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鳳雷龍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鳳雷龍

原來,那隱身于云霧月光之中的兩個黑影,正是浩然宗之中負責管束懲戒弟子的戒律院的長老.這些長老雖然不如劍陵之中的那些前輩一般神出鬼沒,但也都盡是鐵面無私之輩,一旦接受了大宗主的命令,便是絕不徇私.

謫劍仙重返太岳山,見過的長老多數是當年相識的故人.這兩個戒律院長老當年其實也是謫劍仙的師兄,彼此並不算陌生.他們雖然接受了董元昊的命令監視屈九離,但有這樣一段舊情在,只要謫劍仙與屈九離並無觸犯浩然門規之舉,他們也並不打算出手干涉.謫劍仙進入太岳劍谷,已經得到了他們的默許.

浩然宗底蘊深厚,除了西太岳的劍陵之中的幾位長老之外,戒律院之中也有數位長老已經突破了大劍尊的級別.倘若真的將這些長老動員作戰,只怕天下並無勢力可以抗衡.而這兩位長老都是戒律院中級別極高的人物,都已達到初階大劍尊的修為,顯然是董元昊為了防止屈九離逃離太岳山布下的一步棋.

謫劍仙自信憑著自己與屈九離的能力,這二位長老當然無法阻攔他們的去路.但一旦動手,便是等于斷了與浩然宗的百年情分.屈九離既然不願意下山,便也沒有動手的必要了.實際上,對浩然宗的這份情意,不但是屈九離,即便是謫劍仙的內心深處,也是無法割舍的.

謫劍仙回頭望一眼屈九離,執住他的雙手道:"師兄,送君千里,終有一別!今日就請到此留步.世路坎坷,但他日一定會有一馬平川之時,保重!"

屈九離心潮一陣澎湃,亦勉強展顏笑道:"待守的云開見月明之時,為兄再與你共浮三大白!"謫劍仙與他相視一笑,彼此目中都多了幾分豪情,一聲大笑之中,那白光便沖破云霧飛向了天外.

屈九離久久地仰望著白光消失處的一線天空,心中一派悵然.良久之後,方禦劍回到了劍谷之中.而大石後的那兩位神秘長老亦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煙霧中.

李心白的一縷元魂在昆侖之墟內修煉大化玄一劍,隨著時間的流逝,其劍法自是日益精進.但幻境之中的陰寒之氣也是越來越厲害,大有將其精魂凍結之態勢.

原來,那天劍之後,卻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便出現了一頭巨大的玄冥巨獸.雖然只得一個龍龜般的巨大頭顱lou在外頭,其余的身軀俱是隱在淡白色的月光之中,但那無上神威卻也令人睹之心驚!

那玄冥巨獸每日出現一次,一旦現身,便是吞天吸月,而後便將一股玄冥寒氣噴在李心白的元魂之上,令他凝結在一團寒冰之中.

幻境中的天劍寒氣糅合了天上真月之太陰之氣,化為了淡白色的霜流,便盡數被玄冥寒冰凍在了里頭.元魂通體承受霜刀冰刃的切割,自是萬分痛楚,但在痛楚之中,天劍幻符對太陰之氣的吸納,煉化卻反而大為加快,大化玄一劍的修煉,似乎也因為得了玄冥寒氣的助力而尤為精進.

那玄冥寒冰仿如萬年寒鐵,堅不可摧,往往是那元魂窮盡一切力量,用盡了一日時間,才令那寒冰稍微稀薄了一些.但第二日一來臨,那玄冥巨獸便又從巨劍後探頭出來,又將一股寒氣吹在寒冰之上,那寒冰便又愈發的厚實堅固.倘若元魂融化寒冰的速度不及玄冥吹息的速度的話,只怕這元魂便要永遠冰封在那太陰寒冰之中.

如此一來,那一縷元魂便是要與這玄冥巨獸展開曠時日久的拉鋸戰了.幸好的是,隨著元魂所吸收的太陰之氣的增加,元魂本身附帶著的元陰精粹也愈發的渾厚精純,其中的天劍符印更是化作了璀璨冰晶的模樣,外頭也漸漸地凝起了一圈幻美的雪色光帶,顯示出這一段時間修煉的非凡成果來.

另一邊,李心白的七魄在菩提巨劍中也是不斷地承受著那天鳳烈火的焚燒,七魄的靈體愈發地顯出赤金般的顏色來,大有凝成實質的態勢.

其所處的那個天鳳火鼎內,除了烈火之源的天鳳符印之外,如天地山岳一般聳立著的神鼎鐵壁上更是有著無數紅光流麗的古文字.每當那神武非常的赤色天鳳化為紅光在火鼎內飛翔時,那古奧文字也隨即發出多彩光芒,將一個個奇幻的符印光團投射在那天鳳身上,令其通體異光閃耀,實在是美不勝收.

那烈火天鳳得了這無數符印的力量,體內的火元更是澎湃浩蕩,翅膀一旋,便是激出無數赤火旋風來,一波接一波地往火焰中心的七魄靈體轟去.

看這態勢,李心白的這七魄倒是變作了天鳳火鼎之中的一樣材料,要被煉成什麼元丹一般.只是倘若這七魄能夠承受得住這番磨煉,那七縷元魄都必將拖胎換骨,升華無極.若果能夠回到肉身之中,只怕李心白的魂劍一出,其中的火烈之力便能將對手的魂魄化為一團火煙!

