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兩百零七章 上策攻心,中策攻體,下策攻罪!  
   
第兩百零七章 上策攻心,中策攻體,下策攻罪!

第兩百零七章 上策攻心,中策攻體,下策攻罪!



鍾山的正面形象,被無限放大.越放越大,曾經有人懷疑,但是,一條條證據擺出來以後,那些懷疑的人就只能乖乖的閉上嘴.不能怪他們懷疑,關鍵鍾山的這些事跡太匪夷所思了.不過經過一陣懷疑後.鍾山正面形象更大了.

也許有著很多人根本不理會這個傳奇人物,最多當做一個茶余的點心.聽著笑笑,勉勵一下自己,但是.同樣也有少數的人開始崇拜起了鍾山.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真想見一下這個神一樣的男人!

鍾山如一輪太陽一般,在太古聖都緩緩升起,沸沸騰騰的被相互傳開.正應了那句,我不在江湖,江湖卻有我的傳.

同樣,對于前不久人人唾棄的皇室殺妹事件,很多人也不在那麼鄙夷千幽公主,而是抱著極度好奇的態度,等待最終審判的來臨.鍾山到底能不能扭轉乾坤,找出真凶?

太古聖都之內,因為此事,已經擺開一些賭局,等候最終結果.不管怎麼,這一刻起,人們的目光都聚向了鍾山,聚向了千幽公主.

千幽公主府!千幽殿內.

鍾山坐在千幽公主對面,看著手中資料,千幽公主細心的替鍾山斟了一杯茶,好似妻子一般體貼.

看著鍾山皺眉的樣子,千幽公主不自覺的滿足一笑.

"嘶,唉幾,一!"鍾山深深歎口氣將手中資料一丟.

"怎麼了?"千幽公主問道.

"這十天里,我分別察訪了這些可疑的人物,或試探,或跟蹤,或逼供,都試過了,不是他們."鍾山搖搖頭道.

"是外來的凶手?千幽公毒問道.

"外來?有可能,但,還可能是一個人,只是猜測鍾山道.

"誰?"千幽公主盯著鍾山道.

"齊天侯!"鍾山皺眉道.

"齊天侯?他?你能確定?"千幽公主盯著鍾山道.

"不能,或者根本沒有一縣證據鍾山歎口氣道.

"那你為何認為是他?千幽公主問道.

"可能感覺吧.先,在此期間,齊天侯威脅過我兩次,一次是太古聖殿,退朝之時,另一個人是嚶嚀的靈堂,他都威脅過我."鍾山道.

"齊天侯和嚶嚀的感很深,可能他太愛護嚶嚀了,以為你要包庇我,所以才激動了一些,而且那幾日在朝堂之上,他也非常激進,誓要為嚶嚀報仇的樣子,不像作假千幽公主皺眉道.

"這要兩,也許是真的仇恨.又或者他做的一切都是裝的呢?"鍾山皺眉道.

"萊?千幽公主眼中一瞪道.

"嗯,還有那日在靈堂.齊天侯為嚶嚀燒紙錢,我入府走到靈堂,他才現我?先前太投入了?而且我還打探到,齊天侯每日都去燒紙錢.從嚶嚀死後,一天也沒落下,為什麼會這樣?也許是思念嚶嚀,但是.齊天侯什麼人,這些年我也能看出.雖算不上天性涼薄,但也不是那麼在意親,特別是知道自己是申齊天轉世之後,更是冷酷無比,他為什麼會天天去對死人燒錢?鍾山揉了揉腦袋道.

看到鍾山揉揉腦袋.千幽公主馬上起身,走到鍾山身後,將鍾山腦袋依靠在自己腹部,輕輕的為鍾山揉了起來.

千幽公主看得出,為了自己的案件.鍾山這十幾天精神一直在運轉.從來沒休息過.因此才產生些微疲勞,對此自己無能為力,只能用自己的方法為鍾山消磨,一下疲勞.

鍾山這次卻沒有絲毫抵觸,心安理得的靠在千幽公主柔軟的身上,閉上眼睛,任由千幽公主按摩.

"你懷疑他殺了嚶嚀後,心中產生愧疚,才去天天燒紙錢的?千幽公主一點就透道.

"不錯,可是這只能算是猜測,沒有絲毫證據,沒有絲毫證據證明他是凶手,也沒有絲毫證據證明他殺人動機,案現場的所有妹絲馬跡都被抹去了.一點證據也找不到."鍾山深歎口氣道.

"你為何會懷疑他呢?有沒有帶入私人感?"千幽公主問道.

"帶入私人感?總會有的.讓我不自覺的想到他.還有一件事.更讓我猜到他.就是嚶嚀臨死前的眼神.你她中箭後,一臉的不信,按照正常邏輯,她應該先產生求生**,露出驚恐表才對.但她確是露出不信的神色,誰殺了她?很可能就是一個她信任的人.最後這最信任的人卻殺了她,換做誰都會不信的,而當日在郡主府,嚶嚀最信誰?齊天侯!而齊天侯抱起嚶嚀尸體的時候,卻是將嚶嚀的表抹為安詳!這難道不是一種毀滅證據嗎?"鍾山深歎口氣道.

