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轉變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轉變

"南宮師姑?"柳青云這回是想罵人,可偏偏說這話是梅蘭思:"蘭思,你怎麼也信不過我……"

天地良心,他頂多是一年多調戲了南宮悅星幾句,平時多往南宮悅星胸前多瞄上了幾眼而已,其余一切都是清清白白的.

他指天為誓:"蘭思,我在天音閣那邊或許有些牽扯,但是在南宮師姑這件事上,絕對是清清白白……"

只不過下一刻白玉瑾卻說了一句:"是我讓你不清不白的,可是費了我許多口舌……"

那邊雨夢蘭咬了咬銀牙,卻是說了一句:"我不管你與師傅清白不清白,我只是覺得師傅太苦了,不能再這麼苦下去了,所以你們的事,我都不管……"

只是說到這話的時候,她跺了跺腳,氣憤柳青云,也氣憤白玉瑾,更氣憤南宮悅星,可是氣憤又有什麼用,這幾個人都是自己最親最近的人.

梅蘭思的感觸不比雨夢蘭好多少,只是她想到白玉瑾的話,卻是強自忍住沒暴發出來:"我等你從幽州回來再算這筆賬,現在先記著,你再怎麼薄情,也比慕容元龍那個無恥之徒強些……"

只是一想到南宮悅星的苦處,她不由在心底說道:"玉瑾師妹,難道你不能體諒我們的苦處嗎?憑什麼硬要我與夢蘭受苦!"

只是白玉瑾的話在她心底很有份量:"你跟南宮師姐好好說說,我把苦處忍著,等到你回來再算這賬……"

柳青云一拍額頭,對著白玉瑾說道:"師傅,你都同夢蘭與蘭思說了些什麼,我與南宮師姑清清白白,你何必……"

白玉瑾卻是有自己的主張:"我只是不想南宮悅星就這麼毀了……"

"師傅,我真同南宮師姑沒鬧出什麼桃色事件來……"

只是下一刻,他張著嘴巴看著南宮悅星提著明珠比翼劍就走了出來,第一感覺就是南宮悅星瘦了許多,連平時的傲驕之氣都少了許多,臉上多了許多風霜之色,她憤憤不平地說道:"你們在嚼什麼舌頭……"

她順手就把明珠比翼劍扔了過去:"你的劍,我不要了!省得讓我受人非議,柳青云,我把徒弟托付給你,你就這麼報答我?"

大家聚精會神在爭執著,哪料想南宮悅星就這麼扔劍過來,柳青云趕緊接住明珠比翼劍:"南宮師姑,這可不是……"

"不說什麼了!"南宮悅星還是那個驕傲的南宮悅星,這時刻她眼神變得如劍般鋒利:"我帶清琴搬出去,省得你們亂嚼舌頭……"

她轉身就走:"不管怎麼樣,我就是南宮悅星,就是蕭金浪之妻,蕭清琴的母親……"

她走路的腳步聲都是發出呯呯呯的重音,再加上晃動著的肩部,顯示著她心情的激動:"別擋我……"

"師傅……"

"南宮師姐……"

"師傅,師傅……"

"我這就搬出去……"

梅蘭思與雨氏姐妹都沒擋住南宮悅星,只是看到這雞飛蛋打的局面之後,梅蘭思卻是瞪了柳青云一眼:"這下你如意了?南宮師姐的洞府早就賣出去了,她這麼搬出去以後,就是無家可歸了……"

雨夢蘭也朝著柳青云發火了:"是啊,你把師傅害苦了,蕭師妹怎麼辦?她的病怎麼辦……"

柳青云轉身張開雙手,朝著白玉瑾無奈地說道:"師傅,你可把徒弟我害苦了……"

"苦什麼?"白玉瑾不理解柳青云的想法:"追上去,把劍還給南宮師姐!"

白玉瑾拍著手說道:"快行動吧!"

那梅蘭思與雨夢蘭都在催促著柳青云:"快去快去……"

柳青云無法理解梅蘭思與雨夢蘭的心情,在她們的催促,他終于拿著明珠比翼劍追出去,只是他一走,梅蘭思與雨夢蘭都齊聲哭出聲了.

"你這個沒良心的……"

……

柳青云推開南宮悅星房門的時候,正好看到她正在背著自己整理著東西,似乎就准備帶著蕭清琴搬出去了.

看著那明顯是瘦了一圈的身子,再看側面看著那滿臉的風霜雨雪,想到她這段時間的無助奔走,柳青云提著明珠比翼劍,卻是說不出話來了.

自己師傅純粹是好心辦壞事,南宮悅星已經被這麼多沉重打擊壓過了,現在讓她風餐露宿,她怎麼能經得起這麼多的風雪.

他原本是准備把明珠比翼劍送還給南宮悅星,然後再把一百枚結丹果送給南宮悅星之後,不管南宮悅星作出怎麼樣的決定,轉身就跑.

