出的時候爆出一聲雷霆大喝,手中的蒼元劍挾著七輪紅日的幻影以及一團幾可煮天焚海的真日烈焰,直朝那三道流星箭光激射而去!

而另有數道如熔岩一般爆發的陽焰劍氣,卻已搶在蒼元劍的真身之前飛射了出去!只一轉目,便在空中化為了一只通體赤色烈火的巨大火鳥! 劍氣化靈!!

李心白到吸了一口冷氣,這董元凌真不愧為浩然劍宗的副宗主,這一手天耀勢不僅聲勢驚人,其中帶著的陽焰劍氣竟然還可幻化為靈獸之形,威力自然比起普通的劍氣強了幾倍也不止!

縱然與董元凌各為仇敵,但李心白也禁不住在心中暗贊了一句:好燦爛,好瑰偉,好霸道的一劍!

黑色的烏鸞怒張雙翅,通體黑光流芒,挾著一股無上的鋒銳冰冷之意,一舉便撞入了那已經化為赤烈火鳥的化靈劍氣之中!

短短的一瞬間,空中的一團黑光,一團赤光便互相糾纏,劇烈搏斗起來!隱約之間,可見那烏鸞神鳥正以鋒鏑一般的利嘴狠狠地啄在那赤烈火鳥的身赤烈火鳥也不甘示弱.雙翅的烈火熊熊燃燒,乖瓦徹滿了烏鸞的雙翅,令那黑光也大為黯淡!

轟!

晴朗無比的空中徒然一暗,一股極強的沖擊波呈圓形波紋狀四面暴射開去,黑色的箭光與紅色的陽焰也隨即從中爆開,只短短的一瞬間,只見那支烏鸞神箭便從戰團之中飛逃而出,劍身上仍帶著未滅的火焰!看它那無力的飛行之態,便知這一箭卻是無功而返了!

但董元凌那一式天雌勢所造出來的劍氣火鳥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番硬撼之下,那寬達七八丈的劍氣火鳥已經近乎完全散滅,只余幾道無主火焰仍在無力地散落!

但無論是皇茗月的第一支烏鸞神箭,還是董元凌以天耀勢造出來的劍氣火靈,都只不過是這最終一戰的前奏!真正的殺招,還在後頭!!

兩道雪意凌厲的流光,已經由原來的一先一後之勢,變為了如今的並駕齊驅!

箭飛之時,那冰魄之意浸遍了半邊天空,身處冰魄感染范圍之內的人,竟一下如墜冰窟!就連那虛無的空中,此刻也彌漫了一層若有若無的白氣!伸手在空中一撈,竟然撈到了不少冰霜之珠來!

嗷一 嗷

玄冥神獸,沖天怒吼!

而那從天而降的蒼元劍,則已在赤金相間的陽焰燒得通紅!劍光耀射之時,那蓋世名劍也發出了一聲震驚鬼神的劍嘯!!

兩道炫白雪光,終于一舉射入那赤紅如日的劍光之中!

錚嗚 當!!!

一聲令人雙耳出血的金鐵銳響驀地從空中爆起,轉瞬之間,玄冥雙箭與蒼元劍交撞之處徒生奇變!

下方的一側,是轟然炸開兩朵巨大的冰凌之花,那冰凌根根透明尖銳,寒魄驚人,便如兩團巨大的刺猬球一般,直轟董元凌而去!

而在上方的一側,則是如同掀起了滴天巨浪,但這巨浪並非由水花構成的巨浪,而是由乖直可銷熔金石的真日陽焰所構成!

如此,兩團冰晶銳利的冰凌之球便與那團怒濤一般的真日陽焰重重地轟在了一起!

冰對火,神箭對天劍,針鋒相對,火星撞地球!

寒冰在冷卻著火焰,而火焰也同時在融化著寒冰!雙方各不相讓,殊死斗法之時,局勢一時陷入了僵局!

