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一章、天妖血眼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一章、天妖血眼

品在汙危急的時刻.

又…鯊流星般的姚芒忽地從下方岳坎的一聲擊中了高空之中的那頭飛翼巽虎!只聽一聲神異無比的玄冥怒咆,那流星般的白芒徒然炸開一團炫鋒冰晶,將那黑色的妖云凝結在其中!姬玉兒朝那白芒飛來的方向望去,見一個黑裙女子立身在行宮的龍脊上.

手上彎弓如月,目光如手上的箭鋒一般寒冷,又已對准了那幾條焚骨蛇蝗!又一聲劃破耳膜的銳的,另一道白光刺破蒼穹,以萬鈞之勢連續擊破了那三條焚鼻蛇蝗,方又斂回了黑衣女子的手上!空中一時寒冷如冬,那玄冥神箭帶來的冰晶,化作了點點的飛雪,盡是淒美的殺機.

轟,轟,轟轟!!四聲巨響,那被玄冥神箭所凝結的四團冰晶,忽地從中爆炸開來!一團黑氣,與三團熒白邪光,同時飛回到了天邊的那一朵妖云之內!只聽里頭傳出了贏武剪的數聲大笑:"哈哈哈哈哈,皇貴妃果然是與民同命,琅綁關已破,娘娘竟然不惜千金之軀,還留在關內與萬千蟻民並肩作戰,實在是令聯佩服!"笑聲震動天地,剛剛還在天邊,刹那卻已到了眼前!姬玉兒與皇茗月都同時變色!因為那朵鋪滿了半邊天的邪云,如今卻已經如一個巨大風暴般旋在了頭頂!邪異墨藍色的烏云深處.

漸漸露出了九陰巽虎妖尸陣與贏武剪的身影!只見這北秦皇帝騎乘飛虎,身纏焚骨龍蝗,手執巽虎神槍,那魔臨天下,一切盡在掌握的可怕氣勢小教地上的所有生靈都產生了螻蟻般渺小的自卑感!皇茗月見姬玉兒也已陷入險境,便飛起半空,低聲對她說道:"等會兒我用凰光神箭替你解圍.

一旦那邪云出現一個缺口,你便立刻逃命!"姬玉兒心知如今已別無選擇,便點了點頭!皇茗月目如冷電,一手從背後的箭囊內抽出了一抹紅芒!方圓千余丈內的空氣立刻熾熱起來,那些殘存的玄冥冰雪,瞬間便被這強烈的火氣所融化,變作了一團白霧!皇茗月將那抹紅芒放在凰鼻神弓之上.

詣蹈紅光頓時輝耀天地,點點流麗的幻光朝著四面八方飛散開去,其中還變換著凰鳥美麗的翎羽文章,神奇無極.

騎在飛翼巽虎背上的贏武剪一聲冷笑.

說道:"倘若放在半個月之前,聯還真對你這凰光神箭有所忌憚,但如今,所謂的火凰.

在聯眼中不過是一只火雞罷了!"皇茗月也不與他逞口舌之勇,待那凰鼻神弓拉到最滿,一弓一箭之上的紅光已圓融如小太陽時便將弓弦一放!嘭!!弦驚風雷,紅芒流火.

在空中化作了一只豔火焚天的火凰!!火凰的尖嘴,更是精芒四射,大有追天落日的神威!!那凰火烈烈炫紅,仿如沿著天空蔓延的熔岩,將半邊天都燒得金紅.

便似是在那蒼穹中燒破了一個大窟窿一樣!而不論是黑藍色的烏云,或是瑩白色的邪光,竟似是殊為畏懼那鮮紅凰火,紛紛往後退縮!贏武剪雖然口頭上聲稱不怕這一支凰光神箭,但上次對敵,若不是靠那頭飛翼巽虎舍命替他擋了一箭,只怕今日他已經是被凰火所焚毀的一堆黑灰了!今日的這第二擊凰光神箭.

雖然威力沒有上一次的那麼大,但也絕不容小覷!再看那漫天的凰火不斷地蠶食烏云與白火的地盤,贏武剪更是心中暗驚!哼必須立刻將這凰光神箭的火勢壓制下來,否則再被她頑抗幾招.

說不定還會有什麼變數也不一定!贏武剪面色一沉,雙目射出兩點虎光.

