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六章、出降  
   
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六章、出降

將官雙眼忽地發紅,抬頭"哇"的聲長號.

弄中的目榔一聲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兩行淚水隨即無聲地從他眼中流下來.

就在皇茗月從他身旁走過的那一刻,這殺神一般的將官也咕咚一聲跪在地上,頭顱深深地叩在冰冷的地面上,久久不能抬起.

守門的幾名士兵見狀,便只好紅著眼將城門打開.

皇茗月緩步走出大門,這才回頭說了一句話:"關上城門."

轟隆.

那厚厚的大門,便又在身後合上了.

前面是一條遼闊的護城河.

皇茗月深深吸一口氣,身上發出淡淡的五彩羽光.

輕輕一躍,便飛過了那數十丈寬的護城河.

前方是一片開闊的原野,若放在往日,這城外的秋景乃是朝歌一絕.

游人來往不絕.

但如今,此處卻是一片肅殺.

視線的盡頭,密密麻麻地立著數百座軍營,黑色的北秦大旗迎風飄揚,戰馬嘶鳴,麟虎咆哮.

從眼前到北秦的金帳大營,已經鋪設好了一條紅毯大道.

大道兩旁肅立著一排士兵,披掛整齊,甲光閃亮.

手中長矛直刺天宇,軍容整肅攝人心魄.

但是這些士兵的手臂上都紮著一條紅色絲巾,看上去有些怪異.

紅毯盡頭的轅門,此時也已掛上了幾個紅燈籠,一群衣裝豔麗的宮女樂工正在門下恭候.

皇茗月似是完全沒看到紅毯兩旁的那些士兵一般,面不改容地緩步前行.

來到轅門外,一群宮女迎上來,一群太監也抬來了一頂華麗大轎.

皇茗月眼中寒光一閃,那些迎上來的人便心頭一跳,不敢再請她上轎.

贏武剪坐在他那座金鑒行宮外.

一身戎裝已經脫下,換上了一套錦綢高貴的訓是他身材魁梧,即便穿上了這樣一身禮服,那威武霸氣依然揮之不去.

一個紅色的身影漸漸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遠望去,便如一朵盛放在風中的牡丹般,萬千風華.

贏武剪麾下的文武百官,以及大國師顏九真,今日都換上了一套喜慶的禮服,分列在金鑒行宮的兩旁.

當皇茗月走進轅門時,整個大營鴉雀無聲,無數雙眼睛帶著各種表情,凝視著這個江南最美的女人.

贏武剪的唇邊露集了一絲笑意.

從今天開始.

這個女人,便要屬于聯了!皇茗月仿如剛從月亮之中走出的仙子一般,帶著那冷豔的神色,緩緩走到了金鑒行宮之前.

她處于萬千人的注目之下.

但在她的眼中.

這世上卻只有她自己一人.

出乎意料的是,來到高高地立在金鑒上的贏武剪身前,她卻雙膝下跪,將手中的大周玉望高舉過頭頂,口中平靜地說道:"罪妾皇茗月奉大周帝國玉壘,前來向大秦帝國皇帝陛下乞降!"贏武剪把手一張,那玉壘便飛入了手中.

仔細把玩一番後,贏武剪將玉皇高高一舉,哈哈大笑道:"這玉望果然是真的!大秦帝國奉天承命,一統天下!從今往後,江南百萬國土.

盡數歸秦!自今日始.

世上只有大秦,再無大周!!"金鑒下的文武百官,萬千將士,此刻便同時下跪,高呼道:"大秦天威無極,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時間,數百連營中的近五十萬名北秦士兵都同時歡呼起來!!"大秦天威無極,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山呼海嘯的歡呼聲如同巨浪一般向朝歌孤城湧去,聽得城中的人心驚膽戰.

望著那一大片匍匐在自己腳下的官員及士兵,望著手中的大周玉,奎.

望著那在秋風中蕭瑟的朝歌孤城,贏武剪不禁目露異彩,又得意地高聲大笑起來!這種接受萬民朝拜,履至尊而制**的感覺,實在是太痛快!!這種君臨天下,玩弄萬千蟻民的性命于股掌間的成功感,實在是妙不可言!他一步一步地走下金鑒,經過無數匍匐在地的人的身旁,一直來到了皇茗月的身旁.

