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光明三義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光明三義

這,正是大日如來揭諦的"大光明三義"之一:除暗遍明!如來智慧日光遍一切處,無有內外,晝夜之別,縱然是心中的陰暗,痛苦,迷障,在這大日光明之前,也作煙云散!

嬴武翦也大吃了一驚,這飛翼巽虎乃是以七頭巽虎妖尸的妖氣凝成,尋常的大劍尊級別的對手,怕是也要在這飛翼巽虎之下敗下陣來,這三個老禿驢聯手使出的這個佛門揭諦,力量顯然比起簡單的三人合力要大了許多!

他冷哼一聲,槍頭一旋,那四處散去的妖氣便又在槍鋒之下重聚了起來!

隱身在大日如來揭諦之後的三大長老見這一道妖氣雖然被大日如來的智慧日光激射一番,但竟只是稍微稀薄了一點,心中也是大為震撼,深感棘手.

嬴武翦出師不利,卻並無失望之意.槍頭當空擊了一朵巽虎薔薇真符之後,便又招了一道白光上來!白光之中,妖魂無窮,陰火妖嬈,大有焚燒世間一切魂魄的力量!

三大長老見識過這焚骨龍蝗的白火的厲害,當下便都結出智拳印,嚴陣以待!哪知嬴武翦將那焚骨龍蝗的白火往前一打,中途卻又忽然改變了策略!

待那道白火凝練有若巨龍一般時,嬴武翦竟如電奮飛,手中的巽虎神槍挾著那一團無上戾氣,以雷霆萬鈞之勢轟了進去!那焚骨龍蝗的白火中途受了這樣強悍的一擊,便轟隆一聲,從中炸裂開去!一時白光暴閃有若流星,那巨龍一般龐偉的白火紛紛化作了拳頭粗的白色蝗蛇,朝著琅琊關之中的數萬將士飛去!

嬴武翦突然棄了三大長老,以化整為零的策略將那焚骨龍蝗的白火轟散,一時萬千白光妖蛇亂竄,許多猝不及防的東周士兵躲閃不及,被那妖蛇噬入天靈蓋,整個身子登時便燃起了一團虛幻白色靈光,周身骨骼刹那化為灰燼,那魂魄也就此融化在火光里,被那焚骨龍蝗的分身勾走!

嬴武翦這一式極為陰毒,因為那焚骨龍蝗的白火陡然化作了萬千妖蛇,每一條妖蛇都是焚骨龍蝗的一個分身,在同一時間分襲向琅琊關上下的數萬將士時,幾乎不容三大長老有任何空隙來進行守護!何況這攻擊的目標如此分散,防禦的難度何止大了千倍萬倍!

若果讓嬴武翦這一擊得手,那焚骨龍蝗便可一下子聚集數萬人的精魂作為能量,只怕即便是三大長老聯手布下的大日如來揭諦,也再難奈何嬴武翦的九陰巽虎妖尸陣!

但最先的那數百道流星白光奪去百余東周守軍的魂魄之後,空中的大日如來法身卻又是光明大作!但這一次的光明閃耀與剛才的那一次卻又有些不同,在那如陽光般普照世間之余,如來法身上還射出了一線一線的金光,每一線金光,俱是對應琅琊關之中的一個普通士兵!一時光明閃耀,遍照法界,每個處于佛光朗照之下的士兵都感到周身圓融溫暖,一股金剛不壞的自信與不懼諸邪的勇氣刹那湧上心頭,便是那白光妖蛇射到了身前,竟是也毫不畏懼!

空中白光金光交相映射,那數萬白光妖蛇,終至于全部擊中了那數萬將士!但便在這時,這些士兵們卻忽地在腦後渙生了一團金色光環,一股無上光明之意隨即從體內湧出,便如金鐵之軀一般,生生地將那猙獰的白火妖蛇抵擋在了體外!

琅琊關上下數萬點金光閃耀,隨即,數萬點白火遇挫而回,又在空中凝聚為一條焚骨龍蝗!

嬴武翦見三大長老這一手普救眾生來得極為巧妙,心中也是震驚莫名,當下再也不敢對這大日如來揭諦掉以輕心!

