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有約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有約

"好!"白玉膛答應得十分痛快,提起蘭云銀雀劍只經姬乙,鳳出,重重在砸在了柳青云的肩膀上.

只是這一劍砸下來勢如驚雷小實際上的份量卻輕如鴻毛.柳青云還是大聲叫道:"師傅,饒了徒弟吧,這把劍煉制的時候,我可是出了大力了!"

白玉謹卻是不依不饒,又狠狠地砸了柳青云背上兩劍,只不過她力度掌握得極好,落到柳青云身上的時候,卻是半點力度都沒有.

柳青云卻很配合:"不行了.不行了!師傅,再砸下去你就少了一個徒弟了!您難道就這麼狠心!"

水凌波與梅蘭思明明知道柳青云沒事,但是現在卻是以關切的眼神關注著柳青云,至于雨夢蘭,已經撲上去詢問著:"有事沒有?有事沒有?"

白秋霜見到白玉謹揍了一頓柳青云,心情不由好了許多,只是細細一想,趕緊又把白玉謹的手給拉住了:"師傅,您干什麼打小師兄,又不是他的錯!"

白玉持說的卻是理直氣壯:"秋霜,不是你叫我好好揍你小師兄一頓,怎麼現在又叫我停手了,不行,我還是好好揍他一頓!"

"他又不是那個人,師傅你出手再重,也是無牢于事!"白秋霜落寞地說道:"師傅.你就停手吧!"

"那你要我揍誰?"白玉糙也是不依不饒:"我白玉謹的徒弟不曾憑白無故就受人欺負!"

"不用師傅出手!"白秋霜輕輕歎了一口氣:"看到小師兄挨揍.我心情好多了,男人就是靠不住!"

"哪一個是靠不住的男人?把你的心事說出來同師傅講講,說不定師傅能幫你的大忙!"

只是白秋霜卻是守口如瓶,白玉謹逼得急了,她只能說道:"那是前世塵緣,今生緣盡!"

柳青云一聽到這話,就問了句:"師姐,啥叫前世塵緣?難道是我們修仙界的轉世重修?"

"也差不多!"白秋霜偎著白玉謹,臉上總算流露出一絲幸福來:"我們修仙一途,雖然有壽元之限,但是總有取巧之法!"

金丹期修士更有機會奪舍重生,元嬰修士更是可以在肉身盡毀的情況逃出元嬰,雖然有諸多限制,象奪舍重生只能進行一次,而且奪舍之後元氣大傷,再也無法進步,但終究是長生之法.

至于轉世重修,那更是普通修士沒有機緣的仙法,即便以白玉謹見多識廣,也不過是聽說過幾個例子而已.

但是白秋霜就講了這麼一個例子,她講得含糊不清:"前世欠他的,今天想要補償給他,但是山盟海誓,都不如相見的痛苦!"

"怎麼了?他忘記你了?"

"不曾忘記,一見面就記得我的名字!"

"那是相貌人品不夠端正?"白玉膛詢問道:"咱白玉謹的徒弟擇偶的撫准可不能太低!"

"相貌人品如溫玉,可是我去晚了!"

"晚了幾年?人家已經有嫁娶了?真是可憐我家的秋霜了!"

白玉璞知道白秋霜雖然拜入自己門下,可是論起實際的年齡,卻是比自己大出了許多:"那還不簡單,讓師傅來幫你搶親!"

"太晚了!"白秋霜搖搖頭道:"而且他太風流了!"

"那又怎麼樣,只要師傅出手,還怕什麼,即便是已經生了娃兒,師傅也會照顧你周全!"

白秋霜搖搖了頭,謝過了白玉謹的好意:"可問題是"

她淚水又下來,也不知道如何開口,好半天才說道:"今生他喜歡的是相公,我居然輸給了幾個戲子"

柳青云頓時噴飯,沒想到自家這位大師姐居然有這麼一段情史,卻是出了主意:"師姐,殺男人交給我就是,殺女人我下不了,殺堂子里的相公,我一劍一個!"

白秋霜不同意:"這心都變了,他這輩子喜歡男人,我就只能隨他的意!或許來生還有機緣吧!"

"是個凡人?"

"不是!"白秋霜答道:"也是個修士.這一世他應當比前世更有成就!"

白玉謹這就警告白秋霜:"那你可是要空等幾百年,何況轉世一次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你難道還想第二次?"

"我等著!等他來生或許還有希望!"

柳青云不同意白秋霜的看法:"大師姐,您太癡情了!"

只是白秋霜卻是有著自己的想法,誰都勉強不來:"多謝小師兄,我就是想這麼癡守著!"

李絲雅卻是舉起了杯子調整著氣氛:"那也要好好地過日子,大師姐,我們來喝點果子水.再說咱們家里新發生的事情!"

