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鈴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天降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天降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天降

李振清臉色難看得要死。

他整個人被一枚冰摧玉碎環整整震退了三十多丈,嘴角已經多了一線血絲,即便以元嬰後期的修為,要硬頂這元嬰中期的全力一擊,他也是不好受。

只是比起他來說,其余三位修士受到的痛擊那簡直是摻的不能再摻了,黃氏兄弟聯手硬接了一枚冰摧玉碎環,可是現在卻是連灰都沒找不到了,直接被炸得粉身碎骨。

至于龐勳,他在追擊之中哪料想柳青云會使出這樣的大殺器,渾身是血,那視若性命的玉如意已經在剛才的碰撞中撞成了一片片碎片,整個人都站都站不穩,直接就朝著地面落下來。

他們真沒想到柳青云竟然這麼難纏,而且在遁逃之中使出這麼強力的殺招,李振清不由猶豫了下,但是很快就決心追上來了。

他覺得柳青云已經黔驢技窮,沒有任何後招了

他猜得很快,柳青云現在是一口鮮血就噴在了朱兒的羽翼之上,四只劍寵又是擔心又是驚惶,生怕他出了什麼意外,她們劍寵也同場隕落。

朱兒死命地往前飛,把速度加速到了極限,只是和一位元嬰後期修士相較,這樣的速度實在是太慢太慢了。

小雪兔不由站到柳青云肩頭,就想與沖上來的李振清決一死戰,只是連她自己都清楚,以她的力量,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而四位劍寵臉上也是一片絕望,使用了這三枚冰摧玉碎環之後,柳青云就再也沒有任何足以威脅一位元嬰後期修士的殺手锏,而她們聯起手來,也抵擋不住李振清。

而現在雖然朝著清明湖飛去,柳青云卻連捏碎那枚傳訊玉符的時間都沒有,眼見著李振清又要追上來了。

只是正在李振清距離柳青云不過數十丈的時候,他猛然停了下來:“是元嬰後期……”

“好膽”只見謝秋瑤已經凌空而來:“好賊子,讓我滅了他”

李振清這千年修為可不是白混的,他一眼就看眼前這位柳青云的劍寵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不對,是元嬰大圓滿”

這劍寵從庚金百翼星羽劍一現身,就給了李振清以極大的壓力,那威壓險些讓他當場就出丑了:“這怎麼可能,元嬰大圓滿級別的劍寵……”

他幾乎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如此強大的修士怎麼可能成為別人的修士,只是事實擺在他的面前,而柳青云的所作所為突然變得合理起來。

“這小子花費上百萬靈石,就是為這元嬰大圓滿期的劍寵解除封印,原來如此……”

一想到這,李振清什麼念頭都沒有,就是一咬牙,兩口精血噴了出來,也顧不得什麼隕落在限,以燃燒精血為代價直接就朝著周天山飛遁而去。

他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血人,這是修行界代價最摻重的血遁

即便這次李振清能逃得一條小命,但是沒有三四十年是不可能恢複到全盛狀況,而此時謝秋瑤也是松了一口氣:“終于嚇跑這賊子,再有一會我的封印盡解,就不懼這賊子了”

“師傅,您的封印還沒解開?”彩虹影倒是第一時間發出了詢問:“剛才這是?”

“嚇嚇這賊子而已”謝秋瑤卻是瞄了一眼庚金百翼星羽劍里的林映真與武語蝶:“沒想到你們竟然恢複了靈智,想不到啊……”

元嬰大圓滿修士與金丹大成期的差距可以用天差地別來形容,謝秋瑤這威勢當即讓林映真與武語蝶幾乎就要跪下去,只是林映真卻是說道:“哼,誰怕誰,修為高有什麼”

武語蝶接過話去說道:“是啊,在主人面前能不能得寵,關健是看誰會暖床”

“小丫頭片子”謝秋瑤當即驕傲地說道:“若這方面,當然是我秋娘第一了”

“原來成為他的劍寵,不是講求修為,而是比較誰更會暖床?真有趣,我也會暖床,我也要成為他的劍寵……”

這個柳青云從來沒聽說過的聲音也加入了爭論之中:“初次見面,以後替主人暖床的時候,大家讓讓我”

柳青云真沒想到居然有人強行進入了自己的晨光明月流金鈴之中,他當即問道:“是誰?誰?”

他的問題很快就得到了答案:“是我啊我也會暖床,我也要成為你的小劍寵,哎,秋娘你的封印解開了”

就在這一瞬間,柳青云直覺得自己簡直是直上青云,謝秋瑤的封印盡解,恢複了全盛狀況,而柳青云同樣是獲益良多,一下子就從築基大成期直接晉階到金丹。

一位元嬰大圓滿的小劍寵帶來的好處實在是太多了,才一會功夫,柳青云就從金丹初期一路躍升到金丹中期,而且還在緩緩地繼續晉階,看樣子至少也能直接沖擊到金丹後期。

柳青云一時間心神大定:“好”

關健不在于他自己晉階到什麼境界,而是有了謝秋瑤這麼一位元嬰大圓滿期的劍寵撐腰,他完全可以橫著走,即便遇到分神期的修士,也可以一戰。

他又瞄了一眼自己的庚金百翼星羽劍,好家伙,由于謝秋瑤已經成為自己的劍寵,只差一點點就可以晉階為准靈寶,正可謂是三喜臨門。

而那個好聽的聲音也在詢問道:“難道我這樣的劍寵,你都不想要?”

劍寵這東西,還真是多多益善,何況柳青云聽著她動聽的聲音,當即答道:“好,只要你會暖床,哪怕是煉氣期,我也會讓你成為我的劍寵”

“好啊,這位秋娘,咱們到時候看看誰更會暖床?”這個聲音可是對著謝秋瑤發出了挑戰:“看看誰的本事更強”

現在彩虹影已經站到了自己師傅的一邊來:“誰怕誰?先別說我們師徒都是元嬰真君,就是師徒這一點,都勝過你了……”

只是謝秋瑤下一刻卻是鄭重其事地說道:“敢問這位道友,到底是何修為?”

“不是比暖床嗎?”這個動聽的聲音答道:“難道還要比修為不成?我只是返虛修士啊”

[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逃生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蕭輕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