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光華彩月石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光華彩月石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光華彩月石

賒賬?

這四位分神修士幾乎一頭跌落到海里去,誰都沒想到柳青云居然提出這麼狠的建議。

他們是組隊來打劫,都謀劃著將柳青云這一船人一網打盡以後撈個痛快,哪料想柳青云一開口就讓他們差點崩潰。

“賒賬?”

那白發修士詢問道:“為何給你賒賬?”

柳青云卻是穩若泰山,他說道:“幾位道友是不是想賺些靈石零花嗎?我有路子”

只是他表面氣定神閑,卻對著庚金百翼星羽劍的謝秋瑤與憐星說道:“快想辦法,快想辦法”

沒辦法,對方這陣容太華麗,四個分神期的修士,不用聯手,就是隨便一個出手都能滅了他柳青云。

不過對面這四位分神期修士還真被他唬住了:“真有來靈石的路子?”

他們在說話之前不得不考慮了一下,這柳青云是元嬰大圓滿的修士,同行還有數十元嬰數百金丹,實力甚強,雖然今天帶了更多的修士前來合圍,硬是收拾他們難免有個魚死網破,自己這邊肯定也得付出點代價。

更大的隱患是柳青云背後的那位分神修士,根據他們的了解,這位分神修士甚至能煉制好幾件靈寶,這樣強大的存在,他們動手也得掂量掂量。

要知道,滅了其它修士的分身那可是不共戴天之仇,何況柳青云這個分身已經到元嬰大圓滿的境界,差一點就能晉升分神,要培育這樣的分身,恐怕得幾百年功夫。

但是最大的問題還在于,柳青云在被滅殺之前,敢不敢魚死網破,如果他拼將驚天一擲,將身上的一切靈物靈寶盡數自毀,那自己這邊可什麼也撈不到。

一想到這些問題,他們的興奮之色就消散了許多,當即又有人問道:“我們要靈石零花,也不是幾十萬靈石就能滿足了”

“嗯”柳青云當即應道:“我身上都帶著四百多萬靈石的財貨,幾位道友又是幾十萬靈石所能滿足的”

“哎……這次出門,沒帶多少財貨,就是師傅賞了些除卻自爆之外,別無任何特色的靈器法寶,不然能送與諸位道友當個見面禮”

柳青云那些自爆法寶在涇龍一族賣了高價的消息,也已經傳到了這四位分神修士的耳中去,可是他這麼一開口,這四位分神修士還真有點膽戰心驚的味道。

他們才不信柳青云身上就帶了那麼幾件法寶,但凡元嬰大圓滿這個境界的修士,誰不會多帶些法寶,而且這柳青云的本尊居然能奢侈到煉制專門自爆用的法寶,再看他身上的裝備,說不定還真有幾件專門用來自爆的中品甚至上品法寶。

因此又有人問道:“請問尊師大名?”

柳青云當即回答:“我師傅姓白,你們想不想賺點零碎的靈石,肯不肯賒賬?不肯我就走人了”

柳青云不能走,而且絕對不能走,那帶頭的白發修士當即說道:“道友,不知有什麼發財的路子,說來聽聽”

這**永遠是沒有極限的,他們分神級別的修士差不多可以說是富有四海了,但是真正在財貨面前,又不得不動心。

柳青云當即說道:“好,想發財沒問題,賒點貨給我,我保證大家都能撈到幾百萬靈石零花”

“賒賬?”

大家沒想到柳青云再次回到這個點上,對面當即火了:“賒賬?你拿什麼來抵押?”

柳青云落落大方,直截了當地說道:“就憑我這個人,我在涇海礁一群偽龍那里都能賒到兩百萬靈石的貨,幾位不象連這樣的氣度都沒有吧”

他這麼一說,這四位分神修士卻是笑對他的激將法,當即說道:“道友,你要發財,一個人發財就是,怎麼要我賒賬?”

“對啊可是我們想賺點零碎的靈石啊”

“沒錯,道友錯了,不若道友賒欠點財貨給我等?”