這一日,那仿若金鐵之軀一般的七魄吸納了滿滿的一身火元之力,那精氣充沛至極,已經仿若怒濤一般在七魄的竅穴,脈絡及那天劍符印之中流動沖擊,到最後,卻是驀地化為一道紅光,以迅雷之勢轟向那天鳳火鼎的頂部!

紅光在天,竟隱然化為天鳳之形,尖唳破空,更顯出這道火元勁力之神異強悍!看這態勢,竟似是李心白的七魄煉化天鳳火力有所成就,竟顯出了破鼎而出的野心!!

但那天鳳紅光未到鼎蓋之處,那如天開闊的鼎蓋卻忽地打開,從中暴射出一道強烈至極的白光,隱隱間,似是有什麼法寶正從那白光之中激射下來一般!

已經靈智大進的七魄愕然抬頭,卻見那聖潔的精光當頭一打,正好轟在了自己激射出去的那道天鳳火光之上!兩道強光激烈相撞,一聲霹靂震響,竟是整個天鳳火鼎都震動起來!

但從上而下的那道聖潔白光顯然要遠勝那天鳳火光,震響過後,那紅光便是敗下陣來,被擊得倒射而回.而那聖潔白光卻是不依不撓,仍在後頭緊追不舍!

七魄靈體待要閃避,但那白光卻是神速無極,一個照面,便已如囚籠一般將那七魄靈體罩在了里頭!待到白光稍為黯淡了一些,才看清白光之中原來有一朵倒扣著的巨大雪蓮,那聖潔的光芒,卻是從那剔透晶瑩的蓮花之中放射出來的.蓮花的中心,更是隱隱浮著一個佛家真言,模糊有若水汽,但瑞氣卻是無邊.這雪蓮一壓,那已經吸納了無窮火元的七魄便是動彈不得,通體更是被一股極上冰雪寒意所籠罩,冷熱交煎之下,那元魄像是要生生爆裂開來一般,縱然萬雷轟身,其痛苦想來也不過如此罷了.

七魄靈體幾番突圍不得逃拖,那聖蓮卻是緩緩一合,竟將那靈體籠在了花瓣之中.

待那聖蓮又合為了一個通體發出瑞白淡光的花骨朵,天鳳火鼎底部的天鳳符印便又紅光大作,火鼎之內便又旋起了無數火元,遠望去,倒似是無數火鳳挾著熊熊烈火包圍過來一般!

奇怪的是,當聖蓮被那狂暴的鳳火肆無忌憚地燒灼咬噬時,聖蓮內的七魄靈體反而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舒適之感,靈體之中的狂暴火元被那聖蓮的冰雪白氣一中和,便是立刻溫和了許多.那靈體得了這兩種混合能量的溫養,一時便有若置身于無窮妙有之境,大有清心坐蓮之樂.

那赤金一般顏色的天劍符印之外,隱隱約約地孕育出了一朵白蓮花的雛形,蓮花之外,七個佛家真言的虛幻文字繞著天劍符印緩緩旋轉,漸漸地便成了一道圓形的白虹.那幾個佛家真言之中似是蘊著三千世界一般,涵容之力極為巨大,不管如何強悍野性的能量,在其中俱是溫順得如同綿羊一般.即便是不同屬性的能量,經那佛家真言一旋,竟然也能調合在一起.如此一來,火元,冰元兩股力量便在天劍符印之中自然相融,合生為了一道更為精純,更為溫順的能量.

看起來,這聖潔神幻的白蓮花,竟似帶著佛門無上神通,有著中和陰陽的奇效.

李心白的另一縷元魂置身于太岳劍谷的巨劍幻境之中,在那與太陽齊高的石台上日日承受元陽之氣的照射,也已經過了將近一年.

幻境中的一年過後,元魂內的天劍符印便如朝日初生,通體發出融融紅光,溫煦照人.元魂本身也陽流溫暖,不知吸取了多少太陽精氣.

但這第一年過去後,除了那太陽日日聚焦為光柱射在元魂身上之外,那太陽之內也飛出了一個劍客的幻影來.這劍客幻影身姿偉岸,使得一手絕世劍法,竟是日日黃昏之時都前來元魂打坐的石台上練劍.

這一劍威力極為巨大,初初見他使出時,只感到颶風動蕩,幾有翻山倒海之效.過了一段日子之後,那劍勢卻在颶風之內夾帶了至精至純的太陽真火,劍鋒所指之處,天火流墜,無堅不摧.又過了一段日子,那劍勢便又在風,火之力之外,加上了金光明烈的雷電,初時只是劍吐電蛇,後來卻是發出了更為澎湃駭人的雷龍,劍行之處,高山崩摧,大海蒸干,簡直有著覆滅天地的神威!

那雷龍威力過大,有些甚至中途反噬而回,但轟擊在那劍客幻影身上時,卻如小石子撞擊在泰山之上一般,竟不能撼動那劍客一分一毫!那岳峙淵渟的氣度,教人不得不心生膜拜之意!V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四章、菩提雪藥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七章、劍道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