身上的黑色鱗甲片片直豎,一股凶戾之氣沖天而起,在空中卷為了一朵黑色的薔薇!那黑色的薔薇之中,赫然還盤著一條黑甲鱗閃的怪蛇!迎著那天火焚烈的凰光神箭.

贏武暫將手上的巽虎神槍一震,以天魔降臨之勢殺將下來!槍風蓋世小卻已將那以凶戾之氣聚成的黑色薔薇卷在了槍頭!"贏武剪怒吼一聲,單手挺槍下刺,那幾可令大地崩摧的雷霆一槍正好撞在了那凰火焚天的凰光神箭之上!轟隆!!黑槍與紅箭相撞之處,雷霆怒閃,光華暴綻,薔薇迸碎,火凰幻滅,一道光柱上通天,下徹地.

卻是那驚天一擊產生的無匹反挫力,正要反噬向贏武剪與皇茗月!借著這雷霆撕裂烏云的機會小皇茗月不顧那反挫而來的光柱,卻倉皇地朝著姬玉兒叫了一聲:"快走!!"姬玉兒也已看見那茫茫烏云之中已經被鮮紅凰火及白色雷霆擊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便化身為一道五彩羽光,流星般從那缺口中飛了出去!哪知她剛剛逃出險境,剛剛被凰光神箭擊潰的那朵黑色薔薇內卻又騰起了一道黑光,朝著她的背影追了過去!原來,這正是贏武剪剛才以凶戾之氣凝出的黑色薔薇上的妖蛇!這黑薔蛇槍非常陰險,與敵硬碰時,黑色薔薇可以盡數卸去敵人進攻的法力.

而原本盤踞在薔薇花心中的妖蛇,卻可以趁此機會反咬一口,給敵人以出其不意的一擊!而這一擊.

便往往是最致命的一擊!他這一式本來是為皇茗月而准備的,但剛才在匆忙間竟發現皇茗月情願被光柱反噬,也要替那道五彩羽光打通一條逃跑的道路,于是便心中一動,立刻改了主意,派那黑甲鱗閃的妖蛇前去追殺姬玉兒!皇茗月沒想到贏武剪竟然中途變招,也只得棄了那支凰光神箭.

飛身而退,手中的凰弈神弓空弦一拉.

放出一道凌厲無比的凰羽神光去!!嘭的一聲弦動風雷,那凰羽神光便化作了一蓬密集的箭雨,正好擊在那條黑甲鱗閃的妖蛇身上,一下便將這妖蛇射為了寸碎!!身後忽地傳來了贏甭前聲冷笑!"我邁道是什麼讓你令生忘死,原來卻方柑一口涼個死剩種!!"到這時.

贏武剪終于看清了姬玉兒背上的李心白.

也明白了皇茗月的用心.

皇茗月面色鐵青,一人禦著凰羽神光攔在半空,那身姿如同天女一般偉岸.

雖然只是一個女子,但她眼中那凜然不屈的神色.

卻是令贏武剪也有些動容.

"玉兒姑娘,我替你攔住這個魔君.

你快帶他離開!!"雖然險情不斷,但身披飛凰羽衣的姬玉兒其實一直沒有停住身子.

如今有皇茗月替她殿後,她更是用盡了一切力氣,希望盡快離開這片戰場.

但空中的贏武剪又一聲獰笑小說道:"既然人都齊了,那便不要離開了.

也省得聯日後一個一個去找!!"說著,便是從下腹提起一道魔氣,滴溜溜地積聚于喉嚨之中!黑氣旋轉間.

只見他雙目怒突,額上青筋跳動那脖子更是瞬間粗壯了許多,似是將一口強橫無比的氣勢強行壓抑在了口中!皇茗月心中暗叫一聲不好,急忙拉動凰鼻神弓,放出一道凝練而鋒銳的凰羽神光!!吼贏武剪蓄勢已滿,突然張口一聲怒吼,一股幾可碎城開山的強悍聲波從那大張的虎口之中噴薄而出.

在空中幻化為一只魔虎光波!!這是贏武剪的一式特技名為魔虎開山咆,雖然是以聲波為武器,但也強悍無匹.

倘若被那聲波擊中,便是一座石山也要從中炸開兩半!!方圓十里左右的人只覺得一聲虎咆巨響如雷入耳.

一些功力低微的士兵登時便被那聲波擊得倒飛出去,口中耳中都噴出了鮮血起來!!另一些勉強承受住這聲波突襲的士兵.