他彎下身子,輕聲地笑了一聲:"皇貴妃,當你在赤瀾大江上對著聯射出那一箭的一刹那,究竟有沒有想過自己竟會有這樣的一天?"皇茗月低著頭,身子如鐵鑄一般的僵硬.

贏武剪用兩只手指輕輕托起她的下巴.

那傾國的容顏.

因帶了一種冷漠而仇恨的神色,卻顯得更加令人心動了.

贏武剪幾乎像是喝了酒一般迷醉了.

他笑道:"你,真美."

皇茗月仍是雙目空茫地望著前方,面上沒有一絲表情,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

贏武剪又指著皇茗月對手下的萬千將士大聲說道:"你們看到了沒有?這個傾國傾城的女人,就是大周皇帝柴越的貴妃.

但從今天開始.

她就是聯的女人!!國破即家亡,一旦淪落到這等地步,便要連自己的女人也守不住!柴越那樣的懦夫不配擁有這樣的江山,更不配擁有這麼美的女人!"那些將士便都看著皇茗月大聲地哄笑起來.

皇茗月雙拳在微微顫抖.

心中似是在承受萬度沸油的澆淋一般.

但是,她的面容仍是那般的平靜小*平靜得可怕!一些被迫投降的大周大臣,已經不忍再看再聽如此侮辱的一幕,幾個良知尚存的,已經在那刺耳的哄笑聲中低低地飲泣起來.

贏武剪停了一停,冷電般的目光掃了四周一圈,這才一字一字地繼續說道:"只有強者,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話音剛落,他那虎爪一掃,便已將那幾個偷偷飲泣的降臣從人群中抓了出來!嘭嘭幾聲悶響,那幾人便疊羅漢一般摔作一團,落在了皇茗月的身後.

贏武剪冷冷地看著那幾人道:"今日是聯一統天下的日子,更是聯迎娶皇貴妃的大喜日子,你們究竟在哭什麼?"那幾個人被摔得連氣都喘不過來,口紋冰冷的話語,那幾人便都同時臉煮煞白,時不知譏引好.

為首的一個白發老臣掙紮著跪在地上,剛要開口說話,贏武剪已經冷哼一聲,一爪探將過去!只見黑光一閃,那虎爪一般的手,便已深深地沒入了那白發老臣的胸膛之中!那老臣渾身劇震,口中歸歸流血,雙目震驚萬分地看著沒入胸中的那只手,喉嚨里咯咯咯地抽搐嗚咽著,不知道還想說些什麼!贏武剪冷冷地說道:"聯倒要看一看,你這老頭子究竟是一顆紅心還是一顆黑心!"說著,那虎爪猛地一抽,便生生地將那老頭子的心髒從胸膛中掏了出來!在淋漓的鮮血中,那顆心竟然還在跳動!那白發老頭踉蹌兩步,終于一頭栽到在地.

贏武剪手上一用力,那心髒便噗的一聲爆裂開來!其余的幾人見得如此慘狀,一個個嚇得面色死灰小連話也說不出來了!但滿臉戾氣的贏武剪仍未放過他們,如法炮制之下,接連五個人,便都死在了他的這一式"黑虎掏心"之下!其余的將士大臣,此刻都沉寂了下來,整個大營靜得可怕.

贏武剪空著一只血淋淋的手,緩步回到了皇茗月的身旁.

一小滴鮮血,甚至滴淌在了她的臉上.

他一邊用白色絲帕擦去手上的鮮血,一邊冷冷地對她說:"你為什麼不笑?這可不是一個小新娘子應該有的儀態."

皇茗月依舊鐵鑄般跪在地上,空洞的雙眼直視遠方.

但是,她卻從未正眼看過贏武剪一眼.

贏武剪冷冷地說道:"聯聽說,當年明王將你父親斬首,而六歲的你就在現場.

那時候,你便像現在一般不言不語,眼神冰漠.

你是不是,也想像當年一般,留在聯的身邊伺機複仇?""臣妾,不敢."

皇茗月終于開口了,神色沒有一絲波動.

而那聲音,更是冷漠得沒有一絲感情.

