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八章、大日如來揭諦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八章、大日如來揭諦

皇茗月立刻感覺到了李心白身體上表現出來的異樣!伸手一探,他的胸膛竟冷得刺人肌骨,就連頭發眼睛上都已開始凍結了一層薄薄的霜晶!

皇茗月心知這是他體內的太陰之氣暫時占了上風,倘若不及時以九轉天鳳元丹中的鳳火火力去調和壓制的話,只怕李心白渾身的脈絡,血管與骨骼都要被那暴烈的太陰之氣完全冰封破壞!

皇茗月迅速捏開李心白的嘴巴,將那九轉天鳳元丹塞進了他口中,又從自己的丹田處提起一道凰血之力,然後便毫不猶豫地將嘴唇湊上去,又隔空將那凰血之力輸送進李心白的嘴內.

那凰血之力便如春日的溫泉一般,將那九轉天鳳元丹送入了李心白的肚子里.九轉天鳳元丹一旦沾上那三春中和劑的藥汁,便迅速地溶解開去.三春中和劑與李心白體內的太陰之氣都是呈現出淡白色的光芒,而那九轉天鳳元丹一融化開去,便是放出了淡淡的紅光,紅光之中,還隱約有火焰幻影躍動.而隨著那元丹溶液的擴散,一股熾熱至極的火元便從丹田向四體百骸蔓延開去,仿如野火燎原一樣,很快便行遍了李心白的全身.

待到此時,李心白的內丹真日之中也應激出一道澎湃洶湧的陽流來,堂堂皇皇,強健有力,與那九轉天鳳元丹的火力混合在了一起!

如此,三春中和劑的溫涼之力,太陰之氣的寒冷之力,九轉天鳳元丹的火力,太陽之氣的陽流,四股迥異的力量便開始互相糾纏,吞噬!一白一紅兩道能量便如兩條小龍一般緊緊地糾纏在一起,彼此互不相讓,都極力地想將對方融入自己的體內.但又由于這兩股力量正是勢均力敵,故而僵持了半日,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時間一長,糾纏在陰陽之氣中間的三春中和劑,卻是仿如膠水一般,慢慢地將這兩股水火不容的能量粘合在一起.白色氣流與紅色氣流相交接的地方,有部分能量已經開始相互滲透融合,頗有你我不分的態勢.

這個過程雖然極為緩慢,但陰陽之氣的調和,融合,卻是在穩定地進行之中.

那時,皇茗月已經將李心白扶了起來,兩只玉手同時按在他雙手的手心,將那深厚而精純的凰血之力緩緩地輸入李心白的體內去.那凰血之力顏色比起九轉天鳳元丹的丹朱之色要更深,入了體內之後,兩道能量竟然自然相吸,合生出一道璀璨奇異的羽光,恰似是鳳凰呈祥一般!而這鳳凰氣息合流之後,便慢慢將真武仙氣與浩然元氣兩條桀驁的"小龍"包裹在了中間,鎖住了"龍頭".

等到那陰陽二氣感覺受到束縛,開始反抗扭動之時,那鳳凰氣息卻是又發出淡淡的璀璨羽光,慢慢地滲入陰陽二氣之中去!數番掙紮無果之後,陰陽二氣便似是雖未被馴服但卻又不得不服從的野馬,在鳳凰氣息的導引之下,開始在李心白的體內作周天流動.

經過那百川交流一般的經脈之中時,三春中和劑的藥力開始完全釋放,那早已傷痕累累的脈絡得了藥力的溫養,里頭的傷口開始自行修複,愈合;就是那些薄得幾要爆裂的血管,此時也慢慢恢複了彈性,管壁也因吸收了藥力,鳳凰氣息及陰陽二氣之後變得更加堅韌厚實了.

李心白的身體便如一片滿目瘡痍的土地,終于熬過了寒冷的冬天,開始恢複了生機.大地回春,劫後余生,這殘損不堪的身體,如今便愈發的堅韌而強健了.

皇茗月引著那一道凰血之力,將李心白體內幾股磅礴而紊亂的強力慢慢地馴服下來,令其在李心白的體內緩緩地運行了九個大周天.

每運行一個周天,李心白的面色便紅潤一分,那本已有些枯萎的肌肉也漸漸恢複了生氣.三春中和劑的藥力慢慢擴散開去,漸漸消融化入了陰陽二氣及九轉天鳳元丹的火力之內,再也無跡可尋.但在這藥力的滋潤和膠合下,那本是水火不容的陰陽二氣,如今卻極為自然地渾融為了一股新的能量,陰陽相合,水火相生,你我不分,恰似是一道先天而生的奇妙真氣般.

