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四章 越獄(下)  
   
正文 第四章 越獄(下)

展夜雨一臉不悅之相,只是聽到"柳青云跑了"這五個字,心頭大震,正好窗外風雨正急,他在電光之下一聲喝道:"什麼?跑了?"

"沒錯!這小賊趁夜跑了,我們一個不小心……"

獄室已經擠滿了修真者與丁兆的親信,他們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一面在大半屋子的書籍搜尋著柳青云的蛛絲馬跡.

這獄室本來不大,大半屋子都是書,現在又塞下了這麼多人,當即在風雨飄搖之下,有一種陰森的感覺,展夜雨的怒喝更是加重了這樣的陰氣:"我要的是人,你們告訴我,他是插了翅膀,從這飛出去的?"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硬生生從戒備森嚴的府牢里越獄,這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也難怪展夜雨會如此暴怒.

"你們這些豬!不,叫你們豬是侮辱了你們,你們這些豬狗不如的東西,吃屎去吧!混賬,你們給我說說,他怎麼跑的!十一個煉氣修真者,四個武道大師,幾十個公人捕快,連這麼個人都看不住,就讓他在眼皮底下跑了!"

一個老捕頭指著窗台說道:"他是用手折斷了窗台上的鐵條,然後跳窗逃出去的!"

窗台離地面只有兩丈多高,外面離大街只隔了一條一丈多高的土牆,柳青云就是從窗台跳下去後沖出大獄的.

但是展夜雨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他是怎麼折斷這鐵條?"

沒錯,窗台上的鐵欄杆足有二指多寬,即便是身具內力的內功高手,也很難用徒手將其折斷,整個獄室都回蕩著展夜雨的咆哮:"你們這些混賬,不要告訴我,他是個武道宗師吧!放屁,都是放屁,你們這些豬!看一個文弱都看不住!"

一個捕快老手膽戰心驚答道:"是用鹽!他把漱口的鹽用水化開,每天澆到鐵欄杆底部,然後用力搖晃欄杆,這麼多天,硬是把欄杆鏽蝕掰斷了!"

他又補充了一句:"四十多年,就有一個金源府的犯人用這種方法越獄的!".

當即有一個負責監視柳青云的煉氣期修士插嘴搶道:"難怪這小子每天要瀨這麼多次口,用這麼多鹽!"

這家伙正是負責看守柳夜雨的兩個修真者之一,今天晚上和一群捕快去天香樓風光了,因此惹出這麼一個天大的漏子,當然要全力替自己辯白.

事成定局,展夜雨也無可奈何,正好天空一道電弧轟了下來,室內亮如白晝,接著又是一聲轟雷,展夜雨心情更壞:"今天晚下雨,這小賊挑的好時機!"

"我只知道結果,那就是我們要的人跑了!從我們眼皮底下跑了,跑得無影無蹤,萬一他把實情泄露出去,我們都死無葬身之地!"

在這一行修真者中,只有他有一件飛行法器,但是他再膽大包天,也不敢在這等雷電交加的時候縱器飛行,只要一上天,當即就有一道電弧就將他打得粉身碎骨.

畢竟在雷雨天中上天,那比下雷雨躲在大樹之下還要危險一百倍,修仙界也不知道有多少蠻撞之輩因此橫尸荒野.

而且這雷雨天,許多厲害道術都極受限制,施展不出威力,但是展夜雨更清楚的是,不能讓柳青云跑了:"他知道得太多,露出一點一滴,我們這些豬狗不如的東西還有什麼活路,絕對不能放過!"

他帶著一股殺氣朝丁兆問道:"現在你能動員多少人?"

"我在林州府至少能動員八百人……"丁兆想要將功贖罪:"地面上的地皮無賴,江湖上的幫派弟子,山寨里的綠林好漢,我都熟得很!".

展夜雨手里拿著一顆綠蒙蒙的珠子,他手指一動,只見一股靈力湧入了綠珠,不一會展夜雨開口說道:"幸虧我還留了一手,他往西南邊跑了!"

