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四章、菩提雪藥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四章、菩提雪藥

終于從北京回來了~~~忙著給老哥搬家,清潔衛生,然後過年~~~前面的更新,都是過年前提前設置的.今天開始,後面的更新應該會正常些了

這十幾天來,幾乎沒怎麼寫過稿子……

幸好……過年前拼了十幾天,還弄了點稿子…

——————

第二天早上,姬玉兒帶上自己整理好的音香與音光幻影的樂譜,半懷希望半懷忐忑地來到了劍隱居住的凌空小茅屋對面.

晨曦初現,紅日的光芒刺破了茫茫云海,云煙散盡,山石嶙峋,古木巍峨,大好山色,盡數呈現眼前.

姬玉兒正對著無窮云天發呆,一個身影忽地出現在身前.定眼一看,正是一身白袍的劍隱.姬玉兒一喜,忙將樂譜雙手奉上,說道:"老前輩,昨日的樂譜,小女子已經整理出來,還望前輩收下……"

劍隱伸出一只手,接過那本樂譜.翻看了幾頁之後,那孩童一般的面容上便lou出了幾分激動之色.他哈哈笑了幾聲,說道:"果然是人間絕技!那老夫便恭敬不如從命了!"說完,便將樂譜放入了懷中.

一轉頭,便看到了那嬌弱女子巴巴的眼神.劍隱心中輕歎一口氣,說道:"那個小子倒真好福氣,有你這樣一個音伎超凡的可人兒替他擔驚受怕,他便是死了,也值了."

姬玉兒沒想到這個隱居了百余年的世外高人竟然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臉兒不由得微微一紅.劍隱又說道:"老夫今天叫你來,其實是要給三春中和劑再找一樣藥引."

姬玉兒柳眉輕揚,剪水秋瞳之中lou出了一絲驚異:"藥引?可是……奴家對于醫藥之事一竅不通,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前輩的忙呢……"

劍隱說道:"老夫當然知道你不通醫道,但這個藥引,卻是只有你才能找得到."

姬玉兒更加驚奇,但一想到倘若自己真能盡快找到藥引,李心白便可以早日擺拖苦痛,心中便又多了幾分堅定與急切,于是便毅然說道:"前輩請說,只要是玉兒能夠辦到的,哪怕是刀山火海,玉兒也不惜走上一回!"

劍隱見她說得斬釘截鐵,也被她的誠意所感動.他說:"既然如此,老夫便直說了.這三春中和劑,需要一朵千年七瓣春蘭靈芝,一根龍髓地春人參,分別稱為天,地二春.老夫的藥廬中藏藥甚豐,這天地二春都已齊備.但除此此外,還需一樣東西以作'人之春’."

姬玉兒好奇地問道:"三春,莫非是天,地,人三春?那麼,這個"人之春"需要什麼來做藥引呢?"

劍隱略猶豫了一下,說道:"此第三春,卻是需要一個十**歲的綽約處子身上的血液.以匕首輕輕割開血脈,注滿約莫一茶杯的春血,便可與其余兩種藥物煉制成三春中和劑."

姬玉兒這才明白過來.

在這蒼涼高渺的西太岳山上,十**歲的綽約處子,便只有她一個了.加上她容貌絕美,玉潔冰清,確實是最佳的人選.

姬玉兒小嘴兒一抿,一捋衣袖,已經lou出了雪白的手臂.她望向劍隱,目中lou出了毅然的神色:"前輩,莫說是一茶杯的血,便是要了玉兒的這條命,玉兒也沒有半句怨言!"

劍隱見她已經同意,便點了點頭,一揚手,一股柔力裹起姬玉兒,穩穩當當地將她送到了對面那個凌空小茅屋的門口外.剛剛落地,卻發現劍隱已經化光回到了小茅屋之中.

這茅屋通體以竹木搭成,潔淨簡樸,頗有幾分雅韻.一進屋,姬玉兒便發現了一個奇異之處.原來這茅屋地板的正中間卻是有著一個圓形的洞口的.那洞里置著一座藥鼎,藥鼎周圍水光火氣動蕩,還不斷地有白色的煙氣從四處冒起,下面便如有著一口冒著熱氣的溫泉那般.

劍隱手上聚起了一團白光,輕輕一推,那藥鼎的蓋子便緩緩升起,里頭冒出了一股濃郁的藥香.他回頭望著姬玉兒,說道:"這春血須是剛剛從人體流出的才最有效果.時間倘若長了,血中之體溫散盡,這春血便敗了.所以,老夫才讓姑娘一大早的來到此處等候."

姬玉兒也不多言,便伸出玉臂,懸在了那藥鼎的上方.她朝著劍隱點點頭,示意自己已經准備好了.劍隱于是伸出兩只手指,隔空輕輕一劃,一道銳利的白光一閃,姬玉兒那玉脂般嫩白的肌膚上便割開了一道細長的血口.小溪般的血液滴滴答答地往下淌,盡數落入了那煙霧朦朧的藥鼎之中.

待那分量已足,劍隱便又一彈手指,一蓬白色的粉末不偏不倚地落在姬玉兒的傷口上,一陣清涼的感覺傳來,那傷口竟神奇地愈合回來.