柳青云不滿意地哼了一聲:“想發財,想發大財,先賒欠點靈物給我,保證大家能大發一筆,別的不說,幾位道友若是缺少靈寶的話,我師傅可以幫忙……”

一說到靈寶,這幾位分神修士都有點激動,沒想到柳青云下一句就是急轉直下:“若是不肯賒欠的話,大家也別想發財,我就此告辭去幽州了”

那帶頭的白發修士當即說道:“賒賬不是不行,只是道友只憑著三言兩語,怎麼就能從我這里拿走靈物?道友若是有抵押物,我們可以考慮考慮”

“考慮什麼”柳青云說得很痛快:“我沒什麼抵押的東西,大家如果看得我的話,在下拼了這條命,也要替幾位賺上幾百萬靈石,若是信不過我,那麼在下就告辭了”

他擺出一副急不可待就要上路的樣子,這回四位分神修士可就糾結了。

人家只是一位元嬰大圓滿的修士而已,什麼擔保也沒有,就是憑著一張嘴,初次見面就要賒賬,可是人家開出的承諾也讓他們心動──幾百萬靈石啊

“道友,真有幾百萬靈石?”

“是啊?要賒欠多少?”

對于分神修士來說,幾百萬靈石是一筆相當大的財富,對于他們來說,幾萬靈石已經不在話下了,但是幾十萬靈石還要猶豫幾下,可是幾百萬靈石,他們絕對要努力許多年。

看到他們很配合,柳青云當即說道:“是幾百萬靈石,不是一百萬靈石願意把貨賒欠給我,那就給我,不願意就算了我如果還不上,就等師傅多煉制幾件靈寶”

他說得理直氣壯,仿佛這幾百萬靈石、幾件靈寶都是輕輕松松的小事而已,這讓對面的四位修士不得不感歎:“真是大家氣度”

“是啊絕對是一位分神期修士的風范”

“即便買賣不成,也不能輕易得罪啊”

四位分神修士相互看了一眼,由一位赤目修士出面詢問道:“柳道友,需要賒欠多少靈石的財貨?”

他們已經決定了,柳青云若是向他們賒欠幾萬靈石的財貨,他們願意冒這個風險,畢竟幾萬靈石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數目而已。

柳青云當即說道:“那好那好,怎麼說也得每人賒欠我一百萬靈石吧”

這回幾位分神期修士覺得變味了,明明是來打劫的,怎麼還要向人家賒欠一百萬靈石的財貨?

只是柳青云下一句話就讓他們震驚了一回:“別看四位道友修為稍稍勝過在下,論眼力,在下不是誇口,絕對遠勝幾位道友”

“幾位想要賺幾百萬靈石的零錢,關健就在我這雙慧眼上”

人家這麼一番豪言壯語立即讓這四位分神修士震動了一回,眼力?

說到這個,他們早些年也是從小修士混上來的,也撿過漏,也失手過,只是這些晉階分神之後,很少干那些奔波勞累的話,而是統禦萬里海域,有什麼珍寶奇物,自然會有人上貢。

只是柳青云這句話卻讓他們想起了那些曾些逝去的歲月,很快那赤目修士就憤憤不平地說道:“撿漏?沒想的你那麼容易?”

說完,他隨手拿出了一枚流光四溢的寶石,朝著柳青云問道:“足下可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柳青云瞄了一眼,就開始詢問了謝秋瑤與憐星,很快他就得到了兩個答案。

他笑著說道:“這是大光華彩月石,產于萬里深溝之中,數十年一遇,可以用來煉制上品法寶,只要加入一枚,即可令法寶有如月光無形中滲入的特質……”

赤目修士一聽這話,點點頭道:“還有點眼力,但是……”

他沒想到的是柳青云已經開口了:“但這是暴殄天物,你真是身懷神寶而不知寶物真價,可惜了可惜了”

赤目修士可是以一向以自己眼力不凡而自豪,一聽柳青云這話就不由跳腳了:“你他**得元嬰小修士,居然說老子不識貨,老子先剁了你”

柳青云卻是冷笑道:“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原名叫什麼?有什麼妙用沒有?哼,我估計你煉制了好幾件上品法寶,真是可惜了”

赤目修士一聽這話,那真是暴跳如雷,可是他身後三位分神修士卻是來了興趣:“請問道友?這是什麼東西?”

他們知道和柳青云開始說的並無二致,事實上這是謝秋瑤告訴柳青云的說法,而憐星的答案卻與謝秋瑤完全不同。

而這大光華彩月石在藍天洋也是極罕見的寶物,只有這赤目修士得到三枚,其中兩枚已經成為他手上兩件極得意的法寶,其余三位修士頂多是得到一枚而已,也已經煉制成了法寶。

因此柳青云反而是感歎道:“可惜可惜……你若是善用這寶物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是返虛期的大修士了”

赤目修士原本是暴跳如雷,可是聽到柳青云這麼說,當即鎮靜下來了,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麼?返虛修士?這大光華彩月石能讓自己成為返虛修士?

他不由用十分客氣地語氣說道:“請問道友,這大光華彩月石到底是何物?”

[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打劫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碧虹彩練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