可是現在,他卻是站在那里,看著南宮悅星眼角帶著淚水,一件一件地整理女兒家的事物.

"你來了?"南宮悅星卻是拿起了一面鏡子,對鏡照花:"明珠比翼劍拿回去?"

柳青云卻是說道:"南宮師姑,拿著吧,就算不喜歡,到時候也可以用這把劍替清琴換上幾枚結丹果!"

只是南宮悅星一聽到這句話,轉身就朝著柳青云沖過來,隨手一巴掌就朝著柳青云臉上掃過來,嘴里還叫著:"你欺負我們孤兒寡母……"

柳青云閉上眼睛,就准備挨上這麼一記五指山,只是除了一陣淡淡的香風之外,就是一張潔白如玉的俏手撫在柳青云的臉上.

柳青云張開眼睛,卻看到南宮悅星臉里含著淚水,這一掌怎麼也落不下來,柳青云心中一酸,抓住她另外一只手說道:"南宮師姑,朝這打……你心中舒服些……"

南宮悅星心中很苦,柳青云頭一低,卻看到那胸前雪還是和平時一般挺傲,只是整個人多了太多的苦楚.

"我打你這個沒良心的……"

南宮悅星左右開弓,就十幾個巴掌掄過來,只是最後都只是輕輕撫過柳青云的臉頰,留了足夠的情面.

對于柳青云來說,這簡直是有點象在**,他氣苦之下,把明珠比翼劍硬塞在南宮悅星手上:"南宮師姑,這劍您收著,你有什麼怨氣就只管朝著我來就是,反正我要去趟幽州吧,至少也得一年多時間才能回來……"

"為啥?"南宮悅星總算收起了明珠比翼劍:"你怎麼一下子要去幽州了?"

柳青云不想過于刺激南宮悅星:"苦命差事,不能不去!"

南宮悅星用手擦了擦淚水,卻是明珠比翼劍架在了柳青云的脖子上:"你要去幽州,首先還得問問我的劍……"

柳青云一下就發蒙了:"南宮師姑,我去幽州,和您沒什麼關系吧?"

南宮悅星的聲音有些沙啞:"可是你就這麼拋下蘭思和我徒弟,太不負責任吧?"

"難啊!"柳青云無視架在自己脖子的長劍:"您有您的苦處,我也有我的苦處……南宮師姑,這次去幽州,我跟您說句實話,若是成了,我有天大的好處,可是我心底也不想去!"

"我這個人……"柳青云伸開雙手說道:"就是太顧家,活多錢少沒關系中,只要離家近,可是世上事,不如意者十有**,您把劍架著我脖子上,可是我還是得去幽州!"

南宮悅星把劍收了回來,聲音也低了些:"那給我一個去幽州的理由?幽州我同金浪去過一遍,那里強者無數,而且修士好斗成風,你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過去,不怕被碾成灰……"

"可是您若是為了清琴,別說是幽州,就是再凶險十倍的地方都會去,我也一樣……"

柳青云又說了一句:"南宮師姑,您糾纏這個干什麼,我來這里,是想請你留下來,不管什麼條件都成!"

"您開口便是,現在您把劍都架在我脖子上了,我不同意都不行……"

南宮悅星總算是把明珠比翼劍收回去了,柳青云繼續說道:"南宮師姑,您把氣發泄在我身上沒問題,千萬別把這氣發泄在清琴身上!"

"現在清琴這樣子,命比我家憶云還要苦幾分,您一個人搬出去沒問題,可是清琴這麼風餐露宿,怎麼能吃得消!"

"誰說我要搬出去了!"南宮悅星嘴硬地說道:"我只是說句氣話,我會為清琴考慮的!"

她找了個台階之後,又問柳青云:"那你去幽州以後,誰照顧我徒弟?岷山派可不好惹!"

柳青云笑了:"我已經安排妥當了,都去天音閣暫住一段時間,南宮師姑也去!"

"你說服明鏡真君?"

柳青云一想到天音閣的這群女修,就不由長歎了一口氣,卻被南宮悅星看出來了:"看來你在天音閣又處處風流,可憐我家夢蘭嫁了你這麼一個丈夫,是哪位女真被你騙到手了?"

柳青云當即答道:"止水真君說是要我娶她,還要給她弄一份彩禮來,我就怕我從幽州回來以後,夢蘭和蘭思和她們打起來……"

南宮悅星神色總算恢複了平靜,她繼續說道:"那好,走之前把那一百枚結丹果給我拿來!"

她很不客氣,柳青云當即從晨光明月流金鈴取出了一百枚結丹果來:"南宮師姑,您先點一點,不用算靈石了……"

南宮悅星下一刻卻是說了一句:"好,等你從幽州回來,我把我這個人賠給你!"

[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悅星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摘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