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顯神威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顯神威

回來了,馬上補個肥更,呵~~~盼繼續支持!!!

木夜心與燕七堯此時也看清了來人的模樣,一個獰笑,一個冷笑,同時說道:"我們還以為你這臭小子已經死在皇上的巽虎神槍下了呢,沒想到原來竟然還活著!每次大戰,都會死剩你這臭小子一個,真是名副其實的死剩種!"

燕七堯又陰陽怪氣地說道:"今天莫非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這個貪生怕死的臭小子竟還敢單槍匹馬前來逞英雄?莫不是燒壞了腦子?"

李心白冷面不語,雙眼卻並沒有停留在他們二人身上,目光已投向了那千軍萬馬之中.而面前的這兩個所謂的劍修宗師,在他眼中,其實已經和死人沒什麼兩樣.

被李心白如此徹底無視,燕七堯與木夜心都不禁勃然大怒,木夜心背上的劍匣錚然一鳴,一青白光芒爍目飛騰,正是青桑劍派的鎮門寶劍——清木罡劍!青桑劍派的鎮門寶劍本有兩把,但其中的一把青桑寶劍已經被李心白以麟玉劍一劍斷為兩段.今日祭出的清木罡劍是青桑劍派的太古寶劍,威力比起青桑寶劍更大!

另一邊的燕七堯也已將本門的太乙,金靈,金盧三把飛劍祭出,…金光當空顫閃,有若金色靈蛇蓄勢待發,與此同時,蜀門劍派的另一樣法寶,也已被他暗中准備好,隨時可給李心白一個出其不意的致命打擊!

木夜心渾身青色煙霞靄升,淡淡的青桑真氣之中,一雙梟目陰森狠毒.看見這清木罡劍,他心中自然又想起了被李心白無情毀去的青桑寶劍,新仇舊恨一時湧上心頭,故而表情中盡是仇恨與惡毒.

"李心白,你的破銅爛劍呢,出劍吧,免得天下人說本掌教與燕掌教占你的便宜!"

木夜心與燕七堯各自運起十足真氣,一個在空中聚起了一大團陰森碧翠的青霧,另一個則凝起了…奪目的金光,其氣勢極大,下方的北秦將士無不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覆壓而下,令他們如負泰山.

但李心白似是到現在才看見他們二人一樣,面上帶著一絲戲謔的笑意道:"我不用劍也可以干掉你們兩個劍道敗類.一起上吧,免得我一個一個地去收拾,麻煩!"

木夜心與燕七堯聽他口氣如此狂傲,一個氣得七竅生煙,一個怒極而笑,便不再顧得宗師身份,分別從左右兩側向李心白攻過來!

李心白目中寒芒一閃,那殺機這才完全釋放出來!

在木夜心和燕七堯眼中,如今的李心白與十天前並沒有什麼區別.他們二人雖然曾經吃過李心白的虧,但上次是車輪出戰,如今卻是二人聯手,威力自然倍增,絕對可以將這個目中無人的臭小子碎尸萬段!

但,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這短短的幾天之內,李心白竟然可以脫胎換骨,破繭化蝶!!

在服用了九轉天鳳元丹之後,他的功力已經大增;加之三春中和劑擁有陰陽調和之神效,不僅幫他完全修補恢複了脈絡肌骨的創傷,更加在無形之中消弭了丹元陰陽劫的大禍,令其體內的真武仙氣及浩然元氣水**融,化為一脈,彼此合生無別!單是這樣的造化,便可令他的功力進境數十年!

更何況,人間七天,幻界七年!在這"七年"之中,他的魂魄在三大天劍幻境之中得到了源于天外巨劍的神秘力量的煉化,其中更是修習了"大化玄一劍"及"風火雷山訣"兩門魂劍級與天劍級的驚世劍法,故而如今雖然手中無劍,但他如今的鋒芒,比起手中有劍時何止強了百倍?

只是由于他已經達到了將這些力量收放自如的境地,木夜心與燕七堯一時看不出來罷了!

這兩人雖然看起來勢頭極大,手中的法寶也極為驚人,但在李心白眼中,充其量也只是兩只牙齒尖利一點的螻蟻而已!

再強大的螻蟻,也終究不過是螻蟻,在人面前,它們的命運就是——粉身碎骨!!

左側,木夜心鼓起一身青霞真氣,將那清木罡劍裹在了一團撕裂云天的龍卷風之中!青冥搖動,龍咆威武,劍光之中,有神龍騰閃!!

青桑劍派之鎮門劍訣,龍卷青天!