大日如來乃是佛門密教之本尊,又名遍照尊者,乃是佛陀三大佛身之一,光明正大,佛法無量,自然不容小覷.而釋懷素等人剛才正是借用了"大日如來揭諦"的"大光明三義"的第二義——眾務成辦義,以大光明金線照徹人心,開發無量眾生之善根,激發數萬士兵心中的勇毅光明,這才才險險抵住了嬴武翦那陰險無比的一式!

嬴武翦連出兩招,最終都是無功而返,當下不敢再掉以輕心,一聲虎咆之後,便又開始凝聚力量,准備進行第三波攻擊.

而就在嬴武翦及其九陰巽虎妖尸陣拖住了般若寺的三大長老之時,北秦一方的其余修真高人都一起投入了對琅琊關的進攻之中!

顏九真禦起血石陰符棺,刹那便到了琅琊關的上空.那血石陰符棺極為凶邪,血光所到之處,所有有生命之物都化為一灘血水,盡數被吸入那血石陰符棺之中去!謫劍仙見勢不妙,便是祭起了三陽飛蛇針,與那血石陰符棺在空中纏斗起來.

而董元凌對上了殘雪,董岳林董岳武纏上了不空和尚,剩下浩然宗大宗主董元昊一人凝立半空,負劍睥睨時,氣勢直可催壓萬劍!

他見北秦一方已經占據了絕對上風,除了般若宗的三大長老尚能憑借大日如來揭諦抵抗一二之外,其余的東周修士因為或傷或疲,都已無法久持.加上東周一方少了李心白與皇茗月兩個強手,在實力上更是完全無法與北秦一方抗衡,琅琊關的陷落,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他望了空中的大日如來法身一眼,心中忽然想到:本宗在天昆侖之上一劍挫敗真武宗大宗師莊無名;在朝歌力敵般若宗二位長老,前日又以一劍天行健擊敗本宗叛徒李青蓮,天下劍修巔峰高手之中,唯有那般若宗的大長老釋懷素未曾交手.今日倘若能夠借此良機挫敗釋懷素,他日只要召開三宗大會,只怕真武,般若二宗,便再無與本宗討價還價的本錢!如此,本宗一統三宗,進階劍聖的心願,便指日可實現了!

有念及此,便是一代宗師的董元昊,心中也不免有些興奮!他立刻棄了那些不入流的東周對手,轉身朝三大長老飛去!

那時,嬴武翦已蓄勢完畢,在空中凝出了黑色,紅色,白色等三竿巨大的長槍!

他所依憑的,正是源自于九陰巽虎妖尸陣之中的鬼氣之血,天妖之氣,以及自身的凶戾之氣!黑色的,正是鬼血槍;紅色的,乃是凶戾槍;白色的,正是焚骨龍蝗所化的天妖槍!三竿通天神槍,雖然俱是由各式陰氣凝成,但槍鋒凝若實質,寒光奪眸,周圍更是烏云流蕩,龍虎之氣纏繞,那破天殺神一般的氣勢,令人連呼吸也幾要停止!

一道黑光忽然飛到嬴武翦身旁!嬴武翦扭頭一看,卻見董元昊雙指禦著蒼天劍,劍鋒指向了那大日如來法身.

嬴武翦眉頭輕輕一皺,便聽到董元昊朗聲說道:"皇上,微臣前來助你一臂之力!"

嬴武翦自忖單kao自己與九陰巽虎妖尸陣之力,也未必能夠沖破這大日如來揭諦的阻攔,于是也並不推辭,沉聲道:"大宗主來得正好!待朕與你聯手殺了這三個禿驢,這平定天下的首功,朕便記在大宗主的頭上!"

董元昊在乎的自然不是什麼平定天下的首功.放眼天下,能夠與他浩然宗相提並論的,也只有般若宗了.只要眼前的般若寺三大長老也敗在了他手下,天下劍修,還有何人敢與他爭鋒?雖說對于心高氣傲的他來說,聯手對敵似乎有損他的身份,但對手也是三人聯手,他也便顧不得許多了.

那一邊,嬴武翦飛身跨坐在那條焚骨龍蝗背上,三柄神槍已經同時激射而出!只聽轟隆隆三聲沉雷爆響,那三杆巨槍恍若龍光閃耀,已化為三道凶暴無極的電柱,狠狠地轟在了那大日如來法身體外的金光氣罩上!