倘若李心白如今擁有神智的話,他必然會發現,體內的真武仙氣與浩然元氣再也不是"涇渭分明"的狀態.那內丹明月與內丹真日已經初現"日月共形"的胎合之勢,大有 "小乘勝境"的奧秘.而那真武仙氣與浩然元氣更是可分可合,一切隨心所欲了.

至于那火烈狂野的天鳳火元,如今則源源不斷地流入了他體內的那個"禪穴"之中,與那空妙深慈的般若禪氣圓融為一.

般若劍聖釋若天本來便是鳳族中人,體內擁有上古天鳳的火力,他後來參透的《般若經》雖然是以修煉禪氣為主,但這靜修禪悟,證得菩提的過程,與傳說中的鳳凰涅槃卻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故而李心白服下釋若天留下的這顆九轉天鳳元丹之後,元丹的神力卻是極為自然地與他體內的禪氣融為了一體.不但如此,那新生的天鳳禪氣更是渾厚了十倍也不止.

如此一來,以他體內的"日月內丹"與"天鳳禪穴"為兩大源頭,那豐盈精純的仙元之氣及渾厚清潤的天鳳禪氣便作海灌百川之勢,將那些新生的力量源源不斷地運往李心白的四體百骸.這些仙元之氣與天鳳禪氣所到之處,李心白的脈絡,肌肉,血管及骨骼都如獲新生,渡上了一層淺淺的金玉之色,說不出的神奇.

就在這短短的一日一夜之中,李心白體內的丹元陰陽劫及巽虎邪毒,便無聲無息地消弭了.

日光漸漸明亮,溫暖的風兒將清晨的清脆鳥鳴與花竹清香送入黑色的紗帳中來,皇茗月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緩緩地睜開眼睛,心里無端地產生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再定眼去看端坐在面前的李心白時,只見他面色中已經帶上了健康的淺紅,呼吸也甚為平和勻稱,呈現出一副氣定神閑的態度,卻似是睡著了的孩子一般.

他身上的傷口也已完全愈合,只在他精壯**的胸膛下方,留有一個讓人心驚的槍傷疤痕.

皇茗月收了星凰咒的手勢,看著那個長達幾寸的傷疤,一時竟有些失神.她想起了當日那驚心動魄的一幕,想起了他的鮮血飛濺在自己臉上時的那種絕望欲死的感覺.當時他舍身前來救自己拖困,生生受了嬴武翦的一槍,幾乎連命也送掉了.

那時,他僅是出于同仇敵愾之誼,或是還有其它的情意,才替她硬受了這一槍?

皇茗月輕輕地搖了搖頭,想將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從自己腦中驅趕出去.經過這一日一夜的運功療傷之後,她自己的凰血之力也損耗頗巨,身子有些疲憊發軟.倘若能像眼前的這個家伙那樣,無憂無慮地睡一覺,那該有多好!

可她只要一合眼,腦中便會不斷地湧出嬴武翦,顏九真等人猙獰的面容,湧出東周百姓號哭逃難的慘狀.百年王朝的氣數,江南蒼生的安危,以及父親的遺言,這天大的責任,無窮的煩惱,為什麼偏要她一個弱女子來獨立承擔?

皇茗月輕輕垂下頭去,幾縷黑綢般的絲發已經柔柔地落在了李心白的胸膛上.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感到很累,很累,很想就這樣便倒下去睡一覺.

她合上眼睛,屏住了呼吸,按捺住小鹿一樣輕快的心跳,將頭輕輕地放在了李心白的肩膀上.他那強壯的肌肉和充滿彈性的肌膚,讓她產生了一種安全的感覺,似是這樣一kao,便可將一切的煩惱都拋在腦後一般.

皇茗月將那明月一般的臉龐緊緊貼在李心白的肩膀上,心情卻忽而變得無比甯靜.什麼也不用想了,什麼煩惱都如云煙消散了,就這樣,靜靜地,與他獨坐一會兒吧.

她放松了身子,將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李心白身上.但她忘了李心白此刻是渾無意識的,那身子一受力,便是直直地往後倒了下去.皇茗月猝不及防,竟抱著李心白的身體一起倒在了地上.一時鬢發如烏云般散亂,那臉蛋緊緊地貼在了他那散發著熱氣的胸膛上,柔嫋如柳枝一般的身體更是癡纏在了他的身上,便如情人愛侶一般的親密.

