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五章、江中血棺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五章、江中血棺

小雙方的均勢局面已經被打破,接下來,倘若董元昊一敵仆氣,只怕東周的修道之士將要一潰千里,而北秦帝國的百萬大軍,只怕也要一舉攻過大江來了!

皇茗月與董元凌勢均力敵,李心白與顏九真兩敗俱傷,殘雪惜敗于項魘,而那董元昊更是以一敵二,敗了般若宗的二位長老,此時的形勢,可謂是無比危急!

蒼天冷,八方狼煙,號角蒼涼.

就在這寂靜之中,東周一方的人,竟都不約而同地慢慢轉過頭來,望向了那一身白衣勝雪的謫劍仙.

此時此刻,謫劍仙便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

感受到那來自四面八方的一道道或殷切或期待的目光,謫劍仙的神色也漸變凝重.他對李心白說道:,"此處便交給你了,我上去將二位長老接回來

李心白拱手行了一禮,沉聲說道:"前輩千萬保重!"謫劍仙望了赤瀾大江一眼,說道:"那個顏九真似有古怪,千萬不可掉以輕心!"李心白又重重地點了點頭,臉色更為凝重.

謫劍仙又拋給皇茗月一個小小的玉瓶,說道:"這里是一顆能夠迅速恢複元氣的丹藥,皇貴妃身負江南社稷重任,接下來惡戰連連,便請先服下吧皇茗月感激地接下玉瓶,也行禮謝道:"李先生,請千萬小心!"

謫劍仙忽地一聲大笑,說道:"我此番上去,只是與故人相會,順便了結一段昔日恩怨罷了,你們又何必作此情態?莫非真是易水相送,壯士一去不複返麼?"

一聲清朗豪邁的大笑聲中,那道白光已經深深地沒入了蒼穹之中!

正在江波上守護顏九真的顏真真,聽得謫劍仙一聲大笑,也不由得愕然抬頭.待看見他將要迎戰的是董元昊時,她也不由得冷冷地打了一個寒戰,心中暗道:老妖怪,你,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謫劍仙離去,李心白便一低頭.望向了那大江江面.一看之下.他的臉色卻變得更為蒼白!皇茗月見他神色有異,也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一望之下,她的眼睛也驀地瞪大,眸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原來,就這麼短短一刻鍾的功夫,顏九真身側的那些殷紅血水竟似是自己擁有了靈性一般.或凝聚或分化.自行在那水中盤旋游動起來!到如今,那血水竟已慢慢變成了一個怪異的符文圖形,遠遠望去 倒似是顏九真平躺在了一個什麼血色法陣上一般,那畫面說不出的邪氣!

不僅如此,在那滾滾奔流的赤瀾大江之下,似乎還有一種極其血腥,凶戾的氣勢正在湧動膨脹,便如囚禁不住的猛獸,馬上便要破籠而出一般!

李心白面色一白,立刻大呼道:"真真,快走!!"顏真真雖然也感到眼前的情形怪異萬分,但躺在身旁的終究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一時還躊躇著不肯走,又一咬牙,想發力將顏九真的身體拉起來!

這時,赤瀾大江的江面上忽地卷起了一陣妖風,無數江魚驚慌失措地從水中躍起,似是要躲避江流之中的什麼極的可怕的東西.緊接著,整條大江的浪濤都開始洶湧澎湃起來,一個又一個的浪頭直拍天宇,將那些正在江上厮殺的戰船也搖得東到西歪! 尤其令人心底生寒的是,那些浪花之中竟都夾雜著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色,浪沫四濺之時,腥氣詣天,令人聞之欲嘔!

就在這樣巨浪四起的凶險之中,顏真真一個嬌弱女子竟還死死地守在顏九真身旁,竟是連那腥風血浪也完全不顧了!

空中的姬玉兒眼見情況不妙.禦起飛碧遁簽便直往江面而去!"玉小兒,不要輕舉妄動,那水里有古怪"李心白一聲大喝,伸手去攔,卻是沒能拉住她,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當下急忙禦起飛仙逸,直趕姬玉兒而去!

正飛到一半,那大江之上忽地又生詭變!一道凶戾無比的邪氣忽地從水下湧起,以顏九真背下的那個血色符圖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泛開了圈圈血色漣漪!漣漪動,浪花卷,遠遠望去,大江的江面上竟似是盛開了一朵重瓣疊蕊的錦簇花朵一般!

巨大的血花中間,無數血色脈絡若隱若現,虛實幻妾;而在那血花的下方,一股凶戾猙獰的邪氣,正如未明凶獸一般蠢蠢欲動,磨牙欲噬!

