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兩百零六章 心思縝密的凶手  
   
第兩百零六章 心思縝密的凶手

第兩百零六章 心思縝密的凶手



鍾山輕輕接過.仔細的看了起來.

風神弓,風神箭為一套弓箭.都是呈翠綠之色,上面各有大量符文.晶瑩剔透.

鍾山將其迎光一看,無比潔淨,連指紋都不沾!

深吸口氣,鍾山一反手,卻沒能裝入儲物手鐲.九品法寶?

九品法寶?好大的手筆,誰居然花這麼大代價殺死嚶嚀,嫁禍千幽?

"炙火,你保管."鍾山道.

"是!"炙火興奮的接過.

又是一件九品法寶,炙火何時見過這麼多九品法寶?現在左手一個.右手一對.真的很興奮.

"好了.勞煩馬大人了.炙火,我們走!"鍾山道.並且將那些資料收入儲物手鐲.

"不送".馬追日憤恨道.

鍾山帶著阿大走出刑部.

"大帥,我們下面去哪?"炙火問道.

"嚶嚀郡主府,案現場!"鍾山道.

"是!"炙火馬上點頭道.

嚶嚀郡主府!全府依舊沉浸在一股強烈的傷感之中.

雖然事隔一個多月了.但是府內進出的所有人依舊披麻戴孝.

"站住!"門外守衛大所道.

炙火馬上走上前.亮出聖劍.

與千幽公主府前一樣,一個守衛捂著頭一陣慘叫後,引領所有人一陣朝拜.

"聖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鍾山帶著炙火暢通無阻的走了進去.

府內依舊有著大量哭聲傳來.鍾山帶著炙火直入遠處一座大殿.因為鍾山一眼就能看到,那里就是靈堂.

走到靈堂口,鍾山網好看到齊天侯坐在一個大型棺材前,燒著紙錢.一臉的心傷,畢竟是親妹妹.關系又特別好.一下子死了,心理無比的難受.旁邊站著一排人,鍾山只認識一個人,大玄王第一謀士,范一品.

鍾山輕輕走入,眾人看到都沒有做聲.范一品看到鍾山,卻是輕輕

頭.

鍾山對范一品點頭致意就向前走去.

"嚶嚀.陰陽兩隔,哥哥不能再幫你了.靈石我送不去,這是天老做的癮錢,上面是陰間最大錢莊的票號,還有你的生辰八字和死辰八字.大鬼看之不上,買通鬼過的舒適點.還是可以的吧!"齊天侯呐呐的道.

鍾山皺眉的看著,而這時,齊天侯也好似感受到鍾山了一般,轉過

去.

"你來干什麼?"齊天侯馬上起身皺眉道.

"死者為大.炙火.我們一起鞠個躬!"鍾山沒理齊天侯,對炙火道.

"是!"炙火點點頭.

二人走上前去,對著靈堂里的那口棺材鞠了一躬.

齊天侯一直瞪著眼睛.

鞠完躬,鍾山才開口道:"奉聖上旨.徹查嚶嚀郡主死因,我要看看嚶嚀郡主的尸體."

"鍾山,你敢!"齊天侯怒道.

齊天侯一怒,身後眾人一起怒目而視.范一品站在一邊看著什麼也不.

"聖劍在此,誰敢放肆"鍾山一聲怒喝道.

隨著鍾山一聲怒喝,眾人一陣氣弱.但還是死盯著鍾山.

"這是我妹妹的軀體,誰也不能動!鍾山,今日你敢動我妹妹尸體.將為我豐氏宗親之敵.我古氏宗親.就是死了,也不是任人戲弄的齊天侯瞪著眼睛不讓道.

"我只看,並沒有動,誰要再敢攔,別怪我不客氣!"鍾山道.

扭頭,鍾山對著炙火道:"炙火,再有攔著,執聖劍,斬".

"是!"炙火馬上應道.

鍾山完,強勢的對所有人看了一眼.

在聖劍面前,眾人只能按捺下怒氣.就是齊天侯此刻也只是瞪著鍾山,好似要將鍾山生吞了一般.

舉步走到棺材之處,嚶嚀的棺材是"萬年紫木陰根.所做,可保持尸體十年不腐不朽,就算開始腐朽也慢出很多,棺蓋開著,鍾山能夠直接看到內部的尸體.

嚶嚀的尸體已經另外換上了漂亮的衣服.清洗乾淨躺在棺材內部.若不是臉色極為蒼白,看上去則更像是睡覺.無比的安詳.

神識一掃,現嚶嚀真的是死了.紫府破碎,生機盡失,死氣彌漫.

"嚶嚀的臉,誰動過?"鍾山眉頭一皺道.

"動?誰敢動?"齊天侯皺眉問道.

"我聽,嚶嚀死的時候.面部呈"不信.的驚訝神,到底誰將她表弄的如此安詳?"鍾山皺眉問道.

"哼,不信?驚訝?那是嚶嚀不信千幽會出手,驚訝這個信任的姐姐會忽然殺她,誰會想到?嚶嚀當然不可相信,她的表,是我扶正的.嚶嚀喜歡漂亮.死了也要漂漂亮亮齊天侯冷哼道.

