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九章、浩然命弦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九章、浩然命弦

二廢虜盾牌今恃著那十個血煮陰符作後盾.此刻陰符被"尖.那盾牌再也承受不住那神火之力,立刻便從中爆裂開來!一時之間,黑色的碎片,血色的薔薇殘瓣,絲絲縷縷的黑藍之氣,竟都全在那摧毀一切的紅色光火之中化為了烏有,華麗的凰光之羽驚夢一般劃破天宇,便見那精銳之至的神芒已經破到了贏武剪的頭頂!

皇茗月目中的紅光驟然收縮冷卻,無限的漏*點與狂熱刹那間都化為了最深的殺氣!

"殺 "

一聲英氣激越的長號之中,那凰光神芒終于再次爆燃,轟的一聲命中目標!

嗷二

一聲淒厲至極的虎咆從那火云般炫烈的凰火之中傳出來,卻是贏武剪胯下騎著的那頭飛翼巽虎在掙紮怒號!

這頭飛翼巽虎與適才化為九陰魔虎盾牌的那頭四翼雙頭巨虎不同,那四翼雙頭的巨虎只是贏武剪借九陰巽虎妖尸陣之力造出來的一頭妖氣之虎,並不擁有真身.而這頭飛翼巽虎卻是九陰巽虎妖尸陣之中最重要的一頭巽虎妖尸,倘若此妖物被毀,只怕整個九陰巽虎妖尸陣也要元氣大傷!

但是,眾人的目光,卻都還在緊張地尋找一個人 贏武剪.

此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皇茗月的這最後一箭,倘若不能正中贏武剪的要害,只怕以此人的霸道凶戾,一旦緩過氣來,這天下的血火災禍,永遠也不能停息.

一時之間,這黝黑的大江兩岸,萬里關山,竟然同時都寂靜了下來,只余空中的凰火兀自緩緩燃燒,還有那飛翼巽虎越來越衰弱,越來越低微的咆哮聲.

接著,空中的凰火,慢慢地,分開了一大一小兩大塊.大的那塊,仍是萬火加身,凰光搖曳,而小的那塊,卻是在凰火之中,仍緩緩地升騰出一縷縷的黑藍煙氣來.

皇茗月,李心白,以及懷空懷明等人的心都似是同時落入了風雪之地之中一般,在最短的時間內冰凍了下來.

小的那團天火之中,那黑藍煙氣慢慢明顯,而那赤烈凰火卻逐漸地衰弱下去,一刻鍾之後,里頭終于露出了一個焦頭爛額,滿身冒著黑煙的人.

雖然面貌都乙有些焦黑,但從那凶戾如虎的眼睛來看,此人不是贏武剪又是誰?

此時,在那蒼穹的深處,夜星閃耀.明月清朗,浮云都在足下,那一切的殺戮與喧囂之聲都幾乎不可聽聞,風吹衣袂的時候,凌空對峙的一黑一白兩個負劍男子,竟都恍然有種重回往日的感覺.

董元昊凝神看了眼前的這個白衣男子許久,但見他唇上兩撇風流八字須,玉面瘦削,雙目亮如點漆,一身白衣風雅若仙,雖然眉宇之間多了幾分滄桑內斂之意,但那明月一般高潔的氣質卻是與往日並無不同.

輕歎一口氣之後,他才說道:,"一別百年,你還是沒有什麼變化.

但看這一身收放自如的劍氣,只怕劍法修為也已精進了不少."

謫劍仙淡然一笑,說道:"董宗主身上這一分浩然傲氣,又何嘗不是令李某人折服?董宗主如今身負東陸第一劍之威名,又隨著北秦王師南下壓境,如此天威,實在是令天下劍修敬仰不已.董宗主向來以一統天下三宗為己任,如今真武衰微,般若宗二位長老又已經敗在宗主劍下,一統之日,指日可待.李某人此番上來,卻是要向董宗主道一聲賀的 聽他語氣中的諷刺意味,董元昊雙目一垂,目中的神色卻已有一絲黯然一絲悵惘:"師"師弟,我們師出同門,又有百載情誼,當初與劍修界十大魔劍殊死相斗時,我們四人更是出生入死,你"你又何必說這樣的話語!"

謫劍仙聽他語氣之中隱然有幾分沉痛,又抬頭見他鬢邊已多了許多白發,心中也不由得一陣酸楚.只是沉吟一番,卻仍是冷笑道:"原來董宗主卻還記得我們四人曾出生入死過!只是屈九離師兄如今還在離騷谷中獨守空谷,我李某人又已被浩然宗除名,這份生死情意,倒還是令人永世難忘了!"

說到這里,縱然是謫劍仙這樣的隱世高人,語氣竟也禁不住的激憤慷慨,可見百年前浩然宗的一場內爭,對正值壯年,意欲在劍修之途之上大展身手的屈九離與謫劍仙的打擊是如何的痛徹心扉!

被迫離開師門的痛苦,被世人冠以叛徒之名的屈辱,以及云游世間的漂泊,或是枯守空谷的孤獨,一百年,整整一百年!

這一百年,即便是對于這些劍道有成的劍修者來說,也是人生之中的大半光陰!

而僅僅因為董元昊的一番私心,一句命令,當年的"浩然四英少."便有兩人命弦中斷,弦音蒼涼!

董元昊深深吸了一口氣,竟似是自嘲般笑了笑,然後又搖了搖頭,面上也是說不出的落寞!