"要不是齊天侯,甘不就是另有強者偷偷進入郡垂府,那就更難杳怖四心十皺眉道.

"是啊,不管是誰,所有作案痕跡都被抹乾淨了,沒有留下絲毫線索!"鍾山深歎口氣道.

"先生,公主,水鏡先生求見!"阿大在大殿外叫道.

水鏡?鍾山雙眼一開,千幽公主也停下了手頭按摩.

"快請!"鍾山道.

"是!"大殿外阿大馬上叫道.

鍾山和千幽相視一眼,就起身出殿迎去.

很快水鏡一身儒服,手執一柄羽毛扇走了過來."水鏡拜見千幽公主,見過東方侯".水鏡先生笑著走來.

"水鏡先生,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里面請!"鍾山笑迎道.

千幽公主卻是笑笑,不否相迎,而是將這里的主人權交給了鍾山一般.

水鏡對著二人看了一眼,眼中一絲會意,但並未點破,而是笑著走入千幽殿.

"東方侯瞞得我好苦!"水鏡一進來就笑道.

"燦"鍾山疑惑道.

"天崩計戈,我昨天回來才知道.大宇帝朝天崩計劃居然是東方侯一手策的,我當初為何大玄王讓你做三軍主帥的,因為那邊戰場根本就是你一人打下來的."水鏡先生笑道.

"呵呵,水鏡先生過譽了.些許手段,換個人同樣能使出,只是我當時網好想到而已,而大光帝朝戰場.水鏡先生不是也策刑了一場大覆滅戰策嗎?三個月連取二十城,還有最後進入極光城也要多虧水鏡先生鍾山笑道.

"呵呵,和東方侯比起來,我那些就是打鬧了,而且什麼也沒來得及實施."水鏡先生笑道.

"不知水鏡先生忽然到訪,有何要事?"鍾山笑問道.畢竟兩個人都是聰明人,你捧我一句,我捧你一句,這樣下去就算上一天一夜的話,都沒有實質性的東西,還是歸正題的好.

聽到鍾山問起,水鏡先生也臉上一肅道:"昨日回來,我就聽了嚶嚀之事.水鏡深表歎息,同時相信公主絕不是那種弑妹之人."

"嗯,多謝!"千幽公主感激的點點頭.

"呵呵,起來,水鏡以前也多虧公主,我才能和她多次見面."水鏡忽然莫名其妙的道.

她?誰,鍾山和千幽馬上想到了誰,大玄王的九王妃,水鏡先生一直戀戀不舍的那個女人.上次太古聖都放飛孔明燈時,千幽公主邀請了水鏡先生還有就是她,還制造了二人一同放飛孔明燈的機會.

"水鏡多謝公主,對于嚶嚀案件,水鏡雖然了解的不多,但是,水鏡網好知道一個信息,也許對東安侯破案有用,因此才迫不及待的過來.希望沒有打擾到你們."水鏡先生道.

"怎麼會?水鏡先生能想到我們,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只是不知是什麼事,讓水鏡先生如此鄭重?"鍾山皺眉問道.

"還記得科舉前夕,那次你們回來時,齊天侯放飛滿天花瓣為公主洗塵嗎?"水鏡先生道.

"嗯"二人點點頭.

"在那之前;齊天侯曾對我過.他一定要得到公主,並且還准備了上,中,下三策!"水鏡先生道.

"縣,中,下三策?"鍾山眉頭一挑道.

"上策攻心,中策攻體,下策攻罪".水鏡先生道.

"上策攻心?中策攻體?下策攻罪?嘶"鍾山深吸口氣.

上策攻心?

是不是那滿天花瓣的浪漫氣息?也許還有其它,只是後來千幽一直跟自己在一起,齊天侯無法施展.那只能改為中策.

中策攻體?

萬猿谷中,用鍾山的生死逼迫千幽公主,更是給千幽公主下了天下第一**,想要得到千幽的身體.先奪身再奪心?可是還是失敗了!被強勢的劍神宮主,劍攪了?

下策攻罪?

千幽現在的確是獲罪了,而根據千幽所,罪名成立後,不一定死.但肯定要削去公主之位.這時候.齊天侯再挺身而出,直接可以將千幽公主拿回家了,因為昔日,古林和古千幽還有一份婚約,千幽因為成為公主才能跳出婚約束縛,可是若被從公主之位上拉下,那麼齊天侯是不是有未婚夫的權利將其帶回家教育了?

"好毒的計,好狠的心!"千幽公主深吸口氣道.

"可,這只能算是一個思路.齊天侯不承認,永遠做不了證據."鍾山皺眉道.

口:真凶猜出來了?不過沒證據,一場沒有絲毫證據的官司,多麼的難!在此求下月票和推薦票!




上篇:第兩百零六章 心思縝密的凶手     下篇:第兩百零八章 鍾山的真正最強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