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天譴再現!!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天譴再現!!

而在這三劍之下,董元昊身上的那種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霸氣,竟也在瞬間消逝得無影無蹤!此時,他不再是屹立于萬劍之巔的劍門宗師,從證悟的角度上來說,他與塵世間的一根綠草,竟似是再無差別!

不論是小草,是秋蟲,是眾生,是至高無上的浩然宗大宗主,在佛的面前,俱是平等的,可以證悟大自在大菩提的對象!

放下執念,驅除心魔,色空兩忘,以平等,包容,慈悲之心去迎接這永琲漸明,不朽的溫暖!

我,即是佛!

佛,即是我!

釋懷素的這三劍,與其說是以劍道來毀滅敵人的軀體,還不如說是以劍道來感化敵人的精神,以佛法來救贖對手的迷誤!

三劍攻心,比起直接的攻擊敵手的本尊之軀要更有效,更可怕!

縱然是在東陸劍修界叱咤風云近百年的董元昊,也在這三劍中刹那失神,若有所悟!在那短短的一瞬間中,董元昊身上的凌厲之氣,浩然之氣,威嚴之氣,竟是完全消失!

但他終究是半只腳踏入了劍聖境界的超一流強者!

短短一瞬間的迷惑之後,他迅速恢複了過來,手上的蒼天劍瞬間星光燦爛,三道星云劍氣脫劍而出,立時遏住了釋懷素的光明劍,金剛劍和如來劍三**劍!

而那深藍色的星光愈發的璀璨,慢慢地壓倒了釋懷素身上的黃金之光!

不但如此,當釋懷素身上的一個如來幻象拔天而起時,董元昊便又使出了他極富盛名的一式——

天行健!!

一個波瀾壯闊,深邃幽美的星空圖景忽而出現在天昆侖的上空,深青色的蒼穹之中,先後爆發了八道炫麗至極的白光!而這八道炫亮至極的明光劍氣,正是天行健的第一波攻擊——明光烈!!

每一道明光劍氣,便都如天柱一般巨大瑰麗,刹那之間從天空轟下時,那令人心魄動搖的氣勢,簡直要令人誤以為蒼天降怒一般!

釋懷素身上那巍峨立起的如來佛陀,正以其魁偉不朽的金身,硬生生地去承受這一波明光璀烈的攻擊!

但天昆侖之上已經響起了一聲又一聲的巨響,巨響中,八道光柱輪番幻閃,地上大石紛飛,四處狂風激蕩,觀戰的人無不紛紛走避,生怕被那驚天動地的劍氣沾上半分!

如來佛陀的兩只金手輪番捏起了不同的法訣,一道道金光旋轉如輪,迎著空中的明光劍氣飛過去!

轟轟轟的連聲撞擊中,蒼天似乎要被撕裂開來一樣!

雙方進入了最直接,也是最消耗法力的斗法中!但堅持了半晌之後,如來佛陀的金身慢慢黯淡下來,手中轟出的明光光輪已經出現了頹勢.而董元昊的明光烈卻仍舊威武浩蕩,不見一絲的減弱!

不但如此,董元昊還趁釋懷素氣勢減弱的機會,立刻使出了天行健的第二式——月霜萬劍!!

熱烈的明光未曾停止,萬把凝霜結雪的幻劍便又幻生在整片蒼穹之後,彼此圓融彙聚,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月亮的形狀!

眨眼間,那萬把寒冽的霜雪飛劍,便如最密集的流星雨一般轟了下來!

前有明光烈,後有月霜萬劍,兩者一氣呵成,變化萬方,釋懷素以禪氣造出的如來佛陀便再次陷入了困境!萬點銀光激射,那如來佛陀的金身一陣劇震,搖動,最後竟一聲金鍾巨響,整個地崩碎開來!

釋懷素悶哼一聲,飛身向後退出了戰團!而就在他的身影剛剛飛離時,幾百上千柄銀亮的月霜飛劍連番轟擊在他剛才立身的地面上,劍光四閃之後,以長石鋪砌的地面竟已一片支離破碎,形成了一個古怪的坑形!

釋懷空和釋懷明飛身上前,將急退而回的釋懷素扶住!那時的釋懷素面色蒼白如紙,噗的一聲,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再看他剛才站立的地面,上頭竟然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字!

