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正文 第二百章、陵墓驚變  
   
正文 第二百章、陵墓驚變

繼續補~~~各位多多支持哇!!!

就在這時,嬴武翦的身旁忽然沖來了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臣,這老臣一手扯住嬴武翦的衣袖,跪地哭道:"皇上,皇上,我大秦立國五百年,每有顯赫戰功,諸位先帝均是在我秦室宗廟中大祭先人祖宗,以求祚我大秦國統遞延萬年!皇上,祖宗之法不可改,治國之道,以禮為先!如今皇上一統天下,功蓋千秋,但卻不先去我秦室宗廟之中祭拜,反而來此遭人千古唾罵的魔帝陵前祭祀,實在是荒謬絕倫啊!!"

這老臣嚎啕大哭,神色悲傷,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那正容虔誠的嬴武翦臉上肌肉輕輕一跳,目中寒芒一閃,恰似月光照亮的巽虎槍鋒!

"竇丞相,剛才你說……這里是遭到千古唾罵的魔帝陵?你倒是說說看,究竟是誰遭人千古唾罵,嗯?"

那老臣似是沒有感覺到嬴武翦目中的怒意一樣,振振有詞地說道:"想那周長岳窮兵黷武,耗盡民力,開疆無度,殺戮不斷,導致白骨千里,山河凋敝,萬民水火,終至于身死國滅,背上千古罵名……"

嬴武翦目中的寒芒終于燃成了兩朵來自于幽冥的火焰!不等那大臣說完,他便忽然飛起一腳,只見一道黑氣卷起,噗的一聲,一道鮮血激濺七八丈,一顆白發蒼蒼的頭顱隨之飛向了半空!!

身後的幾名宮女眼見這殘忍至極的一幕,一個個嚇得面色蒼白,雙足發軟,但卻沒有一個人敢在那猛虎一樣的男人身後發出尖叫!

嬴武翦看著身側那具仍在不斷地噴湧鮮血的無頭身軀,近乎咬牙切齒地說道:"迂腐至極!!巽武帝戎馬一生,南征北討,橫掃大陸,戰功彪炳萬古,豈容你這愚昧老叟褻瀆!!"

他一腳踢翻那跪在地上的無頭尸體,轉身大踏步走向神道盡頭的陵墓.而就在這時,一股極強的黑氣慢慢地從陵墓中升起,在空中積聚,變化,形成了一朵遮蔽了半邊天空的黑云!黑云的中間,隱隱約約地可以見到一只獰厲凶惡的虎頭之形!

跟在後面的皇茗月忽然感到了一股可怕的邪惡氣息,定神一看,也不由得大為驚駭!這個陵墓中為什麼突然升起了如此強烈的邪氣?這個陵墓之中,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嬴武翦大敗江南劍修高手的那個九陰巽虎妖尸陣,傳說就是由當年的巽朝皇帝周長岳所創!

眼前的大秦皇帝嬴武翦,究竟又和二千多年前的魔帝周長岳有什麼關系?

一行人依然保持著整齊的隊形,慢慢地走向這座蒼古的千年帝陵.除了嬴武翦,皇茗月,項魘等這些修道強者之外,其余的普通人是無法看到空中的邪氣的.

一行人通過長長的神道,繞過那歲月蒼涼的高大石碑與牌樓,終于進入了如宮殿般雄偉的神宮中.但嬴武翦並沒有在這神宮中停留,而是一直走進了神宮的盡頭.在一座早已被破壞的巨大的周長岳石像背後,又出現了一個高大而幽深的門洞!

這門洞,赫然是通向埋葬周長岳的地宮的入口!走入門洞,又經過一條一直向下的數里長的甬道,一個大得驚人的地宮終于出現在面前!等皇茗月進入這陰森而神秘的古舊地宮中之後,她又是大吃了一驚!!

