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五章、我入地獄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五章、我入地獄

太岳劍谷中的巨劍幻境中,李心白的另一縷元魂日日承受元陽之氣的照射,至今終于七年圓滿.七年過後,元魂內的天劍符印便如烈日當空,光明正大,元氣威烈,大有生生不息,用之不竭之感.

而那一式風火雷山訣,風字訣,火字訣,山字訣都已順利練成,那最高的一式雷字訣雖然仍未完全參透,但那元魂總覺得自己已經到達了突破的邊緣,中間只隔著薄薄的一層紙.哪一日靈感一來,只怕便可以豁然開朗,瞬間突破!

不過劍修之途漫長艱辛,即便是只差那麼最後一點,倘若欠缺一點機緣的話,只怕也無法突破.李心白的元魂心知此事不能強求,于是也並不心急,終日只在那與太陽齊高的山峰上打坐靜修.

養精蓄銳了近一個月之後,他終于在這高峰之上祭出了這一式風火雷山訣!

風,浩蕩八方,翻山倒海!!

火,至精至純,仿若天日流墜,堂皇燦爛,破天裂地,千里流火!!

山,巍峨太岳,雄偉昆侖,萬古巋然!!

最後一式,雷字訣!

元魂手中的一把光劍耀射天宇,以此為核心,一股強悍無比的元陽真氣不斷地壓縮,碰撞,裂變,從而產生了一股無可阻遏的吸附力!!在那**火力,陽力的相互摩擦碰撞之下,虛空之中忽然燃開了朵朵真火,而朵朵火焰之間,雷光明滅,電蛇吐舌,空氣中已經充滿了雷璜般的味道!!

嘿——啊——

那元魂一聲大喝,一個天劍符印便打入了那陽火燃燒的光劍之中!淡白色的幻符一旋,空中立刻陰云密布,雷聲陣陣!

一條紫色雷龍驀地撕裂云天,從那天宇深處劈落,正好纏繞在了那把光劍的劍體之外!

道道霹靂電光有若吞吐的蛇信一般明滅幻閃,縱然是凝聚這柄雷劍的李心白元魂,竟然也有種魂魄欲散的感覺!

而此時,空中仍有不少奇形怪狀的電光下射,從四面八方聚集到那把雷電欲炸的光劍之中來!

隨著手中雷光的增強,那紫色雷龍的軀體也越來越龐大,雷霆本身那毀滅般的可怕力量,連元魂自己也感到了恐懼!如果再不將這柄雷劍擊出去,只怕那雷龍便要反噬了!

李心白的元魂暗歎一口氣,心想:這雷字訣實在是太過于強悍霸道,縱然知道手中的這道雷龍仍未到達它最可怕的形態,但已經有種無法駕馭的感覺.罷了罷了,雖然仍未達到大成境界,但這一式雷字訣的威力也已十分恐怖.唯今之下,還是先將它放出去吧!

于是,那元魂便又一聲大喝,將十成的元陽真氣灌注出去!

那紫色雷龍一聲霹靂咆哮,一路飛炸開無數電芒,一路轟向那天邊的紅日!!雖然那雷龍的身軀龐偉無比,但卻只是轉眼之間,便已一頭擊中了天外的太陽!!

這雷龍幻閃過天宇的過程,更是說不出的壯美!

紫色的霹靂電光轟然炸中紅日之後,那紅日竟陡然炸開為四五團焚烈的熔岩天火,整個天地間驟然動蕩搖動,天空似是瞬間崩塌下來一般,整個空間都在扭曲,顫抖!!

失去了太陽的光芒之後,整片大地開始陷入黑暗,唯獨無數紅色流火像流星一樣劃過天宇,將半邊天染成淒豔的血色!

而那雷龍雖然大半部分已經在強烈的爆炸之中分解,但余下的一小部分,仍在空中盤旋炸閃,像是一小朵急劇膨脹爆燃的星云!!

那元魂沒想到這樣的一劍竟然可以擊碎太陽,凝立半空時,臉上也滿是驚訝之色.但他馬上反應過來,此處乃是幻境,不管他的風火雷山訣威力如何巨大,終究也只是幻覺,並不能當真.

不過空中那朵小小的星云雷暴的中心,似是已經敞開了一個時空之穴!被困在這個幻境之中長達七年之久的元魂,終于看到了脫離此處禁錮的希望!一種強烈的渴望本能般地掌控了元魂靈體,驅使他亦化作一道凌厲電芒,瞬間便刺入了那時空之穴內!!

