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九十九章 空里流霜劍  
   
正文 第九十九章 空里流霜劍

…池靈劍.入谷!前原定是給柳青云煉制的,後來叉訊玉嶸煉劍,只是天意弄人,終究落到了水凌波的手上.

諸人稍稍休整之後,覺得已經回複到全盛狀態,白玉謹命令道:"青云,注意級水,不許偷懶".

跟著這麼嚴厲的師傅,眼下又是為了安撫水凌波那顆受傷的心,柳青云哪里能敢偷懶,當即站好位置,又偷偷看了一眼無量瓶里的寒泉與寒焰陽泉,做好一切准備.

那邊白玉謹與梅蘭思重新布設起了吉陽五氣聚火陣,只是這一回布設的材料與前一回完全不同,別的不說,前次用的是下品靈石,這一次直接用上了價值一百下品靈石的中品靈石,其余靈礦,晶石甚至是炎石,都換上了珍品.

那邊梅蘭思甚至用上了一塊極品炎熊晶來聚火,柳青云也感受到這種鄭重的氣氛,臉色嚴肅起來,那邊紫火已經被引了出來:"可以投林料進去了!"

這回要扔進去的材料,白玉謹已經在儲物戒指里准備好了,當即是幾塊靈礦石飛擲而出,只是紫火的勢頭雖然比上次熾熱不少,但是煉制這幾塊靈礦石卻是頗費些心思.

"梅師姐!可以用星河砂了!"

梅蘭思當即抓出一整把星河砂,用靈力驅動,無數星光頓時落入了紫火之中,在紫火之中不斷飛舞著.

白玉謹也出手一邊煉化這銀液,一邊往里面不斷投入珍貴無比的靈材,每投入一塊,那邊水凌波就多了一分希望.

這些靈礦石不是從藍月谷的寒焰陽泉那采集而來,就是她們從戰利品尋覓出來,隨便一塊都有數百靈石的身家,可是現在白玉謹就是這麼隨意所欲地扔進去.

火勢越來越熾烈,柳青云一面運轉晨光明月流金鈴轉換先天靈力,一方面跑來跑去做著小工,那邊白玉謹與梅蘭思已經運用起了靈火鍛燒這流動的銀色液體,慢慢地形成了一把飛劍的外形.

白玉謹大邊喝道:"要補充材料了".

說著,她出手比雨點還快,柳青云采購來的那批材料在半刻鍾之內幾乎都被她扔進了吉陽五氣聚火陣內,這些材料經紫火一煉,立即化作了銀液,卻在飛劍外圍繞來繞去,幾乎也不肯滲進飛劍內部. 她繼續往里扔進去各種各樣的材料,光是這一次補充靈材,她已經扔進了兩千斤以上的材料,最後她又叫了一聲:"星河砂!"

那邊梅蘭思額頭已經有了香汗,一聽這話,當即又抓起一大把星河砂,用靈力驅動擲入紫火之中:"好!"

這星河砂又是無數的星光在火中飛動,只是這一回卻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奇景,那些在銀劍原形之外繞來繞去的銀液,終于肯老老實實地滲入到銀劍之中.

"徒弟,准備寒焰陽泉".白玉謹已經引動靈火,繼續鍛燒起這把銀劍,那邊朱兒也噴出一口本身靈火,連同梅號思催動的靈火,三火齊聚.

那邊水凌波已經把級水這個活兒接了過去,同時把左掌放在柳青云的肩膀上,隨時准備對柳青云輸出靈力.

這時候白喜謹已經冒出了冷汗,這把靈劍的煉制難度超過了她的想象之外,特別是這麼多的珍貴材料,更是增添了許多煉制難度,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她已經騎虎難下!

銀劍已經在那里震動起來,隨時都有解體的可能,水凌波趕緊把寒泉往銀劍上澆,勉強把銀劍穩住,但是銀劍還在那里微微震動,隨時有可能解體.

"寒焰,陽泉,徒弟!,小

白玉謹這一吩咐,柳青云當即已經在無量瓶里找到寒焰陽泉,分別攝取出一道寒焰與一滴陽泉,還沒驅動,額頭已經有汗水滴了下去.

水凌波早有准備,當即是把靈力注入了柳青云體內,柳青云心情一松,已經全力驅動起了這寒焰陽泉.

柳青云沒有想到同時驅動寒焰陽泉是如此困難的事情,特別是離開晨月明月流金鈴之後,每驅動一寸,都要損耗去無數靈力,額頭汗水卻落了下來.

他已經顧不得其它事了,就是緩緩地驅著寒焰與陽泉往前走,雖然內有晨光明月流金鈴轉換先天靈力,外有水凌波這個金丹修士注入靈力,但是他是只能一寸一寸地挪動著寒焰陽泉.

還好一切順利,當寒焰移到三火交聚之處時,陽泉已經從靈劍之上滴了下來,銀劍的劍身一下子就穩定了下來,跟著柳青云感覺巨大的沖擊就從煉制中的這把靈劍壓到了自己身上.

