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魔鬼的尊嚴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魔鬼的尊嚴

最近大半個月來的字數算是厚道了,基本上每更讓大家免費看的字數都有接近一千字,給點票好不?給李少多一點支持,多一點動力哈

嬴武翦的眼睛中出現了死灰般的顏色.他一個踉蹌,往後倒退了幾步,嘴里喃喃地說:"不,不可能,不可能!!"

周長岳的魔魂冷笑一聲,說:"你不信?好!!"

說著,他那虛無的大手憑空伸長了數丈,一把籠罩在嬴武翦的頭上!手心中的一個凶戾幻符一閃,一股魔力隨之發出,一道黑色的天妖之氣便完全從嬴武翦身上抽離出來,沒入了那個凶戾幻符中!

嬴武翦只感到體內的妖氣便如滾滾河水一般往外傾瀉,即便用盡一切氣力來控制,依然無濟于事!那種身體瞬間虛弱得幾乎掏空,而自己卻又完全無能為力的感覺,非常可怕!

嬴武翦只感到全身一片冰涼,臉色頓時變得比死人還慘白,他顫聲說道:"不……不可能!!停……你快停!"

"你終于相信了嗎?"周長岳的魔魂得意地冷笑了一聲,那個虛無的大手又縮了回來,凶戾的幻符如煙云消散,那種失血一般的虛弱感這才突然消退了!

"你……究竟要做什麼?"嬴武翦一頭冷汗,他狠狠地盯著眼前的那個魔魂,生平第一次品嘗到了恐懼的滋味,也同時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魔魂的身子陡然升高擴大,腳踏地,頭頂洞壁,身材魁梧得就如神靈一樣!他居高臨下俯瞰了地宮里的所有人一眼,空茫的雙眼中紅光閃射,那目光便如一道血色的閃電一樣!被他看見的人,無不感到魂魄刺痛,大有一種要被那凶戾眼神直接拖入阿鼻地獄的可怕感覺!

"嬴武翦,你是斗不過這個小子的……他是天武劍宗那幫老家伙隔世指定的傳人,身上帶有天武宗的幻符!氣劍,天劍,魂劍等三種天武宗的法門,他都幾乎已經掌握,倘若再加上一個神劍法門,這個小子,就可觸到劍聖的門檻!當年的三個劍聖老家伙,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他們在天劍幻境里留下了自己的一絲神識,用以幫助李心白鍛魄煉魂!今日的李心白,已經不再是你嬴武翦所能抗衡的了,除非……"

魔魂的這一番話,不但令嬴武翦又驚又怒,也令李心白大為震驚!聽這魔魂的口吻,他似是知道這劍修界的一些驚天秘密一般!

嬴武翦恨恨地望了李心白一眼,又抬頭向那高大獰厲的魔魂說道:"除非什麼?"

一道血色的火焰緩緩地從魔魂的身後升騰而起,然後在他的腦後聚成了一個紅色光圈,光芒四射,看上去,倒像是神話中的那些仙界神佛一般!

只是他的這種神聖,莊嚴中,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邪惡與血腥之意,令人心生恐懼!

魔魂看了嬴武翦一眼,空茫的魔瞳中射出一道紅光,將嬴武翦整個人罩在了中間:"除非……除非你把自己獻給朕!朕並不欠缺強大的力量,但朕缺少一個身體,和一顆充滿了野心與殺氣的心髒!嬴武翦,你,毫無疑問是最好的人選!"

嬴武翦一愣,然後臉上迅速露出了歇斯底里的憤怒之色:"周長岳,你想毀朕魂魄,奪朕肉身!?"

魔魂冷冷一笑,說道:"嬴武翦,話不要說得如此難聽!這是合作,于你我都大為有利!再說了,以你現在的力量,你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說著,那身材魁偉無比的魔魂便伸出一只手指,尖長的指尖像刀鋒一樣抵住了嬴武翦的眉心!嬴武翦只感到一股冰冷無比的魔氣閃電般噬入自己的靈竅,那神識便忽而模糊起來!

"啊——"

嬴武翦一聲大喝,身上迸出了一道強烈的妖氣波動,想要將那道灌入自己體內的魔力閃電逼出體外!

空中的魔魂冷笑一聲:"不自量力!!"