劍隱又一揚手,那一直懸在半空的藥鼎蓋子便重重地落將下來,蓋在了藥鼎之上.此時,劍隱的神情一肅,一股強悍無匹的氣勢陡然從身上溢射出來,那熾熱的元氣之力,令站在他身旁的姬玉兒感到面目熾痛.

"女娃子,你先退後幾步.老夫煉藥時動靜比較大,這元氣的力量又甚為霸道,小心誤傷了你."

姬玉兒心知自己留在這茅屋里也沒有太多的作用,便自覺地退到了小茅屋的外頭.

茅屋之中,劍隱運起了十成的浩然元氣,左右兩手一旋,兩道赤紅色的練光便破掌而出,如同飛龍般在空中旋了幾旋,而後便落入了藥鼎之下.那小小的茅屋之中,立刻便綻出了紅,黑,白,黃等各色光華,那熱氣更是比起剛才強了十倍也不止.

一股又一股的熱風如巨浪般從茅屋中沖出來,若不是姬玉兒運起巫力來抗拒,怕是早就被那大風吹落懸崖下去了.

茅屋內的美麗光華或強或弱,或明或暗,如是變化七次之後,一縷五彩云氣便不知不覺地聚在了那茅屋的上空.而後,茅屋外的姬玉兒便見到屋內被一團濃密的白霧所籠罩,劍隱與藥鼎都隱沒在了濃郁的藥霧之中.

忽地,又是一團耀眼的紅光射出,白霧之中,竟隱約可見有龍虎之形騰挪互搏,其景神幻異常!一縷縷濃郁的藥香撲入姬玉兒的鼻中,令她感到整個身子都有些發飄.緊接著,又聽到了一陣清脆美妙的金玉撞擊之聲,似是從那藥鼎之中發出來的.

姬玉兒又驚又喜地想道:莫非是這三春中和劑快要煉成了?

正要拂開眼前的云煙看個究竟時,卻忽然又聽到了"轟"的一聲巨響,一股磅礴的巨力沖天而起,一下子便穿破了那茅屋的屋頂,將那厚重的鼎蓋高高地擊起十數丈遠!

姬玉兒一驚,立刻便又感到了從那藥鼎之中撲出來的一股冰寒之意!陷身于白霧中的劍隱啊的一聲輕呼,仰頭望去時,眼中卻出現了許多白色花瓣的影子!!

從藥鼎中沖起的那股冰涼香氣之中,卻是夾雜著繽紛如雪的漫天花朵!菩提聖潔,春雪香寒,若真若幻,薄如蟬翼,美不勝收!!

一見那花兒,姬玉兒與劍隱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小梵雪菩提!?"

空中的小梵雪菩提花僅僅存在了短短的一瞬間,便又盡數化為了一道白練,盡數斂回了那藥鼎之中!那藥鼎的蓋子這才重重地落下來,又嘭的一聲蓋在了藥鼎之上!

劍隱這才回過頭來望著姬玉兒,目中竟盡是驚訝之色:"姬姑娘,你體內的血液,為何竟會有這小梵雪菩提的冰寒之力!?莫非,你竟然服食過小梵雪菩提子?"

姬玉兒想起當初與李心白共同分食一顆小梵雪菩提子的往事來,那香豔旖旎的感覺刹那湧上心頭,令她面上一陣發燒.她面色緋紅,微微點了點頭,卻不敢說起詳情,只是含糊地提到,自己與李心白都曾經服食過半顆小梵雪菩提子.

劍隱一聽,不由得大喜過望,笑道:"小梵雪菩提子聖潔香寒,本身便具有清毒驅邪的佛性,故而連你的血液中也有了這樣的特性.這三春中和劑中加入了你這特殊的'春血’,效果必定是更勝一籌!"

姬玉兒聞言,心中也是甚為欣喜.

又等了近一個時辰,那三春中和劑終于煉成,劍隱將那玉白色的濃稠瓊液裝入一個小葫蘆之中,又將服食使用的方法詳細地告訴了姬玉兒.姬玉兒又說了許多感謝的話語,這才滿心歡喜地帶著那小葫蘆趕回了李心白養病的小木屋之中.

九轉天鳳元丹,三春中和劑,劍隱老前輩所說的三大療傷必備條件,如今已經有了兩樣.只要回到琅琊關,請皇茗月以凰血之力去引導,煉化那九轉天鳳元丹的火元,李心白體內的邪毒應該可以清除殆盡.

不但如此,有了九轉天鳳元丹的力量,李心白甚至可以在短時間之內一躍三階,從初階劍尊躍升到初階大劍尊的層次,從而擁有可以與東陸諸巔峰高手一戰的能力!

雖然這力量不能維持太長的時間,但倘若掌握得好,那力量也絕不可以小覷!

回到小木屋之中,卻發現謫劍仙並沒有守在李心白的身旁.姬玉兒替李心白換了藥,又替他擦去了額上身上的汗水,大半天過去了,到了日落黃昏的時候,謫劍仙也還沒有回來.V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三章、修魂煉魄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鳳雷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