鍾山眉頭一挑,但什麼也沒"廣著炙火老了回來.在嚶嚀棺材前,再度鞠了個※

"打擾了!我要去案現場看看!"鍾山道.

"哼!"齊天侯一聲冷哼.

"我陪東方侯去吧!"一旁范一品道.

"有弈!"鍾山道.

而齊天侯至始至終都沒在搭理.

范一品帶著鍾山,慢慢向郡主府後院而去.

"范先芒對于此案怎麼看?"鍾讓邊走邊問道.

"我能怎麼看?這是聖上的家事.我們這些下人不便插手范一品笑笑道.

"嗯.鍾山點點頭,不再多.

繞了一會.來到案庭院.和千幽公主的一樣,一點線索也沒有.有的僅僅是遠處一片繁瑣的閣樓.

鍾山在庭院沒找到一絲線索,又去了那片閣樓,閣樓太多了,而且還是郡主府的禁地,任何人不得踏入.所以凶手想要躲開別人視線也極為容易.

一無所獲!鍾山眉頭緊鎖.

"東方侯,還要查嗎?.范一品笑道.

"不用了,多謝范先生".鍾山點點頭道.

"不客氣!"范一品笑道.

"打擾了,我們也告辭了".鍾山拜別道.

范一品微笑著點點頭.

鍾山帶著炙火慢慢走出嚶嚀郡主府.而這期間,有著兩雙眼睛一直盯著,一個就是范一品,范一品看著鍾山背影,眉頭微微皺起.睿智的雙目中透射出一絲期待.另一雙眼睛就是齊天侯.齊天侯冷冷而視.不經意間透露出一絲冷笑.

案現場,毫無線索.不,好似所有線索都被抹乾淨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意思是任何案件都不可能一絲線索都不留下的,加上鍾山這麼細心的人查案,可是,偏偏一絲的線索也沒有,就是那一片閣樓處,甚至都被凶手清理乾淨灰塵後,又填充了一層灰塵.凶手思維太縝密了,密到連空氣中灰塵的含量,都計算到了.

案件撲朔迷離鍾山查案,還是有著很多人關注的,最少那天朝堂之上的眾臣,就有很多關注鍾山,鍾山到了哪里,去過哪里,都有詳細的資料送到眾朝臣手中.可是,接下來的十天,東方侯鍾山.忽然消失了.

齊天侯府上.

"舅舅,還沒有鍾山的消息嗎?"齊天侯對著馬追日問道.

"沒有,鍾山和炙火好似在太古聖都消失了一樣,沒了!會不會."馬追日皺眉道.

"會不會什麼?"齊天侯看向馬追日.

"會不會帶著聖劍和風神弓箭逃了?.馬追日猜測道.

也是,兩個九品法寶,夠無數人因此而瘋狂的.卷法寶遁逃?

"不可能,給我繼續找!"齊天侯一口斷定道.

十日,十日時間,也足夠飾造一段傳奇了.

這十日,太古聖都四處都傳開了鍾山的傳奇.

"文章能夠感天動地?切,你過時了,感天動地算什備,你知道文章能夠引得天地震怒,天理不容,天打雷劈嗎?"

"二十萬人,一人不傷一人不死,拿下邊關天險無雙城,斬敵六七十萬,還俘虜了幾十萬.誰能做到?"

"天崩計你不會連天崩計劃都不知道吧,神州大地就是因為天崩計劃,所有運朝都害怕的紛紛儲備各種資源,防止物價變動.這誰策戈的?鍾山,東方侯鍾山,僅僅用了些經濟的手段,就崩塌了大宇帝朝,要知道那時的大宇帝朝多麼的強大.滅了!"

"靈石?什麼?你們那個城池的富擁有多少靈石?哈哈,你就不要丟人了,東方侯那幾個月用在市場的靈石操作就有幾百億,甚至上千億,而且全是上品靈石.也就是近十萬億的下品靈石.你那十個富也比過他."

"幽府轉輪殿,那是修風水的強者擺開的陰間大陣,朝中派了風水大師去破,可依舊破不開,還不是靠的東方侯".

"東方侯鍾山是誰?滾,你個無知野人,不要跟我話!"

"千幽公主?這個殺死自己妹妹的人?呵呵,皇室也有敗類,也有這種下場,呸!"

"你什麼?東方侯?你是東方侯?他用所有軍功換取徹查此案的機會?怎麼可能,當時人證物證都直指千幽公主啊."

"東方侯,親眼所見也不一定是真的."

"所有軍功,那可是晉級公爵,升任兵部侍郎的功勞啊,東方侯居然如此兒戲,不對,東方侯那麼聰明,那麼厲害的一個人物,怎麼可能干出這種傻事,莫非他已經有了證據,那是有人陷害千幽公主?一定是這樣."

太古聖都之中,鍾山的傳奇瘋狂的傳播,而因為鍾山,那些原本唾棄千幽公主的人,也弄始深思了起來,最少已經不再那麼主觀的一口否定了.

口:這兩天的細節中,真凶已經出過場了,明日就能找出真凶!求票!




上篇:第兩百零五章 風神弓,風神箭     下篇:第兩百零七章 上策攻心,中策攻體,下策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