那魔氣閃電陡然增強百倍,就如決堤洪水一般源源不斷地沖擊著嬴武翦的神識,嬴武翦激靈靈地打了個冷戰,只覺得一股強烈的暈眩之感襲來,自己的那一點本我意識就像空中游絲一樣,馬上就要淹沒在無邊的黑暗中!

不但如此,他的雙眸還被一道黑氣侵染了一半,而那痛苦扭曲的臉上,竟然出現了幾分周長岳的影子!

魔魂的聲音就像冰冷的靈歌一樣傳來:"嬴武翦,認命吧!你是爭不過朕的!"

李心白見形勢不妙,手上的太乙雷劍裹上一道炫烈的太陽真火,雷霆一般朝那魔魂激射了過去!

魔魂空洞的雙目中紅光一閃,一聲厲喝仿佛幽冥鬼哭一樣傳來:"李心白,即便你要送命來,也還不是現在這個時候!"

恐怖的厲喝聲中,那魔掌當空一打,掌心中便旋出了一團混沌黑云!裹著炫烈的太陽真火的太乙雷劍,便被那團混沌黑云死死地"咬"在正中,一動也不能動!

李心白心中大吃一驚,手上再加了兩成力氣,空中的太陽真火便再次爆燃,橙紅的光焰當空閃耀,太乙雷劍也迸射出了道道藍色的雷霆閃電!

魔魂巨大的身子震了一震,魔掌下的黑云刹那松動了幾分,墨水一般的顏色也淡了許多!

周長岳的魔魂怒哼一聲,另一只手凌空一抓,虛無的黑手中又吐出了五個色彩各異的光圈!這五個光圈分為紅,黑,綠,藍,白五種顏色,每種顏色都極為鮮豔而詭異,顯然是來者不善!

五個光圈速度極快,一個接一個地套在了那劇烈顫抖的太乙雷劍身上!五個光圈就像繩索一樣死死囚住太乙雷劍,太乙雷劍身上的太陽真火與電光便大為減弱,剛剛起來的桀驁勁頭立刻又被打了下去!

正當魔魂分出一部分力量來與李心白斗法時,嬴武翦的最後一點神識也在拼命地掙紮!但在那魔魂強大的魔力的壓制下,嬴武翦的神識就如被泰山壓在底下的一根小草一樣,根本沒有一絲掙脫的可能!

就在神識即將要完全湮滅在魔魂的魔力海洋中之前,嬴武翦忽然虎目一睜,一股熟悉的殺伐之氣煥然重生!憑著那短短一瞬間的神智清明,嬴武翦竟舉起手中的巽虎神槍,狠狠地朝自己的心髒——刺了下去!

沒有一絲猶豫,無情得就像在刺殺他戰場上的仇敵!

噗!

巽虎神槍鋒利的槍頭瞬間刺透了他的胸膛,從他的後背穿了出來!染滿鮮血的槍頭,就像一朵盛開的薔薇花!

在這一槍之下,嬴武翦幾近被黑氣完全遮蓋的眸子,卻慢慢地恢複了清澈,那幾近喪失的神識,也漸漸回到了他的靈竅之中!

嬴武翦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臉色也蒼白得無以複加!但他卻瘋狂地大笑起來,先是聲音低沉,然後便漸漸高亢,有幾分得勝般的張揚,有又幾分諷刺般的意味!

那魔魂怒聲喝道:"嬴武翦,你瘋了!?"

在地宮第一層跪拜的那些北秦大臣也都紛紛驚住了!如果眼前的這個大秦皇帝不是瘋了,那麼他為什麼會舉起巽虎神槍朝自己的心髒刺了下去,還要笑得如此開心?

嬴武翦踉蹌了幾步,然後勉強地穩住了身子.他挺直胸膛,抬起頭,毫無懼意地看著空中的魔魂.

他的身上,出現了幾分傲氣,還有帝王的威嚴!

"周長岳,你不可能得逞!朕是嬴武翦,朕是千古帝王,朕的身體,永遠只屬于朕自己!!你大可以殺死朕,但你休想抹去朕的意識!哈哈哈,縱然是魔力無邊的周長岳,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也有不可擊敗的對手,哈哈哈哈哈……可笑,可笑!諷刺,諷刺!!"

