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手筆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手筆

兩位岷江派修士已經轉身聯手圍攻柳青云.

柳青云早有准備,庚金百翼星羽劍一揚,武語蝶與林映真兩位金丹女修已經現身,聯手與一位元嬰修士交戰.

這兩位元嬰修士對柳青云都心存輕視,以為這人遮遮掩掩,雖然手下有位金丹女劍寵,但是肯定拿不出手,可是交手之後,卻是驚呼了一聲.

在召喚出武語蝶和林映真這兩位劍寵之後,柳青云的實力已經又增長到金丹中期,作為他的劍寵,云花真人就同那位身懷木系神物的岷山派修士戰在了一塊.

這岷山派本來以為至多三劍都能滅殺了這個金丹級別的劍寵,金丹初期就是金丹初期,即便有個元嬰期的主人撐腰,也不過如此.

可是三劍過去之後,手持銀劍的云花真人卻是笑語盈盈:"元嬰修士不過如此……"

而他的對手卻是在重新評價:"不過是個小劍寵罷了,我戰毅十劍之內就滅了你!"

方才他已經試出來眼前這個小劍寵有點份量,似乎有金丹中期的實力,而且還較尋常的金丹中期強上不少,但是他覺得以自己全力出手,十劍絕對是多余的.

劍氣裂空,道術如注,十劍之後,戰毅又覺得要對這個小劍寵重新評價了.

而他的同門那邊就更難堪了,林映真和武語蝶聯手,她們的出手可以用無懈可擊來形容,雖然看起來非常機械,缺乏變化,但是每一擊每一劍都是使在了要害之上.

若論厮殺上的經驗,天下間可沒有誰可以比得她們,她們在演武堂之內被人滅殺了無數次,那種生死之間的際遇,已經讓她們把戰斗變作自己的本能.

對面的修士比戰毅應付得還要辛苦些,他根本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收拾不下這麼兩個小小的女劍寵,人家明明才金丹期的修為,可是自己每次出手到一半,都發現最終是個兩敗俱傷的結果,不得不回救.

這邊厮殺得正激烈,那邊又出狀況了:"戰師兄,小心這小子要跑……"

原本是三個人才能堵住這白衣修士,現在只剩下一個黑臉修士在堵他,這白衣修士一看這情形當即無數紫電射來,然後做好飛天遁地的准備.

這一喊,戰毅不得不收手,還順手給了白衣修士一劍,只是對于這個笑mimi不出手的年輕修士,越發有高深莫測之感.

柳青云一直沒出手,就看著自己的三位女劍寵開戰,一點緊張的情緒都沒休現在臉上,但這麼笑mimi的神情,給了戰毅和他師弟以極大壓力,但凡出手都先留了七分余力.

連劍寵都已經這般難以收恰,主人親自出手又會凌厲到什麼程度?特別是看著柳青云臉上風清云淡,戰毅心中就越發重視:"莫不成是元嬰中後期的高人到此?"

三位岷山派修士聯手重新把白衣修士堵住,只是現在出手都留了足夠的余地,就怕柳青云生機突現.

只是這仍是一場好生激烈的厮殺,柳青云看著他們隨便一擊,都能轟出幾丈深的大洞出來,有些時候更是地動山搖,仍舊是風清云淡,看著她們出手.

他份量還不夠,還沒看明白這四位修士的出手往往暗藏幾十種變化,生機無限,若是真是讓他對上,他根本頂不住十招.

但是他仗著自己有謝秋瑤和彩虹影撐腰,膽氣特別壯,神情風清云淡,而場上的四位修士卻已經把他當成了一位真正的元嬰中後期修士.

那白衣修士已經開出了新的價碼:"這位道友,咱們聯手滅了這三個岷山派的混賬,能從他們身上拿多少東西都歸你?"

柳青云卻是冷笑一聲:"你是讓我替你火中取粟,不過滅了這三個不順眼的家伙,似乎也不錯!"

那戰毅知道自己身負重任,特別是這白衣修士上的東西絕對丟不得,當即開口說道:"這位道友,咱們一切都好商量!"

"就是剛才這種商量之法?"柳青云當即冷笑一聲:"那我不如和他合伙!"

戰毅知道憑借岷江派的威名還嚇不住這種元嬰中後期的高手,他不得不替自己剛才的出手辯解:"道友不要誤會,這只是看看貴劍寵的本領而已……"

"倒是好心腸……"柳青云無視這四位元嬰高手,暗地卻在詢問憐星道:"憐星,你能查到那木系神物在戰毅身上什麼地方?"

憐星當即回答一句:"藏在他腰間那個儲物袋里,正因為藏在里面,所以我才找了好久……"

柳青云瞄了一眼戰毅的胸前,還好,這個儲物袋很顯眼,柳青云一眼就看到了,他詢問謝秋瑤:"秋娘,有沒有信心奪下來?"