但那青龍巨首張口噬至李心白頭頂時,他竟然還是紋絲不動!!

這小子竟如此托大,視本掌教的傾力一擊如若無物!?木夜心見狀,心中倍增受辱的怒火,又下手多加了幾分狠力!!

嗷——

青龍張口,尖牙如矛,罡風破山,龍須走電,犄角倚天,眼看就要將李心白一口吞入肚中!而李心白只是輕輕一舉左手,那掌心內閃亮一個淡藍天劍幻符!一道藍白色輝光煥然綻射,仿如明月初生,凝為一柱仿如實質的天劍寒光,正好擊中了那龐偉青龍的額心處!

只聽喀喀喀喀喀一陣冰凝之聲,那掌心內激射出來的藍白劍光如閃電般蔓延了那風影青龍的全身,只一轉眼的功夫,一條矯行天空的巨大青龍便被李心白的天劍寒光從頭到尾完全凍結!

這,便是李心白從昆侖之墟的幻境中凝煉的太陰寒魄之氣,可凝世上一切有形無形之物!

剛剛還在李心白的頭頂耀武揚威的青龍,如今卻保持著那張口欲噬的姿態凝成了冰塊,看上去說不出的可笑.木夜心一時面如土色,急忙咬牙運起十二成的青桑真氣,一團青霧如翠練般的劍氣將那青龍繞了十幾匝,無奈不管他如何發力,那青龍與青龍體內的清木罡劍卻都被那太陰寒魄凝結得死死的,絲毫也不能動彈!滿臉通紅的木夜心連神識也幾乎脫竅而出,無奈那青龍與清木罡劍就是如同泥牛入海,對他的召喚完全沒有一絲響應!

眼見李心白只是輕一舉手,便將自己馳名天下的絕技擋下,木夜心這才意識到眼前這李心白的可怕,臉色又是蒼白了幾分!

眼前此子,絕非昔日吳下阿蒙了!!

另一側的燕七堯自然也是心頭大駭,為了替木夜心解圍,太乙,金靈,金盧三柄飛劍陡然分為兩路,那柄太乙雷劍挾著霹靂爆音掠入云空,又一個急旋,化為了一道白色雷霆,當頭向著李心白的頭頂炸下來!

而金靈,金盧兩把金系的小飛劍,則炫化為兩道金芒,向著李心白的背心與下陰飛去!!

他這一招不可謂不狠毒!太乙飛劍是雷系飛劍,化為霹靂之後,天威已是令鬼神皆驚;更何況其攻擊的方位正是劍修者的頭頂——即便是頂級的劍修,也是防禦極為薄弱的一個方位!而金靈金盧兩柄金系飛劍,金剛不朽,銳不可當,最適合用以破壞敵人的防禦劍氣——更何況,其中的金靈飛劍,噬向的又是人體另一難以防禦的要害——下陰!

李心白聽得頭頂與背後,下方各處都傳來了刺耳的劍鳴,心中冷笑一聲道:想圍魏救趙?只怕要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三柄金雷相生的飛劍襲來,他竟再次不閃不避!左手一收太陰寒魄,那右手掌心內便又幻閃了一個丹金色的天劍幻符!幻符一閃而逝,他的右手便轟然燃起了一團炫紅璀烈的太陽真火!

幾乎是同時,頭頂的太乙霹靂雷已經轟至頭頂!!

燕七堯與木夜心一見,心中同時狂喜!!

但那太乙霹靂雷卻並沒有如他們想像中的一樣將李心白的頭頂轟成碎末,卻在即將擊中李心白頭頂的一刹那被一朵神妙幻生的七葉聖蓮托住!空中一時冷香清逸,雪色蓮花散出萬丈佛光,蓮心中一道白虹攀沿而上,竟生生地將那道太乙霹靂雷當空凝結!

這,便是李心白的七魄在少室天劍內煉化的雪蓮聖光,名為"七葉聖蓮雪"!!

與此同時,金靈金盧兩把飛劍也同時襲至,但就在離李心白的身體還有一寸的距離時,李心白通體盛放出一團金紅色的光華,光芒中如有天鳳羽影,骨氣錚罡,仿如金質鋼身一般,將那兩柄飛劍轟彈開去!

飛至空中時,那兩柄飛劍也忽地騰起兩團金紅火焰,似是被李心白體外的金紅火光傳染一般!那金紅火焰一閃即滅,但那兩把飛劍身體上的金光卻在這一瞬的燃燒中完全消退,靈氣盡散,顯然是已經變成兩塊廢鐵了!!