同一瞬間,金光氣罩上綻開了黑,紅,白三朵虛幻的巽虎薔薇,三根電柱分化為道道雷厲的電蛇,順著那金光氣罩蜿蜒開去!

而就在那巨大而美麗的巽虎薔薇的花蕊之中,鬼血槍,天妖槍,凶戾槍三杆巨槍的鋒利槍頭這才如虎牙一般暴lou了出來!

只聽喀喀喀幾聲異響,大日如來的法身數番劇震,座下的七葉蓮花光芒急斂,那仿若黃金一般的金剛氣罩,竟然被那三杆凶暴的巨槍轟得裂開了幾個口子!

釋懷素等三位長老面色驚變,口中誦經的速度陡然快了數倍,手下的般若禪氣更是猶若濤浪一般催谷出去,輸送入那高達百丈的大日如來法身之內!

正在這危急之時,頭頂卻忽然又射下來一團凌厲之極的光芒!那熾烈無比的光芒之中,還帶著一股睥睨眾生,唯我獨尊的霸氣!

三大長老即便不用抬頭,也知道是浩然宗大宗主董元昊加入了戰團!

雙方的法力俱是激發強光,但般若宗三長老使用的是佛陀的大智慧大光明,諸念不侵,降妖伏魔,以不壞金剛為本體,無堅不摧!

般若宗的劍法倘若練到了最高境界,入了天璣境,成就劍聖法身之後,其劍法便歸屬于"神劍"一脈,可與西天淨界的真佛相提並論.

而浩然宗的天曜勢卻是借用了九天真日的燦光,除凌厲霸道的一面之外,這璀璨的光芒之中還帶有熾烈至極的天火,故而這一劍,勉強可歸入天劍之境.

再加上董元昊的浩然劍法修為已經登峰造極,縱然未曾使出他最富盛名的一式"天行健",這一式"天曜勢"也已大有令天地色變,殺神殺佛的氣魄!

同時面對東陸正邪兩道的頂尖高手的夾擊,般若宗三大長老的臉上俱是慈悲平靜,大有一派屠刀在頸,我自一心朝佛的悲壯從容之氣!

三人同門朝佛二百年,彼此之間早已心意相通.縱然不發一語,便是同時誦起了《般若經》及《大日如來心經》之中的真言!

這大日如來揭諦的"大光明三義"已經動用了除暗遍明,眾務成辦二義,在此生死存亡的關頭,除了發動大光明三義的最高一義之外,三大長老已經別無選擇!

大光明,大如來,淨滿人間,遍一切處,度拖千劫,光無生滅!

這,便是大日如來揭諦的大光明三義的最高義——光無生滅!!

此義一旦發動,整個大日如來便是融入了一團至高至淨的明光之中,世間一切種種異色,在此面前便都消卻了顏色,黯淡肮髒有若土礫泥瓦!

不但如此,那如來明光更是仿似凝結了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時間,不收不放,不生不滅,無他無我,便是諸天六道,三生九世,都被這大日如來聖光淨化為了一團不動的智識!

佛經有云:所謂光無生滅者,即云佛心之日雖為無明所覆障,而無所減;究竟,如法,實相三昧圓明,而無所增,實乃佛門至高菩提之一.

董元昊身為浩然宗大宗主,自然也算正道領袖之一,但他為實現一生之野心抱負,棄宗門宗旨,劍聖遺命于不顧,助紂為虐,與嬴武翦,顏九真這等妖邪之人為伍,又坐視血石陰符棺,九陰巽虎妖尸陣這等大凶邪物肆虐人間而不理,心中難免有著幾分愧疚.

如今那大日如來揭諦放出了這樣一段光明,其中光無生滅,菩提永在的法旨,卻是直指人心,照徹靈台,令董元昊內心殘存的幾分正義也光大明亮起來!

如此一來,那天曜勢的極光劍氣,竟不知不覺地收了幾分,劍勢也隨即大為減弱!

另一邊的嬴武翦身為一代魔帝,此生殺戮無盡,待那無上光明以無可阻擋之勢沖入內心,記憶深處的血仇,怨恨,戾怒便都一起複活了過來!卻似是萬千死在他手上的冤魂,此刻都前來向他追討這樣一份孽債一般,教他一時驚懼慚愧,但覺罪業深重,不可自恕!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八十八章、大日如來揭諦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章、大勢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