顏真真這時也感到足下的水面忽地拔高,整個身子便不由自主地被推向空中,一個血色巨浪驀地沖天而去,在空中化作了一個血色大手,張開五指往她擒來!顏真真嚇得面無血色,一聲驚呼道:"姐姐救我一

姬玉兒眼見情況危急,不由得也全身一冷,待要再拼命趕去時,一道青光忽地擦身而過,直撲那個血色巨手而去了!原來是李心白眼見情況緊急,便舍了姬玉兒,先去救顏真真了!

飛仙逸動如脫雷,只一下,便到了那血色巨手之上!麟玉劍一記怒斬,雪色瑞光便劃 過一個月弧,一下子將那血色巨手斬為兩段!顏真真兀自驚駭不已,空中那青光又是一旋,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托起她的腰肢,便將她從那腥風血浪之中救了出來!

兩人還來不及松一口氣,顏九真身下的那個血色符圖驀地沖起一團妖光,整條赤瀾大江便如煮沸的開水一般洶湧震動起來,道道巨浪,竟撲起有十余丈之哥!血浪千重之下,許多小型的戰船或是被巨浪掀翻,或是被一個浪頭劈成兩半,雙方將士均是死傷無數.一時之間,那大江之中便是號哭沖天,那本已慘烈的戰場,情形更是觸目驚心!

轟!

江心又是一聲驚天雷響,眾人驚悚望去,卻是顏九真身體之下的江水驀地爆開,一個巨浪如妖龍一般騰空而起,便是連顏九真的身子也高高地托起在空中!

那浪頭來勢極為凶狠,而姬玉兒卻正好處在那血浪騰空的路線上!她一下子驚礙手足發涼,待要禦起飛碧遁簽躲避,但那飛碧遁簽速度不足,眼看就要被那血浪一口吞沒,另一側剛剛救下顏真真的李心白救援不及,口一張,一顆心幾乎便要從胸腔之中跳出來!

千鈞一發之時,空中一道五彩光華閃過,姬玉兒只覺身子一輕,騰云駕霧一般,便是離開了那血浪數十丈遠!

倉皇回頭一望,卻看見了一雙月色般冰冷的瞳子.救自己的那個人,竟然是皇茗月!心中一時五味品訃表及道謝,卻叉聽到顏真真倉皇地叫了起來!"爹活,蕩為※

扭頭望去,卻看見那江心中忽然射起一道炫麗紅光,刺得眾人眼睛也睜不開!紅光的末端,卻是那一直昏睡不醒的顏九真!

待到紅光稍微收斂,李心白的面色更見蒼白!

在那妖異紅光之中,一個李心白絕不願見到的東西正緩緩地升起

血斑陰符棺!

那被一只巨大空間血眼所收走的血石陰符棺,如今為何突然出現在了赤瀾大江的江面上?難道這血石陰符棺.早就潛伏在了滾滾江流之下,一直等待著李心白他們到來?

但不管如何,這血石陰符棺乃是大凶之器,被列為鬼魂谷三大凶器之一,李心白早已見過它的可怕,當下便急退數百丈,將顏真真帶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另一邊,皇茗月也帶著姬玉兒趕到,姐妹倆便又重聚了.

李心白微笑道:,"多謝皇貴妃出手相助."皇茗月見他不如往日般稱自己為"皇小姐"而是以貴妃之名相稱,竟似是有意拉開距離避嫌一般,心中一澀,玉面如霜,那冷意更濃.將姬玉兒放回飛碧遁簽之上後,她一言不發,轉身便要離去.倒是姬玉兒忽地一笑,牽住她的玉手道:"玉兒謝過姐姐救命大恩.

"

這言語溫軟真摯,倒是令皇茗月的面色為之一緩.但三人同處一地,氣氛難免有些微妙.可就在這時,顏真真卻又驚呼起來:"你們看!!"

三人聞聲望去,只見那血石陰符棺忽地嘭的一聲,上方的棺蓋彈射而起,棺身中便冒出一團半白半綠的妖氣來!妖霧朦朧,其中一人隱約現出身影,卻是身姿魁梧,手上還執著一根長槍!

皇茗月失聲道:"贏武剪!?"

李心白定睛看去,妖氣之中的那人精赤上身,皮膚上綴著厚厚的麟甲,腰際還盤著一條又粗又長的黃斑虎尾,不是那個半人半虎的或武剪又是誰?

難怪大戰爆發之後,他們一直未曾感覺到此人的氣勢,原來他卻是一直躲在那血石陰符棺之內!

