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八十七章鷸蚌相爭  
   
正文 第八十七章鷸蚌相爭

二寺云的語與下子變得綢悚起來!"不能多呆幾天水凌波的聲音也變得憂愁起來:"本來結成金丹就要走了,水家真的需要我這個金丹修士,不耍讓我太為難了!"

"我陪你回大齊,我要護著你."

水凌波搖搖了頭:"你難道不怕展夜雨.不怕沙千里?我知道你可以為我付出一切,但是我只想你在碧云宗好好呆著,不要出任何閃失,對我來說那是最大的幸福了!你一個煉氣期修士,真的幫不上我太多,反而讓我擔心,別的不說,就是剛才那個給蟹王保鮮的道法,也只有金丹期才能使得出!"

"你平平安安地在碧云宗呆著,對我來說,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幸福了,等這一戰結束了,我們就能牽手永遠走在一丸"

"嗯!等我築基了,我一定回大齊找你!"

前頭白玉符已經嚷道:"又得下水了".

柳青云這一行人又兩次下水,兩次上岸.最後梅蘭思眼前一亮:"就是這里,星河砂就在這里".

水庶點點星光閃現,就好象是那銀河里的點點星辰一般,確實是黑暗山洞中的一樁奇景,也正是在修仙界能賣出天價的星河砂.梅蘭思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卻不敢放松:"快點收取了這些星河砂,我們再快點原路返回,趁著上面厮殺得正熱鬧回碧云宗去".

柳青云看到整條暗河都有這樣的點占星光,當即想取出小金鈴.卻被水凌波阻止了:"星河砂不是這麼采的.讓梅姐姐來!"

說到這,她說道:"白姐姐,你到前面去,我到後面守著,千萬不在這個時間有什麼閃失,青云.你在這里幫梅姐姐收取這些星河砂".

這暗河里的地形,正所謂一夫當夫,萬夫莫開,白玉謹與水凌波一前一後.正好把前後兩斤,洞口都堵住了,朱兒也暫時飛到了白玉謹身邊,省得這關健時候有什麼強敵來撿便宜.

柳青云身邊只剩下了一只小雪兔,他看著梅蘭思從胸口處取出了一個貼身的香包,鄭重其事地放在了胸口處.雙手貼胸,接著一道道彩虹從梅蘭思身上飄了起來.真是美不勝收.

點點閃現的星光,也伴隨著梅蘭思的舉動慢慢地浮出了水面.一點一點地飛向了梅蘭思,飛入了梅蘭思胸前的香包.

柳青云數不清楚這暗河之中有多少星光,但是伴隨著梅蘭思的道術,許多沉澱在河底的星河砂都沖出了水面.繞著梅蘭思轉個不停.然後一粒一粒地被梅蘭思收取.

"替我護法!"梅蘭思的神情很緊張:"這里的星河砂比我想象要多一些.我收取的時候千萬不能有什麼干擾!"

"知道!"

柳青云現在提起了明玉劍.凝聚了一記水華晶術隨時准備出手.就連他肩上的兔子都十分緊張.冰箭隨時出手.

無數點點星光繼續繞著梅蘭思旋轉,梅蘭思的身子被彩虹包圍著,一粒一粒星河砂如同倒過沙漏一般湧入了梅蘭思事先准備好的香包.

柳青云發現梅蘭思的靈力似乎不足以支撐這樣的大局面,至少額頭上已經有一滴香汗滑過,當即更加全神貫注地警戒著.

梅蘭思也發現這條暗河內的星河砂遠遠比自己想象要多得多.但是已經是騎虎難下,她只能把所有的靈力都注入到香包之中.

在柳青云看來,這場景仿佛是無數螢火蟲圍繞著女神飛舞一般.

梅蘭思收取星河砂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圍繞著梅蘭思飛舞的螢火蟲少了許多,梅蘭思咬了咬嘴唇,繼續加大了靈力的輸出.

終于在靈力即將枯竭的時候,她收取了最後一粒星河砂,不由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正當柳青云想要開口恭喜的話,整個人突然飛了出去,眼前突然大放光明.無數的巨石突然掉落下來.

轟轟轟!轟赤轟!

"不好!掌門他們失手了.書房那邊有埋伏".

看到這道烈焰沖天的方位.木龍宗的弟子都是繃緊了,腳下仍是地動山搖.

他們看得清楚.烈焰之下是接連不斷的連環陣法被引發了,絕對是真正的山崩地裂,灼熱的高溫隔著這麼遠都讓人感到灼熱,烈焰幾乎直沖云宵,劇烈的連環雷爆,電轟,冰山此起彼伏,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幾乎沒有修士能活得下來.

正當木龍宗修士都絕望的時候,一個鶴發童顏的身影已經輕輕松松地出現他們面前:"不必驚慌!"