皇茗月的臉兒都煞白了,一顆心兒幾乎要跳出嗓子來.偷眼往上一瞄,這才發現李心白仍是緊閉雙目,對眼前的事情一無所知.皇茗月松了一口氣,這才慢慢地撐起身子來.

她的這幾個動作,既似孩兒般的天真,卻又帶著幾分少女春色之媚,倘若讓世上的男子見了,只怕沒有幾個不心生憐愛的.

皇茗月抬起身來,見李心白仍是如孩子一般酣眠,就近凝了他一刻之後,心中卻又產生了一種不知是怨恨還是傷感的複雜滋味.

是了,他還在睡眠,他什麼也不知道!我這一個冷淡若冰,鋒利如箭的女子,在他面前,已經變得柔如春水一般了,可他知道些什麼呢?

只要醒來,只怕他只記得那個為他傷心欲死的玉兒姑娘吧?

正是心亂如麻的時候,宮門外卻忽然傳來了一把聲音:"皇貴妃,茗月姑娘!"

皇茗月一驚,外頭傳來的,正是姬玉兒的聲音!

皇茗月急忙整理好自己的鬢發儀容,又手忙腳亂地將李心白的上衣替他穿好,一切停當後,這才收斂心神,一揚手,拂起那如水飄漾的黑紗,隔空將十數丈之外的宮門打開.

宮門一開,姬玉兒便神色慌張地沖了進來,說道:"茗月姑娘,北秦人忽然發動突襲,嬴武翦以九陰巽虎妖尸陣叩關攻城,我……我義父也駕起血石陰符棺助陣,如今前方戰事緊急,謫劍仙老前輩讓我轉告茗月姑娘,不管心白哥哥的傷勢如何,立刻帶上他撤離!"

皇茗月大吃了一驚,想道:我不過是在這里閉關了一日一夜而已,沒想到前方的形勢便產生了如此驚人的變化!

她伸手招來一個凰羿衛士,這才知道關外的戰況.

原來,嬴武翦蟄伏數日之後,在昨日終于做好了一切准備,再次對琅琊關發動了猛攻!此次進攻,卻是以北秦一方的修真之士作為前驅!嬴武翦身先士卒,偕同那九陰巽虎妖尸陣,在琅琊關之外凝起一頭黑云巽虎,攻得琅琊關搖搖欲墜.

這九陰巽虎妖尸陣本來已被謫劍仙與皇茗月各毀去一頭巽虎妖尸,但如今在那九陰巽虎妖尸陣的兩個空缺位置上,卻各自多了一條如蛇如蟲,通體發出銀色冷光的妖物!這兩只妖物頭部呈三角形,狀若怪龍,頭頂各生兩只丑陋的多杈犄角,頸上與嘴邊有根根觸須,如蛇亂舞,其腹部平滑,環節如蝗,口中絲絲嘶鳴,令人心驚膽寒!

謫劍仙見了這兩只妖物之後,心中也是震驚莫名!那盤踞在銅虎樓頂端的銀鱗怪物,赫然是一條已經進化了兩次的焚骨蝗!這焚骨蝗的本體形狀猶如巨型的螞蝗,進化一次之後,便有天蛇之形,進化兩次之後,便隱然有邪龍之態,不論是體形或是妖力,比起進化前都要勝出十倍!

這樣一條進化了兩次的焚骨蝗,卻是可以稱為焚骨龍蝗了!

而另一條焚骨蝗雖然並未進化兩次,但也已經有了天蛇之形,顯然是一條進化了一次的焚骨蛇蝗!

最可怕的是,這兩條進化後的焚骨蝗腹部各有一道駭人的紅線,那三角凶瞳內也已完全變成了血色,顯然是與謫劍仙曾經見過的那些焚骨蝗並不一樣!

另一側的顏九真凌空踏在那口血石陰符棺之上,一副天妖之態.當他看著九陰巽虎妖尸陣中的那兩條焚骨蝗時,目中盡是滿意之色.

這兩條焚骨蝗是從謫劍仙的劍下逃回來的五條焚骨蝗進化而成.在進化之前,顏九真已經將這五條焚骨蝗放入血石陰符棺之中,經過血石陰符棺以大凶之力的煉化之後,這五條焚骨蝗已經與謫劍仙遇見的焚骨蝗不可同日而語!

