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十九章 鍾山陰謀的開始  
   
第十九章 鍾山陰謀的開始

第十九章 鍾山陰謀的開始



林所在浮島.中心大殿內.古林和水鏡先生手中各抓著一張紙片,皺眉的看著.

面前的莫百里焦急不已.

"世子,先生,這水天涯不要臉皮了,現在居然派人在大街上吆喝了.還見人就這種紙片."莫百里一臉焦怒道.

古林和水鏡先生看著手中的宣傳單.

大宇帝朝窮凶極惡,又要打來了,你有兄弟死在大宇帝朝手上嗎?你有朋友葬身大宇帝朝的屠夫手中嗎?凶狠殘暴的大宇帝朝就在南城外面,他們又要來了,他們要破城,他們要抓捕我們做奴隸,為他們建造更加強大的城池,他們要抓我們的妻女做鼎爐,供他們軍隊修煉.

想要嘗嘗家破人亡的滋味嗎?想要體會為奴為鼎的滋味嗎?那就安于現狀吧!

有一人,他不想看到,哪怕剛進行了方山會談,他都堅持憂患大宇帝朝,他要時刻備戰,時刻為了無雙城無數城民未來著想,他就是南城同水天涯.

城南一直處于憂患之狀,水天涯時刻備戰大宇帝朝,水天涯能防住城南,讓城南永遠不被大宇帝朝的惡魔攻破,但是,僅僅是城南,其它方向怎麼辦?

也許大宇帝朝的惡魔比較傻,他們只會攻城南,不會攻其它城門吧!因為其它方向都很安逸,很和平.

這可能嗎?

想要無雙城成為天地屏障,永不被破嗎?投南城同水天涯一票吧.

為我們的安全,投水天涯一票吧!

"無恥,簡直是無恥至極.這水天涯真是不要臉了."古林在一旁生氣道.

"是的,世子,先生,水天涯他這次真的做的太張揚了,這還是一個版本的傳單,還有很多種,那些傳單的人,都好像瘋了一樣,每天大喊大叫."莫百里一臉擔心道.

"現在投票的怎麼?"古林問道.

"還是我遙遙領先,但是水天涯票的漲也在快增加,雖然還落我有近八十萬張的票,但是,現在他每天獲得票的數量,已經快要追上我了."莫百里道.

"先生,我們現在怎麼燦"古林馬上擔心的問道.

水鏡先生搖搖羽扇,眉頭輕皺,想了想道:"既然他們的人已經撕破規則走上街頭,那麼,莫大人.你也讓你的屬下上街宣傳吧."

"對,我們的人是他們的三倍,到時也傳單,也做講演,效果肯定比他們的要好."古林馬上興奮道.

"是"莫百里馬上點頭應道.

"還有."水鏡先生羽扇一搖道.

二人一起看向水鏡先生.

"讓軍統他們督促所有軍人,將所有軍人的票,全部投了."水鏡先生道.

"先生,有軍統在,軍隊的票肯定是我們的,何必要急于一時,現在就全部投來,是不是太招搖了?對我父親影響不好?"古林皺眉問道.

看看古林,水鏡先生微微一笑,想不到古林還能想的這麼深.

"世子,軍統是王爺的人,並不是什麼大秘密,只是以前一直不出來而已,現在出來也無妨,不過,軍統除了是王爺的人,更是聖上的人,這些屬于我們的票,還是盡早抓在手中,將其變成數字,以防遲則生變."水鏡先生道.

"呃?"古林疑惑的看向水鏡先生.

"因為現在不盡力將票抓在手中.以後就可能失去一些票,軍隊和城中百姓不同,特別是無雙城的軍隊,這里的軍隊常年征戰,更加的好戰,更加希望戰爭,因為他們有很多軍隊兄弟死在了大宇帝朝的手中.他們要報仇,我擔心,千幽公主到時會利用這一點,盅惑這些軍人."水鏡先生深吸口氣道.

"不錯,必須要快."古林馬上就急了起來.

"多謝先生."一旁莫百里馬上道.顯然正如水鏡先生所萬一對方找到軍隊,到時本屬于自己的票忽然沒了,就是有的傷心了.

"世子,你現在去找軍統,莫大人就迅組織人宣傳吧.

水鏡先生道.

"嗯"二人紛紛點頭,快離開.各做各的事去了.

在二人走後,水鏡先生眉頭卻是皺的緊緊的,輕輕走出大殿,抬頭望向那遙遠的星空,輕輕道:"公主.這可不是你的作風,難道你身邊又出現什麼能人了嗎?"

