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長生不死 第八十三章 鍾山VS申齊天  
   
第八十三章 鍾山VS申齊天

第八十三章 鍾山VS申齊天



鍾山踏步上前,與申齊天隔空對峙.遙遙相對,二人眼中都迸發出一股冷光.

以鍾山的心性,根本看不上申齊天這個對手,雖然曾經交鋒過多次,可鍾山從內心一直沒有正眼瞧過申齊天,用鍾山的話'他還不配",但又不可否認,申齊天的運氣又特別的好,從一個木訥草包少年,到智謀超群,心狠手辣,再到權勢滔天,皇親國戚,每一次對決都給鍾山帶來一些新的花樣,這次更好,境界直接竄到了天極境.

天極境?猴猿族至尊申齊天?那又如何,看的上就看的上,看不上修為再高也看不上.這不是鍾山無知,而是鍾山骨子里的一種傲氣.一種天生就有的優越性.

趙所向修為不高,在神州名氣,地位也都不高,可鍾山依舊看他如兄弟,因為他對鍾山冒口,而鍾山也更看重他的豪氣干云,義薄云天.這種品質,不是修為高就擁有的.

至于申齊天,一天看不上你,永遠也看不上你!鍾山踏步上前,沒有一絲畏懼.

鍾山不在意申齊天,遠處申齊天卻是深深的看著鍾山.

獸魂封印解開以後,前世至尊申齊天的思想,個性占據了主流,而原先的人類申齊天思想之化作一斷記憶被老申齊天讀取一番.

申齊天眼中充滿了陰冷,這鍾山就好似上天派來的宿命對手一般,從一開始,自己遇到鍾山就開始倒黴,處處受制,甚至打亂了自己多年的計劃.

這個仇,一定要報!

申齊天已經不是原先的申齊天了,前世的城府再度回歸,對于這個僅用幾十年就風光神州的人物,申齊天自然不會覷,而且還開辟了名動神州的大ilj皇朝,更有帝玄鎩與他簽約.申齊天雖然要殺鍾山,可心中還是心翼翼.

"申齊天?怎麼你還想找我麻煩?"鍾山冷笑道.

申齊天眼中一冷,並未馬上出手,而是試探了起來,腳下一踏,在申齊天頭頂出現了一層滾滾黑云,申齊天頭頂的一方天空,忽然天變了.

四方可是萬里無云,烈日當空,而申齊天頭頂卻是黑未密布,看上去無比的壓抑.

這是天極境才擁有的能力'夭’,一旦達至天極境,以自身影響,持會出現一方屬于自己的天.踏步所致,盡為自己的天下,這就是夭極境最強大之處.

?天’咸之下,不僅僅能夠試探對能給對尋一種強大到心悸的壓迫,甚至羞辱對手.申齊天一步踏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直逼鍾山雨耒.

鍾山冷冷一笑,同樣腳下一踏.

"轟隆隆~~~~~~…~~~

鍾山頭頂,忽然響徹滾滾雷音,繼而,鍾山的頭頂也變得烏云密布,無數雷電閃耀,浩瀚無窮的氣勢,壓迫而下.一眼望去,萬里之內,盡是無盡雷云,更有無數強大的紫色雷電不斷吞吐,四方更是有著大量雷電泄露而下,造成四方轟鳴.

這一片雷云天空,頓時形成一個與申齊天的'天"分庭:抗禮之態.

強勢的雷云,和申齊天頭頂的黑云碰撞,發出'噼里啪啦的噪聲.

"你怎麼也有'天?"申齊天驚訝道.

雖然,以申齊天格城府,已經將鍾山高看了,可就算如此,也不至于這麼誇張啊,鍾山的修為,明顯只有皇極境,可他怎麼也有'天)?不可能的,這是只有天極境才能擁有的能力,根本不是皇極境的鍾山所能染指的,這不可能!

"不對,你這是'夭雷變",創世神宮的夭雷變!"申齊天長呼一口氣道.

夭雷變,正是當初玄元給予鍾山的功法,眼力所致,雷云所覆!個模擬'天’的強大功法,只有修為越高,才能體會的越深.

"哼!"鍾山露出一絲冷笑.

天空之中,無盡雷云根本不讓的與申齊天的'夭’相互碰撞,就仿若兩個天極境在試探性的對決一般.

申齊天想通了鍾山的功沽,眼中的緊張一松,多出一份陰冷.

看著這個皇極境的鍾山,申齊天翻手一揮,取出一枚藍色的璽印.

"這原本是為我自己准備的一封'天朝禦璽’,可我的整盤計劃,被你破壞掉了,我白開不了運朝,可這終究是九品法寶,能死在九品法寶之下,也是你莫大的榮幸!"申齊天寒聲道.

"榮幸?誰死誰滅還很難!"鍾山冷聲道.

就見鍾山翻手一招,自己的那枚'方夭玉璽’出現在了掌心.

"你那是夭朝禦璽?可估終究不是迂朝之主,我乃大秦皇朝之主,此乃大秦皇朝禦璽."鍾山開口道.

"哈哈哈哈,皇朝禦璽?你不會想用'皇朝禦璽’與我的'天朝禦璽碰撞吧?"申齊天忽然朗笑而出.眼是譏諷.