也都耳中轟鳴,頭暈腦脹,神志幾近昏迷!!皇茗月離贏武剪距離最近.

受到的聲波沖擊自然最為厲害!!雖然身外的凰羽神光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護住了她的身體,但那聲波挾著一頭魔虎如炮彈般轟來,還是生生將她撞得倒飛出數里之遠!!而那魔虎開山咆的驚人氣勢一點也沒有停遏,繼續如炮彈般追向已經逃出了數十里的姬玉兒!一聲令人心膽俱裂的虎咆從後趕上,未等姬玉兒反應過來,一道驚雷般的強大力量便重重地擊中了後背!!她啊的一聲驚呼,口中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便如斷線風箏般墜了下去!!贏武剪以這出其不意的一擊,竟順利地擊倒了皇茗月和姬玉兒,心中更為快意.

正要分出一道魔氣去將二人擒拿回來時,琅娜關的上空忽地傳來了一聲震響.

吸引了他的注意.

轉頭望去.

只見傳來異響的正是董元昊與三大長老交戰的地方.

但這異響並不是董元昊或三大長老一方發出的,而是來自于激烈的戰團的上方.

在那低垂而陰沉的天空之中,無數烏云開始以一點異樣的紅芒為中心開始旋轉,只一瞬間,便形成了一個旋渦狀的大云暴,直徑達十里,那吞食日月的氣勢,縱然是贏武剪也有些心驚.

云暴的中心,一點紅光越來越強烈,發光的范圍也越來越廣.

沒過多久.

那從云暴正中激射下來的紅芒,已經將那座屹立千年的艱挪關染得如同血洗!與此同時,那黑沉云暴的旋轉也越來越厲害,云層中不時冒出絲絲電蛇,俱是雪白或深藍之色.

整片天空.

也似是要以那云暴為缺口四面崩塌下來一般!沒過過久.

那云暴正中的紅光終于露出了真容.

卻是一只巨大無比的一一血眼!!這血眼通天照地,方圓萬丈,鮮紅色的眼中,有一個三角形的深紫色瞳孔!瞳孔之中隱然有萬魔起舞,各色妖氣混沌幻變,只需看上一眼,便似是魂魄都要被攝走一般,實在是凶邪至極!!贏武剪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天妖血眼為何會在這個時刻出現?我方勝勢已定.

大國師又何須動用這萬妖之源的天妖血眼?"但他立刻看見了沐著一身紅光的顏九真.

顏九真雙足踏在那血石陰符棺上,昂首望天,當看見這天妖血眼突然出現時,他也是露出了一絲愕然的神色.

贏武剪見狀,便更為驚訝了.

看樣子,這天妖血眼出現的事情,卻是連顏九真也是不知道的!就在這時.

那天妖血眼忽然一陣縮放幻變,紫色瞳孔中射出了一道紫色光虹,正好擊中了那還在殊死作戰的殘雪的身上!殘雪發出一聲令人齒冷的慘叫聲,那身上忽地冒出了數百個大大小小的紫色鉤子!這些鋒利無比的鉤子恰似早就藏在他的身體髒腑之內一樣,被紫色妖光一召喚.

便迅速將他鉤得血肉模糊,不成*人樣!!那紫色光虹一直貫穿在天地之間,而殘雪便被那無數魔鉤鉤著身體,沿著那紫光緩緩地往上提去了.

經曆了一陣劇烈的顫栗痙李之後,他的身體漸漸地不再扭動,似是已經失去了一切生氣.

血眼之中又飛出了一道白光.

在空中化為了一把形狀奇特的長鐮刀.

這白光落在殘雪身上.

順勢一鉤,便將一個淡藍色的靈魂體從殘雪身上鉤了出來,又飛快地斂回那血眼之中去了.

而那剩余的軀體,便是在轉瞬之間便化為了一團血水.

幾乎是同一時刻,血眼中又先後射出許多或紅或紫的光芒來.

每擊中一個人,那人的魂魄便會被血眼收走.

不管功力高低,只要是身體負傷,精神力大為受損的修士,都逃脫不了這血眼的毒手.

贏武剪與顏九真這才明白過來,這天妖血眼原來是趁著東周一方大敗的機會,出來收割靈魂來了.

這些靈魂大多是修真之士.

再經過血眼的煉化之後,便可成為血眼的傀儡,替那血眼增添一分的邪力.

(訪問 h】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章、大勢已去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二章、朝歌繁華歸冷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