山內洞天,地下蒼穹,氣勢恢宏,空間遼闊,絲毫也不亞于任何一個地面宮殿!地宮呈上下兩層,第一層盡是兵馬泥俑,高大石柱,來世壁畫,寫滿古老文字的石壁等等,而第二層上別有一個廣闊的廣場,周圍環繞著雕飾華美的柱廊,柱廊間立著無數面目猙獰的石像.

一座長長的白石階梯將上下兩層連接在一起,那石階約有數千級,氣勢也極是不凡.

而第二層的正中央,有一個方形的白玉基座,基座上有一圓形石台,石台正中還有著一個方形的凹洞,似是本鑲嵌著什麼東西,後來卻被人取走了一般.

白玉墓基周圍有水銀山河,有難以理解的星斗符文,但樣式卻是十分妖異.

而水銀山河之外,則是數十尊巨大的石像.看其模樣,均是方士或祭師裝束,容貌各不相同,手上持著旗幡,拂塵,銅鏡等各式法器.這數十尊巨大石像均是面向中間的白玉墓基立著,似是在守護什麼東西.雖然這些石像雕刻得栩栩如生,魁梧壯偉,但這些人渾身上下都透出一種難以言說的邪氣,令人望而生畏.

等皇家儀仗在那帝陵神宮中將禮樂,祭品,隊伍等布置好之後,大祭正式開始!

大祭的主禮場在于第一層,儀仗,犧牲,百官都留在了這里,唯有嬴武翦一個人緩緩登上石階,走向了那邪氣濃烈的白玉墓基.

皇茗月分明地感到有幾道或紅或黑的邪氣在這地宮中盤旋聚集,仿如未成形的妖魔在其中魈笑飛舞,令這地宮之中妖氛更為強烈.

皇茗月的心中越來越不安,她死死盯著嬴武翦的背影,心里不停地在問一個問題:他究竟想做什麼?他究竟想做什麼?

嬴武翦終于來到了那精美肅穆的白玉墓基前.他走過那些凝固在時光里的巨大石像,飛越了地上的水銀山河,踏上那些古奧神秘的星斗符文,眼睛終于投向了圓形石台正中的那個方形凹口上!

他的目中產生了一種奇怪的神采,一種莫名的渴望,興奮與仇恨穿越了兩千多年的死亡,馬上就要在這里複活!!

一股無窮無盡的邪惡力量傳遍了他的身體,他難以抑制地微微顫抖起來!複活,複活,那神聖的邪惡,無邊的血海,骷髏造就的勳章,死亡繪成的崇高,馬上就要統統複活!!

源于二千多年前的魔帝的魂靈,那穿越普世星空的力量,終于就要蘇醒!!

而這一切,都是屬于我——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秦皇帝——嬴武翦的!!

嬴武翦的眼中露出了迷狂般的神采,他再也難以抑制心中的瘋狂與喜悅,仰頭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等朕擁有了這魔帝凶靈的力量,朕便要揮師西向,橫掃大陸,建立起比周長岳更加瑰偉不朽的功勳!!朕,嬴武翦,將是千秋萬代以來的第一皇帝,至高無上者,與日月齊光,與星漢共明,位于所有的神祗之上!!"

皇茗月唇邊露出了一絲嘲諷般的微笑.野心能使人瘋狂,權力能令人無知,這句話實在是說得太對了!!

嬴武翦驀地收住笑聲,俯身一掌,擊在了那白玉墓基上的血色星斗符文上!一股強烈的邪氣如山崩般四處傾瀉開來,一道黑藍色的天妖之氣隨即灌入了那星斗符文之中!地上那些縱橫交錯的線條及古奧邪異的符文同時發出了紅光,然後紛紛流入了白玉墓基外的水銀江海之中!

不一會,那些銀色的水銀便染成了鮮血般的顏色,汩汩地沸騰起來,血幽幽的波面上更是冒起一個個泡沫來!!那像是流動在地獄里的熔漿,又像是黃泉之中的鬼血,說不出的恐怖!!

