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識趣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識趣

現在 南 宮悅星 的 目標並不僅僅是這一千九 百部修真典籍,而是把腦子動到了碧云宗蔑經閣那兩萬六千部修真典籍里去了:"把蕺經閣的典籍都接收過來一並整理就是!"

碧云宗的藏經閣,可以用內容豐富,精品極多來形容,但是一想到兩萬六千部典籍,柳青云先插著手說道:"二萬六千部,太困難了些吧,先整理精品吧!"

南宮悅星卻是心底有數:"別被這數字嚇著,藏經閣里雜書最多,真正的修真典籍,頂天也就是六干部了,而且剔除重複和沒有價值的,需要整理,未必有三千部……"

這麼一說,柳青云才稍稍安心了些,現在南宮悅星還是病人,蕭清琴的病情也沒告訴她,當即問道:"可是藏經閣每天都有人等著借閱,我們如果把這些藏書都調過來,那他們豈不是要關門了 !"

南宮悅星笑著說道:"沒事,藏經閣一直怕損毀資料,所以出借的都是複本,原本蔑在藏經閣地下的玉台閣里,我們直接把原本借 來就:;!!: L .(.book.) . r . . . "

對于修真界來說,有了道法複制書籍便十分方便,因此碧云宗和其它宗門的傳統都是原本真于地下,然後再准備複本用于翻閱.

有些宗門財大氣粗,甚至還會准備一套甚至兩三套複本用于備份,象云月潮據說都保存了五份備份,以准備在受到重創之後甚至滅門之後東山再起.

也正周-為有這套原本,南宮悅星很輕松地說道:"夢蘭,替我把這套原本借回來,我現在出不了遠門……"

至于這儲存的庫房倒是問題不大,白玉瑾這洞府別的優點,就是庫房特別多,再存幾萬部書也沒有問題.南宮悅星那是早有謀劃:"咱們碧云宗的藏書,比較混雜,但是精品也不少,整理出來收獲應當很大……"

她不但翻閱過自己的藏書,也還竄去藏經閣翻閱, j$經閣因為她是蕭金濃的夫人,那是格外客氣,即便不能外借的書都一概借給南宮悅星,許多時候南宮悅星嫌複本複制得不夠完美,還直接把原本借回去.

以碧云宗總藏書兩萬六千部的規模,其中必定有許多前人不曾注意到的文獻,特別是碧云宗有個傳統,那就是從其它宗門所獲戰利品中的典籍部分都 歸入藏經閣,這些文獻從來沒有得到過很好的整理.

派去藏經閣談判移交事項的是雨雁雪與雨 夢 蘭這對姐妹,還有蘇慕魚提著鏤玉雕瓊劍護駕,柳青云原本以為一切平安,沒想到半個多時辰之後,蘇慕魚哭哭鬧鬧地跑了回來:"師傅,南宮師姑,小師兄,兩位雨妹妹被人欺負了 !"

柳青云這段時間不良于行,還柱著拐杖,一聽到這話就急了:"誰這麼大膽子,敢欺負夢蘭她們 !"

南宮悅星整理典籍正在興致上,一聽說自己家徒弟受了欺負「那就不肯干了:"啥?在碧云宗還有敢欺負我的弟子?"

怎麼說,這次下洞也讓她晉濟成金丹真人,她底氣更足了,一家兩個金丹真人,哪料想有人竟敢太歲爺上動土:"在哪里?藏經閣?扶我去 !"

三個病號都要提劍去,那邊梅蘭思與水凌波就一人扶著 一個,兩位師姐扶著柳青云騎著朱兒,就一並殺到藏經閣去.

藏經閣在蘭台閣附近,一行人剛一降下來走進藏經閣,就聽到雨雁雪在那里 嚷道:"我是奉了我師傅的命令來的,你不肯辦就算了,還要欺負我們 !"

".& !今天鄭管事不在,這藏經閣的事我作主了,你師傅是南宮悅星又怎麼樣了 ? 進了我們藏經閣……"一聽到這話,南宮悅星一下子火氣就大了:"是我又怎麼樣?"

說話間,水凌波已經扶著她走上了 樓梯:"我雖然受了點傷,但怎麼說也是位金丹修士,讓鄭管事來……"

說話的這位是四十 多歲的築基修士,刮云月湖被踢了出來,但怎麼說在云月湖也有點後台,新官上任正得意著,想要顯一顯自己的威風,一聽這話也哼了一聲:"金丹修士又怎麼樣?"

他已經看清楚了,這說話的這位金丹修士南 宮悅星中氣不足,顯然是負了重傷未愈.

只是再仔細一看,他又覺得自己似乎難辦了,這樓梯下除了兩位重傷在病的金丹修士,居然又殺來了兩位金丹修士.

