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十一章 你好大的膽子  
   
第十一章 你好大的膽子

第十一章 你好大的膽子



這就是利益捆綁?"英蘭好似想到時候鍾山過的.

"利益捆綁?哈哈,算是吧."鍾山爽朗的笑道.顯然不僅杈那簡單,但是,對于英蘭這個女將軍來,知道這麼多,已經足夠了.

而身後的鍾天和鍾政,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走,先回去,准備迎接國戰."鍾山一副自信道.

國戰,迎接國戰?鍾天和鍾政相視一眼,義父的這一句話,已經將自己擺在了一國的地位上了?面對大昆國,難道義父已經決定不再堅持昔日的想法,准備立國揚名萬世了?

倚蘭廳中,眾人再度回來之時,心都順了很多,之前好像一團亂麻,有內憂,有外患,現在,在鍾山稍作處理下,已經清晰明朗了.宣城之內,馬上就團結一致,下面就是一致對外了.

"鍾天,你這次怎麼回來了?"鍾山再度坐下,看向這個大義子,

鍾天.

"孩兒這次是回來和義父辭行的."鍾天想了想有些沉默道.

"噥?"鍾山看向鍾天.

"前些夭,達到先天,師尊我的體制萬年難尋,要帶我前往一個叫著'神州"的地方,進入那地方的總門,進行長時間修行.然後我請求師尊,讓我回來道別一番的."鍾天皺皺眉頭道.

·"好事啊."鍾山馬上笑道.

"可是……"鍾天有些不令道.

"你放心去,義父我既然達到先天,以後就海闊憑魚躍,你入神州修行,而我的勢力,也早晚有一天會滲入神州的.到時,你學成歸來,再助我."鍾山鄭重的道.

"是"鍾天長舒了口氣,義父既然能,那肯定能.

想了想,鍾山又問道:"神州,你師尊神州,神州是什麼樣的地而我們這個地方卜叫什麼?"

"師尊並沒有多,不過好像提及,我們所在,叫著'天狼

鍾天想了想道.

天狼島?島?僅僅是一個大島?居然有如此大的島?

鍾山皺眉思索了一會,然後看看鍾政,鍾天和英蘭."英蘭,著你統領宣城所有將兵."鍾山道."是"英蘭馬上興奮的點點頭道."鍾政."鍾山再度看向這個義子.

"吞"鍾政馬上上前道.

"別人或許不知,但為父知道,你有統帥的才能,懂得運用勢,多年來,我一直讓你負責市場開拓,你做的非常好,以前,我們經營的是一種,一類,一群商品,以後,我要經營的是一國,一朝,一個天下.你有這個准備嗎?"鍾山看著這個義子笑道.

同時,除了英蘭,鍾天和鍾政也第一次聽到了鍾山確切的答複,

立國.

"是,孩兒早就等著這一天了."鍾政興奮的道.

"好,那就從民生開始,英蘭領兵,而你

有捕快城管,由你來統籌,給我迅安定民心,並且找出奸-細,抽出壯丁,補充到城防之中."鍾山鄭重的道.

"是"鍾政應命道.

"至于鍾天."鍾山又看向鍾天.

"孩兒在"鍾天馬上上前.

鍾山翻手取出一塊陰靈石,一塊陽靈石,輕輕遞到鍾天手中,並且道:"你已經達至先天,這短時間,好好調息,到時隨我迎對眾先天高手.’’

"是"鍾天馬上應道,有些詫異的輕輕接過兩塊靈石.

"嗯,你們下去吧."鍾山再度道.

"嗯"三人馬上退出了大廳.

待眾人離開,鍾山才輕輕開口道:"暗皇,你出來吧.

"是,主人."大廳的一個陰暗角落之處,緹緩走出一個襞在黑袍

中的身影.

"坐吧."鍾山時務暗皇叫道.

"是"暗皇點點頭,坐在了鍾山下.

"這些天,我想你暗夜堂也派出了吧,城外是什麼排防?"鍾山問道.

"是的,暗夜堂已經派出大量殺手潛入軍隊之中.並且不斷接近將領,只要主人一聲令下,必不惜性命,誅殺大將.只是四大家族的還有皇室的幾個先天高手,不容易對付."俸皇想了想道.

"十二先天?好大的架勢,不用太過擔心這些人,先天高手,還是難擋萬箭齊的,而先天.崽峰只有一個而已,我有八牛弩床,他們不敢擅自來犯,至于那些將軍,我待會給你列一份清單,上面的將軍處,將殺手撤走,自己人."鍾山沉聲道.

"是"暗皇點點頭.

兩天後,宣城以南,中帳大營內,十二先天再度聚.