"南邊?那是葉縣!"丁兆很清楚柳青云家在葉縣:"他往家跑了!"

"好!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展夜雨這回可是落下了狠話:"告訴道上的朋友,只要能弄到人,我拿一千顆靈石出來請客!"

這可是下了天量的賞額,靈石價勝黃金數倍到數十倍,一千顆靈石恐怕是這些人都賺不到,不過展夜雨仍嫌不夠豐厚:"當然想要什麼仙丹靈藥,想要什麼仙家仙典,也是可以商量的!"

他已經把全部家當都押在這無量瓶之上,自然是願意再搏一搏:"兄弟們,我再說一句,咱們這次行動可是沒通知門里,冒這天大的風險,如果失敗,你我都不會有什麼好果子!"

正說著,一道雷電又轟了下來,風雨如注,展夜雨突然感受了一種危險的意味:"這是……"

"這是有人在渡劫!"

"這是天劫啊!"

……

一道銀蛇在天空劃過,半個天空都這電光照亮,瞬間之後,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就回蕩在山野之間.

在這瞬間的光明之後,整個天空又變得一片漆黑,柳青云只聽到了雨聲,遠方是雨水澆下來的聲音,近了,能聽到雨水如珠水撒在地上,再近了,則是滴達滴達,那是樹葉上的雨滴連綿不絕地落下來.

他整個人幾乎都被雨澆透了,這場突來其來的雷雨,既掩護他的越獄,把他出逃的蛛絲馬跡都沖個乾淨,卻也給他的逃跑帶來了天大的麻煩.

幸虧有那晨光明月流金鈴帶來的先天靈力在體內流動著,雖然因為這場雨而加快消耗的速度,卻也讓柳宇身輕體健,在雨中快步如飛.

只是出了林州十余里,柳青云也不得不考慮起暫時避雨的問題.

雨水把他里里外外都浸個透了,他只覺得熱量從自己的體內流逝出去,整個人都變得冰冷冰冷,他是如此企盼一件干衣服,以致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

胸口也有些涼意,那是用油綢包好的幾本珍本,是他精心從大半屋子的書籍里選出來的,走的時候心底可是戀戀不舍,這些書無一不是珍本善本,今日一別,何日再有這麼好的機會.

特別是在無數珍中選出最心愛的數本,又不能太多,這確實讓柳青云難以割愛,最後他用油

綢包得嚴嚴實實,只不過現在雨水似乎也滲進去了.

還有在這胸口還有著一點點溫暖的感覺,這才讓柳青云感受到春日的感覺是何等美好,就是這一點點溫暖,讓柳青云想到那個曾經讓他傾心相戀的女子,步伐也更有力了:"我要回家去!"

"錢少,事多沒關系,只要離家近!"這是柳青云處事的准則,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他仍然想著想家去,他的根,朋友和家都在葉縣,他准備回葉縣先弄些路費,然後去金源府找同窗避避風頭,過一兩年再回來.

他並不清楚,在這個夜晚,展夜雨已經派出快馬,動員了近千人連夜來搜捕他這個無名小卒,黑白兩道,綠林捕快都在緝捕著他,他更是有一個天價的賞格,他只是向前堅步地邁出了又一步.

又是一條銀蛇亂空飛舞,借著亮光,柳青云覺得自己大概沒走錯路,然後他在天空看到她一生一世都難以忘卻的場景.

銀蛇凌空,迎面而來的大風之中,卻見那銀蛇右側有白衣仙人帶著雷浪朝下飛來,云間飛火,電震流螢,那雷鳴就在耳邊回蕩.

而柳青云懷中卻不知不覺多了一個人,雖然電光散去,柳青云只覺得溫香軟玉在懷,必是個絕色麗人,只聽她聲音極是悅耳:"救我!"

ps:今晚是仙鈴第一次沖榜,請大家都砸出最寶貴的一票,紫釵謝謝大家了


上篇:正文 第四章 越獄(上)     下篇:正文 第五章 水凌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