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一百四十三章 萬邪之體  
   
第一百四十三章 萬邪之體

第一百四十三章 萬邪之體



焱被分成了一百份,武安帶著夫軍被星辰隕石砸死"

這一切看起來都太邪門了!詭異的死法.詭異的精准,和昊美麗詛咒的一模一樣.

"武安,你們欺負我,要遭報應的,我詛咒你,不,詛咒你們大軍和你一起,被巨石砸死,不,被天上星星砸死,還有邪焱,你也不得好死,我詛咒你被亂劍斬成十段,不,一百段.啊

當時的話還曆曆在目,昊美麗在氣憤之中破口詛咒,當時只是以為孩子脾氣,為了找回面子發泄一下而已.

但現在,她口中所的都一一實現了,不到一天的時間里,全部實現了.而且更詭異的是,這並不是針對性的實現,而是好似命運的安排一樣.

星辰墜落.誰有那麼大能耐.摘星辰砸死武安?

還有邪焱,邪焱死在十名衣人劍下,十名衣人卻是收斂了蕭秋水的尸體,顯然發現其身上魔種才殺邪焱的,應該是簫忘或者他相近的人派來的,他們不可能與昊美麗勾結.

那我,太邪門了!

"咒術?"念悠悠驚訝拜

"呃?"鍾山看向念悠悠.

"不對啊,昊美麗根本沒修為,若是咒術肯定要承受其反噬之力的.而且這也太快了吧!一天都不到.就是傳中最強的咒術,也沒這麼誇張啊?"念悠悠皺眉思索道.

鍾山在眾人臉上看了一圈,眾人神色不一,雖然都很驚訝,但好似各有心思一般,深吸口氣道:"阿大,我們回無雙城!"

"呃,先生,這就回去了?"阿大疑惑道.

"臨海十二城已經查探過了.下面就是趙傳給我搜集眾守將的是非傳冉就行了."鍾山道.

"是!"阿大馬上應道.

繼而,眾人一起向著無雙城而去.

"鍾山.那昊美麗你不好奇嗎?"念悠悠站在鍾山身側疑惑道.

"我更相信那是巧合!"鍾山笑道.

"巧合?怎麼可能?"念悠悠不信道.那也太邪門了.

比.,百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我認為是巧合,那應該就是巧合.好了,不要再提她了."鍾山笑道.

兩個月後.無雙城!

鍾山一行回來了.眾人稍作休息.

無雙城城主府.中央大殿內.

鍾山坐于帥案之處,炙火狼將站在面前,後面大門緊閉,並且被炙火狼將隔絕聲音.

"炙火,你的閱曆比我深,當時人多口雜,我不好問,你看武安和邪焱之死,是怎麼回事?"

"你也不信是巧合?"那焱略微古怪道,當初鍾山是"巧合,可是的非常死的.

"呵?巧合?若是巧合,昊美麗就不會阻止眾龍去追殺,眾龍看昊美麗非常恭順,可見非常相信她的話,也就是,武安和邪焱,是被昊美麗咒死的."鍾山無比肯定的道.

"那為何找我來問?"炙火皺皺眉頭道.

"眾人雖然被我所聚,但各懷心思,只有你炙火,和他們不一樣,你代表狼族,狼族永遠不會出賣我,為了狼族昌盛,你也不會站在任何其它勢力面前,所以對你我最放心."鍾山看著炙火道.

看看鍾山,炙火心中微微感動,點點頭道:"是,那日念悠悠已經了,這些上有一種咒術,可以靠詛咒將人詛咒死,但是,這種詛咒的人必須修為很高來抵抗反噬.而且每次組咒對自己傷害都很深.可昊美麗修為太低太低,不太可能."

"還有別的可能嗎?"鍾讓皺眉問道.

"還有一個"不過那個太邪門了."炙火想了想道.

"哦?"鍾山緊盯炙火.

"我也是聽至尊過的,萬年難遇一例,這是一種奇特的體質,叫著"萬邪之體"炙火想了想道.

"萬邪之體?何為萬邪之體?"鍾山看向炙火認真道.

"萬,就是最少萬年才會出現一例.邪.是她很邪門,這種體質有一個非常苛刻的條件,就是她的母親是一個九世怨女."炙火想了想道.

"九世怨女?邪?"鍾山皺眉道.

"九世怨女,就是連續九世,都是怨氣治天而死,每一股怨氣都能怨動天地,九世下來,積攢的陰邪怨恨之力,可以想象,若誕生一個男嬰.則轉陰化陽,就此化解怨氣.但.若誕下一名女嬰,那就是萬邪之體了."炙火道.

"為何?"鍾山皺眉道.