一看到白斯文毫發無損,木龍宗修士總算稍稍松了一口氣,接著一身都是灰的木龍宗掌門丁人龍也趕到了"…品旨與大聲叫道!豹笑癡,我跟你沒宗,你泣個畜味!懵份眾種小地方都放這麼強的九重連環大陣!"

比起白斯文毫發未損從容而至,他顯然狼狽得多,渾身上下不下二十處傷口,連臉上都炸出一道長長的血色傷痕來,那件被品評上品靈器的法衣被轟得只剩下幾條布片.殘存的幾片也和焦炭沒什麼區別.

"畜生!畜生".丁人龍真是憤怒極了:"我們這麼多修士進去,現在才退出來幾叮"豹笑癡.你這個畜生".

一看到這一點.白斯文也只能強作鎮靜.他不得不佩服有先見之明,抽腳就退,不然肯定也是這九重連環冰雷大陣里的犧牲品了.

不一會,幾個受了重傷的金丹修士相互扶持著跑出來了,後面還跟了十幾個缺胳膊少腿的築基修士小一出來就嚷道:"全完了!全完了!全完了!里面的師兄弟全完了!馮三歸馮師兄被轟得連骨頭找不到了!

稍稍統計,就發現對于木龍宗來說,這簡直是致命的的打擊,負傷甚至是殘廢的都不說,光是當場隕落的金丹修士就有三人,築基修士大約八十人,全在這九重連環冰雷大陣中掃個精光.

"豹笑癡你這個畜生,我"丁人龍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我同你這個畜生沒完"正所謂麻杆打狼兩頭怕.豹笑癡也是要哭出來了,他看著眼前那驚天動地的場景,當即脫口而出:"完了".

"居然直接攻破了我的陣眼,太畜生了!"

"這些可惡的人族修士.怎麼就這麼畜生,丁人龍你這個畜生".

"陣眼都被攻破了,怎麼辦"

丁人龍他們挑的書房,恰恰是豹笑癡設置的陣眼之處,他對書房里的春畫春宮畫雙修秘籍一向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因此特意把陣眼設在了書房外面.

他這陣眼是一件雷系極品靈器,在外面售賣的話至少要三萬靈石,然後陣眼外面又布設了四件冰系上品靈器.同時陣眼聯通了整個大陣,可以說是威力無窮.是整個玄豹宮防禦最強的地方.

以豹笑癡的想法,他這書房里全是些春書春畫兒,至少不過加了些雙修秘籍,都不怎麼珍貴,外人絕不會想到這陣眼居然會放在書房里,這麼隱蔽的陣眼,他們就是費盡心思也找不到.

可是真沒想到轟隆一聲巨響,把豹笑癡的美夢都破滅了,陣眼被攻破了.整叮,玄豹宮他精心布置了一百多年的連環大陣也立即停止了運作.

雖然有局部的個別防護陣還在運轉著,可是這頂個鳥用,外面可是好幾千木龍宗的修士,武士里三層外三層地圍著,一想到這,豹笑癡又開罵了:"丁人龍你這個畜生!"

他對這呆了一百八多年的玄豹宮是很有感情的,但是現在迫于形勢,他顧不了那麼多,直接就西邊殺了出去.

"去死去死去死!"

木龍宗的修士根本沒想到豹笑癡突然殺出來,立即被他擊殺了數十人,豹笑癡逃命心切,沖入修士之中那真是狼入羊群,幾乎是一爪一個,一個道術出去直接打倒了一大群人.

他們以為豹笑癡殺出來是想把他們屠戮個乾淨,偏偏多數高階修士和高階武士都朝丁人龍那邊聚過去了,其余的中低階武士修士哪擋得身上還帶著凜鴻石的豹笑癡,那可是一個真正元嬰修士.

只是木龍宗人多勢眾,豹笑癡一時間也殺不出去,可丁人龍那邊也是同樣膽戰心驚,現在他負傷頗重,同行的金丹修士五位戰死五位失去戰斗力.剩下幾位恐怕也擋不住豹笑癡發颶.

這怎麼辦?他網想問計于白斯文這個宗內最有資曆的修士,抬頭一看.白斯文已經人影全無,帶來的十余位金丹修士又少了一個.再想到自己傷勢這麼重,怎麼可能擋得住如此神勇的豹笑癡.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一咬牙,大聲叫道:"我們先往南邊轉進.收攏一下隊伍,等隊伍收攏齊了,再殺回來!"

豹笑癡這邊同樣是逃命心切,可是眼前密密麻麻都是木龍宗的修士與武士.他殺到手軟都被圍得嚴嚴實實,當即施展了一個道法,使勁向西一蹦.才跳出了重圍,然後留戀地往玄豹宮看了一眼.

別了,我收藏二百年的春書春畫雙修秘典與仙家媚藥.

他不知道此時白斯文已經成功囊脅著木龍宗大軍一路向南奔去.


上篇:正文 第八十六章全蟹宴     下篇:正文 第八十八章 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