這,便是以般若正宗的金剛氣與鳳火鼎中的天鳳神火融合產生的"鳳火赤金氣"!這鳳火赤金氣亦守亦攻,除了保留了金剛氣那金剛不壞的奇效外,還可令敵人攻來的法寶受到鳳火的侵染!這鳳火與皇茗月的凰火一樣,皆是源于天外神物的靈火,等閑的劍修法寶,自然承受不住其中的鳳元熱力,被這鳳火一燒,自然便要靈氣散盡,變為凡物!

太陰寒魄,太陽真火!

七葉聖蓮雪,鳳火赤金氣!

單是其中任何一種力量,都已可獨步天下,而這臭小子竟然一下子掌握了四種!是何等的大造化,大機緣,才能讓這二十余歲的毛頭小子在短短數日內掌握了這樣恐怖的力量?

再說了,這些力量中兩陰兩陽,雜糅了浩然,般若,真武各門的相異屬性,本是難以相容,但這小子竟能隨心所欲,冰火化生,攻守兼備,幾乎已經到了大化之境,實在是神異驚天!!

燕七堯與木夜心都像木頭人一樣呆立半空,這反差實在是太強烈,這實力對比更是太懸殊,他們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燕七堯一咬牙,渾身忽地電花爆閃,便將剩下的所有真元都灌輸入了一面小小的八卦青銅鏡之中!把手一推,那青銅鏡便飛起在空中,瞬間化為一面照天巨鏡!但見鏡中雷霆陣陣,電蛇蜿蜒,無數金色漣漪正一圈一圈地往鏡心聚去,一點雷烈無比的霹靂顯然正在生成,壯大!

這便是上次曾經重傷李心白的三乾太乙金雷鏡,如今當空使出,其氣勢比起上次有增無減!!

燕七堯如今已是孤注一擲,一聲大喝,雙手疾如幻影,朝那三乾太乙金雷鏡中打去無數蜀門符箓,那金雷鏡中陡然金光萬丈,一聲震動天地的雷響,當中射出了一條獰厲瑰烈的電光巨龍來!

李心白右手中早已凝出了一團太陽真火,見這雷龍來勢正烈,心中也陡然生起一股豪情!來得好,我正愁沒有東西來試驗這太陽真火的威力,你既然放了這一條雷光巨龍來,便看我如何倚天屠龍!!

"啊——"

李心白也一聲怒吼,右手擊出雷霆萬鈞的一拳,將手中的太陽真火轟將出去!那太陽真火化成的火球驟然爆燃,當中紅光四射,便如太陽爆發一樣,當頭炸向那條同樣桀驁不馴的雷光巨龍!!

地上的十萬北秦士兵但見空中一團紅光一團金光相向對撼,一時間,兩團熔人眼球的強光當空暴閃,緊接著,一切光明便完全消失,但聽一聲霹靂雷響轟耳而來,那巨大的聲響充斥耳膜,終至于令他們的雙耳完全失聰,這世界僅余一片沉寂!!

又過了一秒鍾,所有的光明突然重現人間,空中天火流墜,道道電蛇蜿蜒幻閃,一股極強的氣勁波動上沖九霄,下撲大地,環狀沖擊波四面沖擊開去之時,激起黃沙萬里,當中的千軍萬馬盡數披靡!!

空中只余下了一小團紅光閃爍的太陽真火,而那桀驁雄偉的雷光巨龍,此刻已經消失無蹤!!燕七堯面前的三乾太乙金雷鏡渾身電光亂跳,一陣劇烈的顫抖後,只聽"嘣"的一聲脆響,那耗費了蜀門劍派三代掌教心血煉化的法寶就此崩成了碎片!!

燕七堯此刻已經面無血色,他一捂胸口,身體劇烈一搖,連續吐出三大口鮮血來!

李心白仍然靜靜地立在空中,頭頂的太乙霹靂雷與身側的青色巨龍,仍以冰封的形式懸在那里.只是短短一頓飯的功夫過後,這個年輕人在木夜心與燕七堯眼中,便已變成了天神一般的形象!

他們深深地感到了一種極度渺小的絕望.他們這才意識到,自己就是螻蟻.不管如何努力,螻蟻也終究無法戰勝天神!

在這極度的震撼,恐懼與絕望之下,這兩個稱雄一方的百年劍修宗師,竟然已經完全失去了逃跑的勇氣.