轟的一聲,一道黑影忽然沖破了那沸騰的水銀血海,帶著滿身的"血銀",落在了那白玉墓基上!每走一步,地上都留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血印!

皇茗月心中突的一下——從那水銀血海中跳出來的,原來是一頭巽虎妖尸!!這一身滴淌著淋漓"血銀"的巽虎妖尸,看上去比往日更加的可怕!

緊接著,水銀血海之中又是連續七聲爆響,一頭又一頭的巽虎妖尸與焚骨龍蝗沐著血雨般飛散的血銀,各自以八卦方位站到了那白玉墓基的周圍,彼此間構成了一個圓形!

"啊!"皇茗月不禁輕聲驚呼起來!這……不就是那九陰巽虎妖尸陣的陣法嗎?除了中間的一頭飛翼巽虎,其余的巽虎妖尸和焚骨蝗龍都已按九陰巽虎妖尸陣的陣形站好了位置!

皇茗月的心不停地往冰冷的深淵中沉去!嬴武翦,他把九陰巽虎妖尸陣布在這個地方,究竟想要做什麼?等等……為什麼殘留的那七頭巽虎妖尸,在這白玉墓基上立得如此完美?兩者的布局,那種邪惡的妖氣,以及色澤,位置,為何會結合得如此天衣無縫?

皇茗月腦中轟的一聲,忽然驚醒了過來:難道,二千年前的魔帝周長岳,就是將這九陰巽虎妖尸陣布在了這白玉墓基上!?

轟!!

地宮第二層上忽然又傳來了一聲巨響,皇茗月從疑惑中蘇醒過來,又看見了令她更為震驚的事情!!

那沸騰得幾乎要**而起的水銀血海之中忽然又爆出了一道數十丈高的血柱!血柱之中忽然紅光大作,縷縷血色厲芒刺人欲盲!

那血柱之中另有一樣方形之物,那些令人驚心動魄的恐怖血光,就是從它身上放射出來的!那東西當空一旋,便帶著那妖異血光,轟隆一聲落在了白玉墓基正中間的那個方形凹洞之中!

是,是血石陰符棺!!

皇茗月心中又是一震!看那血石陰符棺的大小尺寸,竟是和白玉墓基上的方形凹洞幾乎一樣,嚴絲合縫,分毫不差!!難道說……這個大名鼎鼎的大凶之器,鬼魂谷三**寶之一,竟然就是魔帝周長岳的棺材!?又或是,魔帝周長岳從鬼魂谷之中取來了這個大凶之器,從而將自己的遺骸存放在了其中!?

正在這時,那九陰巽虎妖尸陣之中便又散出了一股極強的黑色妖氣,與血石陰符棺之上發出的紅光凝成了一團!!這新凝成的妖厲之氣,便如一條猙獰暴虐的魔龍一般,在這地宮的上空咆哮盤旋,震得跪拜在第一層的那些官員和俘虜們面無人色,心膽俱裂!

而一道炫麗而濃烈的血光忽然盤旋在了那白玉墓基的上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幾道血龍一般的雷霆在漩渦中隱隱生滅,發出了道道強光!強光的背後,漸漸顯出了一個血色的眼瞳!所有被那眼瞳照中的人,竟都有種魂魄要被它將從頭頂勾出去的可怕感覺!!

皇茗月的臉色更加蒼白了——這……正是她在琅琊關的上空所見過的那個天妖血眼!!

這時,那天妖血眼忽然大大張開,瞳孔正中的一個血紅深洞忽地探出了三條血色巨蟒,每條巨蟒身上都卷住了一個人!那三條血蟒各自將一人狠狠地甩在了白玉墓基上,便又迅速無比地斂回了血紅深洞中!

