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七章、劍隱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七章、劍隱

品界七衛各領支飛騎,在那誅陣之中出入穿梭,盅卜堞聯"較大的敵軍,當空一陣箭雨,地上便如割麥子一般倒下一大茬.如此出入幾次,那些本已瘋狂自失的麟虎騎幾乎便在箭下全軍盡墨,便是一些稍微還保持著清醒的北秦軍士,也被烏鸞飛騎的暗箭射殺了十之**.

站在後方觀戰的贏武剪與董元昊自然看得出這個九龍迷陣的厲害,但由于篆畫此九龍雪幻符的莊無名使用的是玄變天下第一的玄一術,且其修為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故而九龍之真假,竟是連這兩個大劍尊級別的修真高人也一時分辨不清.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驚詫.贏武剪本以為昨日的大戰早已重創東周守軍,即便加上那幾個半死不活的修真之士,想要阻攔自己的大軍,也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沒想到今日一戰,對手竟然還有如此後著,實在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他手一招,空中的木夜心,董岳武等劍修者便領會了他的意思,紛紛粵起飛劍與法寶,往那九龍雪幻迷陣之中沖了進去!

此時,地面上的北秦大軍已經折了十之七八,而對方新加入的又都是一群修為不俗的修真之士,皇茗月便發出號令,命凰喜七衛率領那數千烏鸞飛騎迅速退出迷陣!

木夜心,董岳武等人率領浩然宗,蜀門劍派及青桑劍派等數百劍 修高手殺入迷陣,雖然不至于被那神龍和天兵一下子便嚇破了膽,但那神出鬼沒的白龍與黃巾力士搭上層出不窮的幻境,以及令人防不勝防的異象,同樣將那些劍修之士迷了個神魂皆驚!

但縱然如此,倘若只困不殺,怕是時間長了,要教他們看出這個迷陣的虛實來!皇茗月一咬牙,另一手中的十大光明卷,便又鋪展在了空中!她身後的懷明長老立刻念起般若經,令那十大光明卷發出的金光大為減弱!十大光明尊者出現在迷陣之中時,因為有雪煙,天兵與神龍等幻象的掩護,迷陣中的劍修之士與遠方的贏武剪等人一時竟沒有察覺.

董元昊遠遠地感到那迷陣之中既有真武宗的清逸仙氣,又有般若宗的光明禪氣,彼此和諧混生.玄變為雄渾無比的一股力量,心中也是大為震驚.一番思忖之後,便以為這是李心白與般若宗等人早已研究出來的一個劍陣,不由得產生了幾分忌憚之意.

看這力量如此雄渾綿厚,莫非是般若宗的大長老釋懷素終于下山來助陣了!?

而在那迷陣之中,十大金剛尊者各持寶器,借著那些劍修之士神志迷亂的時候大肆出擊,那些劍修之士本來便不是十大金剛尊者的對手,又處在了這樣一個變幻莫測的環境之中,故而死傷十分慘重.

皇茗月此時又率領凰鼻七衛親自加入戰團,在茫茫雪煙之中以冷箭偷襲,更令那些劍修之士無法招架.驚慌之中,那些劍修之士只得將手中的飛劍與法寶統統放出去,在身旁胡亂砍殺一通.一時之間,只見無數飛劍與法寶在空中亂舞,掀起了道道異光.只可惜除了誤殺誤傷自己人之外,這些飛劍刺中的卻都是鏡花水月,對那些神龍,黃巾力士與金才尊者卻是毫無殺傷力.

而這些劍修之士還以為是對方神力驚人,自己的法寶竟是一點也不奏效,故而心中愈發的驚駭,這樣一來,才短短的一刻鍾,這數百歹修者也幾乎死傷了十分之六七.只有幾個功力較高的劍修,如青桑劍派掌教木夜心,以及浩然宗的董岳武董岳林等人見勢不妙,立刻化為遁光,狼狽不堪地從那迷陣之中逃了出來.

贏武剪見只短短一瞬間的功夫,數百劍修者逃回來的只有一百余人,心中也是大為震驚,臉上的怒色卻愈來愈重!

皇茗月擔心這兩樣法寶展示的時間過長,會被對手窺破其中的奧妙,于是便迅速將那九龍雪幻符與十大光明卷收了回來.

一時之間,日麗天清,云霧風雪等迅速消失,那些白色巨龍,金剛尊者與力士等,也都統統斂回去了.狠娜關之下,只余下近萬名北秦士兵的尸體,其中還包括數千麟虎騎及數百劍修者的尸首.

