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劍劫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九劍天譴的秘密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九劍天譴的秘密

蒼天劍攪動出來的足有一團云彩大小的強橫劍氣,就這樣活生生地被那一口微弱的氣息所化解!不但如此,當分江勢的劍氣憑空消失之後,董元昊驀然感到真武劍聖吐出的半口青色氣息,陡然化作了一面泰山般不可阻遏的氣牆,壓得他全身僵直,幾乎喘不過氣來!

然後,空中的數百劍修便看到那一口淡青色的氣息緩緩地向董元昊逼進,董元昊滿頭大汗,臉色血紅,身子仿如遭受大山重壓一般,狼狽不堪地往後退了一步又一步!

到最後,董元昊連聲怒喝,手中的蒼天劍連劈了七八劍,這才將那淡青色的氣息破去!待那淡青色的氣息完全散去,那渾身手腳遭受禁錮的無力感也終于隨之消失,董元昊如釋重負,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但看他的神色,已然是十分狼狽!

而對面的那個白發老人,仍是面色平靜地看著他,布滿皺紋的嘴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太,太強大了!

董元昊已然是一只腳踏入了劍聖境界的超一流劍修宗師,被譽為東陸第一劍,又被認為是五百年來東陸上劍法修為最高的人,但竟然被這白發老人的一口氣,逼得如此狼狽!

要知道,董元昊使用的是名動天下的蒼天劍,以及浩然宗之中的一流劍法——浩然唯我尊!而對面的白發老者,僅僅是依靠一截薄薄的空衣袖,還有輕輕的一口氣,就將董元昊凌厲無比的攻擊化為無形!

兩人才過了兩招,高低立判!

周圍觀戰的諸派強者,看著身材枯瘦的白發老者時,眼光都已不同!難道說,眼前的這個老人,真的是兩千多年前在大陸上獨孤求敗的一代劍聖——林心白?

董元昊的心中說不清是什麼滋味.他自由性格狂傲,由于天賦極高,在劍修之途上,一向是極為順利.年紀輕輕,就已成為浩然宗之中的傑出人才.等到繼任了浩然宗大宗主之位後,他更是嘗盡了高處不勝寒的孤寂!

可以說,他的這一輩子之中,還從來沒有碰到過比自己強的對手,也從來沒有品嘗過,失敗的滋味!

可眼前的這個老人,僅僅是依靠一口氣,就將他逼得如此狼狽!一種強烈的挫敗感伴隨著憤怒與不甘,洶湧澎湃地從心底產生!

他不信邪!哪怕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劍聖再生,他董元昊,也要盡力一搏!

想到這里,董元昊面色一沉,蒼天劍再次直指天宇!看這起手式,董元昊似乎打算再次使出剛剛擊敗了般若宗大長老釋懷素的那一式——"天行健"了!!

可就在這時,真武劍聖卻呵呵一笑,搖頭道:"小家伙,你打算使出天行健來對付我?嘿,有一個人,會對你的這一式感興趣的.說著,真武劍聖的左手凌空捏了個劍訣,手心內再次發出一點青光!那青光凝縮得就如晶體一般,閃電般轟擊在了那剛剛墜落的血紅色巨劍身上!

青色晶體噗的一聲沒入巨劍的劍身,劍身上頓時結起了一片又一片的青色晶片,每片晶片都是顏色奇幻,內里明淨如鏡,仿如反射出了不同的時空來!

又在短短的一瞬間,這些青色晶片就如水流一樣交融流動,旋成了一個變化萬千的太極!一個黑色的身影,就慢慢地從太極中升起來!

這身影同樣顯得有些矮小枯瘦,一身簡樸的黑色長衫,背上背著一頂灰色破斗笠,枯干的手上,還拿著一卷竹簡.

再看他的面目,赫然又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只是這老者身上並沒有真武劍聖的那種清逸逍遙的氣息,卻是有著一種儒雅的氣質,仿如一個鄉野間的書塾老先生一般.