李心白的目中冷漠得沒有一絲亮色.他看著這兩個仿佛蒼老了百歲的老頭子,冷冷地說道:"已經沒有招數了嗎?如果沒有的話,就乖乖受死吧……"

說著,手中的太陽真火再次爆燃,轟的一拳,正好擊在了身側的那條青色巨龍的龍頭上!!只聽嗞嗞嗞的一陣灼響,白煙四起!那巨龍內有太陰寒魄的冰凝,外有太陽真火的焚燒,冷熱交煎之下,便"轟"的一聲爆裂開來,在空中化為了無數冰碎!

那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龍頭,就此粉身碎骨!!

點點冰碎或閃爍著青光,或帶著太陽真火的余焰,像流星雨一般落向地面!

等被太陰寒魄冰封的清木罡劍露出真身,李心白左手一舉將之執住,右手中的太陽真火又轟然擊向了頭頂的太乙霹靂雷!!

當啷——

又一聲脆響,那蜿蜒曲折的冰封太乙霹靂雷便好似玻璃一樣爆碎開來,露出了其中的那把太乙劍.李心白又將太乙劍收至背上,身影一移,便來到了木夜心面前!!

木夜心大駭,正要後退,忽而見得眼前幻光一閃,原來卻是額心上已經被李心白印上了一個藍白色的天劍幻符!!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覺無窮寒意瞬間襲來,木夜心便仿如瞬間置身于廣寒月宮之中一般,魂魄都刹那凍結了,便就此失去了意識.

李心白只劍指一戳,便以太陰寒魄劍氣將木夜心凝為了冰人,縱有大羅金仙,也救他不回了.那邊的燕七堯這才反應過來,在逃命本能的驅使下,他豁盡僅余的一點真氣,轉身拼命往地上飛去!!

李心白冷哼一聲,左掌擊掌如雷,便將木夜心的尸體轟了出去!只見空中寒光如線激射,那尸體便似是變成了一把寒冰飛劍一般!急于逃命的燕七堯雖然逃得快,但那凝成一團的寒冰木夜心卻是更快,未及一瞬,便炮彈般轟中了燕七堯的背心!!

燕七堯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那一聲慘叫還未完全叫出口,便覺一股凌厲之極的寒氣從木夜心身上傳過來,全身的鮮血便在那極短的瞬間中完全凍結,甚至連那一口飛吐出口的鮮血也在空中凝成了冰塊!!

神魄一凝,性命也休矣!!

木夜心的尸體剛剛轟中燕七堯,後頭的青光也接踵而至!身在空中時,李心白手上又燃起一團太陽真火,把手一環,那炫紅的光火便將木夜心與燕七堯的尸體裹在其中,不一瞬間,便連人帶冰盡數焚了個干乾淨淨!

李心白連看也不看空中的飛灰一眼,壓低身子便向那驚慌失措的北秦大軍掠下去!下方四處旌旗招展,但似乎沒有看到代表嬴武翦的那面中軍大旗!

李心白在空中飛了兩個來回,竟也沒有找到嬴武翦的車駕!他念及皇茗月的安危,一時不由得怒由心生,沖著那十萬大軍喝道:"匹夫嬴武翦,速速出來受死,否則我李心白今日就要將你這十萬大軍殺個干乾淨淨——"

地上的北秦士兵見李心白剛才大發神威,瞬間便將宗師級的兩個劍修高手擊殺,如今又如殺神一般滿身戾氣,都不由得心驚膽戰,一些膽小的士兵甚至不管長官的呵斥追殺,從隊伍中策馬逃了出去.

李心白見那大軍之中仍是沒有答複,大怒之下,一收飛仙逸,便整個人沖入了那十萬大軍之中!!

如鐵流一般的重重大軍之中,忽然燃起了團團火光!一道火影在那十萬大軍之中橫沖直撞,如入無人之境,將烈火,死亡和恐怖四處散播開去!

那燃起的烈火絕非人間凡火,一經沾上,不但血肉之軀在瞬息之間化為光塵,即便是刀槍劍戟等金鐵武器,也在那萬丈光焰中化為了點點煙花,散落向緲緲天宇!

早已軍心動搖的北秦大軍再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遭到李心白攻擊的後軍直接潰散了開去,而前軍的七八萬人也陣腳大亂,大有一觸即潰的態勢.

而那恐怖的烈火仍在四處蔓延,猶如一條移動著的光火長城,在壯麗之中又帶著聲聲慘叫淒號,一下子便將這里變成了人間地獄!!

在江南百姓面前,這些北秦軍士就是虎狼,但在李心白面前,他們卻變成了綿羊!李心白已經殺得雙眼通紅,那神情瘋狂如魔!攔在周圍的數千麟虎騎開始還有勇氣抵抗,但當看到自己的同伴大片大片地葬身在此人的烈火之下,連尸骨也不曾留下一塊後,所有人都只剩下了逃命一個念頭!

