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出擊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出擊

"要我幫忙?好啊!可是怎麼幫?"

柳青云雖然一向膽大包天,但是在這種元嬰級別的戰斗之中,他這個擁有金丹級別戰力的小修士根本不夠看,就如同路上隨時可能被踩死的螞蟻一樣.

至于明鏡真君,她甚至懷疑謝秋瑤是不是被愛情燒糊塗了,這麼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即便擁有庚金百翼星羽劍這樣的神兵,可是元嬰中後期的比拼之中,能發揮的效果卻是微乎其微.

但是柳青云有信心,他相信秋娘一定能找到好辦法,能讓他幫上天音閣的忙:"秋娘,說吧!要我做些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作,就是我來擔當你的小劍寵就行了!"

謝秋娘的聲音充滿了自信:"當然,只是臨時性質的小劍寵!"

柳青云前次嘗試收取謝秋瑤為自己的劍寵,可是幾次施法卻失敗,原因很簡單,即便庚金百翼星羽劍是一把上品法寶,但是憑借著柳青云那築基期的實力,想要謝秋瑤這麼一位元嬰大圓滿為劍寵,那依然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但是作為一名元嬰大圓滿修士的謝秋瑤,她卻能把一切不現實不可能的東西變成現實:"這件事讓我主導,不過在此之前,我先提升你的實力!"

說話間,一道白光已經灑在柳青云的身上,柳青云只覺得渾身舒服極了,比清晨的那一縷陽光還要舒服.

庚金百翼星羽劍里的云花真人與彩虹影都在驚呼:"主人突破築基中期了!"

從築基初期到築基中期,這往往是要花費十數年甚至幾十年光陰才能沖破的關卡,但是柳青云就是這麼輕輕松松地直接晉階到築基中期.

可是更吃驚的是明鏡真君,她是了解內情的人,知道謝秋瑤四十年前詐死之後,再也沒有正式出手過了,她只是和這天音閣的靈山靈水合為一體,起到了探查搜索的作用.

可是是什麼樣的對頭,居然要謝秋瑤這麼一位元嬰大圓滿期的修士要迫不及待地臨時成為柳青云的劍寵,要知道她每一次出手代價都是十分巨大:"師傅,是什麼樣的敵人?"

謝秋瑤的聲音充滿著無奈:"如果是四十年前,我不需要成為他的劍寵就能把他們全部滅殺了,可是四十年後,我無法出手,天音閣就有覆滅之危……"

"我知道你不服氣,你是元嬰中期,又有四位元嬰期的師姐妹相助,還有那麼多金丹期的女真,還有我和你親手設置的護山大陣,但是我告訴你,在強大的對手面前這根本值得一提!"

"這次的敵人不等同以往,以往憑借你一個人的力量就足以應付,但是這一次,即便是四十年前的我,也會大費手腳!"

"是元嬰後期?"明鏡真君的臉色一下子就蒼白起來了,她詢問了一句:"是元嬰後期?"

既然存在她都無法應付的對手,那麼只有可能是元嬰後期這樣恐怖非人的存在,謝秋娘的語氣帶著肯定:"我都不知道我們天音閣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對手,一個元嬰後期,三個元嬰中期,再加好幾位跑腿的元嬰初期,所以我必須出手!"

明鏡真君這才知道,為什麼會讓她匆匆忙忙地把柳青云來找來,要知道現在的謝秋瑤根本不可能出手,即便出手也不可能恢複到全盛期的戰斗力,而且隨時會引來天劫.

"他們是誰?為什麼要找我們開刀?"明鏡真君有著無數的問題:"還有……"

謝秋娘卻是輕聲笑道:"我也不知道,殺過去不就有答案了!"

說話間,她朝狀態越來越好的柳青云說道:"未來的主人,借幾滴血可好?"

"好!"

只不過"借幾滴血"絕對不是象柳青云想象的那樣用針紮在手指滴幾滴血出來,而是一道風刃切在了柳青云的肩膀上,血潮噴湧而出.

修士的血,往往又密又綢,但是柳青云沒有想到的謝秋娘居然要這麼多靈血,瞬間臉色就蒼白起來,卻是沒作任何的反抗:"秋娘,還要嗎?"

至少有好幾斤血從柳青云的身子里被抽取出來,如果是凡人早就當場斃命了,但還好柳青云修真千余,總算是有些底子.

即便如此,他也不好受,整個人連站都站不穩了,明鏡真君見到這樣的情形,趕緊扶住了柳青云:"師傅,接下去怎麼辦?"

至于庚金百翼星羽劍的云花真人與彩虹影也是十分擔心:"青云,沒事吧?"

"沒事!接下我該怎麼做?"

