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四章 越獄(上)  
   
正文 第四章 越獄(上)

柳青云自己都沒搞清楚,這清淵湖海無量瓶是怎麼落到自己的手上.

他只知道,就在自己照著仙訣觀看云錦的時候,整個人的意志不自覺按著仙訣的文意運轉,

而就這個時候,原來只有遇到朝陽才會運轉的晨光明月流金鈴也傳來了一道神識:"發現水系仙器……發現水系仙器,是否收取?是否收取?"

柳青云頓時被嚇了一大跳,好一會才明白過來,這道意識竟是那金鈴發出來的.

只有白癡才會在展夜雨的面前收取這清淵湖海無量瓶,還好那云錦依舊在一行又一行向上翻動,直到最後清淵湖海無量瓶變回原般模樣,被展夜雨收回了玉盒之中,柳青云這才神念一動:"放回去了?如果現在能收取這件仙器就好了……"

就在不知不覺間,手掌上竟然多了這麼一個絕世法寶,晨光明月流金鈴也傳來一道神識:"收取水系仙器成功,建議儲足水量後同洞天世界融合……".

但是柳青云那時候被驚得說不出話來,手里的無量瓶讓他以為是在作夢--這怎麼可能?

直到丁兆關上了房門,他才總算敢張開指縫看了一眼,這才確認清淵湖海無量瓶就在自己的手中,但是怎麼也想不通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並不清楚,展夜雨拿過的那個清淵湖海無量瓶,神威之強遠超他的想象之外,千多年前那位元嬰高手只是過過手而已.

清淵湖海無量瓶來曆之久遠,威力之強大,遠遠超過了那位元嬰真人所能到達的極限.

那時這仙文雖然罕見,卻尚未徹底失傳,只是這位元嬰真人向來敝帚自珍,坐井觀天,直到坐化之時都沒搞清楚如何完全煉化這件上古奇珍.

不過他把煉化流金鈴的仙訣加了半道禁制在清淵湖海無量瓶本體之上,事實上這些天來展夜雨所能試探的極限只不過激化了這紫金上的仙訣禁制罷了,但是鬼使神差,這件上古奇珍竟落入了柳青云的手中.

柳青云一手握緊了這無量瓶,渾身充滿了一種幸福與幸運交織的感覺.

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清淵湖海無量瓶會落到自己的手上,但今天看過展夜雨驅動云錦的神跡之後,他就清楚這和晨光明月流金鈴一樣,都是仙人都無法掌握的寶物,而現在這寶物放到自己的手上,自己如果把它放過去,那絕對是天授不取,反受其咎.

在最初的激動之後,柳青云卻有一種身入寶山,空手而歸的感覺--原因很簡單,他現在不知道怎麼運用這清淵湖海無量瓶.

當初他拿到那"電光繞北斗,樞星照效野"的仙法時,拿到晨光明月流金鈴時,也是同樣的感覺,他不懂得半點仙法,如何驅動這流金鈴和無量瓶,如何使出那電光星芒的神術?

驅動無量瓶的仙訣足有八千余字,豈是看過幾遍就能施展的,柳青云嘗試地運轉仙訣,但是靈力很快就消散在經脈之中.

現在他雖然有了先天靈力,但是除了一招"電光繞北斗,樞星照效野",別無其它仙術可用,只是他轉念一想:"這有何難,可比死容易多了?"

說起來,現在他讀書的條件很不錯,對于一個普通的讀書人來說,這簡直是天大的幸福了.

大半屋子的珍本善本,又衣食無憂,論在平時,柳青云只會慶幸自己的好運氣,現在他卻清楚得知道這樣的幸福時光只有半個月了.

"半個月後,我要看你譯完仙訣,不然我拘了你的元神,讓你永生永世生不如死……"

展夜雨臨走的威脅還回蕩在柳青云的耳邊,讓柳青云不得拼盡全力,保住自己的生命與未來幸福:"我能必須要驅動這流金鈴和無量瓶活下去,以後會和她見面的,那時候我可是有兩件仙器啊……"

他嘗試著用靈力再次運轉著太一生水訣,可一次又一次失敗了.

珍貴的靈力就這麼消散,再次消散,可是柳青云越挫越勇,終于有了竊喜的感覺.

沒錯,太一生水訣可以驅動這清淵湖海無量瓶,他慢慢地發現自己的意識似乎滲進這無量瓶之中,慢慢掌握這個小小的世界.

這無量瓶內居然是個寬廣的空間,正如這清淵湖海無量瓶的名字一般,這件仙器是可以用來儲水,而且可以儲備很多很多水,柳青云甚至懷疑就是一個小湖的水放進無量瓶都可以存得下.