只在他的眼睛望著這世間的山河天地時,那渾濁的眼中,才流露出一點包容天地的浩氣.

身在半空的董元昊,那天行健的起手式只到了一半,便再也起不下去了!而其余的浩然宗門徒,則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似乎看見了最不可能的事情!

董元凌面色蒼白,看著眼前的這個儒雅老者時,他喃喃自語道:"不可能,不可能,這,這怎麼可能!!"

就連向來沉穩如鐵的董元昊,此刻也神色驚變,眸中露出了一絲敬畏的目光!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赫然是浩然劍宗的開宗祖師爺——浩然劍聖——孔,凌,浩!!

剛剛出現的這個真武劍聖,已經足夠令人震撼的了!如今,從蒼穹深處墜落人間的天外巨劍中,又出現了一個劍聖的身影!

如此一來,天昆侖上的數百劍修,就更是驚訝得無以複加了!

沒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事實就在眼前!兩千多年前的真武劍聖,一千八百多年前的浩然劍聖,足足兩位劍聖,離開人世至少一千多年的劍聖,如今又先後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剛剛經曆了那無比古怪的感覺的真武宗的弟子,此刻都扭頭看著浩然宗的門下弟子,心中真說不清是同情還是幸災樂禍.只是,誰來告訴他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說,真武劍聖與浩然劍聖,確確實實還沒有離開人世,只是一直隱藏在了某個秘密的空間內?

真武劍聖看了一眼剛剛出現的浩然劍聖,輕輕一捋胡須,笑道:"孔凌浩,這個是你們浩然宗的第五十七代大宗主——董元昊.他要使出一式天行健來對付我,這一招,就交給你來對付了吧."

浩然劍聖扭頭面向董元昊,他雖然未曾說過一句話,可董元昊卻驀然感到全身一緊,整個人的靈魂,就似是完完全全地被眼前這個浩然劍聖看了個通透一樣!老人的面上雖然並無一分殺氣,但他那渾濁的眼中,卻帶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之意,只消多看上一眼,就會令人產生屈膝膜拜之意!

董元昊臉上的肌肉微微顫抖,面對這個本宗的開宗祖師爺,他心中的戰意,他心中的傲氣,他那睥睨天下的膽魄,竟像泄氣的皮球一樣,飛快地流逝!甚至是,就連皇帝嬴武翦也不肯跪拜的他,竟然有種一頭跪倒在這個老人面前的沖動!

浩然劍聖的目光緩緩地在浩然宗的門下弟子臉上掃了一掃.被他目光掃中的浩然弟子,都忽然感到一股無形的敬畏從心中產生,雙膝一軟,整個人便心甘情願地跪了下去!

"弟子參見祖師爺!"

"弟子拜見祖師爺!"

浩然宗的那數十人嘩啦啦地全部跪倒了下去,但到最後,還是有一個人,仍然是站在了浩然劍聖的前方!

董元昊!

千秋萬世,顯赫今古的浩然劍聖就站在面前,但董元昊,竟然還是勉強保留住了最後一絲傲氣,強迫自己在那崩天裂地一樣的強大氣勢之下,依然屹立半空!

浩然劍聖目中的那股威嚴之氣淡淡消去,換成了幾分贊賞.他終于開口了:"董元昊,你不愧為本門的大宗主,這把年紀能有這般修為,確實不錯.不過,見了萬世師長,你為何還是一身敵意?莫非,你連我也懷疑?"

董元昊冷冷地說道:"本門祖師爺早已在一千八百多年前就得登天界,早已不在人間!本宗知道你的功力超強,但本宗還是想說:你,還有那個所謂的真武劍聖,一定是假的!"