一個用數百上千把月霜飛劍在地面上轟擊出來的,巨大的"浩"字!只見這個浩字筆畫雄豪,氣勢磅礴,隱隱透出一股霸氣,在一旁觀戰的人見了,無不心頭生寒!

董元昊從空中徐徐下落,蒼天劍就像擁有生命一樣跟隨其後,也慢慢地回到了劍鞘之中.

他落在釋懷素面前,淡然笑了一笑,拱手行禮道:"大長老,承讓了!"

釋懷素輕輕推開在兩邊攙扶的懷空與懷明,有些踉蹌地往前走了兩步,雙掌合十道:"阿彌陀佛,大宗主的這一式'天行健’,實在是近于劍聖境界.老衲自認不敵,這一戰,老衲輸得心服口服!"

董元昊含笑不語,只是又向釋懷素輕一頷首,轉身面向了站在真武殿前的真武宗弟子.

"本宗承蒙釋懷素大長老禮讓,搶得一個先手.接下來,還請真武宗的李心白少宗師出場,我們在劍道上切磋一二!"

見董元昊似乎並未傾盡全力,便是已經擊敗了釋懷素,真武宗門下眾人的臉色都甚為難看.如今見董元昊竟然出聲挑戰李心白,眾人更是面面相覷,目光最後都落在了皇茗月的身上.

皇茗月暗咬銀牙,身子忽然踏前了一步.她一手取下背上的凰羿神弓,兩只玉指拈起了一支凰光神箭.

那個英氣勃發的女子,就這樣一甩發,一揚眉,冷冷地對董元昊說道:"心白他暫時還不能出關,就先由我代替真武宗與你一戰!"

語氣冰冷,眼神冰漠,容顏冰豔,那超脫塵俗的氣質,實在是有若天上神女一樣.

董元昊先是有些意外,然後又自顧自地搖了搖頭,笑道 :"你?本宗應該沒有聽錯吧?皇茗月,你是說,你要代李心白與本宗一戰?"

皇茗月一挽手中的凰羿神弓,那迷幻的紅豔之色映入了明月般的眸子中.

"董元昊,你沒有聽錯!今日一戰,我皇茗月代表的就是真武宗!?"

董元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嘲諷!

"哈哈哈哈哈,皇茗月小姐,別的姑且不說,你是一個女子,又是一個使用弓箭的射手,憑什麼代表真武劍宗出戰?"

皇茗月輕輕哼了一聲,胸膛微微挺起,眼中的神色卻更是堅定了:"就憑——我是李心白的女人!!"

這句話鏗鏘有力,雖然還帶著春冰一樣的冷意,但卻說得清清楚楚,教天昆侖上的劍修高手們都為之一愕!

再然後,眾人的表情便變得精彩起來!

真武宗門下的弟子們或是欣喜,或是興奮,或是仰慕,或是憂慮.雖然他們早就知道李心白與皇茗月的關系並不一般,但作為真武宗少宗師的李心白終究還沒有確定她的名分,如今皇茗月自己竟然在這個云集了天下劍修界最頂尖的人物的場合下說出了這樣的話,怎麼能不令他們驚喜交加呢?

而浩然宗和般若宗的門下弟子,則更多的是驚訝與難以置信!

眾人的目光一下子便全部聚集在了皇茗月的臉上,皇茗月絕美的容顏上立刻輕染上了一層紅色.她處事一向冷靜沉穩,但面對董元昊的步步緊逼,她一時激憤,竟然一改自己神秘高貴的風格,說出了這樣一句大膽的話,因此當發現自己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後,她也不禁有些臉上發熱.

董元昊見皇茗月這話說得十分認真,也是和眾人一樣會心一笑.但他的神色很快便冷了下來,目光也越過皇茗月,望向了真武宗眾人身後的那座雄偉的殿堂——真武殿!

他歎了一口氣,搖搖頭說道:"李心白啊李心白,本宗真是看錯了你!想當年,你只身闖上太岳山,只憑著一腔熱血,便在本宗面前許下諾言,三年之後,定要令本宗敗在你劍下!那時,本宗雖然不屑于你的狂妄與魯莽,但也極為欣賞你的膽魄與傲氣!但沒想到,如今三年之期將至,你李心白卻做了縮頭烏龜,還要讓一個女人出面來保護你,實在是太令本宗失望了!"