如此一來,混亂的大軍互相踩踏,死在自己人腳下的士兵更是數不勝數!

李心白忽然在中軍看見了一名正在極力控制局面的將軍!從盔甲和胯下的坐騎來看,此人的軍銜一定不小!他再也沒有心情去追殺那些螻蟻,飛身便撲向那個一身銀甲的將軍!

那將軍正手執一杆長矛,將一個意欲逃跑的麟虎騎士一槍挑落馬下,不意眼前忽然青光一閃,一道身影已經鬼魅一般出現在面前!

他下意識地一槍刺將過去,哪知竟李心白不閃不避,任由那雷霆一擊戳在了身上!但當鋒利的槍頭狠狠地抵在了他的肌膚上時,那槍頭卻忽然被一團金紅色的鳳火裹住,瞬間便熔化為了點點赤紅的鐵水!!

而那金紅色的火焰,竟然是從李心白的身上自行燃燒起來的!

那將軍兀自在發呆,李心白一伸手,便隔空將他吸到了手上!

"說,嬴武翦那狗皇帝究竟去了哪里!"李心白單手將那銀甲將軍提起在半空,眼中寒芒一閃,語氣中充滿了殺氣.

脖子被敵人死死掐住,那銀甲將軍很快便滿臉通紅,額頭上也跳起了條條青筋.但他豹眼一瞪,仍是傲氣十足地說道:"末將對皇上忠心不二……"

話未說完,李心白手心內太陽真火一燃,那銀甲將軍的整只右手便已被焚為了灰燼!!這一幕來得如此突然,那銀甲將軍愣了一愣,這才大聲慘叫起來!!

李心白又冷冷地說:"不要再跟老子廢話,說,嬴武翦在哪里?"

那滿頭冷汗的銀甲將軍再也沒了那種趾高氣揚的神色,巨大的痛楚讓他的整張臉都扭曲起來.李心白手上又一發力,他才結結巴巴地說道:"皇……皇上已經帶著皇茗月皇後……"

"嗯?"李心白目中又是寒芒一射,五指如鷹爪般深深陷入銀甲將軍的肌肉中!銀甲將軍艱難地喘了幾口氣,這才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急忙改口道:"是,是帶著皇茗月姑娘先行回到了雄京之郊……"

李心白又加了一分力,冷道:"他去那里做什麼!?"

銀甲將軍猛烈地咳了幾聲,這才艱難地說道:"皇上……要在雄京北郊的巽陵……用般若寺的三個長老……來拜祭當年大巽朝的皇帝……周長岳……儀式結束之後,皇上便會在宮中……立皇茗月姑娘為皇後……"

巽陵……周長岳?這個人,和嬴武翦,以及他手中那些邪惡的鬼魂谷法寶,又有何關系?

李心白手中陡然又燃起一道炫烈的太陽真火,那銀甲將軍哼也不哼一聲,便在火中化為了灰燼.

一道青光驀地從那混亂不堪的戰場中沖起,消失在了北方的天空下.

嬴武翦頭頂大秦皇帝軒冕,一人率先走向朝陽照耀下的那座千年古陵.從他腳下的神道,一直到神道盡頭的崔嵬陵墓神宮,中間有將近一里遠.

歲月剝蝕了地上的白玉大石,也模糊了神道兩側的神獸石像的容顏.

這座巽陵在歲月中孤獨地等待了兩千多年,今天,它終于迎來了命運之中的那個人.

向來以狂傲暴戾的姿態出現的大秦皇帝嬴武翦,今日卻是一副莊嚴虔誠的模樣.當他炯炯有神的虎目望向立在神道盡頭的那座巨大石碑時,他的臉上竟露出了一絲畏懼,或是悲憫的神色!

在他身後,是一列長長的儀仗隊,以及無數手捧犧牲,貢品的太監.其余的文武大臣,從東周擄來的俘虜,戰利品等,統統排在隊伍最後.

東周俘虜那一行人的領頭人,赫然就是皇茗月.

她身後的東周皇族,大臣,有的以淚洗臉,有的驚惶欲死,還有的在不斷地咒罵她,將她斥為禍國妖孽,千古罪人.

而她卻一直蓮步而行,目光冷如夜月,里頭看不出一絲情感.身後的種種議論聲,詛咒聲,她似是一點也聽不到一樣.V

三K,

[

上篇:第七卷、情定般若 第一百九十八章、兩條老狗     下篇:正文 第二百章、陵墓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