贏武剪的虎目之中燃起兩團怒火,左手一拉缰繩,竟是要親自上前去會一會對手的這個神幻法陣了!

一旁的項魘見狀,急忙上前阻攔道:"皇上,如今敵情有變,末將見剛才那法陣之中多有神龍天兵等助陣,威力無窮,而其虛實弱點又暫未發現,皇上萬萬不可親自殺入險境啊!"

贏武剪怒哼一聲,說道:"堂堂天威,怎可向東周蠻子示弱?如今東周帝國只余這最後一道屏障,我三軍挾著渡江大捷的威勢,自然應當一舉攻破敵陣,乘勢一統天下,怎可在這小小的狠禦關之前止步?" 項魘急忙勸道:"皇上,這法陣十分古怪,怕不是可以輕易攻破的.我軍雖然士氣高漲,但適才一戰折了萬余人,士氣已然受挫.倘若這第二擊不礙手,只怕剛剛積累起來的士氣要隨之崩潰!再說皇上的虎軀尚未康複,九陰巽虎妖尸陣也大為受損,大宗主與大國師亦需要時間調整養傷,皇上不如先按兵不動,一則可以探敵軍虛實,二則可以休養生息.

東周帝國氣數已盡,皇上自然不用急于這一時的成敗!"

贏武剪聽項魘這番話說得有理,心中也是有些猶豫.而一旁的董元昊見項魘雖然外表看起來粗擴勇武,但沒想到其心中竟也有這樣一番韜略.對他也是舌 目相看.

贏武剪扭頭來問道:"大宗主,聯將你視為帝師.當今局面,你有什麼見解?"

董元昊沉吟一番,說道:"啟稟陛下,臣以為項將軍所說的甚為有理,在暫時沒有破陣之策的情況下,不如暫緩用兵,也好減少損失."

贏武剪抬起頭,恨恨地看了狠娜關一眼,嘴里迸出了一句話:"既然是這樣,那我們今天便暫時退兵!七天之內,聯一定要用聯的九陰巽虎妖尸陣來破你的這個迷陣!"

皇茗月遠遠地看到北秦大軍開始撤退,心中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氣.說句老實話,倘若剛才贏武剪真的孤身闖入那九龍雪幻迷陣之中來,即便不能立刻破陣而出,舊,;二上龍與黃巾力十的虛實也是要讓他看出 ※

一旦讓他知道這迷陣只是虛有其表,再與董元昊等人傾力殺過來.區區一個十大光明卷,怕是守不住這座狠聊關啊"

她先是朝南方望了一眼,心中不免有些感慨.昔日的仇敵釋懷素,不知道何時才會趕來助陣呢?

走下雄關去之前,她又朝著悠悠北天歎了一口氣.

他,"他如今,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姬玉兒與謫劍仙正跪在那懸崖邊的巨石上苦苦哀求劍隱出手相救.卻驀然聽到劍隱一聲驚呼小這才發現原來躺在他們身後的李心白竟然憑空消失了!

姬玉兒驚得魂飛魄散,蒼白著臉兒問謫劍仙道:"李先生,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這浩然宗的重地之中,還有什麼人要對心白哥哥不利?.

謫劍仙正要答話,卻忽然感到身前一暗,卻是已經多了一個人.抬頭一看,原來竟是一個身高僅五尺余的人,一身都罩在一件纖塵不染的白袍之中,不光是容貌,便是雙手的一寸肌膚也看不見.

謫劍仙與姬玉兒都是愕然.

"李青蓮,你擅自帶本宗之外的陌告人進入我劍陵重地,倘若被心懷不軌之人擾了曆代宗主地下之靈,你萬死也難贖其罪!"

聽得這蒼老的聲音,謫劍仙一愣:"劍 ,劍 隱老前輩?"

只見那五尺余高的白袍人怒哼一聲,身子一閃,便消失了在兩人面前.姬玉兒見這人的身高竟只與一個小童相當,也感到十分的意外:這"這人便是大名鼎鼎的劍隱老前輩?

謫劍仙也萬分的詫異!他記憶之中的劍隱是個身高約八尺的偉岸男子,即便如今年歲已老,但身高也絕不可能突然縮短了如此之多!可,可剛才那把聲音,卻又明明是劍隱的聲音,這其中究竟又有什麼玄機?

但如今事出突然,他也來不及細想,起身便追了過去!姬玉兒雖然雙腿酸疼不堪,但也強忍痛苦,駕起飛凰羽衣跟了上去.

