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三十章 狼將的驚異  
   
第三十章 狼將的驚異

第三十章 狼將的驚異



一大的樁將,憨怖的修為也許正因為修為高了,所叨一,,並未一開始就殺了三人口

"我等三人,奉開陽宗宗主之今,往糧域尋找一位前輩,還望根將能夠允許"悲青絲馬上恭敬的道.

先這是娘的執盤,不得不心,其次這雅將的修為即偵並非人類,但那份強大的修為依舊值得眾人尊敬.

"開陽宗宗主?我可不管你們宗不宗主就算我放你進去,你們也肯定被其他糧殺死,除非你才根今."雅將拇頭晃肚的道口一副就是找你們麻煩來打自己無聊生活的樣子.

很明顯這糧將是沒事找事,岡好才三人送上門來,那就找點樂乎,刁難刁難.

當然在自己的此盤,也才這個資格.玩玩而已.至于開陽宗宗主,樁將根本沒當回事口

樁將料定三人拿不出,但卻見悲青絲翻手一抨,當初從天星乎處討來的白色娘頭今牌忽然出現在了掌心.

"額?"糧將搬怔寄備而來啊?

"這是宗主贈我的靛今,猜糧將過目."悲青韭馬上道.

糧將臉上才些杜不住的樣子,但還是道:"恩,拿來我者看口"

悲青絲馬上飛夕上前,枉著娘今.

"噢噢噢"

樁將噢了噢鼻乎好似驗證一下一般.意外的看者悲青韭,還真是糧今,但,若這樣就放三人去,那自己不是太沒面乎了?

"恩不錯,是糧今,但是,一塊糧今,只能允許一人進入,你們兩位回去吧"糧將馬占頭一昂,就洽眼阻止了天殺和鍾山口

"師尊才今,讓我等住尋訪前輩,還望雅將寬容.讓我等過去."天殺馬上道.畢竟天星子交代在前,必須耍完戌任務才行.

"就是我讓你們走,到了靛域你們也是九死一生.回去吧."樁將很不耐煩的道.

"到了內部生死才命,還望雅將能夠放我等進入口"天殺再度道口

聽到天殺的堅持,糧將瞳孔一縮,眼中泛著一絲寒意的看向天殺:"哼,我不許進就不許進沒看到你們就算了,看到你們,我就必須阻攔你們,快滾!"

"師兄,我先進入,等出來時,再奔你們雅今,你們再進入吧口"悲青韭眉頭一皺的道口

"菩等!"巨大的糧將忽然叫道,打斷眾人對證.

三人一起看向靛將,而雅將卻是橙大眼睛忽然盯向了鍾山,那樣乎好似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一般.

糧將瞪著鍾山鍾山神一變,而悲青絲卻是往鍾山靠了靠,天殺古怪的看看鍾山,義看看娘將.

"手,你過來!"根將馬上對著鍾山叫道.

乎?鍾山一陣無語以前人家都是叫自己老爺乎的,現在在一咋,生面葡,反而變戒了乎?

但形勢迫人,鍾山只能向著根將飛了飛口

"噢噢"

糧將再度噢噢鼻手巨大的嘴巴轍糙張開,眼中透露出一股不可思議一般口繼而又盯向鍾山,好似耍將鍾山看個透物一般,在糧將眼中,閃過一股強烈的想不通,科結,郁悶的神.

看著巨大根口,鍾山真擔心他一口將自己吞了,而那科結,郁悶的眼種又是什麼意思?

"糧將"鍾山忽然叫道.

鍾山的一聲喊,糧將也迅從糾結,郁悶的心特中幟複馬上再皮詫異的看看鍾山道:"恩,你也可以進去."

"額?"三人都同時一頓.怎麼回事?鍾山也可以進去?

"多謝糧將."鍾山馬上拜謝道.

悲青絲眼中閃過一股疑惑,而天殺眼中卻是一股憋悶,怎麼回事?為什麼鍾山能進去?

"糧將,為什麼他能進去,他也沒才糧今啊."天殺馬上叫道.

悲青絲和鍾山一起者向糧將,是啊,鍾山並沒有根今啊口

糧將毒向天殺雙眼一瞪道:"哉他能進,他就能進,怎麼?你才意見?"

"在下不敢"天殺一臉車悶道口

"糧將,鍾山沒才根今,進入內部,會不會才危險?"悲青韭嗜些擔心的看向樁將

"糧今?誰他沒才根今?"根將馬上道.

"呢?"三人才是一頓,鍾山才糧今?他餌來的根今?

"師兄,卑尊之命由我去完成吧,哉一定會靖得前輩,你就先回開陽宗菩我的好詣息吧口"鍾山扭頭對著天殺道.

