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九章、天劍散魂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九章、天劍散魂

玉卑點上的"天 字劍與曰沖起,浩然,真武,般百,下"宗之中的天外巨劍便如驚醒的巨龍一般,紛紛昂首長嘯,將那開鋒劍氣綻吐萬里天外,其情景萬分殉爛神異!

白光,黑紅劍華,藍芒,火鳳劍氣,無不耀射四方,鋒銳天宇,如上古天劍開鋒重鑄,再煥發出追日斬月的磅礴劍氣!

茫茫世間,四道光虹遙相呼應,同時連接了那高遠至極的天與地,此情此景,倘若天上地下的神靈都在睜眼觀看的話,只怕也要被這無上鋒芒驚得驚心動魄吧!

因真武昆侖,般若少室距離浩然宗的太岳山有千萬里之遙,故而玉小碑下的五個人只能看到眼前的白色天字劍氣與萬丈深谷之中沖起的黑紅劍光遙相呼應,對遠方的變故是一無所知.但縱然如此,這劍光射天,雙龍如虹的奇景,卻已看得他們不能言語了!

唯有那被磅礴白色劍光所籠罩的李心白元神,卻是忽然朝著西面與南面各一轉頭,從面上那震驚莫名的神色來看,他似是同時感應到了真武,般若兩處的天外巨劍的召喚!

縱然此時他只是一個靈魂體,但他也已經意識到了面前這玉碑的重要性!這塊"天"字玉碑,竟是一樣神秘而龐偉至極的力量的源泉,而且必定與萬年前的那九劍天譴有著什麼聯系,否則,又怎能牽引,激發出三把天外巨劍的力量?

他正在恍惚迷離的時候,正前方的那個紅色玄奧古符之中忽然射出了一道炫麗的光芒來,李心白的元神猝不及防,被那強光一照,三魂,七魄竟然就此生生散開了去!!

其中一縷元瑣與那七魄一同伴著白光飛起,只一瞬間,便消失在了深邃的夜空之中.另一縷元魂則飄飄渺渺地飛起,竟是如一團不停變幻的青煙一般,無聲無息地朝那劍谷之內飛去了.

而最後的一縷元魂,則慢慢地落下,又如一縷細煙般斂回了李心白的祖竅之中.

那縷飄向劍谷的元魂來到劍谷上空時,正在往上噴薄激射的黑紅劍 氣忽地當空一分為二,一半徑直射向了天外,另一半則裹了那縷元魂.閃電般往劍谷之內斂去了!而玉碑之上的白光裹了李心白的一魂七魄,也拖著一道長長的光尾,如神龍般沒入了云間.

如此,等那兩道巨龍一般的劍光消失在蒼穹深處時,如夢初醒的五個人竟都沒有注意到李心白魂魄分離的事實.姬玉兒一回頭,這才發現李心白的元神早已消失不見了!不僅如此,玉碑之上的白光幾乎全部散盡,上頭的"天"字與古奧符篆也不知在什麼時候隱去了,巨大的石碑上只余一片空白!

姬玉兒心中一寒,倉皇喊道:"心白哥哥的元神哪里去了!?"

謫劍仙與劍隱等人這才回過神來,一看形勢不妙,謫劍仙立刻一個.箭步搶上來,一手已經按在了李心白的天靈蓋上!一縷神識注入他的天竅,在他體內游行一個周天之後,謫劍仙的面色卻越來越難看! 姬玉兒越看越驚恐,待他一松開手,便扯著他的衣袖問道:"前輩,他怎麼樣了?"謫劍仙蹙眉不語,只忽地屈身跪到,對身後的劍隱就是一拜:"劍 隱長老,此子乃是天下命運之所在,其一身維系著三大劍宗未來之盛衰,還望長老拋卻門戶之見,破例出手相救!"

劍隱心中疑惑,終于緩步走到了李心白的身旁.猶豫了一下之後,他終于從那白袍底下伸出了一只手,同樣按在了李心白的天靈蓋之上.

一看見那只手,姬玉兒與謫劍仙都愣住了 那只手皮光肉滑 竟似是一個童子少年的手一般!

以神識窺探一番李心自體內的情況一下之後,劍隱也深深到吸了一口冷氣,這,這種情形,竟,竟然是,"

李心白的一縷元魂與七縷精魄隨那白光直入云霄,也不知飛了多久,終于到了一個光明潔淨的所在,那里正聚著一團多彩光球,光球之內,有黑紅,潔白,赤紅,淡藍等諸色光芒!待他的一縷元魂與七縷精魄茫茫然地飛到那光球之外,那光球忽地化為了四道上古幻符,分別也是黑紅,潔白,赤紅,淡藍等四色.

其中赤紅色的一道幻符光芒一閃,裹了那七縷精魄,而後便直往南方飛去了.淡藍色的那一道也將那剩下的一縷元魂收入神光蕩謙的符篆之中,朝西邊飛去了.而那黑紅色的幻符在空中一旋,便迅速朝地面斂了回去.那里,正是太岳劍谷的方向.

唯有那道白色的上古符豪,仍靜靜地懸在半空,周圍一圈淡淡的光幕,似是世間唯一的光芒.