"不好辦!"謝秋瑤回答道:"這三個岷山派的修士修為不弱,戰毅是元嬰中期,其余兩個在元嬰初期也不是弱手,聯起手來,我即便借你出手,也難逃敗逃之局……"

柳青云總算是弄清楚眼前這三位修士的真正實力,他詢問道:"我們能安全退走嗎?"

謝秋瑤考慮了一會才說道:"如果他們全力對付我們的話,大約有六七成把握吧!"

那邊戰毅正在一面加緊對著白衣修士出手,一向柳青云開價:"道友對普通的法寶恐怕沒什麼興趣,可是上品法寶如何?"

他看到柳青云一聽到上品法寶就頗感興趣,就即滿嘴胡扯:"道友若是和我們師兄弟聯手滅殺了這魔頭,我贈道友一件上品法寶!"

他手上哪有什麼上品法寶,但是只要滅殺了白衣修士,什麼樣的空口承諾都可以開出來,柳青云似乎也很感興趣:"是什麼系的上品法寶?我可不要什麼殘片啊!"

說到這,那白衣修士敗亡在即,已經快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戰毅大喜望外:"自然是火系上品法寶,怎麼道友不感興趣?"

"很感興趣,很感興趣,我來出手……"

那白衣修士暗暗叫苦不已,對付岷江派這三位元嬰修士他已經竭盡所能,眼見敗亡了,再加上一個元嬰中後期的修士自己怎麼可能招架得住.

那戰毅一聽到"我來出手"那簡直樂開花,卻見柳青云運劍如電,已經朝白衣修士攻了過來,心底暗想:"等會就滅了你這小子……"

只是他剛想到這,柳青云已經運劍攻到他身上,他為之一驚,當即還手一劍:"混球……"

柳青云沒有硬接他這還手一劍,反而是向後一退,正好落在他剛剛召喚出來的朱兒身上,接著戰毅就看到這個半路冒出來的小修士莫名窮妙地騎著一只朱鳥飛奔而走.

他十分震驚地看著這一幕,只是接下去他就摻叫了一聲:"我的儲物袋!"

他發現自己腰間的儲物袋已經不翼而飛了,再看到那三位女劍寵都已經遁回靈劍之中,立即明白過來:"混賬……"

他當即馭劍就追了上來,這元嬰修士可以說是馭劍如電,才瞬間功夫已經追出了百多丈,只是那白衣修士眼見敗亡,沒想到天降福音,對方實力最強的戰毅居然追了出去,當即也是馭劍就走.

"戰師兄,陰雷澤要跑了!"

"戰師兄回來,陰雷澤跑了!"

只是再響亮的聲音都拉不回戰毅的決心,別人不清楚他這個儲物袋,他自己卻是一清二楚,那里面可是藏著自己的全部身家.

為了隱藏住這寶貝,他還特意弄了一個看起來尋尋常常的儲物袋,元嬰修士根本不會用的那種,哪料想今天竟然跌了這麼一個大跟頭.

這里面的寶貝丟不得!

這可是自己的身家性命,至于陰雷澤,那就讓他跑,跑到哪里都行了.

跑了陰雷澤,受損是岷山派,可是丟了寶貝,虧的卻是自己個人.

戰毅的算盤打得很精,因此他馭劍追了一陣以後,發現這個逃遁的年輕修士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強.

他甚至比他的劍寵還要弱些,至多只是金丹中期或初期而已,他的全部本領似乎就在那三只劍寵上.

他暗暗恨得差點咬碎了牙,自己怎麼就被這麼一個小修士給蒙過去了,甚至讓他把自己最珍愛的一件寶貝都給偷走了.

只是現在柳青云也出手了,他從自己的晨光明月流金鈴里拎出了一件靈器,就朝著戰毅攻過來,想阻止戰毅的追擊.

戰毅更是懊悔,居然連件法寶都沒有的小修士,硬是讓自己載了這麼一個大跟頭,他一定要把這個小混賬剁了.

只是下時刻他見識了什麼叫大手筆,他整個身形震了一震,眼睜睜地看著人家騎著朱鳥飛出了好遠.

好手筆!這麼一件還算不錯的中品靈器就這麼自爆了!

只是這阻擋不住戰毅的追擊,他心想道:"你就是再扔出三五件靈器自爆,我戰某人也絲毫不懼!"

只是下一刻,他真的害怕了!

柳青云一出手就是五件靈器同時朝著戰毅攻了過來,而且這五件靈器明顯都是准備自爆,甚至沒留半點後手!

好大的手筆!

[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神物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天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