皇茗月定睛一看,白玉墓基上已經多了三個人,而這三人正是被天妖血眼所收走的般若寺的三大長老!如今,這三大長老的身上都已纏了一層不斷蠕動的血色真絲,像是活著的血色螞蝗一樣,十分惡心.盡管三大長老體外都還保留著一點微弱的金光,但在那血色真絲的吸附之下,那金光仍是愈來愈稀薄.

三大長老雖然面如金紙,但看樣子,似乎仍未死去.

皇茗月剛剛松了一口氣,那天妖血眼忽地又睜了開來,血淵幻動的瞳孔之中紅光暴射,一道光柱不偏不倚地打在那血石陰符棺上,與那血石陰符棺結成了一個整體!

緊接著,無數或掙紮或號哭或張牙舞爪的魂靈便從那瞳孔之中飛了出來,順著那道紅色光柱源源不斷地落向血石陰符棺!而那血石陰符棺表面上的無數陰符不斷地閃滅異光,似是在貪婪地吞噬這些被天妖血眼所囚禁的死靈!!

皇茗月又被眼前的情形所驚呆了!

那……簡直就是死靈的長河!!密密麻麻,洶湧澎湃,數量可用千萬來計數!而且就此灌輸了半個時辰,那天妖血眼仍沒有死靈枯竭的跡象!

其中,有普通的百姓,有北秦與東周的士兵,有麟虎,有烏鸞,還有那些在南北大戰之中被天妖血眼勾走魂魄的劍修者……

皇茗月腦中又是轟的一聲!!

她明白了!!嬴武翦之所以不惜代價來發動這場征討東周的大戰,其目的根本不在于大周的國土,也不完全在于征服自己,而極有可能是……通過雙方的對抗,殺戮,為這天妖血眼收集數十萬計的鮮血,戾氣,仇恨,痛苦及死靈!!

而天妖血眼收集如此多的死靈,其目的還在于給白玉墓基上的血石陰符棺提供養料!!

嬴武翦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想要打開這個血石陰符棺嗎?如果血石陰符棺的棺蓋打開,里頭會出現些什麼!?

轟——

天妖血眼中的血魂瀑布傾瀉得更為洶湧激烈了!而就在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中,血光中的血石陰符棺開始劇烈地震動起來,而那緊閉的棺蓋更是不住地輕跳,似有什麼巨大的力量在棺中瘋狂沖撞一般!

看那樣子,似是有什麼極度可怕的東西正要脫棺而出了!!

皇茗月震驚萬分地瞪大了眼睛!她心中既好奇又恐懼,那個血石陰符棺里,究竟有什麼東西!?

就在這時,立在白玉墓基上的嬴武翦忽然輕輕一躍,懸在了天妖血眼傾瀉下的那道血魂瀑布之中!他緩緩轉過身來,鮮紅如血的目中露出了一種可怕的狂熱.而此時,他的眼睛卻是看著皇茗月的!

他狂笑著張開雙手,用一種亢奮得詭異的語調對遠在千丈之外的皇茗月說:"來吧,朕的皇後,來和朕一起分享這魔帝凶靈的無上光輝!!它會讓你擁有血薔薇般的美麗,擁有天地鬼神的敬崇,擁有超越時光與死亡的力量!!"

皇茗月心中一寒,一股巨大無比的恐懼瞬間傳遍了全身!她運起凰羽神光,下意識地想要向外飛去!哪知天妖血眼中忽然分出了一道血色光柱,像探照燈一樣打在了她身上!

五彩華麗的凰羽神光一下子被那血光打散,皇茗月的身子便再也動彈不得!!然後,她便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那紅光挾持著往白玉墓基上帶去,一點一點地靠近了那個惡魔一樣的男人!!

皇茗月貝齒緊咬,瘋狂地催谷體內的凰血之力,無奈不管她如何掙紮,那血光便如凝固了的鋼鐵一般,令她完全無法動彈半分!

皇茗月的心一點一點地絕望,眼見嬴武翦猙獰而邪惡的笑容就在眼前,她不由得輕輕閉上了眼睛,心中忽然恢複了甯靜.