皇朝禦璽?多麼可笑的事,皇朝禦璽最高也只能算是七品法寶,想要與夭朝禦璽碰撞,那簡直就是雞蛋碰石頭.

瘋了?這個鍾山瘋了?

譏笑之際,申齊天眼中閃過一股寒光,手中夭朝禦璽對天一拋,化為一座萬丈巨印,如一浩瀚巨山向著鍾山方向壓了過來.

天極境施展禦璽,自然能發揮其九成功效,浩瀚的威勢從天朝禦璽壓迫而至,下方空間一陣陣抖蕩,好似要湮滅世間一切一般.

強大的夭朝禦璽,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身臨其境.

鍾山自然不懼,手傘方天玉璽一拋,同樣快速變大,迎璽而去,化為一座千丈巨印,撞向天朝禦璽.

雖然只有天朝禦璽的十分之一大,可是散發出的氣勢一點也不

弱.

兩大禦璽隔著很遠距離就感應到了彼此一般,天朝禦璽好似受到挑釁一般,忽然間藍光四射,一股強大威勢直逼方天玉璽,而方天玉璽6然當仁不讓,也是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金光.反擊而去.

"轟~~~~~~~~…~~~~~~~~~~~~~~~

兩個禦璽在高空之中發出一聲滔天碰撞之響.

若是別的皇朝禦璽,當場就被撞碎了,畢竟差了幾個級別,可是,隨著這一聲碰撞之後,空間一陣抖蕩,綻放出億萬光芒之後,二者居然都是被一撞而回,隔著很遠搖搖對立.

方夭玉璽,金光依舊四射,斗志盎然,而藍色夭朝禦璽,卻是藍光澈徼瑞淡,甚至在天朝禦璽的一角之處,居然出現了一絲裂紋.

"怎麼會這樣?你那是皇朝禦璽?"申齊天一臉的不理解,怎麼可能,天朝禦璽一次居然沒碰撞過皇朝禦璽?

那一擊之強,可是完完全全達封天極境最強一擊的效果啊,夭朝禦璽怎麼可能碰不過皇朝禦璽?這不可能的.

"哈哈哈,老猴子,我來告訴你吧,禦璽,那可不僅僅是法寶,那更是一朝重器,用來鎮壓一朝氣運的,它的翻天之成,可不僅僅法寶那麼簡單,而是一朝氣運的碰撞,你根本沒有運朝支撐,如何擋得住我的禦璽?天朝禦璽?少了天朝,它僅僅只是一枚九品法寶而已,而我的禦璽,卻是攜我一朝氣運!以你老猴子之身,永遠無法體會運朝妙處的."鍾山嘲諷道.

同時,方天玉璽放出先前十倍鈞金光,向著天朝禦璽再度壓去.

"不可能的!就算如此,你的禦璽也不可能這麼堅硬!"申齊天一膾不信,手頭一揮,天朝禦與再度撞向鍾山.

"鎮~~~~~~~~…~~~~~~~~~~~~~~~

鍾山一聲高喝,兩個禦璽再度撞在一起.

"轟~~~~~~~~…~~~~~~~~~~~~~~~

兩大禦璽相撞,發出浩瀚強大的巨響,聲震云霄,那一處更是被無盡金光籠罩,四周空間一陣掙蕩,再度發出一陣漣漪,漣漪落地,攪碎無盡大地.

"不可能的,這麼會這樣?你的禦璽怎麼會那麼堅硬?"申齊天驚叫道.

鍾山一招手,方天玉璽再度飛了回來.而原先碰撞之處,夭朝禦璽已經被撞碎,化為一團碎霧消散了

方夭玉璽太強了,即便天朝禦璽也不能觸其鋒芒,當然,若是尋竄皇朝禦璽根本沒有這個效果,關鍵方天玉璽品質太高了,不僅用天下最珍貴的玉鑄成,更是在古神通開天辟地之際,引得星辰之力淬煉了很久,其強度天下無玉可比.

不過,鍾山豈會將這些告訴申齊天?

"老猴子,你不是我對手,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永遠也不是鍾山激道.

換個皇極境激申齊天,申齊天根本不會理會,可鍾山不同,從遇到鍾山到現在,鍾山在任何方面都壓自己一頭,除了那不能明東西的修為,別的任何都比不了鍾山,鍾山不是在吹牛,是個不爭的事實,更是一種莫大的嘲諷.

申齊天眼中一怒,翻手取出先前的紫金紋龍棍.

昔日在幽冥天紫金紋龍棍沒有起到效果,申齊天就一直沒用,況且申齊天隱約覺得不該用紫金紋龍棍,所以一直拖到現在,可現在豈能再藏?

鍾山看到申奉天再度取出紫金紋龍棍,心中一喜,陪申齊天玩了這麼久,就是等這個棍子出場,然後好好陰申齊天一把,因為鍾山知道,這棍子可不僅僅是九品法寶那麼簡單,九品法寶要使用法力灌注才可能變大變,而這個棍子根本不需要法力,只需要申齊天意念就夠了,明此棍不僅僅是九品法寶,更是申齊天的根神識.




上篇:第八十二章 慘烈     下篇:第八十四章 八極天尾逞凶威