如今再經過進化,這一條焚骨龍蝗與一條焚骨蛇蝗,實力早已超過了被毀的兩頭巽虎,故而現今出現的這個九陰巽虎妖尸陣,實力要遠遠勝于以前!

果然,這改造過之後的九陰巽虎妖尸陣一旦出場,東周一方立刻便招架不住了.

謫劍仙放出了那道九龍雪幻符,釋懷素大長老也同時展開了那道十大光明卷,就在那雪幻洞天內,九條白龍騰云駕霧,吞云吐月,氣勢甚是磅礴.而十大光明卷之內也放出了圈圈多彩佛光,十大光明尊者作金剛怒目之狀,或手持金剛杵,或托著光明金鍾,在一片雄壯沉肅的梵音之中撲向了九陰巽虎妖尸陣.

嬴武翦一人獨自立在九陰巽虎妖尸陣之中,面對道,佛兩門無上真法的夾擊,他卻毫不在意,巽虎神槍一挺,那烏云上的飛翼巽虎一聲怒咆,吐出一團黑雷光球,九條白色幻龍似是極為畏懼那黑雷光球,紛紛躲避遁去.

這九條白龍一消失,那個雪幻洞天便威力大減,縱然是普通的士兵,也可以將洞天內的情形看得清楚通透,再也沒有了迷惑敵人的功效.

如此,空中便只余下了那十個光明尊者在與那頭烏云飛翼巽虎作戰.這十大光明尊者雖然並不畏懼那黑雷光球,但黑烈雷霆轟來,也是要動用五名光明尊者的力量方能抵擋得住.

就在這時,嬴武翦冷笑一聲,巽虎神槍當空一旋,又破開了一朵紅豔的巽虎薔薇真符!底下的九陰巽虎妖尸陣之中隨即升起一道銀光,與那巽虎薔薇真符合體之後,便是擴張為了一條巨偉如龍的焚骨龍蝗!!

這焚骨龍蝗身上的妖氣與戾氣比起烏云之上的那頭飛翼巽虎要更為強大,在空中一旋一卷,一股颶風便夾著磨盤大的巨石刮向琅琊關!

一時飛沙走石,天昏地暗,琅琊關上的士兵們紛紛撲倒躲避!

釋懷素見勢不妙,急忙召喚兩名光明尊者前來守關!但就在那時,天空中那條橫跨半邊天的焚骨龍蝗卻又是一聲咆哮,口中噴出了一團熒白粉亮的火焰!

那火焰的顏色極為詭異古怪,照得琅琊關上的三大長老與謫劍仙面如銀紙,四人心中皆是駭然!

這團熒白火焰奔騰如龍,卻是朝最後的三大光明尊者熊熊燒去!這三大光明尊者見對方來勢太強,便各自將一身金光盡數聚在最前的那個光明尊者的金剛杵之上,凝造出一道無堅不摧的氣勁來!

但那熒白火焰一與金剛杵相觸,火焰中便似是升起了無數白色鬼影,如萬千煙氣一般迅速沒入了那金剛杵的體內!未及一瞬,那金剛杵之上的金光便完全黯淡下去,整支金剛杵也憑空解體,化為了一團黑灰!

那三大光明尊者失去了金剛杵這個最後屏障,便是完全暴lou在那邪異至極的白色火焰之下!

轟的一聲,那團火焰便如一個巨大的白色浪頭一般,完全將三大光明尊者裹在里頭!只見當前的那個光明尊者驀地挺胸一擋,身軀也瞬間擴大了數倍,竟是以一己之力,生生地將那團邪異的熒白火焰攔了下來!

但那熒白火焰實在是太厲害,白亮的火苗一鑽一騰,那個光明尊者便再也承受不住,通體明光一暗,轟的一聲,便是化作了六個虛幻的佛家真言文字,斂回釋懷素手中的十大光明卷去了!

這個光明尊者雖然舍身護住了身後的另外兩名光明尊者,但其自身的佛家法力也已完全被那焚骨龍蝗的白火所破壞,自此便是再無效用了.這十大光明卷,從此便要改名為九大光明卷了!

三大長老與謫劍仙見這焚骨龍蝗的白火竟是如此厲害,都不由得大吃了一驚!釋懷素心知這十大光明卷不是嬴武翦的九陰巽虎妖尸陣的對手,即便硬撐下去,也不過是多折損幾個光明尊者罷了,于是便沉聲對懷空懷明二人說道:"結大日如來揭諦,以光明莊嚴,無堅不摧之如來佛光摧毀這妖邪之陣!"