蘇家老祖宗開口道:"已經第六天了,廉賢,你過城中民亂,宣城不攻自破,並沒有生啊.而且,城牆之上,更是有百姓參與防守,守城器械,也越來越多.

太上皇蘇廉賢皺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擔憂道:"可能鍾山的義子們,帶出來的也是錯謳消息,是用來干擾我們判斷的.

"不,父皇."皇帝蘇正德忽然開口道.

"呃?"眾人一起看向蘇正德.

"也許,也許鍾山根本就沒有受傷,而百姓參與防守,只可能是鍾山出面了,因為,盡管宣城百姓對于大昆國恩不重,但,也不至于反叛啊,現在真的反叛了,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鍾山出來了."蘇正德開口道.

蘇正德一,所有人都是一陣點頭,的確,只有鍾山出面,才有這麼大的號召力.這可是謀反啊,不是鍾山出面,就是當今太子號召,百姓也不敢謀反的.

眾人思索了起來,最後,還是太上皇蘇廉賢開口道:"明日,我去南門叫陣,看是不是鍾山出來了."

"嗯"眾人點點頭.

第二天上午,二十萬大軍南門叫陣,十二先天強者為,個個騎馬上前,一起冷眼看著遠處城樓.

城樓之上,英蘭執劍而立,冷眼看向下方,四周城牆之上,更是弓箭手整箭待,英蘭沒有絲毫焦急,因為,在城外,還有著一條護城河,雖然不算很寬,但是,也不是這些人踏馬就能過來的,八十萬大軍,圍于四城門口,這南門之地,只有二十萬大軍而已.

十二先天高手,其中一個樣貌約四十歲模樣的男子,蘇廉賢,騎馬微微上前.

"鍾山何在?"蘇廉賢對著城牆之處大吼道.

先天高手一吼之下,聲震十里,不城上,就是城內,悍的一吼.

都能聽到這

宣城之中,同一時間,鍾山也從城內慢慢走向南門城牆之處.

鍾政處理民生非常到位,百姓大多待在家中,最多是到一些酒店茶坊,並不街頭亂竄,鍾山走過一條街道,百姓在各店,各家之中,臉上都是露出了恭敬崇拜之色.

甚至前不久的八大當家,也是站在各自店與之內,帶著眾商人和什役,無比恭敬的看著一路走向城樓的鍾山.

"鍾先生"

"鈴老爺子"

鍾山所過,恭聲一片,但鍾山僅僅微微點點頭.

宣城地勢非常奇特,在城外有一條護城河,在城內,也好似還有一條內城河一般,走過內城河,鍾山踏上城樓之處,眾護城守衛都好似更加精神了一般.

一直等到鍾山走到城樓的最上方,站在城樓露台處,看向下方大

軍.

英蘭見鍾山而來,馬上執劍與在其後.

"鍾山,你還認得我嗎?"蘇廉賢騎馬對著城樓上鍾山叫道.

而其他人也都看到,的確,鍾山出關了,而且一點事也沒有.

鍾山雙目一冷.看了一囹眾先天高手,最後又將目光轉向蘇廉

賢.

"蘇廉賢.’’鍾山沉聲道.

"你跡記得我?鍾山,你罪大惡極,養兵屯城,壞我大昆國朝綱,此次,我等就是來消滅你這個叛賊,你還有何話."蘇廉賢開口叫道.

蘇廉賢所,不是給鍾山聽的,而是給身後大軍聽的,鍾山雖為一介商賈,但是,在大昆國的影響卻是滔天的,錢賺的9了,也同樣用了很多做慈善,全國最少有五分之一百姓,或多或少受過鍾山各商行的幫助.而身後大軍,肯定有著一些人的親人受過鍾山的恩惠,甚至,大軍之中就有人受過鍾山恩惠,現在對付鍾山,自然要將他身敗名裂才行.

冷冷的又看了一眼蘇廉賢.

"蘇廉賢,你是大昆國的太上皇,昔日蘭亭一敘,對飲時就承諾過,只要你蘇家一天不針對我鍾山,我鍾山就一天是大昆目←民,永不反叛,僅為商賈.但,想不到你失約了,還帶了八十萬大軍來殺我.鍾山沉聲道.

鍾山一,蘇廉賢十室,的確,鍾山是曾經和他這樣過.是自己違約在先,但,那又能如何?

"針對我,可以沖我來,居然還派刺客,刺殺我的義子,你好大膽子!"鍾山喝道.

你好大的膽手!

幾乎所有人都為之十室,'你好大的膽子,這一句話,怎麼聽著聽著好似鍾山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眼前的蘇廉賢,才是一個謀朝篡位的逆賊?




上篇:第十章 是我重,還是大昆國重?     下篇:第十二章 扭轉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