贏武剪用那只擦干了血跡的手將她扶起來,然後用只有他們二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你要是一日不笑,聯便每日殺掉十萬人."

皇茗月于是便嫣然一笑.

但那眼中的森然,卻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贏武剪臉色一沉,兩手狠狠一捏她的下巴,目中也露出了兩道鋒利如刀的目光!但當皇茗月傲然抬頭與他對視時,贏武剪卻忽然慢慢地松開了手,那臉色也緩和下來.

最後,他嘴邊裂開一絲獰笑:"聯既然能在戰場上戰勝你,自然也能在情場上戰勝你.

你等著."

他轉過身去,對身旁的一名女官道:"送皇後娘娘上轎.

傳令下去,今日搞賞三軍,大國師率二十萬大軍開進朝歌城,嚴禁燒殺搶掠,違者斬!其余三十萬大軍隨聯回師雄京,聯要在雄京舉行大典,立皇茗月為帝後!"眾人領命散去,一群女官便迎上來,將皇茗月簇擁向了一頂銀色的客輿.

第二日,重重圍困朝歌城的北秦大軍便兵分兩路,一路挺進朝歌城,另外一路則揮師北歸.

顏九真被贏武剪任命為江南大都督,總領原東周帝國疆域的事務.

赦.

大力搜羅東周皇族,務必斬草除根,不留一個活口殺人立威,搜捕十萬人作為麟虎騎的口糧.

三,追殺李心白,李青蓮等真武余孽,鏟平昆侖,少室二山!贏武剪雖然答應過皇茗月不在江南大地上濫開殺武,但只要她跟隨大軍北上,一切便都無所謂了.

北上之前,皇茗月掀開鑒輿的簾子,望了朝歌最後一眼.

那里,是她最後的牽掛了.

彌漫的風煙之中,黑鴉鴉的北秦大軍正源源不斷地朝朝歌城中開去.

她雖然知道贏武剪此人不值得信任,但至少在犧牲了自己之後,最壞的結果應該不會出現了.

至于朝歌的未來會怎麼樣,那已經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圍.

她輕輕張開了那玉脂般秀美的手.

十個亮澤如貝的指甲上,如今已慢慢渲染上了一團如火云,如凰羽般的奇異紋理.

那是她們凰氏一族的最終秘技涅巢火一發動的標志.

火凰涅巢,玉石俱焚,一切,皆將化為虛無,只余豔火一朵,如煙花盛放.

但就在她所乘的鑒輿緩緩北上的時候,三點流芒忽然掠過天宇,落向了朝歌城.

坐在鑒輿中的皇茗月並沒有看到.

坐在金鑒行宮之中的贏武剪,也沒有察覺.

一點藍光,一點紅光,還有一點紫光,便如最微弱的流星般,墜向了那哭聲震天的孤城的一個角落.

姬玉兒咬著牙,拖動著沉重的步子,拼命地朝皇宮後方的景山上逃去.

她本已身負重傷,背上又背著一個李心白,縱然穿著一件飛凰羽衣,但卻已完全飛不起來了.

而進入朝歌城中的北秦虎狼之師雖然沒有大開殺戒,但一隊一隊的麟虎騎卻開始在城中撥捕真武宗及般若宗的余黨.

乖些稍作反抗的百姓或武士,便都被當成麟虎的食物,當場被撕成碎片!皇茗月在離開李心白之前,曾在他休養的那個地方布下了一道凰火結界.

但沒過多久,卻被顏九真手下鬼方堂的術士所發現.

一番圍攻之下,那凰火結界大受削弱.

雖然憑那些術士微弱的力量,一時也拿這凰火結界沒辦法,但姬玉兒擔心驚動了養父顏九真,于是便趁隙擊倒了兩個術士,背著李心白倉皇出逃.

如今城中處處都是北秦的士兵,姬玉兒無處可逃,只好帶著李心白朝那景山密林中跑去,寄希望于借這皇家園林來躲上一時三刻.

她跑得滿頭冒汗,氣喘籲籲小終于來到了一片樹林前.

正要找個隱秘而安全的地方暫避一二時,前方忽然傳來了幾聲呼嘯山林的咆哮!!(訪問 h>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五章、我入地獄     下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六章、出降,出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