董元凌的整張臉都已漲成了豬肝色,因為,就在他的蒼元劍就要以陽光天射的方式一舉擊潰那兩支玄冥神箭之時,蒼元劍的去勢卻陡然被那兩團冰凌之花所鉗制!這一來到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自他成名以來,這一式天耀勢,幾乎從未有人能夠安然無恙地接下,難道,今日眼前這個嬌弱神秘的黑裙女子,竟能打破這一神話?

不一 我董元凌乃是東陸第一劍宗浩然宗的副宗主,除了大哥之外 沒有人可以冒犯本宗的尊嚴!!

他雙目之中再次燃起了兩團赤烈的火焰,雙手一震,那加在蒼元劍之上的浩然元氣又加了幾分,卻是已完全超過了他的極限!

"破!!"一聲怒喝之後,那處于兩團冰凌的夾擊之中的蒼元劍終于再次耀出一團炫白的強光,一鼓作氣,竟銳不可當地生生爆開那兩團冰凌,直朝百丈開外的皇茗月激射而去!

蒼元劍身上的陽焰之火已經大為減弱,但那氣勢依然驚人!

那時的皇茗月臉色早已蒼白如紙,身子也搖搖欲墜!顯然,她也是萬萬沒有想到,董克凌不僅完全接住了她豁盡凰血之力射出的兩支玄冥神箭,還能留有後勁進行反擊!

而這咋小反擊對于幾近虛脫的她而芊,自然是致命的!

但仍立在太陽的璀璨光芒之中的董元凌也因為過度損耗元氣而噴出了一口鮮血!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一仗縱使勝了,也是慘勝!

死亡臨近,皇茗月那清澈的月眸中卻現出了幾分瘩然之意.她天命孤煞,至親幾乎都在十余年前的那場災禍之中罹難,故而死亡對她來說,並但不是災難痛苦,反倒可能是一個解脫"

但就在那炎熱的劍風將她的秀發吹得亂舞,那鋒利的劍氣將她嬌嫩的皮膚割得生疼之時,一個青色的身影忽然如飛仙一般出現在她身前,手一伸,竟生生地擒在了空中那把蒼元劍的劍柄上!

而那蒼元劍的劍體上,兀自有虛渺的赤焰在燃燒!那可是吸取了太陽陽魄精華化成的火焰,其熾熱程度絕不亞于沸騰的熔漿!

但那咋小人竟毫不畏懼,用一雙肉手生生擒住了那仍在飛動的蒼元歹的劍柄!

因那一式天耀勢已經丹上了董元凌十二成的浩然元氣,其勁道實在是強橫無比,縱然那人從中阻攔,但那蒼元劍仍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力度,拖著那人直朝皇茗月的喉嚨噬去!

只聽那人驀地一聲大喝:"停 "大喝之時,一股同樣霸道強健的浩然元氣從他手上激出,與那往前的力度抗衡起來!

就這樣,那把蒼元劍,終于在離皇茗月的喉嚨僅有一寸距離的地方,生生地停住了!

蒼元劍的劍身仍在微微顫抖,顯然是劍體本身帶著的力度仍未完全消盡,只是中途出手的人發狠力勉強控住了劍身而已!而那赤紅色的劍體之上仍帶著幾分紅色的火焰,令得皇茗月的皮膚一陣灼痛!

但最令皇茗月最驚詫的不是這些,而是那個生生地將她從鬼門關之前拉回來的那個年青男子,李心白.

滋噬滋 ,淡淡白煙升起,一陣焦臭之味傳來.

卻是,那赤紅的火焰,在灼燒著李心白執劍的手掌!

皇茗月的月眸緊緊地盯著李心白的眼睛,兩雙同樣清澈的眼睛之中,卻隱藏著一些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李心白面上的緊張之色慢慢地緩解了下來.

"你,不能死."

話音剛落,皇茗月的眼眸驀地又瞪大了!一個紅色的身影,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了李心白的身後!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章、金剛碎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二章、天劍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