一團小小的火焰正在她的小腹中燃燒,那是傳說中的凰鳥在涅槃前留下的一點點火種,每一個繼承了凰血血脈的人體內都有這樣的一點凰血種子.在最絕望的境地之中,這些凰氏一族的後裔可以選擇燃燒自己,釋放凰血種子中的涅槃力量!

涅槃是毀滅,也是重生.只可惜,這些凰氏一族的後裔並不是完全的凰鳥神軀,故而只會毀滅,而不能重生.

但這毀滅性的力量一旦釋放出來,據說可有誅仙殺神的驚天威力!若要輪到同歸于盡,這一式怕是世上最令人驚駭的法術了!

下定主意的皇茗月又睜開了眼睛,目中平靜,唇邊泛起一絲妖嬈眾生的笑容.在那秋水無波的眼睛之中,竟是一種看透了諸世浮生的通達,與此生無悔的釋然.

她為何無悔?

是因為報了大仇,或是,曾經和那個男子曾經走過了一段刻骨銘心的路程?

她的身體,離嬴武翦所在的血魂瀑布僅有一寸之遙了!而她腹中的凰血種子,那毀滅性的凰火已一觸即發!

涅槃火起,一切眾生,繁華,愛恨,嗔癡,皆為幻夢中的一點浮塵!

皇茗月輕輕歎了一口氣,心道:別了,紅塵……

但就在那凰血種子即將激烈焚燒起來的一刹那,一聲驚雷忽然從地宮的入口處傳來!!只聽"力隆"一聲巨響,一道金白色的霹靂雷光忽然當空打來,正好攔在了她和嬴武翦之間!死死地拿住皇茗月的那道血光被這雷光一轟,竟是硬生生地從中隔斷開去!

皇茗月身上的那種禁錮感一下子完全消失,她微微一愣,心神忽地從那淡忘生死的平靜中恢複過來,一下子又重新燃起了生的渴望與留戀!

而那霹靂電光仿如巨劍一般擊中了血光,其力量狂暴無比,竟令懸在空中的那只天妖血眼也為之劇烈一震!

這變故來得突然,不但跪在地上的臣民百官驚駭莫名,就連嬴武翦也是怒容獰厲,掉頭向著電光飛來的方向瘋狂地咆哮道:"是誰!?"

一道玄妙無比的青色光暈此刻才如夢中的水波那樣漾開在空中,浮現出一個劍眉星眸的年輕人身影來.此刻,這一身青衫的瘦削男子用一只手指著嬴武翦,臉上露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嬴武翦,拿開你那豬一樣肮髒的手,別碰她!"

嬴武翦與皇茗月都失聲驚叫起來:"李心白!?"

只是他們兩人的情感意味完全不同,一個是憤怒,不甘和疑惑,另一個卻是驚喜,欣慰和那麼一點點的辛酸與委屈!

皇茗月再也不能抑制心中的激動,她命中的堅冰,在這生死一線的關頭,在這男人舍身前來救她的時刻,終于完全融化!

嬴武翦看了看皇茗月,又狂傲地看了李心白一眼,大笑道:"就憑你!?就憑你這樣一個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在朕面前說這樣的一句話?看來上次朕在你身上刺的一槍,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李心白面上仍是那副云淡風輕的從容表情.他笑了笑,看了皇茗月一眼,說道:"就憑……她是我的女人!至于這一次究竟是誰教訓誰,那就要劍下見真章了!"

皇茗月臉上忽地一紅,有些語無倫次地嗔道:"李心白,你,你說什麼嘛!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女人了?"

可話雖如此,她心中卻不自覺地湧起了一股難以言說的蜜意.天命凶煞,習慣了孤獨與冷漠的她,何曾聽過一個男子對她說過這樣大膽的話?

}}},}}n

[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大顯神威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獨闖妖尸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