深沉的夜色之中,一道淡紫色的厲芒驀地沖出那深達萬丈的太岳劍谷,沒入了天宇之中.

朝歌,大周皇宮.

菊花,馨晨苑.

晨曦初露,一抹淡淡的明光透過那夢幻般的黑紗帳,照在依舊沉睡的李心白的臉上.皇茗月正跪坐在床邊,臉兒側枕在李心白的胸膛上,睡得正酣.另一張象牙大床上的姬玉兒,此刻也正處在沉睡之中.

三個正在酣眠之中的人,似乎都如孩子一般天真平靜.可如果仔細看去的話,姬玉兒的眉宇間還留著一絲痛楚,李心白的臉上還帶著一絲焦灼,而皇茗月那如蝶足般細密翹起的睫毛之下,還籠罩著一抹傷感的陰影.

風輕輕吹動了庭院中的青竹和花樹,落花一點一點地落在水面上,水中的錦鯉悠然地浮出綠波,繞著片片落花嬉戲.

又一陣風透過黑紗帳之間的縫隙吹了進來,熟睡中的皇茗月忽然感到了一陣寒意.她慢慢睜開眼睛,一陣朦朧的感覺過後,李心白那蒼白的臉漸漸地清晰起來.

她用一只手支起身體,過了半晌,目中還是有些茫然.

昨天夜里,她喝了不少酒,又在水面上孤獨地舞了一曲.來到李心白的身旁時,那酒力忽而發作,也不知怎地,她便枕著李心白的胸膛,就那樣睡著了.

那一夜的平和與安詳過後,許多往事便慢慢地清晰起來.

遠遠地,清角吹寒,人馬喧囂,隱約中還聽到一些女人和孩子號哭的聲音.靜美的夢境消退之後,殘酷的現實便又漸次回到她的心中來.

是了,北秦人的五十萬大軍已經將朝歌重重圍困,嬴武翦此刻正在北門外嚴陣以待,要看她身披鳳冠霞帔,跪在他的腳下乞求哀憐呢.

她輕輕地撥了撥鬢邊的青絲,神色中看不見一點異常.只有在回頭望向李心白的時候,她眼中才出現了一絲悸動與掙紮.她的目光慢慢地從他清秀的眼睛,鼻子,臉龐上移過.可在看到他的嘴唇時,她的身子卻忽然微微一震,目光中也露出了幾分驚羞之色.

原來,李心白的嘴唇上,竟是留著一抹櫻紅的唇色的.而那樣的唇脂,赫然正是自己所使用的顏色……

我,我竟然吻了他?

皇茗月有些羞澀地用兩只玉指輕輕按在自己的嘴唇上,臉上不覺有些發熱.心兒怦怦直跳時,一種夢幻般的甜蜜伴隨著深入骨髓的傷感同時湧上心頭.

她輕歎一口氣,將那把凰羿神弓輕輕放在了李心白的床頭.而那支紅光流麗的凰光神箭,她也無限留戀地從箭囊之中抽出,輕輕地放入了李心白的手中.那支以凰骨丹金鑄就的神箭,兀自帶著她的淡淡體溫,但李心白卻是一點也體會不到的.

她手中又托起了一顆鵝蛋般大小的玉石.那玉石呈現出半透明的質地,里頭似有星河在緩緩流動,雖然光芒極淡,但看上去卻是十分神奇.

這正是那顆星瓏玉卵.他們三個人之間,說起來與這塊石頭也還有著幾分糾葛.

李心白替姬玉兒贖身後,姬玉兒趁機偷了他的星瓏玉卵.後來,皇茗月又在樹林中將它從姬玉兒手上搶走.待到李心白被顏九真的龍尾血蛇噬中後,皇茗月又將這塊石頭還給李心白,幫他度過了一場劫難.

此後,他們二人在小梵雪菩提樹下的糾纏,以及在菩提小須彌山中的奇遇,說到底都與這星瓏玉卵有關.

皇茗月捧著那玉卵出了一會兒神,終于深深吸一口氣,又將它放入了李心白懷中.

時間,差不多了吧.

她看了另一張床上的姬玉兒一眼,又看了眼前的李心白一眼,然後便緩緩,緩緩地探下身去,將柔軟的朱唇輕輕按在了李心白的唇上.