懷空懷明聞言,俱是沉喝一聲,仿如天外雷鍾轟響.

緊接著,琅琊關上便忽然飛起三道金光,三個須發皆白的老僧盤膝凝立半空,呈品字形排列,釋懷素大長老在前,懷空懷明在後,三人體外都溢射出如太陽光芒一般強烈的佛光,膝下也妙生幾朵空靈蓮花,一時光芒萬丈,仿如佛陀降世一般!

懷空懷明又是沉喝一聲,雪色須眉根根豎立,雙目睜開時,里頭兩點金光暴射如劍!懷空身上隨即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如來掌印,而懷明體外則幻化出一口巨大的金鍾!

而釋懷素大長老體外卻是一串巨大的黑檀佛珠當空旋轉,每旋一圈,那佛珠便是點亮一顆,金芒剔透,潤如玉珠,內里還凝著一個小小的佛祖坐蓮像,可謂是佛法無邊!

待到那一整串佛珠都發出了明光,釋懷素大長老便又急急誦了幾句揭諦咒語,枯瘦的手掌當空一擊,掌心打出一個佛家真言來!那佛珠挨了這一擊,竟整串散開,一時滿天金光,玉珠亂舞,其中又夾雜著五色彩光,令人眼花繚亂!

幾乎是同時,懷空懷明二位長老也同時口念揭諦**,當空打出幾個佛家真言來!而那個金色的如來大掌印與金鍾,也是飛速地落入了一團金光之中!

如是這般,佛珠,掌印,金鍾,佛家真言,五彩祥光,鍾磬梵音,交融幻生,此起彼伏,目不暇接,似是一個蓮花開合之間,天地更新,六道輪回,空中霎時澄澈如鏡,多出了一個寶相莊嚴的金色佛祖來!

座下是一朵七彩蓮花,頭頂上是如太陽般明亮的佛光,照得世間每一寸土地皆是光明無限,無數妖邪,在這無邊佛法之前,都有屈膝膜拜的畏懼之意!

但眼見三大長老聯手結出了這樣一個大日如來揭諦,那堂皇光明的場面比起十大光明卷要更勝百倍,嬴武翦依舊是面無懼色,只冷笑一聲道:"金剛來,滅金剛!佛陀來,朕便殺佛陀!今日一戰,天下間再無人可以擋朕!"

話音未落,那虎軀便已沖天飛起,到了比那如來佛更高的地方!只聽他又一聲虎咆,喝道:"天上天下,無人可以比朕更高,即便是佛陀,也應該跪下向朕朝拜!!朕,便是萬年以來最強大的皇帝——嬴,武,翦!!"

這聲音恍如九天雷霆一般,震得方圓百里的土地簌簌發抖,即便是那盤坐空中的如來佛,身上的金光竟然也稍微收斂了一分!

聽了嬴武翦這狂妄之極的話,那萬丈如來金身輕開金口,說道:"悟則刹那成佛,迷則萬劫肆流.皇帝陛下唯知以邪魔令眾生畏懼,殊不知早已迷誤已深.眼前色相魔障雖似不可戰勝,其實卻是陽焰水月,終歸虛幻.皇帝陛下倘能放下屠刀,自是天下之幸;倘若執迷不悟,自有不滅光明將你打入無底地獄!"

那聲音低沉緩慢,如寺廟鍾聲一般洪亮威嚴,便是嬴武翦身側的烏云,也被這聲音震散了不少.

嬴武翦仰頭狂笑一聲,大聲道:"你這虛張聲勢的老禿驢,竟敢說朕的九陰大陣虛有其表?接朕一槍,便知道誰個真的是鏡中花,水中月了!"

說著,他把手中長槍一旋,密布半空的烏云之中,便又形成了一只獰厲咆哮的黑色飛虎!那虎頭巨大如山,血口一張,便向那大日如來噬去!

半空之中,一尊高達百丈的如來法身穩坐在七葉蓮花台上,周身妙光閃耀,面對那即將撲至頭頂的鋒利虎牙,那大日如來卻仍是雙目微合,神色慈悲,手結智拳印,作出了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

但眼看那虎牙就要一下將這大日如來的頭顱咬斷時,整座如來法聖身陡然暴射出一團極強的明光,仿如太陽爆發一般,照得百里開外的人也無法睜開眼睛!在那光明之中,一股無堅不摧的法力如風卷殘云一般,將那烏云凝就的黑色飛虎照得灰飛煙滅!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七章、劍道大成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光明三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