"九世怨氣,能感天動地.不,應該是能讓天地動容,天地愧,疚.陰怨之氣積攢到最後,不容于世,九世怨女將被天地所毀,魂飛魄散.好似天地為趕,而補償女嬰.給她一人間極致命"炙火道必…

"哦?"鍾山皺眉行著.

"就是若有人針對她,對付她,就馬上被業障纏身,甚至對她產生陰毒計謀的想法,哪怕還沒來得及施行,那人也將跟著連續倒黴,甚至會因為自己的想法而死,而對付過她的人.再被她怨恨的詛咒後,若不是絕世強者,或者天地業位至高者,則馬上遭受報應."炙火有些古怪的道.

難怪炙火古怪,炙火也不太相信這個傳聞,那就太賴皮了,只准她欺負別人,不准別人欺負她?

炙火不信,鍾山何嘗不驚駭.這不是賴不賴皮的問題,而是萬邪之體的女孩,直接就無敵了!

真的無敵了,誰還敢對付她?不准你對付她,只准她對付你?

修為?修為算個屁,武安皇極境.她只有後天修為,照樣一句話死你!

昊美麗,是萬邪之體嗎?

雖然機率太低太低,但不是不可能的.

"你認為她是嗎?"炙火看了看鍾山道.

"我想想."鍾山皺眉思索著.

鍾山將昊美麗所的每一個字都重新調出了,在腦海之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憶.

"龍將們,不用去了,現在我又在外面了,他們敢囚困我和金.一定不得好死."

他們敢因困我和金,一定不得好死?

想到這,鍾山眉頭一皺道:"你剛才,若有人針對她,對付她,就馬上被業障纏身?"

"是,但條件是昊美麗是萬邪之體."安火道.

"嗯,也就是針對她的人,都要倒黴,那我們就不要針對她,她詛咒,也僅僅能詛咒欺負她或者針對她的人.對于無辜之人,應該詛咒不了,否則她天天在家里詛咒,整個神州大地的人還不被她詛咒死光?"鍾山深呼一口氣道.

"你是,我們只要不針對她或敬著她,就永遠不會被詛咒?"炙火驚奇道.

"不錯,為了防止你忘記,你看到她時,想一下帝玄鎩,形成條件反射,這樣你就永遠不會被她詛咒了."鍾山想了想道.

""謝大帥!"炙火最後誠懇的道.

"嗯,你去吧,將阿大給我叫來!"鍾山道.

"是!"炙火躬身退了出去.

而鍾山卻是坐在帥案之處,再度思索了起來.

鍾山是個善于總結的人,以往線索,哪怕時隔十幾年都會不斷梳理.

昊美麗,十七歲?昊家血脈?

十六年前,昊三太子忽然出現在天狼島,根據最後的況,昊三太子用壽元召喚出虯龍,並不是為了逃生.而僅僅為了引走所有人?

為什麼引走所有人?那之前眾蛇狂奔,不是沒有理由.而是為了昊三太子轉移某種東西.一個無限珍貴的東西.這東西珍貴到,昊三太子願意用自己的壽命去換?

《鑄天庭》

是《鑄天庭》?

轉移到哪里?在所有人認為昊三是昊家最後血脈的時候,昊三居然選擇用自己生命抹去所有人的視線.那就是,昊三知道,昊家還有血脈存在,而《鑄天庭》就是要送給昊家的血脈.

昊家的族譜肯定被無數人查了仔細,能瞞過天下人,那只可能是新誕生的血脈,嬰兒?嬰兒不在昊家族譜之中.昊三恰好知道這個嬰兒,並且准備將《鑄天庭》送給她,並且為她能夠安全成長,用生命洗去所有人的注意.

多麼的悲壯!

這個嬰兒,很可能就是昊美麗,並且還是昊三太子留下的血脈.

那根據這分析.某非昊美麗是昊三太子的女兒?

想到這里,鍾山忽然站起身來,在大殿中來回踱著步子,甚至阿大已經走到大殿中了,鍾山都沒有發現.

阿大靜靜的等候著.直到鍾山將一切想明白冉後.

,知/,一萬

深吸口氣,鍾山臉色忽然露出一絲興奮的笑容,好似有著什麼東西想通了一般.

這時,鍾山才看到阿大.

"阿大,你什麼時候來的?"鍾山笑道.

"一炷香前!"阿大略微古怪遵.

"呃,看來我想的太投入了."鍾山搖搖頭笑道.

.先生思慮天下,自然比我們這種莽夫想的多,應該的."阿大笑道.

"呵呵,找你來,是有點事想問你一下."鍾山道.

"先生請講."阿大馬上道.

"十六年前,天狼島,你們追殺的那個昊三太子.我要問的就是他!"鍾山很直接的道.




上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太邪門了!     下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