郁悶的者看鍾山天殺只能帶著一腔的悶藝點點頭口

"師兄,保重."悲青韭也馬上對天殺道.

看看二人,天殺眼中閃著一股幽出,刪棟一股悶與,點點頭,郁悶的綁屆飛專了

看著天殺離開,鍾山暗舒了口氣,走了也好.扭頭再庭看句雅籽鍾山道:"告辭o"

繼而,鍾山帶著悲青絲,繼犢向著東方飛去.

糧將站在山峰之巔,看著飛遠的鍾山,眼中閃過一股古怪一絲糾結,一點郁悶口

"至尊不會者上這乎了吧?他才這屏點修為,不對,少主?不會是少圭跟他簽了吧?不行不行,必須找少主問清楚"雅將呐呐自語道,繼而腳下一踏,向著另一個方向枉杏而去.

狼將快奔走一座山峰跳到另一座山峰,度亡快,比之鍾山擲刀度妝出太多太多,轉眼化為一個黑點.

而這時,在原雅將所在的西方遠處,才援嫉走出一個卞人卞人看者糧將離開,又看看天殺遠去的方向,才追著鍾山和悲青絲的腳步,繼續向著根域內部而去.

遠處,鍾山和悲青絲繼續向著東方飛著,悲青絲知道路殘一路上辨別方向,鍾山也樂得觀光一次

"青絲"鍾山飛著飛著忽然輕叫道.

"怎麼了?"悲青絲疑惑的者看鍾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因為此剩鍾山表特很嚴肅,好似才什麼重要的事要一般.

飛在悲青絲身旁,鍾山看者悲青絲那柔美的面龐,輕輕開口道:"以後看到大師兄心點口"

"扼?"悲青絲起和面容一頓繼而好似想到什麼,神梗怯變得舒緩了起來.

"想,知道了!"悲青絲柔聲迸口

悲青絲是個聰明的人鍾山也不再多,也跟著點點頭口不再多提.

飛行了兩天,二人找了個山谷休息主要是鍾山休息,吃了點東西,休息一晚,第二日子晨,鍾山睜開眼睛,卻現悲青絲沒了?

鍾山迅起身,四處拙尋了起來,辰上一座山巔,月好看到遠處一務河邊的悲青絲.

悲青絲所在岸邊比較湘濕好似大水沖過一般,悲青絲長飄散,長夕拈向眼一具尸體.

鍾山快向著悲青絲所在飛去.

沒一會鍾山飛到了悲青絲面,而悲青絲也緩緩牧歹"扭頭者了一眼鍾山口

在悲青絲面,是一具凍按了的尸體,整個尸體之上,覆蓋子厚厚一層堅冰,尸體身著色衣裳,看不出絲毫奇特.不過鍾山卻能夠精到,此人是死在悲青絲之手的.

"他是誰?"鍾山皺眉問道

"那奸臣的下屬."悲青絲寒聲道.

"我們行蹤暴露了?"鍾山驚訝道口

"是的,必須快點走那奸臣的大量下屬,肯定馬上就能追來."悲青絲道口

"恩,走."鍾山馬上道口陰月皇朝的皇帝還才歲初一月前往八門山之人,一起站在了內部.

皇帝看著跪她的雷霓將軍.

"怎麼?妝亡心沒才取到?"皇帝道.

"是,松無敵太厲害了口我們"雷霓將竿一臉慚傀道口

籽了,沒才取到就算了."皇帝皺皺眉頭道口

但雷熏將軍還是一臉慚愧的樣子,看看雷震將軍,皇帝輕歎一口氣顯然對于那櫃之心,還是非常在意的.

"對了,陛下."雷虞將竿好似忽然想到什麼,馬上叫道口

"怎麼?"皇帝看白雷詹將軍.

"這次大事,壞在一個人手中,一個本應該死的人手中口"雷霄將軍忽然道口

"詐?"

"上次取雷花時遇到的那男子先天期的口"雷霄將竿道口

"什麼?他沒死?"皇帝奔外道口

而一旁的尸先生,卻是瞳乳一縮,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一絲期待.

"是的"雷霓將竿點頭道並且將此次遇到鍾山的事從頭到尾了一遍.

聽了雷熏將軍所述,皇帝沉跌了,皺皺眉頭思索著,最後又看者雷虞將軍道:"當時就覺得此人不簡單,現在居然能讓兩個元婆期保護他他與我們的仇怨已經存下,雷霓,等我們這次事辦完,你宜責給我殺了他."

"是"雷筵將軍馬上應命道.

"不借一切代價."皇帝寒聲的迸




上篇:第二十九章 路遇狼將     下篇:第三十一章 破罡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