最後一抹殘陽塗紅了天邊的云霞,在那高高聳起的蘆草之上.三道光芒先後掠過了沉沉暮色,直撲劍陵墓園而去.

待回到了那墓碑林立的墓園外,最前方的白袍人忽然收住了身形,輕輕落在了地上.墓碑之間有一條青石小道,通向那墓林的深處.一眼望去,但見草木搖動,墓碑間點點游熒,滿山秋寒生涼,在這冥冥夜色說不出的淒清孤獨.

但在姬玉兒眼中,這條小路卻仿似變作了一條生死之路一般.教她心中油然而生一種不祥的預感.

謫劍仙也同時收住身形,回頭一望,示意姬玉兒也落到地上來.此處乃是浩然宗的陵墓重地,戒律甚嚴.以往謫劍仙隨師尊來此處拜祭曆代祖師時,師尊曾對他們這些年輕弟子說過,劍陵之地乃慎終追遠之所,當懷敬畏之心,當行浩然正禮,飛劍掠過劍陵,被視作是大不敬的舉動,是要遭到嚴懲的.

前方,那矮小的白袍人一步一步地沿著那青石小徑往墓園深處走,動作十分的謹慎恭敬,竟似是擔心驚擾了墓中那些長者的安眠一般.

姬玉兒見劍隱與謫劍仙神色嚴肅,動作恭敬,自己也不敢造次,雖然心憂不已,但只能耐著性子跟在兩人後面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越往上走,兩旁的墓碑便愈是高大,看那模樣,經曆的年歲也顯然愈是久遠了.這些墓碑無不立成巨劍插地之勢,有的墓地兩側還有麒麟,巨龜,猛虎等石獸,古樸大氣,令人懷想不已.

眼看馬上就要走到那墓林的頂端時,前方忽然看到了一道淡淡的白光,若有若無,溫潤有如玉氣.謫劍仙與姬玉兒都是心中大奇,恨不得飛身前去查看.

這時,劍隱卻忽然立在了原地.左右的兩座巨大的墓碑之後,也忽然各閃出了一個黑影.定眼看去,卻是兩個一身黑袍的老者,背上各背著一把長歹,雖然都是須眉如雪,滿臉皺紋干裂如枯樹,可那一身仿如與黑夜渾然一體的劍氣,加上雙眼之中射出的鋒利精光,卻令人不敢心生輕慢.

那兩個黑衣老者低頭在劍隱耳旁說了幾句什麼,但他們的聲音壓得太低,卻是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謫劍仙見那兩個老者臉上都露出了既憤怒又驚訝的神色,心中也是一沉.

姬玉兒在身後偷偷地問他:,"這里為什麼又出現了兩個老人家?他們究竟是什麼人?"謫劍仙用僅有他們兩個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這二位長老被稱為護陵二老,至于其年歲,修為,生平,姓名等,卻是沒有人知道."

姬玉兒聽說這兩人來曆如此神秘,不由得多看了他們兩眼.這時,一身白袍的劍隱回頭對他們說了一句:"你們兩個跟我來!" 姬玉兒急忙與謫劍仙一起走向前去.經過那兩個黑衣老者身旁時,姬玉兒只感到兩道目光仿如寒劍一般從自己身上劃過,渾身都有些森然.等兩人走過去之後,那兩個老者便跟在了他們身後,加上最前方的劍隱,三個老人便好像將他們二人包圍在中間一樣.

他們一直來到了劍陵的最高處.那里便是浩然宗開宗祖師孔凌浩的衣冠塚.孔凌浩的陵墓本來建在巨野,但"聖隱.之後,那陵墓便憑空消失在了世間.此處的陵墓,只是為了方便浩然弟子拜祭這個浩然劍 聖才建造的,里頭只有孔凌浩生前曾經用過的一些物品.

劍隱等人卻沒有在劍聖衣冠塚之前停留,繞過這劍陵之中最大的一座陵墓之後,便又將他們二人帶住了劍陵的後山.

謫劍仙心中暗驚,據說這劍陵後山乃是西太岳之上的禁地,其中乃是有著一座極為神秘的陵墓.年輕時的謫劍仙也曾多番打聽,可劍宗內的前輩要麼是語焉不詳,要麼是諱莫如深,要麼是也和他一樣一無所知,故而他也不知道後山上有什麼秘密.

據說,這個.秘密,只有大宗主及守陵的幾位長老知悉.如今他與姬玉兒都不算浩然宗的弟子,劍隱卻將他們一起帶往後山,這,",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柑,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六章、九龍迷陣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八章、離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