浩然劍聖輕歎一口氣,說:"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亦真時真亦假,你這樣一個活在我之後一千八百多年前的大宗主,是無法領會到我們這些人所理解的境界的.說著,他輕輕舉起手中的竹簡,手指在竹片上摸索了一番後,他的中指輕輕一彈,竹片上的一個墨字便輕輕地飄起,如煙如云一樣飄向董元昊!

董元昊面色驚變!雖然是飄散在空中,但董元昊還是清清楚楚地看見了那個墨字!

那是一個——"悟"字!他是什麼意思,他是想讓本宗醒悟嗎?董元昊越想越怒,手中的蒼天劍如泰山壓頂,再次劈向了那個墨字!

這一劍,即便是泰山就在眼前,董元昊自信也能將山頭削去一半!

浩然唯我尊之——破岳勢!

颶風四處飛蕩,整個幽谷里的火焰便被驅散一空,而其中最磅礴最驚人的劍氣,正是董元昊所發出來的!

但,那個黑色的脫離了竹片的墨字,竟似是完全無視前方那開山裂石,石破天驚的劍光!一切的風暴,劍光,熔漿,竟然都無法令那個墨字有絲毫變化!這個字,竟然就像是漂浮在另外一個時空中的事物一樣,令人實在是無法解釋!

就這樣,那個墨字便夢一般穿越了董元昊的那一式石破天驚的"破岳勢",不偏不倚地打中在董元昊的身上!

而一沾中董元昊的肉身,這個墨字便迅速迅速地擴大起來,一縷黑漆漆的顏色仿如水波一樣四處蕩漾蔓延,短短一轉眼的功夫,就將董元昊的身體完全包裹了起來!

就這樣,一個大大的"悟"字,就完全將董元昊禁錮在了一團漆黑的墨水之中!縱然董元昊百般掙紮,但那粘稠濃密的墨水中就似有萬斤巨力一樣,令他幾乎無法動彈!

圍觀的數百劍修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氣!

莫非,劍聖與非劍聖之間的差距,竟然就是如此巨大?董元昊乃是上階大劍尊級的修為,距離劍聖級只有半步之遙!

可這理論上的半步之遙,反映到真實的對戰之中,竟然變成了不可逾越的巨大鴻溝!

浩然劍聖輕歎一口氣,對依舊在那個巨大的墨字中掙紮的董元昊說:"你心高氣傲,一生從未遇挫.無論是人生之路,還是劍修之途,需要悟的地方都太多了.你就姑且先在里頭好好地反省一下此生吧."

跪在地上的董元凌及董岳武等人眼見董元昊苦苦掙紮而不得脫困,急忙抬頭向著浩然劍聖.可求情的話還沒出口,浩然劍聖便淡淡地掃了他們幾人一眼.就這麼平常無比的一眼,這幾人便同時如遭雷擊,到嘴邊的話,便再也說不出來.

這時候,在空中仍然還保持著站立姿勢的,就只剩下般若宗的僧人們了.除了皇茗月之外,真武宗的其余門人都跪在了真武劍聖面前,而浩然宗的門人則跪在了浩然劍聖面前.

般若宗的帶頭人釋懷素大長老看了一眼被困的董元昊,又看了一眼凝立半空的兩位劍聖,卻是長長歎了一口氣.

"阿彌陀佛,佛家真言有云:色即是空.二位劍聖修為登峰造極,法力無邊,自然能獲得世人萬年膜拜.只可惜,在老衲看來,二位劍聖,也難逃色相迷障的嫌疑."

浩然劍聖扭頭看了釋懷素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聽這位長老的口氣,莫非是認為我與林心白劍聖都是假的?我們二人活生生地就在此處,長老還要認為我們二人是虛張聲勢,鏡花水月?"

釋懷素的這話一出,周圍的數百強者也無不心中暗驚!

這兩位劍聖的本事,眾人都是親眼目睹!除了劍聖本人之外,世上還有誰能夠在談笑之間,輕描淡寫地將東陸第一劍董元昊弄得如此狼狽?