他一時無備,嘴角多了一絲血痕,卻不敢後退,只能繼續操縱著這寒焰與陽泉,那邊引二允是十分難要,卻是取出早凡准備好的靈材.大聲川世叫 徒弟,寒焰陽泉繼續,我要扔五系靈材進去了!"

白玉謹是專門搜集了五塊極品靈礦石,准備做這把靈劍的骨架,取了五行之數,只是水系靈石換成了一塊在寒焰陽泉附近找到的極品冰系靈石,金系靈石換成了一塊有價無市的雷系靈石,准備煉制出一把五行靈兵出來.

那邊柳青云顧不得擦去嘴角的鮮血,立即繼續驅動寒焰陽泉.這寒焰雖然已經離開了紫金鈴,卻仿佛是有木之火,只要柳青云繼續驅動,就能源源不絕,至于陽泉,同樣象有源之水,這一滴滴完之後,無量瓶內的第二滴就繼續滴了下去.

每滴下一滴陽泉,這把靈劍就凝固一分,只是煉制靈劍中的諸人都要受這靈劍反戈一擊,尤其是柳青云只是煉氣第九層修士,修為最低,才三滴下去,身上吐血不止,披在錦云八寶衣外的黑色披風全都是鮮血,仿佛被人用刀紮過.

"青云".水凌波心痛不已:"千潮劍就已經很好再了!" 她不敢停止輸出靈力,只能這麼開口.這邊柳青云卻是一咬牙,繼續驅動寒焰陽泉.

那邊白玉謹已經把五塊極品靈礦石都投了進去,看到柳青云渾身是血,也是心疼弟子,卻知道已經是騎虎難下的局面:"堅持住,萬一這把靈劍爆了,我們都得陪葬".

她清楚得很,這寒焰陽泉的威力超過了自己的想象,那邊梅蘭思又是抓出了一大把晏河砂扔進了紫火里面,企圖讓這銀劍早點煉制成功.

寒焰一閃一閃,寒泉緩緩地滴了下去.正當白玉謹准備拼命一擲的時候,她發現這把銀色靈歹已經成形了:"成功了!徒弟,再堅持一會!"

只是從成形到收取靈劍"還是費了半亥鍾的功夫,這段時間柳青云是又吐了好幾口鮮血,等靈劍一收回,兩個女人已經撲到她身上了:"青云,你怎麼樣?挺住,我給加持回春術!"

"青云,青云,我是凌波啊!我不是說了,千潮劍已經很好用了".

水凌波臉上滿是淚水:"你梅師姑這件事,我不怨你,你早點起來!"

"沒事!"柳青云用黑色的披風擦了擦嘴角的血痕:"給我看看那把飛劍!"

那邊拿著靈劍的白玉謹這才注意起了自己手上的飛劍:"很美,是把極品靈劍,不對,這把劍在極品靈器之上,法寶之下,可以稱為准法寶".

柳青云的臉色紅潤了很多,梅蘭思也是雨點一般在柳青云身上施加了一堆回複道法,他的情況總算穩定下來了,那邊水凌波接過靈劍,卻說道:"千潮劍已經很好用了,你不應當流這麼多血,我心痛".

柳青云口吐鮮血的樣子,讓她心痛極了:"你和你梅師姑的事情,我不干涉,等我走了以後,你們兩個自己處理吧!"

躺在地上的柳青云說了一句:"我不知道怎麼謝你,武試這劍吧!"

水凌波抓著柳青云的手說道:"你給她起個名字吧!"

"就叫空要流霜劍,空里流霜不覺飛.訂上白沙看不見".柳青云外面的披風還是到處都是血,但是精神好了許多:"讓我看看寒焰陽泉能幫你什麼忙!"

水凌波含著淚水,提著這把空里流霜劍就起了.

她右手握住這把劍的時候,才總算注意起了這把可以被稱為"准法寶"的極品靈器.

法寶是金丹修士的專利,威力無窮,但是金丹修士甚至是元嬰修士都未必能攜帶上幾件法寶,象蕭金浪是碧云宗甚至浮云山內屈指可數的青年金丹高手,三十七歲就已經是金丹中期,身家極度富裕,但是也不過有兩件法寶而已.

整個碧云宗全部的法寶加起來,包括在某些家族之內當作傳家寶的那幾件,也不過是十件左右,而這把空里流霜劍,超過了一般的極品靈器,稍稍弱于法寶,所以被白玉謹稱為"准法寶".

但是當水凌波隨便演練起這把空里流霜劍的時候,卻發現白玉謹的判斷根本是錯誤的.

空里流霜劍雖然是件極品靈器中的極品靈器,但是在她手中完全是如臂使指,得心應手,人劍合一,天衣無縫,能發揮出來的威力遠遠超過一般的下品法寶,真追中品法寶.

這是柳青云給她最好的禮物.

聯第三更送到,這兩天月票不給力,後面追得很急,大家使勁地砸月票啊


上篇:正文 第九十八章 千潮劍     下篇:正文 第一百章 雷霆江海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