贏武剪現出真身之後,身上的戾氣不但沒有澎湃溢出,反而卻隨著那紅光的黯淡而飛速地消散!但愈是如此.李心白與皇茗月臉上的神色卻愈是凝重!雖然從這氣勢上感覺,如今的贏武剪似是不如上次大江會盟時見到的那樣凶戾霸道,但這戾氣內斂,目中妖魄凌厲的模樣,卻分明告訴他們,如今的贏武剪不僅已從重傷之中恢複過來,那功力更是在短短月余之後大為精進!

"大國師,你辛苦了,便先進去養養傷罷."贏武剪憑虛禦空,左手輕輕一展,顏九真的身子便緩緩飛起,直往那血石陰符棺內而去.顏真真與姬玉兒在遠處看見這一情形,不禁又是大吃了一驚!那血石陰符棺如此邪異,倘若將一個活人生生放進去,豈非連白骨也不剩一塊?

但她們二人未及出聲,那血石陰符棺便迅速將顏九真的身體收將進去,又轟的一聲自動合上,隨即發出一陣紅光,緩緩地往赤瀾大江之中沉了下去!

顏真真急得快要哭了出來:"李心白.都是你害的我爹爹,你快把他救出來!"

李心白望了她與姬玉兒一眼,見她二人都是憂心如焚的樣子,雖然心中不願,但還是無奈地說道:"我盡力而為吧."說著,便化為一道青光,朝贏武剪飛去!

另一邊,皇茗月也取下凰鼻神弓,踏著一團五彩羽光飛了過去.

贏武剪轉過身來,看著李心白與皇茗月二人時,身上那種居九五尊位的氣勢才徐徐外放,令李心白與皇茗月心頭均是一凜.贏武剪望著皇茗月,面上閃過一分冷笑:"上次皇貴妃一箭傷聯,聯卻一直未曾有機會睹得貴妃天人之容,今日一見,才知道上次的一箭之創,果然值得".

皇茗月輕哼一聲,冷道:"我只恨上次沒能一箭取你狗命,卻令你今日在此大肆屠戮我江南百姓".

贏武剪也冷笑一聲,說道:"倘若當日貴妃娘娘接受了聯的婚服,今日之兵禍,又怎麼會發生?"

皇茗月心知與這虎狼暴君多說也是無益,于是便從背上取下了一支烏鸞神箭!適才服了謫劍仙給她的丹藥之後,她的凰血之力也恢複了七八成.雖然另一旁的李心白也是損耗不但二人聯手,估計也能將這贏武剪攔下.

神箭在弦,那冷冷的箭鋒,一時便爍了贏武剪的眼.他隱去臉上的笑意,一手執緊那根巽虎神槍小那深深壓抑了許久的凶戾之氣,一下子便如狂風般迸發了出來!四下里的人無不悚然抬頭,只見空中一片烏云洶湧蔓延,幾乎立刻便要遮住了半邊天!烏云之中,血電如蛇蜿蜒,一股無上的凶戾之氣似是無形的大手,一下子便抓住了眾人的心髒,似是只需贏武剪一發力,眾人的心髒便要被那凶戾之氣捏得爆裂開來一般!

一些功力底下的劍修者立刻遠遠地逃離開去,生怕被這一場大戰所波及!

李心白只覺半空之中風云急卷,那黑中帶紅的妖異烏云如云煙漩渦,一下子便將他與皇茗月包圍在中間!不禁如此,那陰冷的凶戾殺氣便如寒針一般自四方襲來,刺得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皆是疼痛不已!

他背上湧起一陣寒氣,心知此戰必定要全力以赴,否則只怕便要成為贏武剪的槍下之鬼了!他扭頭望了皇茗月一眼,說道:"皇"皇貴妃,我們便都出絕招罷!這贏武剪氣勢太過強悍,倘若不將他壓下去,只怕東周子民不知要死傷多少了!"

皇茗月微微領首,卻還是不與他說一句話.纖纖玉手往後一伸,便又從箭囊中取出了兩支玄冥神箭.如此一來,一支烏鸞神箭,兩支玄冥神箭,便與她適才那一弦三神箭的態勢一模一樣.

而李心白則抬頭一望天邊,夕陽西沉,已有一半沉落了天外.但從高處望去,那陽光依舊絢爛,金紅色的光輝斜照在空中的烏云上時,竟將半天烏云照成了妖異豔麗的晚霞.

與此同時,在那遙遠的東方,一輪雪色淡泊的圓月,卻已不知不覺地出現在了天際.如此日月齊暉的景象,倒是分外的神奇.,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四章、同為女子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六章、劍悟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