謝秋娘示意明鏡真君:"庚金百翼星羽劍!"

明鏡真君趕緊從柳青云腰間解下神劍,接著那噴湧而出的幾斤鮮血居然變成幾滴靈血澆在了劍尖,整把劍的氣質就完全不同了.

明鏡真君眼睛都亮了:"這是……這是極品法寶!"

就在這幾滴靈血滴過之後,這把庚金百翼星羽劍居然直接晉階了,變成了一把極品法寶.

明鏡真君作為一名元嬰中期頂峰的修士,現在都欲求極品法寶一觀而不得,可是眼前居然就有一把強大的極品法寶顯現在自己面前.

"這把劍的原形可是准靈寶!我現在暫時把她強化為極品靈寶,接下就是主人收取我了!"

就在這一瞬間,柳青云已經恢複了不少元氣,又趕緊從自己的流金鈴取出了幾味雨夢蘭煉制的靈藥服下,狀態好了很多,當即握緊了庚金百翼星羽劍!

謝秋瑤的元嬰也飛了出來,可愛的她直接撞在了庚金百翼星羽劍的劍尖上,還在念著咒語:"惟靈璧之丕歎兮,憾神坤以通乾罡.曆萬古之錘煉兮,含自然以極造化.奇五岳之神韻兮,混千面集于奇峰……"

柳青云那真是大起大落,剛才被抽取那麼多鮮血,可是這一刻,竟然有虛不受補的感覺,無數的靈力在體內流動著,他的狀態從來沒有這麼好過.

"金丹?"

柳青云第一時間就是這個感覺:"難道是金丹境界?"

"沒錯,就是金丹!"

明鏡真君雖然當年是穩穩當當地晉階金丹,沒有發生過任何意外,但是看到柳青云就是獻了點靈血,已經成就金丹,那說話也是酸酸的:"你已經是金丹修士了!"

謝秋娘的身形不見了,柳青云是庚金百翼星羽劍內找到了自己的新劍寵,現在他已經有五位劍寵了.

不過謝秋瑤很快提醒她:"我只是你臨時性的劍寵而已,你的金丹期也是曇花一現,就象這把晉階到極品法寶的神劍一樣,現在我們要出手了!"

"殺過去,把那些對我們天音閣意圖不軌的修士全部殺滅,一個也不留!"

謝秋瑤又笑了一句:"當然,青云您願意的話,也可以男的殺,女的jian……"

明鏡真君卻是詢問了一句:"這樣的機會難得,我讓弟子們觀摩一下可好?"

謝秋瑤點點頭道:"可以!"

……

天音閣是個十分封閉的門派,天音閣的女修士更是一群平時閉門不出潛心修煉的典型女修.

除了偶爾在外曆練,或者是巡視領地之外,生活總是很平靜,平靜到幾十年都不會發生什麼重大意外的程度.

但是今天不同,聽到那明鏡閣頂突然響起的風鈴聲兒,所有的女修士都放下手中的活兒,連閉關潛修的天音閣女修士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

與其它門派不同,這只是普通的風鈴聲,但是使用的秘法之後,天音閣的每一個女修士都能聽到悅耳的風鈴聲.

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一個金丹女修士打開自己的房門,迷惑地望著明鏡閣所在的方位.

很快,她就梳理完畢,馭動著自己的靈劍朝著明鏡閣飛去.

最近一次風鈴聲響起,還是在四十年前,那一次是謝秋瑤祖師不幸隕落.

可是大家一邊往著明鏡閣飛去,一邊仔細思索著最近發生的大事小事.

但是這日子淡得象水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大事發生,除了最近企圖窺視天音閣的魔道修士稍稍多了一些之外,什麼意外都沒有發生.

但就是那些企圖潛入天音閣的魔道修士,也只是給巡視的弟子們增加了一點點樂趣而已,女修士還希望還來上那麼幾位不長眼的家伙.

但是既然有大事發生,天音閣的女修都帶著一顆八卦的心理看著這一切.

生活太平靜了,總需要那麼一點點刺激,不能再這麼沉悶下去.

大家在明鏡閣前碰面了,很快就相互交流著八卦,卻沒獲得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即便是趕回來的巡視弟子,也說沒有任何意外發生,至于小貓小狗,也不曾丟失一只,大家只能猜測著:"難道是明鏡師姐突破了元嬰後期?"

可是穩坐在明鏡閣內的明鏡真君卻還是元嬰中期頂峰的修為,她的臉上也是平靜得很,似乎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明鏡師姐?這風鈴聲是怎麼回事?出了什麼大事沒有?"

明鏡真君回複了她們的問題:"這是我天音閣創建以來最大的一件大事!"

ps:我有罪,今天還是犯了懶病,還是只有一更V

[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幫助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