淡藍色的虛幻符篆飛行速度極快,似是心念一閃的功夫,便已遠飛萬里,回到了昆侖山之上:夜二只看見道微弱得幾乎天法辨認的墊草閃討,便汛小了天昆侖之下的劍墟之中.

那誘蝕不堪的天外巨劍仍靜靜地立在劍墟的云煙之中,剛才那湛亮如新,劍光射天的景象卻如同夢境一般早已消失,似是從未發生過一樣.那一線藍芒忽地自天外飛來,瞬息便沒入了劍心之中,那鏽蝕不堪的巨劍通體隨即閃出一層淡淡藍光,而後便恢複了原狀.

只是,一聲若有若無的玄冥咆哮,卻是忽地如水波一般在這空氣之中蕩漾開來.

那一縷元魂渾渾噩噩地隨那藍色幻符進入了另一個境界中,初時,上下左右都還如雞子一般混沌不清,朦朦朧朧的盡是望不到頭的一團黑霧.那元魂也如出生嬰兒一般神智未明,只是隱隱約約聽到前方有一把熟悉至極的聲音在召喚,教他不由得不跟隨過去.

待到後來,四圍漸漸清明,但見青煙遐升,煙水渺渺,青山如墨,空中數只仙鶴翩翩而飛,遠近萬頃碧波澄澈如玉,水旁的竹樹蘆葦,俱是如同水洗過一般的蒼翠清新.

而在那片片白云之上,卻是凌空懸浮著一座宮殿,遠遠望去.真是瓊樓玉宇,神仙殿閣!

那一僂元魂這時也慢慢恢複了靈智,待將此來的離奇經曆重新回想一遍,仍是驚奇不已.看這眼前的仙境甚是美好逍遙,卻不知道究竟是哪一處洞府?

因這元魂已經離了肉身.故而也並不落地,只是始終浮在半空飛行,倒也泠然快哉,仿若登仙一般.他飛得幾飛,見周圍均是仙山靈水,除了那些翩翩白鶴之外,再也見不到一個人,心中不由得奇怪.但就在這時,那平靜如鏡的水面上忽然撲起了一波惡浪,那元魂沒料到這甯靜仙境中竟會突然生出這樣的變故,一下猝不及防,竟被那巨浪劈頭蓋中!

但當那元魂驚駭不已地伸手遮住面目的時候,那巨浪卻幻影一般掠過,周圍的仙境山水也如夢煙一樣飛快地變幻起來,等那元魂再次定下神來時,眼前的一切都大已變樣!

縹緲仙境,云中樓閣,山水白鶴等全都消失不見了,出現在面前的,竟是一座大大的殿堂!殿堂的模樣並不陌生,竟是天昆侖之上的真武殿!但這真武殿憑空懸在一片月下的云煙之上,除了這殿閣之外,整個空間便空蕩蕩的一片,顯得分外的淒清幽渺.

宇宙無窮,天高地迥,茫茫時空之中,但卻似是只剩下這樣的一座殿堂一般,說不出的孤寂.那元魂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便踏著冷冷月色,走進了那真武殿之中.

殿堂之內也是空曠冷寂,幾點燭火在遠方搖曳,香爐之中散出的輕煙隨著燭火飄嫋,段段暗香仿如夢中之花一般盛放.殿堂正中的真武劍聖雕像,此時卻看得不太真切了.

空蕩蕩的殿堂,高大的塑像.古老的氣息,還有"一個白色的背影,一個熟悉的背影!那元魂霎時凝佇在原地,似是被一道閃電轟然打中了一般!

這時,那個.端坐在巨大劍聖塑像之下的白衣人終于緩緩地轉過身來,一身的仙風道骨,眉宇清俊,玉面上三縷長髯,說不出的清逸平和.

那元魂通體一震:"大"大宗師!".這元魂一時悲喜交加,其中的激動,驚喜與感慨,實在是無法形容!

這個幻境之中的白衣人,赫然是已經被無道天師擊得魂飛魄散的真武宗大宗師莊無名!大宗師天機清妙,氣質超拔塵俗,唯獨對李心白關愛有加,相互間保持著一種亦師亦友的關系,五位宗師之中,莊無名最受李心白的尊敬.

生死一別,距如今不過兩年而已,但那元魂卻似是感到過了千年萬年一樣.如今重遇恩師,也不管是夢境還是真實,那元魂含淚往前猛撲幾步,而後便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久久也不肯起來,只看到他低伏的雙肩在微微地起伏.

莊無名微微一笑,道:"心白,修道之人需入太上之境,忘卻世間一切悲喜才是.你雖年輕,但卻不能忘了師尊的教導

那元魂仍是跪在地上,痛哭道:"心白當然記得大宗師的教誨,但要讓心白學太上之忘情,淡忘諸位宗聳舍身相救的恩情,卻是萬萬不能!". 莊無名目中閃過一絲悲涼一絲欣慰,也不言語,只是伸手輕輕一扶,便隔空將那元魂托了起來.那元魂又流了一會兒淚,這才扭頭四顧,對莊無名說道:,"大宗師,這里究竟是什麼所在?你"你不是被無道天師與顏九真那兩個惡人害的魂飛魄散了麼?如今這一切又究竟是怎麼回事?.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七十八章、離魂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章、師徒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