她頭上的金步搖發出微弱而清脆的撞擊聲,像她的心跳聲一樣既羞怯又果斷.

那轉瞬即逝的溫暖和柔軟,便如夢幻的電流一樣,美好得如此的不真實.

別了.

你獲得了我的一切,雖然……你對此一無所知……

皇茗月輕輕抬起頭,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在李心白的眼皮上濺開了一朵晶瑩的水花.

她顫抖著手替他抹去眼皮上的那滴淚水,然後毅然起身,眼中的纏綿與依戀完全消失,只余下了鋼鐵般的決絕.

她雙手拂開如水飄漾的黑紗帳,一步一步地走下玉階,步向那命運的遠方.清晨的寒風吹在她的臉上,迅速吹干了她眼睛的淚痕.

就在皇茗月毅然轉身而去的時候,另一張床上的姬玉兒忽然張開了眼睛.她看了看右手邊的李心白,又看了看那模糊在黑紗帳之後的皇茗月,貝齒一咬嘴唇,眼角也滑下了一滴淚水.

其實,她早就醒了.

皇茗月穿上了那件大紅婚服.婚服上牡丹錦簇,鸞鳳和鳴,一副皇家富貴氣象.她對著鏡子,很仔細地給自己描畫打扮.

銅鏡之中,很快便出現了一副傾城絕美的容顏.

她將自己最美麗的一面呈現出來,並不是為了迎接,而是為了告別.

偌大的皇宮之中,已經一個宮女也沒有.梳妝穿衣等事情,都需要她自己完成.這樣,等她將一切都准備之後,午時已將近到來.

她拿起代表著大周皇權的玉璽,開始沿著那大周皇城的中軸線,一步一步地朝北門走去.大街上早已亂作一團.也有一些早已看破世事的人,仍保持著幾分苦澀的冷靜,看著世人在作無用的號哭,掙紮.

等一身鳳冠霞帔,容顏絕美的皇茗月手托玉璽出現在大街上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所有的喧囂也在刹那間寂靜了下來.

有些曾經在朝為官的老臣子立刻便明白了過來,雙膝一軟,便跪倒在皇茗月的身後,悲聲痛哭起來.一些手握兵器,仍打算頑抗到底的將軍與士兵,看見這一幕,也無不垂頭流淚,手中的刀劍也全部掉在了地上.

農民,強盜,富商,小販,青樓女子,曾經的官員,太監,宮女,不論什麼身份的人,看到這一幕時,便都明白了過來.國破家亡的一天,終于真正地到來了.

大街上下跪號哭的人越來越多.皇茗月一路走,城牆上,樓閣內,道路旁的人們無不望風而拜,那分散的哭聲漸漸彙成了大河,一時舉城悲慟,聲聞于野.

她來到朝歌城的北門前時,幾個守城的士兵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都沒了主意.有幾個士兵仰天一聲長歎,便要去打開城門.

但那名守門的將官忽然咬牙大喝一聲,道:"誰敢打開城門,便是叛國逆賊,便是我大周的千古罪人!!"

幾名士兵看了那如野獸一般猙獰的將官一眼,便都有些畏縮地停下了動作.

那將官回頭看了皇茗月一眼,一咬牙,便拖著手中的大刀大步地迎了上去.他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兩旁圍觀的人雖多,但竟沒有一個人膽敢上前阻攔.

那將官的手在微微顫抖,雙目凝著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的皇茗月時,眼內露出了瘋狂的殺機!城在人在,城破人亡!誰敢開門出降,我便取她人頭——哪怕,她是當朝皇上的貴妃娘娘!

終于,他已經大步來到了皇茗月的跟前, "呀"的一聲大喝後,他手中的屠刀已經高高地舉起!

可皇茗月仍像是完全沒看到他一樣,依然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她的雙目空茫如水,已經完全穿透了眼前的城門,望向了未知的遠方.陽光落下來,照亮了她那玉雕一般聖潔而甯靜的容顏.

那凶猛將官的動作就在那一刹那停住了,高高舉起的刀再也落不下來.

他在皇茗月的臉上看見了一種他無比熟悉的神情.那像是在寺廟之中見過的觀世音菩薩,臉上,目中,俱是那慈悲而犧牲的平靜.V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四章、脫離幻境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六章、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