可以說,在場的所有的劍修,除了董元昊與釋懷素之外,都已在心中斷定:這兩位劍聖,必定就是當年的劍聖本尊再世重生了!

可偏偏對此持懷疑態度的,卻是三大劍宗之中修為最高的二人!按理說,這兩人的眼力,本來應該是眾人之中最好的,可為什麼偏偏眾人都認定是毫無疑問的事情,這兩人卻又反倒看不出來了呢?

浩然劍聖輕輕歎了一口氣,對真武劍聖說:"前輩,看來不把那老和尚請出來,這位長老也是不相信的了."

真武劍聖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就把那老和尚也請出來吧."說著,這白發老頭又伸出一個手指頭,指尖上再次凝出了一枚鋒利的青色晶體!

一點青芒劃破天空,刹那燃燒為一道璀璨的光痕,迅捷無比地擊在了血紅色的天外巨劍身上!

天外巨劍的劍身上再次八卦幻生,數道時空漣漪神妙地蕩漾開來,緊接著,一個身披破舊黃色僧衣,袒露半肩的老和尚便以凌空打坐的姿態出現在那青色的妙光中!

這老僧圓臉高眉,雙目緊閉,單掌合在胸前,另一手握著一串黯淡無光的佛珠.遠望去,一身的僧衣甚是殘破,一雙草鞋上更是沾滿了泥巴塵土,活生生的一個苦行僧的模樣.

般若宗的門下眾僧中傳出了一陣輕微的驚呼聲!

這個老僧,赫然和般若宗眾人終日參拜的般若劍聖一模一樣!般若劍聖的雕像與畫像在少室山上處處皆是,其形貌,其神韻,與眼前的這個老僧如出一轍,般若宗的諸弟子又怎麼可能會認錯?

也不見般若劍聖有何憑借,那身子便緩緩地升騰到了半空.他的形貌本來尋常至極,看上去與凡間的老僧並無任何不同.可當他盤膝飛起到半空時,一縷陽光忽然射在他的身上,刹那間金光大作,仿如劍佛金身顯靈,其莊嚴寶相,照得般若宗的弟子雙目幾乎難以睜開!

一時間,般若宗的弟子人人敬畏,無不虔誠跪倒,口誦"阿彌陀佛".

相反,身為般若宗大長老的釋懷素,卻是凝目望著這空中的般若劍聖,思疑再三之後,才慢慢地跪倒在地上,口中開始默念起《般若經》來.

被困在那個墨字中的董元昊忽然怒喝一聲,道:"你們這群草包,一個個枉為劍修界中的成名人物,竟連這三個所謂劍聖的絲毫破綻也看不出來?乘天外血劍而來,破去大半真武殿,還幾乎將整座天昆侖毀為兩半!倘若是真的真武劍聖再生,又怎麼可能作出這等事情?"

真武宗的弟子心中一跳,心中也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但另一側的真武劍聖卻微笑道:"我能毀去這真武殿,自然也能重建這真武殿.我們三位劍聖重臨人間,所為的正是對付那妖仙桀陽子,情況危急,不能顧及許多,所以才會令你們疑惑."

"妖仙桀陽子!?"

聽了劍聖的這句話,眾多劍修高手心中都是突然一跳!

這個傳說中的妖仙,竟然真的還在人間!?

浩然劍聖也巍然站立,正色說道:"沒錯,妖仙桀陽子!此子乃是萬年前遐升天外的十大強者之一,但與其余飛升的九大強者不同的是,與其說這桀陽子是飛升,還不如說是'沉淪’!因為其余的九大強者各自破碎虛空,登臨無上神境.而這個桀陽子向來崇拜深淵妖君,粉碎虛空之後,卻是墮落九冥深淵,從九冥妖祖處修得了妖道一脈的至高神通.因此,雖然同為強者,這妖仙卻是為其余九大強者所鄙棄."有最新章節更新及時

[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劍聖?劍聖!!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萬年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