蘇慕魚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口肥孫.8.酬泡書昭不橙的體驗!…懵必雕瓊劍拿出來了!"師緣替我煉制的短劍,一對的!"瞪女猛品靈器,師姐,羨慕吧!"

白秋霜也暫時放下了這段情緣,大家就在月光下,打著拍子,輕聲吟唱著.

柳青云的心情也是不壞,他甚至還上去唱了一段,最後才一起回了洞府.

!

夜已經深了,只是對于他們這樣的修士來說,一切都不成問題,即便是雨氏姐妹這樣的煉氣期來說,也同樣是道路清晰可見.

大家一邊走著.一邊小聲地說著話兒,特別是白玉謹拿了這次碧云宗金丹第一,更是最熱門的話題.

南宮悅星就很自豪地說道:"你們師傅這個宗內第一,至少有一半的功勞是我的"

只是她話音才落,就有人說道:"碧云宗的宗門第一,不算什麼?"

"不算什麼?"南宮悅星已經抗議了:"這可是宗門第一,咦?明鏡真君?"

說話居然是天音閣的明鏡真君,即便是在黑夜之豐,她仍然如同一面鏡子,把所有的一切都照亮了.

"明鏡真君!"

南宮悅星只能說道:"雖然在您眼中算不了什麼,可是在我心中很重要!"

對于明鏡真君這種已經到了元嬰中期頂峰的修士來說,這碧云宗的宗門第一確實是一文不值.金丹級別的戰斗對她來說已經沒有太大意義.

明鏡真君是為了柳青云來的小她直接擋在柳青云面前:"跟我走!"

"是她?"柳青云知道肯定是謝秋瑤要召喚自己,當即點頭笑道:"師傅,我有事跟真君走一趟!"

元嬰真君出面,而且還是明鏡真君這樣的元嬰修士出面,即便是整個碧云宗出面都架不住,不過白玉謹還是嚷了一句:"你叫我徒弟干什麼,他若是受了半點委屈,我與你們天音閣沒完!"

明鏡真君卻沒理會白玉謹的抗議,她只是轉身朝著浮云山東緣行去:"我們走!"

她有資格默視金丹級別,對于元嬰初期修士來說,金丹修士如果有足夠數量,將會是大麻煩,但是對于明鏡真君這樣的元嬰中期頂峰來說,金丹修士只不過麻煩而已.

梅蘭思與水凌波卻有動手的決心,這黑燈瞎火,突然來了一位向無關系的元嬰修士來帶走柳青云,誰知道是福是禍?

倒是柳青云認識得比較清楚,他趕緊說明一下:"明鏡真君找我是有好事,我去一趟天音閣馬上回來!"

只是水凌波當即白了他一眼:"死相!"

她還以為柳青云什麼時候與明鏡真君有些不清不白,只是柳青云來不及辯解,只能跟上去了.

元嬰真君就是元嬰真君,柳青云騎著朱兒也趕不上,只能嚷了一句:"明鏡姐姐,慢些!秋娘有什麼吩咐?"

算起來這還是柳青云與明鏡真君第一次正式對話,上一句雙方只是打個招呼而已,只是柳青云話一出口,脖子上已經寒光一閃,劍已經架上去了:"你剛才叫師傅什麼?"

柳青子笑呵呵地說道:"是秋娘這麼喚她的,明鏡姐姐!"

明鏡真君見自己的寶劍沒嚇住柳青云.不由殺氣更重了:"你叫我什麼?"

"明鏡姐姐!"

"明鏡真君!"

柳青云笑了笑,又是改口了:"明鏡真君姐姐.秋娘喚我什麼事?"

"不許這麼叫我師傅!"

"那好.明鏡真君姐姐,秋瑤真君姐姐喚我什麼事?"

只不過明鏡真君已經把劍收了回來.瞄了一眼柳青云,柳青云居然背後直冒寒氣:"等會見了師傅,你自己問吧!"

她也騎在朱兒背上,就那麼一坐,朱兒飛行的速度就如同箭一般,比平時快了不知多少倍:"你這人倒是嘴皮子厲害著,沒想到除了我師傅之外,居然在碧云宗里也如此風流,剛才那位是慕容元龍的未婚妻吧?還有一位是?"

"水凌波,我娘子!"柳青云也不客氣:"明鏡姐姐,你問這麼多干什麼?"

"我就是想看看你有多風流,騙了多少女兒家?算了,除了師傅之外,我都不管!"

她厲聲說道:"可你若是騙了我師傅,別怪我出手太重了!"

柳青云背後又直冒寒氣,他現在才知道一位元嬰真君的可怕之處.

明鏡真君也在佩服著柳青云,這麼一個築基小修士,居然在眼前面前有禮有節地,只是她下一刻卻聽到了有人開口說道:"可是她騙了我啊!"

聯明天起正常更新

[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秋霜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