"事過百年,本想著這芥蒂可以淡一些,我們還可以重續舊情,沒想到

謫劍仙也抬頭一笑,悲涼說道:"我李青蓮自認胸"二一容納萬里山河.但偌大的天下第一劍宗浩然宗.卻各爾我一個李青蓮!董宗主,依你看來,倒是我李青蓮胸襟狹隘了?"

董元昊那堅硬如鐵的面容上露出一絲冷笑,說道:"師弟,倘若當年你處在我的位置上,你又會如何處置?後頭有本門的三大長老施壓,前方有滿門上下數千弟子看著,加上那千余年來的門規仿如無形之劍高懸頭頂,外頭的各大劍派卻又都等著我們浩然宗自亂陣腳,若果你是宗主,你又會如何處理?你身為我堂堂浩然宗的弟子,卻偏又背棄本門宗師教誨,私學真武宗劍法,倘若真按本門門規,這卻已是死罪一條!師弟,你說說看,我這個作師兄的,倒要將你如何處置是好".

董元昊越說越怒,待到後來小一股威怒之氣覆壓而來,浩然宗最高宗主的氣魄,在此刻體現無遺!

謫劍仙哈哈兩聲大笑,笑聲中不勝悲憤:,"門規!?可笑,可笑!董宗主義正詞嚴,一身凜然,只是這借口是不是太冠冕堂皇了一些?若不是屈九離師兄與我不同意你們先剪滅真武宗,後打壓般若宗的策略,你這個大宗主及背後的幾位長老會拿我開刀?你的狼子野心早已是天下皆知,又何必用這些虛偽的托辭來作借口?.

董元昊目光一冷,說道:"本宗念在舊情,再叫你一聲師弟.倘若今日你棄暗投明,與本宗一同成就統一三宗的大業,來日的浩然宗,必定還會有師弟的位置.倘若你仍是是非不辨,螳臂當車,那便不要怪本宗無情了!"

這一番說話,語氣卻已忽然變得鐵石一般冰冷了.

謫劍仙也是一聲冷笑,說道:"自你甘心為贏武剪賣命始,我便不願再認你這個師兄!你低頭看一看,這贏武剪竟連九陰巽虎妖尸陣這種上古邪陣都搬了出來,堂堂浩然宗大宗主.竟然與此等妖邪之人為伍,即便是我這種山野散人,也是深以為恥!董宗主不必多說了,你的那一式天行健既能傷了我的好友莊無名,自然也可以用來殺我,出招罷".

董元昊看了腳底那九陰巽虎妖尸陣一眼,目中也是露出了幾分精光:"如此邪陣,本宗自然不屑與之為伍!但此刻乃是一統三宗之最好時機,劍聖千年遺願,若果不能在此實現,本宗實在有愧曆代祖師,更是難以容忍此生庸碌!高處不勝寒,世人皆以為我為奸雄,我亦不願申辯!即便天下人都恨我誤我,便又如何?本宗還是這東陸的一第一劍!!"

謫劍仙聞言,目光只是一冷,卻是再無言語,只是緩緩地拔出了那傲白劍.

董元昊一身烏黑劍服,凌空有若山岳,待那蒼天劍緩緩出鞘時,睥睨風云之巔的氣勢更是徐徐壓來.但那氣勢到了謫劍仙面前,卻又如無形江風一般,很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董元昊緩緩說道:"聽說你自行悟出了一招"八陽鰻鵬怒"這一身八陽元氣,卻還遠在元凌的七陽元氣之上,已與本宗的修為並駕齊驅.今日一戰,我們也不必有所保留,師弟,請接本宗的一式 天行健".

那一個,"健.字尚未完全消失,那黑色身影卻已驀地消失不見!謫劍仙微微抬頭,卻見頭頂一個極小的黑點,仿如星空深處的一個小的針孔一般!

但他心中知道,這個小小的黑色針孔,卻是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傾瀉星河,化這宇宙蒼天之勁健為磅礴無匹的一招!

呼的一聲,一道白光亦深深破入了蒼穹之內!如此,一黑一白兩道極細的光芒,卻似是兩根長針一般,深深地刺入了蒼天之中,也刺入了對方的心里. 很快,兩道霹靂雷霆仿如天龍一般撕裂天宇,似是一下子在天頂之上戳穿了兩個深深的缺口!一黑一白兩個身影在那天龍一般的雷電的映襯之下顯得極為渺但這兩個人身上反射出的那驚天劍氣,卻是一下子令那道雷電生生從中折射開去,似是甚為畏懼這兩個極其"渺小".的世人一般!

謫劍仙的傲白劍緩緩騰空,極其優妙地在空中自行旋轉,劍鋒畫出了一個又一個完美的弧形!而在那飛劍行空的過程中,謫劍仙體內的浩然元氣便如浩蕩無窮的江河之水一般奔騰傾注,盡數化為了陽焰炫烈的明光!

劍鋒轉,真陽雌,傲白劍緩緩在空中劃出八個完美的圓形,而那八個完美的圓形,也慢慢在空中明亮熾烈,放出萬丈劍光,似是空中憑空生出了八個太陽一般,照得萬里山河一片明朗!

八陽當空之時,又一股玄青色的真武仙氣如煙升騰,在那八陽之間氤氳,合丹,胎結,成形,而後又慢慢孕育化生,變成了一只棲身于八日之中的金鵬!

浩然元氣之陽剛威烈,真武仙氣之玄妙清虛,竟是在他手下自然融合衍變,最後胎生出這樣一只展翅欲飛的驚天大鵬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六十六章、劍悟日月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章、天行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