根據太一生水訣上的說法,與敵人交手之時,可以將清淵湖海無量瓶里的水放出來攻敵,如怒濤倒海一般,威力無窮,只是柳青云靈力有限,只能勉強地查探這無量瓶的情形,還不能用于攻敵.

這清淵湖海無量瓶容積甚大,只是現在卻找不出幾滴水來,那位千年前的元嬰高手固然在這無量瓶儲存了一座大湖那麼多的水,可是經過這千歲光陰,卻幾乎完全干涸了.

柳青云找到了一只水桶,小心把無量瓶放在水桶,不一會大半桶水就見底,他看著水慢慢地降下去,心中越加歡喜.

他重新漱了口,然後習慣性地抓住窗台上的鐵條仰望狂嘯,他又發現更多的好消息.

別的不說,自從體內有這靈力運轉之後,他覺得自己耳目聰慧許多,遠遠得就聽到有人在門外小聲論事.

"水二哥,什麼時候斬了這兔崽子?"

"還不到時候,不過展夜雨展老大說了,半個月之後,不管這兔崽子到底能譯出多少,一律送他見閻羅爺!"

柳青云不由大驚,那兩個負責監視柳青云的人仍在小聲議論著,他們聲音甚輕,卻沒想到有了靈力的柳青云把他們的對話盡數聽入耳中.

"可是萬一這兔崽子沒把這清淵湖海無量瓶的驅動之法譯完,我們不是虧大?"

"這有什麼可怕的,既然這柳娃娃能譯,別人也能譯,這林州附近幾十個州縣能通仙文的文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我們事先選了十六個目標,現在才用了不到一半!"

"可是越到後面越難捏,前面六個滅掉的就不說了,這小兔崽子惹得林縣衙門都出面好幾次了,再後來要逮進來的恐怕更麻煩!"

"滅掉幾個凡人算個屁!咱們兩個築基修士,十一個煉氣修士,四個武道大師,再加上個總捕頭,有啥可怕的!"

"何況在這仙文之上,這小兔崽子已經做了前面最艱難的一步,別人按圖索驥來,自然進度更快!"

"水二哥說得極是!"

"我講得再對又有什麼有,不若今天晚上,我們兄弟幾個,一起去天香樓爽一爽,試試那個且字!"

柳青云越聽越是心驚,結果到了下午丁兆來拿紙的時候,難得有一次大收獲.

丁兆拍著柳青云的肩膀說道:"年輕人,有前途!有前途!半個月後只要能譯完,我堂堂林州總捕頭丁兆保你一個前程如錦!"

半個月就輪到拿我開刀滅口了吧?

柳青云今天的進展比起昨天簡直有一個飛躍,原來只能譯出十之二,三而已,現在一下子就譯出了十之三,四,一下子就多了一成的量.

原本是全篇不能通讀,甚至找不出一處文意通暢的地方,現在卻是大大不同,有幾段已經能勉強通下去理解其意,全篇的大意也勉強搞清楚了.

"好!好!好!"展夜雨陰冷的臉上多了些笑容:"丁捕頭辛苦了!這一樁大功勞,我自會上報門主,賞你幾顆仙丹."

這清淵湖海無量瓶的驅動之處,對于他可以說是彌足珍貴,雖然柳青云只譯出十之三,四,而且在關健之處多有誤導,但是展夜雨修真四十余載,一身修為不可小視,雖非驚才絕豔之輩,但眼力卻是極高明的.

他現在只差半步便是築基後期的高手,也不知道見過多少仙典仙訣,柳青云只譯出十之三,四,可是他按照前後推演,硬是被他推演出六七成,時不時說上一句:"這一段應當是祭煉之法……嗯,這一段又是……"

何況即便不能驅動無量瓶,這殘缺不全的仙訣對他也大有助益,這無量瓶是上古奇珍,遠在大禹治水之前,往往只需片言只語,就能讓他茅塞頓開,獲益良多,因此這數千言他自從拿到手上之後,就沒放下過.

他只覺得越看越是回味無窮,仿佛金丹大道就在咫尺之外,連連點頭,手不釋卷,不思菜飯,直到月上柳梢,他還沒把這仙訣放下,連窗外的風雨雷電都毫然不知.

電閃雷鳴間,有人狂奔,用力拍著他的手,他甚是不悅,抬頭望去,卻是丁兆那張滿臉橫身的惡臉:"展真人,不好了!柳青云跑了!"

ps:凌晨沖榜,請大家到時候把票砸給紫釵,謝謝大家了

.


上篇:正文 第三章 仙文(下)     下篇:正文 第四章 越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