四位金丹女修,這個陣容讓他臉有點紅了,旁邊有人趕緊說道:"丁副管事,你別胡鬧了,這位是南宮悅星師姐,本門第七位金丹修士 一 一r一 一 一白玉瑾也說"這位師侄,第一次見面,你怎麼就賤 負我徒弟……

丁副管事初來乍到,正想來個下馬威,見到兩個煉氣期的女修士長得俊俏,跟著一個築基期女修就往二樓闖,當即是板下臉來把她們攔住了

這二樓可是築基期修士才能進的地方,她們兩個煉氣期怎麼能上去?實際上在云月湖,只要有築基期修士肯提攜後進,管事們多半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丁副管事就是要給這些碧云宗的蠻子一個下馬威.

他落了狠話不說,看著這三個女修士長得都很俏,特別是蘇慕魚這只貓女很讓他蠢蠢欲動,又覺得自己在云月湖有人,嘴巴不乾淨不說,還動起手來.

只是現在他臉色就難看起來了,白玉瑾她認得,人家在云月潮也有人,而且雖然負了重傷,可是他來到碧云宗,人家已經提幾十次白玉瑾白真人的名字.

只是他也是極愛面子,豈肯就這麼認輸了:"白師妹,這次您可說得差池了,這藏經周-有藏經閣的規矩,你的愛徒要……"

只是他話沒說完,那邊柳青云已經在兩位師妹饞扶之下上了二樓,一聽這話勃然大怒,一柱拐杖走了兩步,跟著隨手一記耳光過去.

丁副管事臉上就多了一座五指山,他一看柳青云只是個煉氣期的小修士,居然敢打自己耳光,勃然大怒:"您這個混賬,一個小小的煉氣 期 一 一 一 一 一r"

又一記響亮的耳光掃過去,這一回卻是白玉瑾出手了:"你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也敢在我面前說什麼屁話……"

這記耳光丁副管事那是滿肚子的委屈,可是修真界就是這麼現實,看到新來的丁副管事挨了白玉瑾一巴掌,陪同丁副管事的幾個修士臉上毫無表情,好象這一幕根本不存在一樣.

他們看得清楚,丁副管事在碧云宗是沒辦法找理了,看看現在這個陣容,四位金丹女修啊!

雖然水凌波只是在碧云宗結丹,但是在碧云宗她的地位很相當超然,其余白玉瑾,梅蘭思,南宮悅星更是本宗的女金丹修士,何況南宮悅星的背後還有一個蕭金浪.

對于丁副管事的前程,大家是一片看黑,一來碧云宗就把宗內大半金丹修士得罪個乾淨,哪有什麼好日子可過.

可是丁副管事不這怎麼想,自己揍了兩記耳光,怎麼也是占了個理字,他又是憤怒又是克制地說道:"金丹真人又怎麼樣?煉氣弟子不能上二樓,這是規矩啊……"

那邊南宮悅星也火了:"請跟你講規矩 了 !把鄭管事找來,這都是什麼人……"說完,她也是一 巴掌:"這就是規矩 !"

大家不但不同情丁副管事已經連挨了三巴掌,反而覺得南宮悅星說得極是,當即有修士勸道:"丁副管事,您還不給南宮師姑與白師姑認個錯!"

挨了三記耳光,反而要認錯,丁副管事只覺得胸中盡是塊壘,只是那邊梅蘭思也說了:"這是哪來的無知後輩?我以前沒見過,看樣子是要好好教訓你不可!"

那邊剛才有事休息的鄭管事已經趕了過來,他一聽說丁副管事得罪了四位金丹女修士的消息之後,就已經開心地趕過來了.這丁副管事伏務自己是云月湖出來的,處處不把他這個老 前輩放在眼里 !

哼,真有能耐,就回云月潮,一聽說惹了天大的禍事,他已經施展著神行術趕過來看好戲,看到梅蘭思好好教訓丁副管事,再看到他臉上三座五指山,他既是解氣,又不得不走了 出來:"梅師姑,這都是小丁這娃不懂事,您的弟子別說是上二樓,就是上三樓都不成問題!小丁,快給幾位師姑認錯!"

煉氣期弟子又怎麼了,人家師傅是金丹修士,而雨氏姐妹又是南宮悅星 的貼心-人,而白玉瑾護短的名聲整個碧云宗都一清二楚,他們豈能受什麼煉氣弟子只能在一樓翻閱的規矩,想上什麼地方就上什麼地方.

那邊南宮悅星哼了一聲:"鄭管事,你來得正好,我最近要與白師妹,梅師妹,水師妹編著一部仙覽,要調你們玉台閣里的原本一用,讓這兩個徒弟來找你商議,結果倒好,有人要講規矩……"

一聽是這事,鄭管事知道自己只是築基中期,哪能象丁副管事逕個白癡一樣一出口就得罪了四位金丹修士:"那好辦,那好辦,要調什麼本子都不成問題!"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南宮悅星的隱憂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被遺漏的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