話說到後來,董元昊驀地如驚雷般沖霄而起,如黑色電光般掠到了真武殿的上空!

"李心白,你實在是——太,令,本,宗,失,望!!!"

那東陸第一劍客的身影中,驀地沖出一股極強的怒意!與之相應的,還有這樣一聲驚天動地的霹靂雷喝!

一聲大喝凌空打來,不光震得天昆侖上的劍修們雙耳刺痛,也不光是令真武殿屋脊上的黑瓦簌簌發抖,就連遠處的昆侖山脈,也仿佛在這怒喝聲中矮了幾分!

董元昊看著那巋然屹立了千年的真武殿堂,目中忽然射出了一道寒光:"真武宗既然如此沒種,真武宗既然後繼無人,那麼,你們就不配再留在東陸的劍修界之中!"

說著,他背上的那把蒼天劍再次從背上振起,一聲劍吟如龍,劍身上黑氣繚繞,仿如黑龍盤旋!

地上的真武弟子眼中都露出了驚怒交加的神色!

看這情形,董元昊敢情是想出手毀了這真武殿了!為了逼李心白出手,難道他真的要使出這個最狠辣無情的法子?

皇茗月登時感到脊背一片發涼!真武殿乃是千年大宗真武宗的標志,它承載了千年的光輝與曆史,倘若毀在董元昊手下,那麼真武宗從今往後還有什麼顏面在劍修界立足?

董元昊即將執劍出招時,皇茗月也是彎弓搭箭,對准了空中的那個黑色身影!凰羿神弓的弓弦上幻生出五彩的光芒,凰光神箭的箭頭上也隱約出現了一只火凰的幻影!

形勢一觸即發,萬分危急!

又一場針鋒相對的爭斗即將爆發!

但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董元昊探出去的手卻忽然凝止在了空中!他的手,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要握住了蒼天劍!可就是那麼一寸長的距離,他的手卻再也伸不過去了!

不但如此,他的頭還仰望向了天空,黑色的瞳孔慢慢擴大,眸里露出了一種震驚至極的神色!這世上,本來絕不可能有任何事情能令他露出這樣的神色!

那種震驚,已經到達了一種近乎絕望的地步!

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能令這個半只腳踏入劍聖境的東陸第一劍產生這樣的表情?

但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同樣的表情好像會傳染一樣,由董元昊的臉上擴散到了大長老釋懷素的臉上!再接著,董元凌,釋懷空,釋懷明,以及其余的一些劍修高手,臉上也露出了同樣震驚的神色!

到最後,天昆侖上的人似乎全部都忘記了剛才那激烈尖銳的爭斗,他們停下了手上的一切,仰著頭,眼睛都死死地盯向了天空中的某個方向!

而他們的眸中,不光有震驚,還有恐懼,還有絕望!

今日的天昆侖,可謂是已經聚集了東陸劍修界的一切精英!

究竟是什麼東西,竟能令天昆侖上的人露出這樣的表情?

天空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可怕的,驚人的東西!?

就在這時,所有的人都感到腳下的大地開始顫抖起來——真武殿在顫抖,天昆侖山在顫動,整片昆侖山脈都在顫栗!

緊接著,陰沉的蒼穹深處,風和云開始劇烈地攪動起來,就像是海洋上的一個巨大的漩渦,現在被倒扣在了天空中一樣!

而就在風云變色之余,漩渦中透現出了一條條蜿蜒的電光,如長蛇,如巨龍!漩渦的深處,更是亮起了一團團觸目驚心的紅光!

那,像是天火,是熔漿!

天空,燃燒了起來;蒼穹,動蕩了起來!

而這一切,不過都只是前奏,真正驚人的畫面,出現在後頭!

漩渦的正中,空間開始如沸水般劇烈地扭曲起來!一些光的暗的時空波紋交織漾動,紅色的光芒從這個蒼穹的缺口中傾瀉而下,將整座天昆侖照得有如血山!

緊接著,一個金鐵之質的尖長之物,就從漩渦中刺了下來!

[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神秘失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劍聖?劍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