空中的魔魂怒哼一聲,道:"嬴武翦,你這個瘋子!!不要以為你死了朕就奈何不了你!縱然死了,你的尸首也是朕的——"

聽那語氣,這不可一世的魔魂,竟然也有些氣急敗壞起來!

嬴武翦臉上的生氣正在迅速地消退,但他眼中還帶著一絲嘲諷的神色:"是嗎?既然這樣,那朕就連自己的這副軀體也不要了,看看你還有什麼辦法……"

說著,他又瘋狂地大笑起來,那笑聲令人心驚肉跳!

"皇上——不可——"

被皇茗月一箭射傷在地的項魘眼見此景,不由得拼死掙紮著爬起來,發出了一聲悲痛欲絕的大喊!

"皇上,皇上!!"其余的北秦大臣,太監,宮女,都驚慌失措地跪地叫了起來!

大笑中的嬴武翦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看著他的臣子,他的江山,目中卻露出了一絲決絕的目光!

轟!

一道深藍色的火焰驀地從嬴武翦身上各處燒起來,就連他的眼中,口中,鼻孔中,也都冒出了那妖異至極的烈火!

"永遠也沒有人能夠戰勝朕!!永遠也沒有人可以取代朕!!朕是嬴武翦,最尊貴,最崇高,千秋萬代的大秦皇帝,嬴武翦——"

烈火之中,又傳出了嬴武翦那淒厲而瘋狂的叫聲,然後,大風一卷,火焰散滅,空中,只余下了一堆的黑灰……

"皇上……"

項魘與百官同時跪倒在地上,悲痛欲絕地痛哭起來!他們的身後,嘩啦啦地跪倒了一大片太監宮女,整個地宮中一時悲聲四起!

李心白看了看那飛散在空中的黑灰,心中暗歎了一聲.

嬴武翦一生殺伐,他的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他的皇座之下,不知堆砌了多少人的累累白骨,他的罪孽,真可謂是罄竹難書!但就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這個惡魔皇帝,瘋子王者,卻毅然地用自己生命的代價,來演繹了他作為一個帝王的最後一絲尊嚴,最後一點驕傲!

這個人可恨,可惡,可殺,但

在面對比他更強大的魔魂時,卻甯可自殘,也不願意做喪失本我意志的傀儡!單論這一點,還是讓李心白對他多少留有一點敬意!

不過,風光一時,狂傲無比,麾下的鐵蹄幾乎踏盡了東陸的每一寸土地的大秦鐵血皇帝,最終卻落得這樣一個自殘身亡,尸骨無存的下場,又實在是可悲,可歎,可笑!

空中的魔魂似乎也對嬴武翦這最後的瘋狂感到意外,直到嬴武翦自殘化為的黑灰完全散落在白玉墓基周圍時,他才重重地怒哼了一聲,冷道:"嬴武翦,你倒是有點超出了朕的意料!不過,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擺脫朕了嗎?可笑!"

說著,周長岳的魔魂把手一招,地上的血石陰符棺嘭的一聲,棺蓋又自動飛了起來!一道血光從棺中飛出,仿如磁石吸取鐵屑一樣,將地上的所有黑灰都吸了起來!

這血光繞著白玉墓基飛了一圈,竟將嬴武翦的骨灰一粒不剩地全部收走!

緊接著,那血光又呼嘯一聲,回到了血石陰符棺之中!不但如此,空中那藍幽幽的魔魂也呼的一聲斂回了血棺里,詭異而可怕的光芒消散時,血棺的棺蓋也嘭的一聲自動合上,緊接著,那血棺陡然化為一道血光,徑直轟破了地宮頂端的山體,朝蒼穹深處飛去!

李心白大喝一聲:"妖孽,別想走!!"

說著,那太乙雷劍又附帶上一道聖潔至極的七葉聖蓮雪劍氣,流星一般朝那血棺追了過去!血棺中傳來了周長岳的一聲大笑:"李心白,朕與你終有一戰,但絕不是今日!朕今日要走,你留不住朕!!"

大笑聲中,一個血色手掌當空一打,正好抓住了那把雪光聖明的太乙雷劍!太乙雷劍外的七葉聖蓮雪血色巨掌硬撼激射,白光與血光幾乎同時消散.

但借著這個機會,那血石陰符棺已經消失在了空中,李心白即便有心要追,也是再也追不上了.

地宮之中,一時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壓抑之中!

[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敵人背後的敵人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重新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