"先生,這位就是煉器高手.特別是破罡箭,可以現在無雙城內.煉制破罡箭除了這位紫震大師.沒人能夠越了."千幽公主指著身旁一名灰袍男子道.

"紫定大師?失敬."鍾山馬上道.

"不敢,大人有什麼吩咐盡管.在下必竭盡全力."紫客大師道.

"哦,那紫客大師集否給我破罡箭?"鍾山笑道.

"嗯,破罡箭,有兩全部分.一個是弓,一個是箭,根據其品級.可有不同力量,最弱破罡箭能破金丹期罡罩,至于最強的弓箭,傳能夠射上星空,一箭之威,可破碎星辰.而在下所制弓箭,最多能夠破開合體期強者的罡罩,當然,在合體期人不做其他防備,不用法寶武器攻擊的況."紫震大師道.

"可破合體期罡罩了那這樣的弓箭,需要什麼樣的修為才能全力施展?"鍾山皺眉問道.

"最少元嬰期."紫震大師道.

"那箭真的能射死合體期?"鍾山再度問道.

"不,僅僅能破開他的護罩而已,若真是一個合體期強者,自然能迅逼開,或者用刀劍將箭斬落."紫震大師道.

"水大人,什麼修為?"鍾山忽然問向一旁的水天涯道.

"在下元嬰期."水天涯道.

"那這麼,這種射破合體期的箭,一定能射殺水大人?"鍾止.忽然笑道.

聽到鍾山所,水天涯頭上冷汗直下道:"是,面對這種弓,若在下不做防備,基本沒有逃生可能."

"沒有逃生可能?箭入體,洞穿身體而已,若不傷要害,豈會無逃生可能?"鍾山疑惑道.

"破罡,在于弓,而箭在入體之後.因屬性不同,可能會爆炸,冰凍,煞氣,破壞紫府,傷及元嬰.那就很難救了."紫震大師道.

"那水大人全力躲避,可否逃過這一箭?"鍾山問道.

"應該可以,到了元嬰期,若有箭指著我,心里會有種危險來襲的感覺,可快逃避,只是,若箭手一多,就躲避艱難了."水天涯解釋道.

"好吧,那過些天,麻煩紫定大師為我鍛造一柄特殊的弓,幾支特殊的箭,其具體功用,我回頭為大師細細講解."鍾山笑道.

"嗯,大人放心."桑客大師點點頭.

繼而,將紫震大師送走,畢竟眾人談話不想給更多的人知曉.

"水夫人,現在城中況如何?"鍾山很直接的問道.

"莫百里也派人宣傳了,而且還不遮掩的將軍隊的票全部捏在了手中.他現在是三百一十萬票,而我僅僅一百零五萬的票."水天涯皺

"呵呵,不要擔心,不就是兩百萬的票嗎?全城有一千萬人,現在下來一半還未到,況且,現在每日投你票的人和投莫百里票的人,是不是差距越來越了?"鍾山笑道.

"不錯,每日增加票數,現在和莫百里相差不大了."水天涯笑笑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不用擔心了,還有幾個月,讓莫百里得意一眸子吧,到最後,逆反乾坤時,就是你笑的時候了."鍾山笑道.

"是,先生."水天涯微微激動道.

"不過,還有一件事讓你做."鍾山想了想道.

"先生請."水天涯恭敬道.因為鍾山的一系列操作,使得水天涯看到了希望,因此對于鍾山越尊敬了,即便鍾山的修為還很低.

"我需要你收買對方核心陣營的一個人."鍾山道.

"收買?先生,這個比較難啊.核心陣營,就是莫百里最信任的一批人,能被莫百里信任,這些人不好收買啊."水天涯皺眉道.

"這就需要你慢慢賽選,慢慢的服啊.可以多找找,總會有人的."鍾山笑道.

"先生,這樣消息就走漏了啊,況且那些人若是假意答應,然後再反水怎麼辦?"水天涯皺眉道.顯然想從莫百里核心陣營中拉攏人很難,相當難.

"走漏消息?反水?哈哈,放心吧水大人,我本來就沒打算瞞著莫百里,反水,到時看吧,看他怎麼反水."鍾山無比自信的笑道.

"呃?先生何意?"水天涯一臉的古怪.

"你不要多問,照我的去做就可以了."鍾山一臉的神秘道.

"是"水天涯皺眉道.

"照先生的去做吧!"千幽公主對著水天涯道.

比:第三更,感歎一聲,多謝諸位的月票!




上篇:第十八章 大聲喊出來     下篇:第二十章 給水鏡先生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